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時刻讀史景遷的「大汗之國」是有趣的:奧運正在熱熱鬧鬧展開,中國想要向西方展示國力,而西方媒體也不斷地詮釋中國。「大汗之國」這本書,從馬可波羅時代寫起,直至共產中國誕生,提點西方對中國的理解。最關鍵地還是在最末章的重點:西方人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中國,所以,中國根本毋須改變自己,迎合西方口味。重新對照這次奧運中國想要展示的種種國力,種種現代化設施,以及種種復古中國情懷,史景遷之語真是睿智。當然,此語也適用台灣。

西方對於中國的記載,也許早於馬可波羅。記得歷史課本上說,漢朝時代,就有大秦(羅馬)來儀。史景遷的論述,倒是始自馬可波羅,不過馬可波羅遊記的真偽,現在仍有爭論,其中真真假假,不可確信。若我們的重點不是史料真偽,而是西方對於東方的印象,馬可波羅的遊記倒是提供了研究的資料。在彼時與馬可波羅同時代作家的筆下,中國強大華麗,人民富而好禮。但中國人千萬也別因此就沾沾自喜,因為還有寫作動機需要顧慮。這些作家也許將中國當作是「烏托邦」,藉以諷刺當時歐洲社會,所以筆下也可能過度美化。

太過溢美會招致反動。十八世紀之後,漸漸出現對於中國負面的論述,也許是因為與中國接觸增多,又或者歐洲作家不需再藉由他國景況諷刺自己的社會。此時「中國也沒那麼好」的論調浮現。清朝鴉片戰爭之後,中國形象被一針戳破,紙糊的老虎洩了氣,攤了一地,任人蹂躪。從此西方難見正面論述。倒是紅色浪潮席捲中國時,烏托邦及毛澤東的紅太陽,再度照亮歐洲左翼青年。不過這是否又是中世紀諷刺風氣的復興呢?

史景遷的史筆行至共產中國而止,接下來的詮釋工作由讀者自行接棒。

我倒是想到了最近看到的蝙蝠俠裡面的中國角色。美國動作電影一定要有個反派,過去幾年,反派常由蘇俄政府或是中亞、東歐地區幫派擔綱,這幾年卻換成中國或香港黑道(或者是洗錢中心)。蝙蝠俠是如此,聽說美版無間道也一樣。不久前看到Mummy的電影廣告,這會兒是兵馬俑大舉進攻。華人的確是躍上了國際檯面,只不過這些角色或多或少有些敵意,也許反映出的是西方對於華人崛起的不安。

由於西方大媒體集團當道,今日世界的詮釋權,掌握在西方媒體手中。華人觀影者,再從西方媒體眼裡的倒影詮釋自己。以致於,當華人想要表現自己好的一面之時,只能從傳統找元素,捧出一道道浪漫中國好菜。於是在奧運會場上,有「和」字大戲,有古裝、古樂、有中國故事,重現西方印象裡的富麗中國。誰知西方人還是只想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於是西方媒體盡力戳破假象,在富麗外表下,再找出另一面「其實沒那麼好」的印象,以調和西方的基本認知。不過,真的是也給抓到把柄了。中國作假,怪不得誰。

至於台灣呢?我們想要呈現給世界的是「福爾摩沙」好山好水,是優異的高科技製造中心、是迥異於共產中國的「現代民主法治自由國家」。我們可能做到了,尤其有一個讓西方人懼怕的中國對比時,我們更符合西方社會的行事規則,也更可親。不過反觀內部,在民主與自由的形象之下,我們真正認知到的民主與自由是什麼?還是說,我們只看到我們自己想看到的「民主與自由」。西方的民主與自由的標準,又真的可以全盤適用嗎?有沒有可能我們以自己的歷史與社會環境,自行開發出一條我們的道路,無論是在法律,或是政治制度上?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我們不再以西方的標準,詮釋我們自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