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市面上新出了一本翻譯書: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中文譯為「你在看誰的部落格」。書裡分析,網路興盛之前,專家及記者掌握散播知識的通道,因此筆下具有權威性。然而在這個人人都是作者的網路時代,每個人都是訊息發射站,網路上雖然資訊滿溢,但也垃圾充斥。該書強力斥責這種「業餘者文化」,力陳維基百科及google資訊之不可信。

也許啦,網路上的確有許多業餘者言,但是這位作者安卓(Andrew Keen)先生也是太以菁英自持了。誰說只有過去那種經過上至下一層層篩選過的訊息才是真的精華?我想寫The Wealth of Networks的哈佛大學教授Yochai Benkler看了應該會搖頭如博浪鼓。再說,業餘者紛紛發言也沒什麼不好啊?我們怎麼能夠對過去資訊有限的年代念念不忘,懶惰地一昧希望「菁英」給我們一些「正確」的訊息?現下應該是接受資訊者要自行培養篩選資訊的能力吧。資訊的自由與思考的主動,應該是要並行的。

但我的重點也不是要駁斥安卓先生的「業餘崇拜論」,而是我在書序中看到的另一個觀點(這觀點甚至不是本書重點):安卓先生很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寫部落格?如此安心將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大眾之前?摘錄部分如下:

「因為,今天的業餘猴子們,可以使用他們上網的電腦,發表各式各樣作品,從愚昧的政治評論,到不登大雅之堂的家庭錄影帶、外行得離譜的
音樂,以及根本讀不下去的詩作、評論、散文、小說。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如今充斥網路、無所不在的網路日誌──部落格。製作部落格現在成了一股狂熱,每天、每個小時、每一分鐘、每一秒鐘都有新的部落格出現。我們像猴子般,大剌剌地把自己的私人生活、性生活、夢想中的生活、缺乏內容的生活、「第二人生」的虛擬生活,全都貼上了部落格。就在我寫這段文字的當兒,網路上已經有五千三百萬個部落格,每六個月,這個數字就會翻一倍。在你閱讀這一段文字的時間內,可能就有十個新的部落格發表了。」

所以,各位猴子兄弟姊妹們,為什麼我們要寫部落格,要這樣公布大大小小自家私事,如此毫不吝惜地把私密想法與眾人分享呢?其實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碩士論文題目。也許各大傳播或社會學院裡,已經有人開始分析「部落格裡的自我表演」等,或者這種現象更可與「自拍圖PO網」等現象一併比較。

我們寫部落格,甚或在部落格裡貼上自己,或小孩的照片,是為了什麼?為什麼我們不怕別人因此了解我們,或對我們的家庭瞭如指掌?我們對於部落格,以及觀看我們部落格的人,是如何想像?我們今天放膽在部落格我手寫我口,是不是因為我們有自信,部落格雖然存於公開網路上,卻不會真的「無遠弗屆」?是否有一天,我們應徵某項職務時,面試的主管突然會說:「ㄟ,你這說法與你部落格上面寫的有出入喔,其實我們已經對你做過google調查了...」。又或者,小孩上學,會不會有陌生人突然靠近說:「啊,這位同學,從你小時候的照片,我一路看到大喔...」。

我想就安卓先生整篇序文來看,他的重點並非在於隱私權。我想他要說的是,這些私人芝麻綠豆事,是一堆無用的資訊。我不同意他的觀點。至少我發覺google而來裡的一些個人意見,還蠻有用的,比如說申請學校,或是做菜心得,重要的只是如何判讀這些資訊而已。只是那段「猴子寫部落」的文字,真的讓我想了好久。我也無意評論網路與隱私,我只是想,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寫部落格,以及應該寫到什麼程度。

我小時候曾經認為,寫小說甚好過寫散文。因為散文太赤裸裸,太容易讓人看見自己。只是我寫部落格的這個動作,不就是這樣把自己的喜好貼上來?(看,大家都知道我喜歡 吃波羅麵包了)。不過,其實我不太認為自己的隱私受到威脅。至少這是我選擇的曝光,在我認為安全的範圍內。只是網路上的人百百種,每個人對於隱私的範圍感受不同,也因此我們在某些部落格,只看得見對電影的評論,在某些部落格,卻甚至可看到完全沒有馬賽克的吵架夫妻勁暴對話(那種震撼真非筆墨可以形容,看到之後反而讓我有莫大的罪惡感)。

對於暴露隱私,衍伸出來的另一個疑問是:小孩的隱私權。(對不起啊,各位父母,也許我以下的討論會有所冒犯,但我純粹是提出疑問,尚無小孩的我,可能還沒辦法體會眾位父母愛子愛女,願意分享點滴的心情)我很喜歡看小孩的成長日記,也很樂於分享可愛小孩的照片。說實話,人在異國,這些文字圖片,是我與台灣重要的聯繫。但我也曾想過,這些小孩年歲尙小,不知父母將其舉動記錄上網,供廣大叔伯阿姨觀覽。但若小孩長大懂事後,有天猛然發現他的生活記錄早就這樣鉅細無遺公布上網,甚至連陌生人都可對其小時糗事一一細數,那麼孩子會不會覺得不舒服呢?若是孩子真的不喜歡如此,但事過經年,已難彌補,總不能像MIB一樣,拿個鋼管原子筆,銷毀知情者的記憶吧!?我想問的是,父母要怎麼拿捏孩子的隱私呢?尤其是,我們還不知道孩子對於隱私範圍容忍度的時候。今日孩子尙小,孩子的隱私範圍,等於父母認知的隱私範圍。而一旦孩子長大,需要的隱私空間其實較父母為大時,對於那些已經曝光在眾人眼前之事,已難追回。這樣對於孩子來說,會不會不太公平?

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你問,若是我,我會怎麼做?我想我一定會很掙扎。我愛寫文章,尤其是要有了孩子,我一定樂於記下他的成長歷程,公諸網路,與大家分享。但是想到不知我的孩子意下如何,我又迷惘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獅子頭
  • 對阿,所以我一直認真在思考,要不要要求諸多親友不要將我的照片放上網路,畢竟,我雖然願意跟你照相,但可不是願意讓你把照片放在網路上阿(你知道我在說那件事吧?)

    但有人勸告我說,此無非揠苗助長,只會讓人更想放上去而已,所以目前我還沒有想好對策

    苦惱阿~
  • ㄟ真巧,我剛休息做運動的時候,腦袋也是在想這件事。不過我是在想我自己啦。比如說,有些合照,我照得很醜啊,很想藏起來啊。可朋友可能會無心地放上網,類似這種情形。

    可我覺得,要真的是關心你的親友的話,應該不會「叫我不要放,我就偏偏越想放...」。真的親朋好友這樣的話,翻臉算了。而且,無論是誰,對於自己的肖像都有控制權啊,況且這是非公開的照片。

    當然親朋好友,講「法」是太冷酷了。但道德勸說「為了我好,請體諒」,也沒什麼不對。若非親朋好友,那肖像權扛出來吧,嘻嘻。

    weipingli 於 2008/05/08 03:41 回覆

  • aqua
  • 這位安得魯先生真的是一直用猴子來稱呼寫部落格的人嗎?哈
    我倒是覺得資訊太多,很快就被淹沒了..尤其是不使用真名的話,很難搜尋得到吧。
  • 喔。關於化名安全於否,本人有真切體驗,包括自己被別人認出來,以及把別人認出來,都有(尤其是我認出來的那個人,根本未曾謀面過)。世界其實很小,也有很多巧合啊。

    weipingli 於 2008/05/09 03:14 回覆

  • 大mo
  • 啊..
    關於這個 其實我也想過好一陣子
    尤其本來以為看自己網站的人都是自己認識的 誰知越連越廣(好 我可真反應夠慢)

    所以其實許多好笑卻涉及太多隱私的照片或者影片 就只好偷偷收起來自己一看再看

    很多媽媽們在小孩某些歲數開始(譬如說三歲之類) 會將孩子的影片相片鎖碼

    我也在想 到底要不要?
    當然我放的都是自己覺得還可以分享的 問題就像你所言 萬一大約和YoYo並不這麼覺得咧?

    啊...
    所以寫到某天 我忽然覺得不適合了 或許也開始鎖鎖鎖 可是既然這樣 何不自己寫日記存起來就好?
    這可真傷腦筋 我考慮好久還是沒頭緒呀
  • 其實如果不考慮到小朋友的意願,只是專就讀者範圍論的話,也許將文章加密,只開放給親朋好友,是個辦法。

    只是小孩的意願,真是個難解的問題。大約已經知道媽媽有在幫他寫日記了嗎?

    我想到「小太陽」,不知道當初林良先生出版的時候,是否有跟孩子討論過。

    weipingli 於 2008/05/11 02:58 回覆

  • 大
  • 知道 也知道是在電腦上
    只是..不知道大家都看得到就是
    (雖然他也看過同學爸爸架的網站)
  • haha~小孩可能不會想太多,不知道重點在於後面「大家都看得到」。

    weipingli 於 2008/05/12 23:01 回覆

  • alicia
  • 小孩的部落格

    剛好我們所上的教授在寫關於"寶寶日記"部落格的東西。但是好像還沒寫完,我應該請她訪問一下兩約的媽媽。:)
    這禮拜讀到一篇關於"立即視訊"幼稚園的文章,著實讓人開了眼界。這樣一來家長每天都有實境秀可以看,總讓人感覺毛毛的。
  • 我朋友的姪子就是讀那種視訊幼稚園啊,常都在家裡「監看」小朋友在學校有沒做壞事...

    weipingli 於 2008/05/15 12:24 回覆

  • 約媽
  • 噢 我也有朋友曾經在那種幼兒園
    上課上到一半 接到家長的電話
    (當然 教室裡面是有電話供家長在第一時間到老師的...)

    「老師,那個我女兒的髮夾歪了,請幫她夾正一下。」
    真是歪邀邀...
  • 歪邀邀歪邀邀~歪邀邀~(ㄟ歪邀邀這詞真不錯)

    weipingli 於 2008/05/20 06: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