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些文章,分析「海角七號」。其中有一些,說班雅明、說布希亞,說阿多諾,整篇文章,列舉當代西方大儒理論,拿來分析海角七號現象。問題是,看完文章後,我只見到殘偏斷簡的分析,邏輯套用的練習,看不出其中到底有什麼意思。


這樣的理論練習,與法律問題研析,本質上有些相同。第一,列出法條(或理論)。第二,列出實際情況(或社會現象)。第三,整合分析,做出結論。法律問題得到了解答,社會現象有了分析切入的角度。其實這樣的三段論法沒什麼不好,只是不應就僅止於此,在分析中,還應該得到一些新的東西,找出新的問題,甚或發展出自己的理論,否則只是一再重複過去想法,開拓不出新局。(不過,在套用理論,進行分析階段之前,還有一個問題:你真的讀懂這些理論了嗎?人家的原意真的是這樣嗎?)


另一個感慨是,為什麼都是西方的理論呢?也許有人會說,「那是因為我們沒有華人/本土(or, whatever..)的理論啊」!那麼,讓我再進一步問:為什麼我們很難見到自己的理論?是完全未曾建構出來,還是,我們曾經嘗試過,只是我們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認為那是可以引述的依據(外國的月亮,光芒耀眼到本土的月亮失輝)?還是說過去的研究,只是停留在引用洋人的理論,不斷地重複三段論法的遊戲?而我們如此熟悉西方理論同時,對我們自己的文化又了解多少?我們是不是可以試圖從自己過往的歷史中找到分析的工具。而不僅止於進口西洋理論武器,用作嘴砲式的分析。更理想的是,研究結果最好是提出一些可以致用的步驟。


我只是,看到成篇的傅科班雅明布西亞阿多諾阿圖塞葛蘭熙哈伯瑪斯,膩了。而且,每次看完這種分析文章,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閱讀障礙。如果說,文章是溝通的媒介,那我真是沒被溝通到,如果作者真的意在溝通,想要提出什麼觀點的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