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於中國時報看到這則新聞,Google之後第一筆是大陸網站「薦言論自由節有感」,點入一看,訊息呈現「該文章不存在」,過了五秒,網頁自動連到一個言情小說大接力。想必是老共又移除掉了。好在Google還有一個好工具,叫做Cache,網路上的文章表面即便移除了,魂魄仍在。

趕緊貼下,以防徹頭徹尾連伺服器都餵了孟婆湯。另一個原因是,最近閱讀一些中國關於言論自由的期刊文章,說實話批時局的可見,但是講得很含蓄,反倒是共產八股的更多。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敢說話,而後續中國官方的應對又如何?這時發表宣言,是否是趁時機之巧?中國在奧運期間,「稍微」放鬆言論管制(雖言「放鬆」也只是對外國記者放鬆,所謂外鬆內緊是也),但期限至十月為止。現在各國輿論也在觀察十月之後,北京政府作法如何。所以我說這篇宣言的推出,是否有時機之便?

--------------------------------------------
对于一些天然存在的物事尚且须得争取,这件物事的运命就已属悲哀了。现在这件物事被叫做“言论权力”。
  现在就有了这样一次为争取这种物事的机会,尽管我说这个争取本就是悲哀,但认识清楚的实际做法是——我们是要一起来做的,我谆谆请求于我们的父老乡亲们。
  中秋文化宣言》—— 一份由多名文化学者、作家、媒体人联名签署的倡议,是偶然在我的机器通讯系统里发现的(来路不明),因此我就有了对于如此倡议的一些思想:我知道这样的文字迟早会在中国出现,却未曾想到它是以如此载体出现,因此我想到随之而来的就必然是人们对于它的运气的揣测……
  我想说的是:无论《宣言》的命运如何,文中所及之中秋深意却是值得思想的。无论如何,戊子年之后,中秋其内涵得以深化,深为此幸!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
联署发表
中秋文化宣言

  一年一度秋风劲。在中国大陆第一个中秋节(9月14日)法定公休日来临之际,我们放眼世界,回看历史,追溯我们祖先追求自由的传统,召回他们追求自由的勇气。
  中秋节的传说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传说月饼曾传递人们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信息。
  历史记载:公元13世纪到14世纪中叶,在蒙元汗国暴政的统治下,奴隶大杂院中人分四等,第一等是征服者阶层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指中原先征服的各族),第四等为南人(江南人),蒙元汗国实施种族歧视和剥夺自由政策,不仅每隔几年就重申禁止汉人拥有兵器、养马、炼铁等禁令,也禁止汉人学习蒙古文。蒙古人殴杀汉人不必偿命,赔一头驴子的价钱即可。在这种暴政之下,人民奋起反抗暴政。
  中国传说:朱元璋联合各路反抗力量准备起义。但蒙元官兵搜查十分严密,传递消息十分困难。军师刘伯温便想出一计策,命令属下把藏有八月十五夜起义的纸条藏入月饼里面,再派人分头传送到各地起义军中,通知他们在八月十五日晚上起义响应。到了起义的那天,各路义军一齐响应,人民抗暴势不可挡。
  这个追求自由平等,反抗强权,用月饼作为媒体传递信息的故事,寄托了中国人民美好的期望。
  今天,当人们在购买、食用中国传统美食——月饼时,有多少人能知道蒙元汗国种族歧视的野蛮史和中华祖先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智慧?有多少人能思考:当文字狱疯狂的年代,别说月饼传递反抗的信息,吟一首诗歌、写篇文章也会锒铛入狱、身死名裂、凌迟处斩、株连九族?有多少人能思考:在人类文明的先进成果互联网上,每天蒸发、屏蔽的帖子有多少?有多少防火墙和网管、五毛在偷偷摸摸地行动,阻断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传播,把我们民族弱智、恐吓、退化为野蛮人?!
  为此,我们在中秋节前夕发出三点呼吁

1,我们一方面要把中秋节过成中国人尊重传统、尊重家庭亲情的节日,一方面也要把中秋节过成中国言论自由节。我们要冲破一切心灵内外的枷锁,自由地表达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一切钳制言论自由的屠夫与掠夺者,必将遭到我们的唾弃。
2, 我们认为,体育上的金牌固然是中国人竞技体育进步的标志, 但言论自由的金牌,民选票选的金牌,才是每个中华民族的儿女应该努力追求、无比渴望的。传说我们的祖先曾经用月饼来偷渡他们追求自由的信息,他们的月饼是他们勇气和自由当之无愧的金牌。当我们回忆祖先追求自由的光荣传统,在未来若干年,如果言论自由节的设想能付诸实现,言论自由金牌的模样一定要参照月饼设计。
3, 鉴于几年前韩国端午祭成功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朝野不仅有了对传统节日申遗的紧迫感,也在张罗把中秋节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特别提醒中国朝野诸公:中国中秋节的文化传统的精髓就在于这个作为自由媒介的月饼。塞了起义字条的月饼,就是中国式的莱克星顿的枪声!
  对于我们来说,言论自由甚至比衣食更加重要,言论自由是区分一个人是奴隶还是自由人的显著标志。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我们在年年中秋节的夜晚,想起我们祖先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勇气与智慧,我们确信我们的呼吁尽管是争议性话题,但终将被人们讨论。

发起人、执笔人:凌沧洲(北京学者,资深媒体人)
联署人:凌沧洲(北京学者,资深媒体人)/ 田路(北京期刊主编)/ 滕彪(北京学者)/ 昝爱宗(浙江作家)/ 冉云飞(四川学者)/ 赵国君(北京学者)/ 许志永(北京学者)/ 张星水(北京学者)/ 杜兆勇(北京学者)/ 李愚(北京期刊编辑)/ 张亦刚(广州期刊编辑)/ 黄梓峰(北京报纸编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exlu911
  • "中秋节的传说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传说月饼曾传递人们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信息。"

    所以不但追求言論自由, 也認為阿共是暴政, 需要反抗一下? XD 我看完第一遍還以為是Kuso文呢.

    我始終認為跟極權國家談言論自由是蠻好笑的. Regime本身要限制言論自由以有效維持思想跟政治控制與自身的合法性, 當然會與elites的訴求 (open discussion for political transparency)背道而馳. 沒有中產階級的強大民意作支撐之下(學生不算, 1989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這類活動恐怕只會在短時間之內變成小眾活動.

    這幾位文化界的朋友應該只會上上調皮搗蛋觀察名單, 應該不會跟在奧運會時去集會請願, 不給"國家"面子的那幾個倒楣蛋一樣拉去關吧...
  • 你第三段說的中產階級一事,我個人有些體驗。話說我與大陸同學有次聊到新聞自由的事,我那年紀輕輕,但是滿腦子要「帶著我的同鄉兄弟,拼出一番事業」的同學就說話了:「我們大陸人不需要新聞自由這一套的,只要能安定賺錢就好」!

    我不知道與他持相同看法的大陸人比例多少,但在我看過的其他談到大陸言論自由發展的文章中,的確不少意見認為,大陸的言論自由其實不太受中產階級支持。有個意見是說,大陸中產階級比率約佔人口六分之一。這六分之一的人其實擔心若實施民主,那六分之五的人會亂事。

    不過,如果仔細想一下什麼叫做言論自由,或是新聞自由,那麼中共是否真的一點新聞自由都沒有,又很可以討論了。其實中共的「輿論監督」由來已久,而且是從1980年代開始,共產黨代表大會提出,意義有點像民主國家的「第四權」(不同的是,第四權是獨立於國家機器的權力)。當然很久以前只是口號,可最近範圍慢慢擴大中,只不過多半是揭發一些與民生有關的事物(例如黑心商品),最近則觸及環保議題,近來很多貪腐事件曝光,「輿論監督」也有功。但,這「輿論監督」還是在政府劃下的框框之內,而且各省的情況又有不同。

    中國的媒體政策,其實是很有趣的議題。

    weipingli 於 2008/09/11 09:49 回覆

  • alexlu911
  • 我認為, 這一代的中國中產階級在接下來十年會這樣想是很正常的, 比例再高我也不驚訝. 但要是中央的"宏觀調控"失靈, 並且足夠反應中國需要更民主更開放來支持其市場經濟的話, 那麼中產階級大概就會跳起來支持改革了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