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0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十點十分左右,我在吹乾頭髮。

突然,電視機前的張大爺傳出一聲:「費城人贏了」!同時,窗外街上一陣騷動,對面鄰居女人開始尖叫:「啊~~啊~~~」大聲得連我的吹風機噪音都蓋不住。像是傳導效果一樣,這個城市的空氣開始騷亂了起來:街上的人在嘶吼,車子喇叭大鳴大放。電視播報員眼淚都快掉下來了:「THE CURSE IS REVERSED」!!


費。城。人。贏。了。詛。咒。失。效。了。

 

在這個萬聖節的前夕,費城人隊終於打破了威廉潘(William Penn)的詛咒。話說,費城市政府的屋頂上立著一尊賓州開州始祖,費城規劃者威廉潘的雕像。原本費城規定,任何建築物的高度不得高過此像,1984年建商破戒,從此25年費城球隊沒再贏過。去年費城建了一棟超高樓,特地在其上安了一座威廉潘的像(詳情可見狀師學長的記述)。果然,有拜有保庇,真的要相信。今年費城居然贏了!(張大爺在旁邊說:「套一句陰陽師小說的話:這一切都是咒啊~」...)。所以,這次的贏球別有意義,除了奪得世界冠軍這種一等一的大事外,也是有一種破除魔咒,雨過天晴,死後重生的狂喜。我決定,今後憑樓遠眺,或打從附近經過時,都要用充滿敬意的眼光,望著那尊神像。


耳聽街邊騷動不斷,外面這麼熱鬧,我又怎能在家中故做鎮定呢?當下,我和張大爺換了衣服,順便打電話邀獅子妹一起奔向人群逛大街,(徒留人在德州,無法與會的獅子頭隔著MSN咬牙,wahahaha~)。

先看個影片,照片改天補上:


十點多啊,在這個一般過了九點便冷清的街上,湧進了好多人與車。車子猛按喇叭不說,人群也在狂吼。「Oh~come on~give me five~」。本人和張大爺看著也開始high了起來,一路也擊了好多掌,擊得都痛了。我們決定往費城市中心的broad street走去,一路上除了有吼叫與喇叭聲做背景外,還有人在街上打起鼓來,節奏聲聚集了人潮,開始隨之舞動,有人更高興到把鐵碗湯匙共襄盛舉。路上沒有鼓打的,就打郵箱或報箱,有一個收納DHL的郵箱居然被打到開口,可見費城人有多興奮。


Broad Street果然人群鑽動,不過大家站在街上,好像都不知道要幹什麼,只是笑啊,叫啊,喝啤酒啊,揮衣服啊,揮帽子啊,爬街燈柱啊,爬紅綠燈啊,抽煙啊,抽大麻啊(我們聞到大麻的味道),還有,像我們這種觀光客開始照相,以及幫其他觀光客照相...。張大爺此時發表感想:「你不覺得很像電視上中東地區民眾,戰勝之後上街慶祝的景象嗎」?是。的確很像。不過,照完相後我們想起媽媽有交代:「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眼看人潮越來越多,我們謹守媽媽的教訓:「撤!」,準備在還沒有人開始燒東西,以及互相推擠、摔瓶子之前,撤回安全的地方。


我們開始往回走,街上的異象,不,狂歡的景象也越來越多。街上只要是車,小車。大車。警車。計程車。連大型垃圾車,都猛按喇叭。公車司機伸出手與行人擊掌。有人爽到跑到路中間,一一與駕駛擊掌,獅子妹本來問我要不要也去跑一下,她好照下來傳給德州獅子頭夫婦嫉妒,我本來有點心動,但是後來想說做人不要太過份,還是乖乖地走在路上跟人家擊掌就好。有些車子的車門車頂後車廂都被掀了(而且是在行進中),車體有洞的地方,都鑽出人來揮舞衣物,連後車廂居然也能站上兩個人。更精彩的還不只如此,在這寒冷的深秋,居然,有位美女,爽到, 半。裸。開。車。是的。當我看到時,還有點不敢相信,轉頭詢問獅子妹:那女人真的上身沒穿嗎?(因為上身被衣服遮蓋的膚色較白,我本來還想說會不會是人體彩繪)獅子妹非常肯定地證實:「沒錯。她沒穿」。這位美女的車上還有小孩,坐在車頂上向大家微笑。


我想這麼快樂的時候,全費城會壓抑到內傷的就只有警察了。事實上,費城警察為了預防「萬一」得到世界冠軍,前幾天便開始佈局,避免狂歡的人群會引致暴動。我們經過小公園Rittenhouse Squares,便看到一群警察站在公園口待命。我想警察看到人群狂歡,還要自我克制,心裡一定很癢。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


回到家中,打開電視。果然,已經有人快樂地燒起東西來了。記者說:「現在費城已經有數名民眾因為縱火、翻車被捕」。不過被捕的還是少數,警察局長說,他知道大家很高興,所以警察還是以監控為主。


現在時間是半夜一點多,街上還是喇叭聲不斷。之前費城人隊贏得國家聯盟冠軍時,就吵到兩點多了。這次我想可能會狂歡到天明吧。


不過,即便我也上街隨之嘶吼,與人擊掌,但總覺得,還是少了什麼東西。過客湊熱鬧的快樂,畢竟還是不同於費城本地人這種掏心掏肺快樂到可以把山谷劈裂的狂喜。我想同歡,但是無法這麼這麼感動。我很高興,但也有點小遺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mes
  • 狂賀狂賀
    真想在現場感受一下那種氣氛
    過幾天會有大遊行 千萬別錯過了
  • 有。就在星期五。我們已經決定去沾一下醬油,如果人牆太高,就回來看電視。不過昨晚那種氣氛真的很特別耶。我覺得台灣的選舉開票之夜都沒有這麼瘋狂。(而且,you know,選舉是有輸贏的。而這種運動賽事,是全城萬眾齊心啊)

    weipingli 於 2008/10/31 06: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