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鄉愿,卻是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

歐巴馬當選了,許多美國人喜極而泣,他發表演說時,台下擠滿群眾,旗海飄揚。之前烏雲籠罩的美國,彷彿又見新生勇氣。不過,歐巴馬上任,代表種族矛盾解決了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常可見到種族衝突。美國的種族問題,不會因為第一位非裔總統上任,就頓時萬事太平。我認為,歐巴馬當選的意義是,美國人願意面對矛盾,找尋可行方式解決衝突,而國家也因此能夠向前邁進。

衝突與矛盾並不可怕。事實上,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衝突事件,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意解決矛盾、是否能夠找到對雙方都可獲利的方式,解決各方異議。就拿美國種族問題來說,也是如此,美國歷史充滿了種族的衝突與解決:戰爭、個人小規模械鬥、修法、大法官解釋等等。大多數人以愈來愈平和的手段,逐漸尋求共識,並且在情感上也漸漸交集。

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不要害怕衝突,但更應該將眼光放在如何解決衝突,以將整個社會推向更好的方向。我覺得這是台灣社會缺乏的。在華人的教育中,講究「和」字,但我們只注意到表面的和諧,忽略致和之道。以致於想要維持和諧,卻隱藏了其中矛盾。中國的「和諧社會」,正是如此。台灣的政府,也有如此傾向。我們應該要更知道如何彼此協調。以很現實的說法來說,就是利益的折衝:有所犧牲,也有所獲得。

****

那麼,上面這些話,又與這陳雲林來訪有什麼關係呢?

我是這樣看陳雲林來訪的:1)陳雲林的來訪,象徵兩岸想要解決矛盾,找出合作之道。問題是,怎麼合作?2)民進黨的抗爭。有些人以為不妥,但我覺得這是需要的,問題在於形式。3)警方對於抗爭衝突的解決。對於越線的行為,警方並不是不可執行公權力。問題是,那條線怎麼畫?而警方又是如何執法?

就第一點,陳雲林來訪。基本上,我贊同兩岸商談經濟議題。尤其是對台商保護這一塊,相當需要,也是國家對其在外經商的民眾,必需做的事。只是,我也很在意馬政府是以什麼態度磋商,而磋商結果又是如何?是以哪些利益做為交換?有些社會經驗的人都知道,天下很少有「全贏」這種事。只要是兩造協商,一定會有一些利益的協調,你進我退,你退我進本是常事。重點在於拿到的東西是否是我們要的,拋出去的利益是否又是我們願意退讓的。做為民主國家的人民,我們看到政府協商時,又該如何表達我們的意見,在覺得不適當的時候,趕緊要政府採煞車?

這一點正是民眾的顧慮,而馬政府沒有做好的地方。政府不能說:「唉呀你們不懂,我都是為大家好啊,我的苦心大家都沒見到...」。這樣的說法其實略帶古時帝制那種「君主以蒼生百姓為念」,「芸芸百姓難度君心」的想法。民主社會裡,政府官員與民意的溝通,是很重要的要素,況且現代傳播管道發達,沒有道理不能詳細解釋政策源由,或是回應民眾的顧慮。從馬英九上任、劉兆玄組閣以來,政府與民眾的溝通是停滯的,或者,有溝沒有通,官員的回答並未切中問題要害。言語滿天飛,沒人聽入心。以致於,民眾愈發焦急,而這種焦躁的心情,便在「陳雲林來訪」這麼敏感的時點發洩出來了。

所以,有人可能會說,陳雲林來,談的都是經濟議題,有利台灣啊,為什麼要抗爭?如果只將眼光放在「商談」本身,的確會讓人不解。但是若再觀察整個社會環境,就不難知道,民眾的抗爭其實是對馬政府不信任的反應,以及對於台灣利益的憂心。

****

再來,民進黨該不該抗爭?我覺得民眾本來就有表達對政策、對時局不滿的自由。再就政治層面來說,當馬政府忙不迭地向中國表示善意,甚至有些言語太過退讓之時,讓中國官員看到另一面台灣的民意,也是必要的。

但是,民進黨也有沒做好的地方。第一,圍城行動的訴求是什麼?第二,如何抗爭?就第一點來說,我覺得訴求模糊。是反對中國使者來台?是趁機表達台獨?是要反對馬政府過於退讓?也許都是,但是我覺得民進黨沒有說得很清楚。蔡英文對於抗議之事,曾經在中國時報發表文章「用非暴力捍衛尊嚴與主權」,述及緣由,姑且不論其中說法何處有道理、何處可反駁,但民進黨在說明圍城行動上,做得還不夠多,說得還不夠清楚。「說清楚」這事,是很重要的。理性地把道理說清楚,更容易得到民意支持與行動正當性。

其他民進黨的民意代表或黨內明星,就更不用說了。這就觸及第二點「如何抗爭」了。我在Youtube片段,看到邱議瑩與謝欣霓在圓山飯店的「嗆聲」,實在是不以為然。一開始兩人徘徊於會場外,在鏡頭前用很國中小女生找碴地方式說著:「為什麼我們不能站在這裡~搞什麼啊~」,及至陳雲林遠遠現身,兩人開始嘶吼:「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等到被拉開後,開始臭臉怨嘆女警傷人。如果,曾經做到中央政府官員、民意代表的人,只會這樣表達訴求,那我真的覺得,很不該。表達意見,很好,但是可以把理由說得更清楚,而不是只在鏡頭前面做戲呼口號,而且,除了嗆聲之外,沒有其他更可以表達不滿的方式了嗎?況且,嗆聲之後呢?能夠改變什麼嗎?民進黨的公職人員或黨工,需要更有創意的反對方式。當然,也有人說,「都是為了選舉啦,作秀啦~」。也許。不過台灣選舉人口的組成正在改變,而且台灣民眾經過多次選舉洗禮,情緒訴求不見得一定有效,而政治人物也有責任將民眾帶入更講理的政治溝通層次。

****

最後,警方執法問題。匯集新聞、以及各部落格的討論,警方的執法的確不妥。這裡舉出一些報導及討論: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司改會相關報導

如先前所說,民眾集會表達意見,在民主國家本來就是理所當然之事,這是言論自由的一種。不過,社會各方單位,通常是相衝突的。就拿這次事件來說,民眾表達意見的自由,可能就會與陳雲林的人身安全有所衝突。為了保障民眾自由,但又要維護陳雲林的安全,中間必需劃下一道界線。而這條界線如何劃下,又關乎民眾是否逾舉、警方是否執法過當。

先從民眾抗議的界線來講,刑法、集會遊行法、警察職權行使法,屬於範圍較大的規範,真正遇到現場事件時,其實更切要的是警察的拿捏。如果今天我們放在天平兩端的是陳雲林的安全,以及民眾的表意自由,那麼我就要問了:為什麼揮舞中華民國國旗會影響陳雲林的安全?為什麼唱片行播放歌曲,會造成陳雲林危險?拿到天平一秤,表意自由那一端顯然在警方執法時,無足輕重了。更甚者,另一端「陳雲林安危」的秤量物,被替換成「和諧的氣氛」、「面子的好看」。換言之,在「界線」這個問題上,警方的界線是畫歪了。我不認為,搖旗子逾舉,也不覺得唱片行播放唱片違法。警方貿然執法,顯然過當。

這些事件,也突顯出馬政府在這件事情上,無法處理民眾不同的意見。也許會有人說,行政院已經三令五申,不可執法過當了,那是基層員警的問題。若真有人持此論點,我也要反駁:那為什麼你無法要求你的下級呢?

****

處處是矛盾,處處是衝突。也許大家覺得頹喪,但我認為還是應該樂觀。大家欣羨美國非裔總統誕生,民主再進一步之際,我們也別忘了過去斑斑血淚的種族衝突歷史(在此推薦Edward Norton主演的電影-- American History X,其中對於美國社會的矛盾,有相當令人慨嘆的描繪)。只不過,每一次衝突,也都是一次契機,而美國人也真的願意拿出一些行動,做出改變。

同樣地,我們也可以。陳雲林來台,凸顯了台灣社會眾多矛盾:認同的矛盾、與大陸如何交往的矛盾、我們對民主認識的不足等等。有人看到民進黨揮舞中華民國國旗感到錯愕,但另一方面,這也顯示:民進黨未能找到替代「中華民國台灣」的象徵符號,而這更可能是與藍營光譜另一端建立台灣認同中道的機會。而眼見國民黨與共產黨把酒言歡,民進黨也得要警覺開拓另一條道路。至於警察執法過當,也是我們反省幾十年來我們對於「民主自由」的了解深不深刻。

這樣一想,其實是衝突是好事,因為暴露出許多亟待改進的缺點。只是我們願不願意跨出改革的那一步而已。當然,我們還要學會傾聽以及協調,否則不同的意見,永遠就只能是隔岸互斥的平行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雪曼
  • Well Said!

    思路清晰,格局寬廣。
    好,好,好!
    (請想像郝姨在食神裡的表情 XDD)

    其他請容後表
  • aqua
  • i cannot agree with you anymore....>_<
  • CY
  • Dear Aqua:

    It should be "I cannot agree with you MORE," not "anymore."

    ^_^
    -----
    Ping,

    I agree with you. The Gov't shall be hold responsible for insufficient communication and abuse of authority. The situation is getting out of control. I am deeply worried.
  • I know... It's good to hear from you.
    We need to find a way for people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to solve the problem.

    weipingli 於 2008/11/07 02:40 回覆

  • keroro
  • 馬英九現在開始遣責暴力,電視開始說那是暴民了!
    還原這件事的原因:
    1.陳雲林來台前,藍營把全部路權借走,警政署駁回綠營所有申請集會的案件!
    2.警察執法過當時,馬英九有出來說句話嗎?!

    當蘇安生踹阿扁時,馬英九不譴責暴力,還請蘇安生當貴賓!
    反觀張銘清推擠跌倒時,馬英九第一時間跳出來譴責暴力,王定宇八天內被起訴,求刑一年二個月!
    =================
    林正杰打斷金恆偉鼻梁罰款五萬,蘇安生踢阿扁拘役三天,張銘清在推擠中跌倒,王定宇八天內被起訴,求刑一年兩個月。

    台灣的檢調是不是政治打手,有沒有接受特定政治勢力指揮?瞎眼才看不出來。
    ===================
    人民已對馬英九完全沒信心了!!當這個社會的公義無法得到公平對待,人民只好出來為自己找公道!!

  • 雪曼
  • Keroro兄
    這就是現在麻煩的地方
    政、媒都被同一批人掌握
    民進黨的危機在於沒有辦法提出論述,體制內玩不贏人家,走回老路線又被形塑成暴民,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民進黨智囊的真空化怎麼會那麼快速?林濁水李文忠段宜康都離開了嗎?

    沒有論述,就沒有力量。
  • 非常贊同!

    weipingli 於 2008/11/07 02:41 回覆

  • keroro
  • 雪曼大大,
    現在真的看來要走回頭路了,馬政府全面清算民進黨人,只要查到個什麼,馬上收押,起訴!!所以不能單單只靠民進黨了,靠民進黨的話,又會被說成是民進黨動員,鼓動之類的!!

    最大的力量其實還是台灣人自己,台灣人覺醒的話,馬政府的所做所為就不敢太超過,可是現在仍有一部份人,寧相信馬英九說的話!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不過還好現在台灣人漸漸有覺醒的趨勢,網路上已串聯的台灣派部落格,短短5個月已超過1000個以上了(還沒包括沒串聯的)!!
    其實網路串聯是一個很重要的方法,這可以搓破電視及政府的謊言!造成力量不可以忽視!
    我們可以影響一個台灣人覺醒就去影響!別怕!
    建議你去幾個網站看看,

    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潘醫師的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phopicking(獨孤木的部落格,是建中,台大畢業校友)
    http://blog.roodo.com/subing(酥餅的部落格,是從美國回台教書的教授)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人的優質部落格!!

  • keroro
  • 雪曼大大,以下這段文章獻給你所有關心台灣前途的台灣派!
    這是潘醫師寫的!!
    還有照片,蠻感人的!
    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4367429
    ===================
    嗆陳雲林,挺主體性,台灣派,站出來!


    這些人,我認識他們。

    他們多不是民進黨員,之中也有國民黨和台聯,少數人信仰社會主義,但大部份沒有加入黨派。

    他們幾千人走出來不是為了上鏡頭,他們挺身而出無利可圖。

    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有的是大學教授,有的是醫師,有的是律師。他們許多人在國外唸書,拿到碩士博士,還是選擇回來台灣這塊土地。

    他們之中有年輕的孩子,有漂亮的正妹,他們之中,也有人有西方的面孔。

    他們相信民主,熱愛台灣。他們討厭貪腐,不願意使用暴力。

    他們是那些遊遍世界各地的外國人眼中,心裏感受到的,熱情,善良的台灣人民。

    他們願意為任何一個喜歡台灣的客人,親切準備美食和舒服的居所。

    他們許多人可以熟練的說出二種,三種,四種以上的語言。

    他們可以為了真相查考幾百種數據和文獻,他們努力寫成文字,就算部落格一天只有幾十個人看,他們還是堅持下去。

    他們會害怕自已在工作上受到上司的欺壓,他們也常常和自已的家人朋友辯論。

    他們知道不能因為恐懼而退縮,因為,他們不想讓下一代有著同樣的困擾和擔心。

    他們必需常常面對別人的冷漠和無止盡的嘲諷。

    他們有時候會懷疑自已,偶而也會落淚。

    他們沒有聽命於任何人,他們帶著批判的角度面對媒體的洗腦,沒有人能支配他們。

    他們有的早,有的晚,來到台灣這塊土地。他們正建立台灣的基本價值,他們要維護台灣人的生活方式,他們要豐富台灣人的主體性論述。

    他們一直在台灣的歷史中扮演關鍵的角色,他們共同的名字叫:

    台灣派。

    ===================
  • 雪曼
  • Weiping不好意思佔用妳的版面討論 :P

    Keroro兄,您的熱情我感受到了,我的基本立場與您並無二致,您提到的這些blog我也都瀏覽過了。但我以為,現階段最急迫的問題不是抗議陳雲林、抗議警察國家,而是解決泛綠缺乏中心思想的問題。現在一點都不缺「兵」,但是缺乏領導的「將」。

    「台灣主權獨立」一直是泛綠的神主牌之一(現在大概變成唯一了,因為清廉、效率等已經被前總統及其共犯結構消磨殆盡),但從今年的立委、總統二次大選可以看到,這樣的產品已經沒有票房了。並不是說這一定是錯誤的思想,純粹只是不受到消費者喜歡了。原因可能是時空不對、候選人有問題,當然也有可能是產品本身就是錯誤的。

    如果要說這兩次大選傳達出什麼訊息,我以為最重要的是「民生第一,其他再說」,接著才是民進黨失去政治版圖,雖然後者的墜落速度遠超過我的想像。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馬英九有恃無恐,因為他應該真的相信他在把台灣帶向一個民生可以更美好的方向,至於他的信仰基礎是否正確則不是我能評斷的,畢竟選民已經購買了這個有效四年的產品,除非出現了重大的危機事件,否則馬英九要離開總統大位的機率太低了。

    回到我們比較關心的泛綠身上。我還是覺得藍綠對立的互為因果關係就是,口號式的貼標籤政治秀。我最恨的倒不是民進黨政績不佳、或者是陳水扁貪污之類的,而是八年來沒有把我們帶向更成熟的民主政治,反而一步步摧毀了民主的幼苗。明明就可以從自己的政治手段示範、從教育方面下手,一步步地把人民教育成會用自己的腦袋思考、什麼才是民主,卻只會搞什麼正名制憲等假議題。

    一個政黨要維持民眾的支持,除了提出短期的戰術(比如這次執行很糟糕的圍城抗議),更要提出長期規劃的戰略。「住民自決」大概是民進黨最後一個好的戰略了,在那之後,民進黨好像就停住了,倒退了,到現在只剩下邱亦瑩、管碧玲、王幸男這類連政治表演都很讓人看不下去的跳樑小丑了。就像我很度爛泛藍到現在還在打扁一樣(搞屁啊,現在還要喊「阿扁下台」嗎?),邱、管、王等以打馬為執志,卻專挑片面的打,拿不出那種一槍就可以打到核心斃命那種論述出來。幹剿馬英九親中,阿當初謝長廷選總統時的兩岸政策我可不覺得跟馬英九有太大的差異。找不到政治舞台、找不到政治資本,連利基、論述、人才都失去的時候,民進黨就糟糕了。民進黨糟糕了,台灣就糟糕了,因為姑且不論國民黨作得好或壞,失去反對黨的民主制度基本上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極權政治。

    基於此,Keroro兄,雖然我情感上支持您所提到的這些blog,但我真的沒有太大的熱情了。Weiping的文章看來還抱持著希望,但我自己則是比較悲觀的了。國民黨本身就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現在立委又單一選區兩票制,再加上媒體不成比例地親中(加上腦殘),我真的覺得未來的一代不是政治冷感就是缺乏思想。很糟很糟。
  • 喔喔,謝謝你的文章。說到教育,前幾天才和張大爺聊到,其實我們從小到大,在學校接受的民主教育,多半只是形式上的民主(比如開班會)...例如如何尊重異議、如何與別人溝通協調、達到共識等,其實學校教育都忽略了。
    我想抱持希望的原因是,如果我們一直講無力,那真的就會撒手無策了。
    世間事物,福禍相生。至好之時可能伴隨衰象,至壞之時還有曙光。所以我會希望在危機中找轉機,大家一起朝正面的方向走去。(再講下去就要開始走八卦陣了..)

    weipingli 於 2008/11/07 06:38 回覆

  • aqua
  • dear CY:感謝指正 :p

    猥瑣:我要聽八卦陣...
    是阿,如果都放棄了希望,那真的就沒有未來了...如果當年美國黑人因為環境惡劣就放棄爭取權利,現在哪有可能有非裔人士當選總統?
  • 你要聽gossip那種八卦,還是要卜一卦解卦象那種?前者沒有,後者我還要上山跟小沒請教。
    我那只是比喻啦。你不覺得我那幾句話很有小玉米的味道嗎?

    weipingli 於 2008/11/07 21:14 回覆

  • CY
  • Finally, Chen has left. Ma should work hard to communicate with us Taiwanese. It's time to conciliate.
  • CY,
    馬總統的顧問應該告訴他民眾的想法,或者他可以先暫時放下他的立場,思考另一方為什麼會有這些舉動。我覺得,思維需有調整,說出來的話才會有溝通效果。

    weipingli 於 2008/11/07 21: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