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法庭30年》全台捐書救司法!

 今天打開智邦每週文摘的電子報,連結到這個部落格:http://3men3decades.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html,是為《流浪法庭三十年》這本書所設的。看了書摘與行文筆調,讓我想到張娟芬寫蘇建和案的的《無彩青春》,同樣是法律案件的報導文學,同樣針對國內司法制度與人員的缺失。

讀無彩青春的時候,我雖在東吳法學院裡,但是還沒上完刑事訴訟法。其實,有機會還是應該再讀一遍,對照學了刑訴之後的感想。若有機會回台,《流》書當又成獵書的目標。但現下還沒看到書的全貌,不想多做評論。只是張貼在這裡,讓朋友們知道有這樣的一本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James
  • 若有實際上法庭的經驗後 再回想以前所學的民刑事訴訟法 又會有不同的感觸了..
    ps.蘇案已經變成台灣司法史上一個可能永遠沒有真相的大謎了
  • 我相信執業後的感受一定又不同。這就與在報社實習,與實際上了線跑新聞後,感受截然不同,是一樣的啊。

    weipingli 於 2008/09/20 22:57 回覆

  • Arthur
  • 蘇案顯示台灣法界欠缺制度的一面啊......
  • 還有「人」的問題。在張娟芬的筆下,司法官本身更須檢討啊。

    weipingli 於 2008/09/20 23:00 回覆

  • C Lin
  • 哈囉,這是建中。多謝你之前的留言。再保持聯絡,回來記得跟我說。
  • Sure!

    weipingli 於 2008/09/20 23:01 回覆

  • 魯邦三世
  • 看到您覺得江元慶作品不錯的評語, 且讓身為當事人的我還原當年我看到的事實! 並且表達一些不一樣的意見.

    這些描述是我跟另外一位網友針對此事的應答節錄於此, 或許內容有些唐突, 但我說的都是我親眼看到的事實或是親身體驗的回憶!

    基本上我只是作一件就我記憶中, 也是親身體驗過其中一部份情節的事 ( 有些當事人, 也不一定就是那件事的所有被告們, 都還在我家商談, 最後甚至變成談判 … 依我來看許多人在這件事情上, 到最後都是受害人或失敗者, 因為從民國 68 年 到 98 年的台灣整體商業發展成果或經濟經驗看, 我的判斷是贏家不多…即使包括林浩興, 於勇明在內都贏得有限… 甚至輸了很多, 原因我可找個時間說明一下… 這都可以用大家在台灣的親身體驗跟事實 … 也是可以找出數據來看的… 等我找個適當時間… ), 作出回憶, 還原一些當時的歷史, 讓這件事有多方面記錄的存在. 同時指出江元慶作品考慮非常非常欠週之處.

    以江先生的學歷, 工作經驗, 思考的週密性, 會這樣描寫這件事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以他的專業能力, 不應該寫出這東西來!

    "江先生……,主要是想寫僵化的司法訴訟制度”
    對於這件事, 我沒什麼意見.

    可是依我當年參與此事的記憶, 還有逐漸長大求學與進入社會工作累積到的知識, 江先生描述這三個老傢伙的寫法, 在我看來是 標準的 “為這三個人證明清白”的作法 !

    用這三個人來談僵化司法制度是不恰當的.

    也代表江元慶的專業受人質疑!
    報導文學幫江元慶出這本書一樣也讓人覺得很無能!

    因為這三個人依我看分兩種情況來談,一種是與林浩興, 於勇明串通好的(不一定是拿錢的啦), 那就算是幫兇, 應受法律制裁! 如果因輕率, 疏乎或不注意, 一樣有要負起應有的責任.

    另一方面, 這三個老傢伙不認罪 ( 罪名與量刑輕重倒是可以有商量餘地的 ), 在我國的制度下就是長期的司法爭訟, 後果是可預見的. 這是那三個人的選擇, 沒有人強迫他們”打官司”,既然選了打官司這條路, 就不要怨司法制度!

    因為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報怨司法制度是一種無聊!
    請這三個人報怨自己為何要亂放行林浩興押匯這件事.

    司法制度在這件事情上, 完全沒有錯誤. 這也就是我的想法!

    我媽媽不知道事情輕重, 貿然替林浩興他老婆陳美惠作保, 受到國家法律制裁, 雖然無辜, 但我們不怨恨司法制度!
    因為法律的制定與通過是受到大家認可的. 即使是目前這個時點, 作保就是有作保的責任,
    這司法制度在我看很公平的!

    新刑法的規定我並不熟悉, 但當年的法律與政經體制的結構中, 銀行是特許行業, 一銀當時算是省屬三商銀! 從業人員具公務人員身份,受到公務員的就業身份保障(這也是當年許多人說進銀行作事可以作一輩子的原因之一, 十五年前依然有此說法, 還很流行歐, 呵呵! ), 被依圖利罪偵辦很正常! 沒有錯誤! 因為他們算公務員!

    當時的輿論與社會觀念也看不到有人質疑不能用圖利罪偵辦他們!

    此外我也強調一點, 再囉唆一下,…

    ” 民國六十八年當時還是戒嚴時代, 金融管制嚴格, 身為外匯交易處理人員, 應當知道銀行內規與政府對外匯交易管控的嚴密! 一味強調為國家賺取外匯確茫然到不知控管風險???
    當時作貿易要押匯是隨便像現在去醫院掛號看病一般的方便嗎?

    告訴大家, 沒有那麼方便!
    押多少錢的外匯或承作多少金額的貸款很多是要靠關係或說有點內幕的!
    沒有像作者說得那麼簡單!!!
    明的規舉, 暗的規舉很多!!! ”

    以上我所說的是公開的秘密!

    即使我同學去銀行作事後, 從事放款業務的, 還是遇到這樣的事, 那已經是新銀行開放經營之後的民國84年囉! 上門貸款的客戶拿到錢了, 還主動表達要
    “致意”, 我同學想說銀行已開放民營, 應強調競爭與服務, 怎麼還有客戶是金融管制時代的思想, 一時感到非常意外哩! ㄟ ㄟ

    由此可見當時社會一般人對銀行的想法!

    而這三人都是銀行等級不低的職員, (外匯部份過去是銀行的當紅部門哦), 腦袋算是好的, 應知道作事的分寸, 尤其當年金融管制嚴格, 法規非常嚴格, 我文中所說的紀律, 其實後面還跟著一堆行政命令, 乃至法律 ( 戒嚴時期的一堆東西, 你比我一定是清楚多了! )以當時的法律來看, 他們就是違法了! 商量餘地很難找到!

    “陳憲裕法官判決書的理由,新刑法的圖利罪是規定要違背「法令」(法律或命令)…”, 這應該是適用到新刑法才有的事了! 當年沒這回事!

    “找不到他們受賄的證據”

    這是因當時偵蒐技術與投入偵辦人力的不足, 我也不敢說他們一定受賄, 可是依當時的金融法規與其它相關行政命令, 甚至法律, 他們的行為就是觸法, 沒什麼好辯解的. 這裏的問題只是偵辦草率與否的問題!

    而這案件會弄了那麼多年, 難道他們都一直遇到爛的法官與檢查官嗎? 中華民國爛執法人員好像沒多到這樣多!
  • David
  • 魯邦三世,
    你稱三老人為「三個老傢伙」,
    你的修養呢?

    至於你的留言,
    不值一哂!
  • weipingli
  • 我寫這篇文章的用意,是在提醒自己可以找這本書來看。文中我也提到,本人還沒讀過此書全貌,不便多做評論。我的這篇小文,也沒有像魯邦三世所寫的「作品不錯」的評語。

    此外,魯邦三世的留言,對於不知道該案始末的人,可能讀起來會一頭霧水。
    但另一方面,讓我對這本書的切入角度及內容更有興趣了。比如說,關於法律案件的報導寫作,到底有沒有可能站在全然中立的立場呢?(而當局外人難以判斷案件真相時,又如何知道中立的界線在哪裡?)

    不過作為版主,我希望若有後續留言,就回歸此書本身。 謝謝。
  • 魯邦三世
  • 犯罪就是犯罪...

    David,

    犯罪就是犯罪...
    罪名與判刑輕重倒是有得商量,

    林浩興與於勇明都已服刑完畢, 出獄展開新的人生.
    主要在於他們肯認罪! 服從司法制度!

    這三個老傢伙是屬於犯罪者, 但死不認罪, 就只好選擇硬凹下去! 而最後會一拖三十年, 只能說是他們自己干願的選擇, 為何不去認罪呢? 沒人強迫他們一直打官司下去!

    這個在當時的司法環境還有他們所請的律師對這三個老傢伙所作的法律資詢,都會明白表示他們的後果...長期訴訟!

    他們這三個老傢伙所作所為就跟陳水扁總統一般, 犯法還強辯, 利用江元慶不清楚狀況, 使用江記者的文字過度包裝, 隱藏事實, 博取社會大眾同情,這叫願賭不服輸!
    還要來賣乖!

    我以受害人的身份叫他們是三個老傢伙, 而不稱他們為三個老混蛋, 詐騙幫兇, 已經是很客氣了!

    要不要你來"一哂"

    因為你不曾親身經歷, 我想你只能算路人甲, 哂不哂不重要!
    這只表示你的無聊!!!
    修養是對善良的人才要用, 邪惡的人是不需要用的!

    我所說的都是針對此書, 這本書基本上是一本引用錯誤例子來解釋僵化司法制度的書,
    有更多比這好的例子值得我們去關心!
  • mouse
  • To 魯邦三世
    我是您所說三個老傢伙當中 其中一位的小孩

    我想您把同樣的內容 一而再 再而三的
    在陳長文先生聯合報的blog 以及在江元慶先生為這本書所設的blog 中留言
    現在又在版主這邊 將同樣的留言又po 一遍 想必非常的不快樂
    但是 就您的留言內容 我非常確定您本身不是很搞得清楚這本書的意旨在哪裡
    也不知很清楚這案子的前因始末
    只是不知這"三位老傢伙" 甚至江先生及出版商 到底哪裡得罪您就是了
    通通都被你罵 (我應該感謝你沒罵三個老混蛋)
    你如果可以告知您是那一位受害人 三十年都過去了 還這麼的不開心
    我非常樂意幫助你走出來

    To 版主
    真的是不好意思 在你這邊留言
    我自己也是念法律的
    因為幫一個遠親的小孩找申請學校的經驗談
    Key了 JD LLM 等字眼 無意逛到你的部落格
    所以意外發現這位魯邦兄的重覆留言
    實在忍不住上來留言
    占用你的部落格 不好意思
    你可以看看這本書
    我們的司法制度充滿缺失 是需要多一些有識之士一同來改進的
  • weipingli
  • 看了討論串,對於一個旁觀,而且沒讀過此書的人來說,會有的疑問大致是:
    這三位是為何會被起訴?(也就是,為什麼他們會被稱為「犯罪者」呢?)事件背景是什麼?爭議在哪裡?那認為自己是受害的人,又為什麼覺得自己受害?是哪裡受了委屈?
    我們不能說,因為有人指稱這三位為「犯罪者」,在還不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前,就先也同聲地附和。而要說服別人認同自己的意見之前,也得要事件始末講清楚。尤其是親身經歷過的人,把經歷過的事件寫出來,想必比第三人採訪更能表現自己的觀點。
    江元慶寫了一本書,而魯邦三世也可寫一篇文章,把事件都說明清楚,而不是只說他人是「犯罪者」,卻未說明原因與事件背景。再說,現在傳播管道這麼多,例如PTT八卦版的力量,有時都超越報紙了,不怕沒有傳播訊息的機會。
    我的小版只是一些與朋友交換觀點,傳播力量也不如PTT。魯邦三世或可考慮移駕至PTT或其他適當地點發表文章,也許迴響更大。但我想在本版的留言及討論,就到此為止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