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我在賓大傳播學院的「媒體與主權」課堂上。老師興奮地與我們討論如何建立起傳播模式,「將民主的種子散播到世界各地」。播種之地包括約旦、伊拉克,當然還有中國。老師特別期待奧運。為此賓大還成立一個奧運計畫,與中國的大學合作,觀察「奧運如何改變中國」。對照奧運會裡,支持中國取得主辦權人士曾說過的,「奧運將會有助於中國邁向民主」,老師與奧運會人士的希望一致,都是期盼這場運動盛事能夠改變些什麼。

老師興奮討論「奧運與中國民主化」當下,我心裡一直浮現「天真」二字。但是若真要說出口,得要有論據為佐證,光是直覺還不足以供我發言。如果當時我看過史景遷的《改變中國》,也許我就能說出些道理了,尤其這是一本西方人士所寫就的歷史經驗,對天真的美國人而言,也許更有說服力。

《改變中國》的英文原名是「To Change China:Western Advisors in China, 1620-1960」。顧名思義,說得是外籍顧問在中國試圖推廣西方宗教與政治勢力的故事。史景遷從明末清初湯若望、南懷仁來華傳教說起,回顧清末平定太平軍有功的美國傭兵軍官華爾、英國上尉戈登,一手建立起中國海關制度的李泰國、赫德,以致在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中扮演要角的飛虎將軍陳納德、史迪威、魏德邁等。

書中所提到的人名,例如湯若望、南懷仁、陳納德、史迪威等,我們也許不陌生,不過史景遷的生花妙筆,以及西方人的觀察角度,讓這些歷史課本上一兩筆帶過的歷史人物又活了起來,讀者也更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史事。就拿史迪威來說,我記得歷史課本上只有一兩句話,但評價並不高,大意是說史迪威處處牽制戰後復員工作,並頗有將共產黨坐大一事,怪責史迪威之意。現在距離高三早已多年,課本原文我已無法記得詳細,但是史迪威的壞印象就這樣留在我腦海中。當然現在來看,會知道當時我們念的課本出自「國立編譯館」,雖然老蔣逝世多年,但歷史課本的國民政府史觀並未改變,史迪威的壞名就這樣流傳下來。至於陳納德,我的印象也很淺,來自陳香梅所寫的《一千個春天》,該書還曾改編成為戲劇,只是當時年紀小,看看也就忘記了,只有「飛虎將軍」就是陳納德,幫助國民政府良多云云的印象而已。

不過,史景遷的《改變中國》對於史迪威、陳納德的故事敘述更為詳細,包括陳納德對於國民政府熱情的原因,以及史迪威對於蔣介石的評價,為何從正面到極差。史景遷不只寫事件的經過,還分析陳、史等人的個性、在美國的背景、在中國的遭遇,然後以此種種原因,襯托出個人最後的行動與結果,讀者一路隨著史景遷行文走筆,也跟著看到另一個歷史的解釋:國民政府詮釋下的歷史,中國總是主要的戰場,但事實上西方的焦點仍在歐陸,東亞戰場只是牽制日本的手段之一。而國民政府對於戰事的消極態度,反給英美諸國「被吃定了」的印象。陳納德與史迪威就這樣夾在中西矛盾之間,或傾向國民政府而被捧為英雄,或頑固地掛念美國立場,最後失敗失勢。在我們看了國民政府的說法之後,史景遷從西方人觀點詮釋此事,讓人有一種重新發現歷史的感覺。

不過史景遷寫作此書的重點不在品評人物,而是以所述的中西交流事件,表達最終主旨:改變中國,談何容易,尤其是對那些自以為是「西方先進文明」,想要感化「落後野蠻東方」的洋人而言,一件件史實教訓,一再顯示了想要征服中國的人,最後總為中國利用。從來華傳教士開始,無論是最初的利瑪竇也好,或是官至欽天監的南懷仁也行,「傳播科技」的傳教手段最後總淪為目的。中國人學會了科技,或是吸取了洋人的醫術、得到英美奧援,卻難得回饋所需。中國並未成為信奉基督教的國家,政治上也走向自己的路。

今日中國已經不是那個積弱不振的國家,但西方仍然不斷想要「改變中國」,只是這次想要傳的宗教是「民主」。但這難道又不是另一次歷史重演?史景遷在「結論」一章的話,或可作為「奧運可以改變中國」種種樂觀想法的警語:「今天的中國似乎已強大到足以讓他們確信,若西方人以顧問的身份前來中國,就必需按中國人的規矩行事,絕不坐視西方顧問夾帶別的價值觀。然而,若是以為中國人會輕易吸收他們看似乎歡迎的力量,那也同樣荒謬」。

改變中國,其實沒有那麼簡單。史景遷知道,但是許多西方人仍無法了解。我的體會是,東西文化交流幾百年以來,東方人與西方人仍是站在自己的位置觀看對方。我們看到了彼此的行為舉止,可是無法感受行動背後的原因。西方人以為器物科技的傳播可以帶來改變,其實是將文化看得太過簡單(反之亦然,我們使用西方器物,並不一定表示我們能夠了解西方觀點)。只是西方人總還是固執地以為,物質可以改變些什麼。而物質既然無用,那麼文化影像傳播呢?也許比起器物,大眾文化更有滲透性,但是蛻變的時間仍然漫長,尤其是面對這麼一個千年歷史龐然之國的時候。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qua
  • 哈 我看到散播民主的種子也是覺得~天真~
    不過如果沒有好傻好天真的熱情,是沒辦法推動一些事的,不是嗎
  • ㄟ,我幾小時前才剛看完「好傻好天真」那篇文章...

    weipingli 於 2008/04/10 10:10 回覆

  • C. Seetoo
  • 黃仁宇的「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一書對於蔣介石與史迪威之爭著墨頗多。大意是,史迪威是習慣了美式劃一、現代化、有組織的軍事體系,他只從局部角度去看戰役能不能打贏,而蔣介石作為元首、而中國當時的社經情況離開前清並不太遠,蔣介石的要考慮的變數多得多。而史迪威自己也有個性問題。繼任的魏德邁其政策與史迪威相差不多,而手腕遠勝,蔣與他就沒有處不來的問題。

    史迪威於1946年下世,調離中國後以四星上將之尊屈就美國陸軍第十軍軍長。他在國共內戰裡的角色是間接的:他欣賞延安紅軍的整齊有效率,並且在返美後作了不少對國府「貪污腐敗、作戰不力」的負面宣傳,影響了二戰結束後美國政界對國府的一般印象。
  • 黃仁宇從蔣介石日記取材,而史景遷卻主要引用史迪威的日記。所以在改變中國一書中,可以看到諸多史迪威對中國的抱怨,但相對而言,對於蔣介石的立場就著墨較少了。另一個有趣的觀點是共產黨對此人的評價,剛剛在網路上很粗略地查詢一下,發現有些人說中共看法是,史迪威是個「正直的將軍」。哈哈。

    前幾年宋子文身後遺留的檔案解密,學者研究檔案時,也看到宋子文對此事說法,對史迪威評價亦差,這看法與蔣同,(或者也因此影響或加強了蔣的看法)。

    這樣併陳各方說法,也是讀史的有趣之處啊。

    weipingli 於 2008/04/11 07:45 回覆

  • Jake
  • About R.Y. Huang

    I am Tun Yu's friend, and I saw C. Seetoo left his message on blog oftenly. I just want to share about R.Y. for his point of view. his 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may left his historical view mostly, therefore, the evaluation for Joseph Warren Stilwell may make sense.
  • Hello Jake, 歡迎光臨。我也常在敦宇的blog上看到你的留言。對你的名號其實已經不陌生了。

    你說的是黃仁宇先生的「萬曆十五年」吧。黃先生從大歷史的觀點研究史事,那本書的確是代表之作,而且也很通俗易讀。說起來,我來美國,隨身攜帶的書不多,但萬曆十五年就是其中之一耶。 :)

    weipingli 於 2008/04/13 08:38 回覆

  • tunyu
  • 相當認同您的看法。這幾年美國法學院對中國學者官員大開方便之門,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希望這些人能學到西方文化,進而將這些價值觀帶回中國。招收這些學者官員對於法學院事實上是不賺錢的(都必須提供獎學金),但是法學院似乎過於高估自己的教育價值跟文化影響力。在我認識的一些中國外派進修官員中,大部分不上教會不去美式餐廳更不去美式市場購物,對於只有兩百年歷史的美國各博物館、法院等,多只是存著看笑話的心態去參觀。對這些人而言,雖不得不承認美國是民主的,但是民主背後的各種核心價值在這些人眼中是毫無意義的也感受不到,因為這價值實在撼動不了心中的中國思維。接觸過這些中階官員後,個人的想法就是改變中國,真的很難。中國文化並非具有包容性的文化本質,外來文化的吸收,只能從外來文化的自我改變跟包裝開始。對中國而言,也許這是一件好事。
  • 說到這,那時候上傳院的課時,同一堂課的中國訪問學者也要發表「中國與奧運」的報告。結果整場報告,根本是中國政府的政令宣導。。。。我實在是很想問老師對於這樣的報告有何感想...(因為老師聽完後沒有像對其他同學一樣評論幾句,而是直接說:「嗯,很好,那我們就下課吧」..)

    weipingli 於 2008/04/16 05:19 回覆

  • yihuah
  • 散播民主種子!?

    我阿爸常說[外國人眼睛濁濁...],意指外國人看我們常會有些錯誤的解讀,這件事跟這些外國人期望奧運可以將中國民主化可說是很好的例子,看看整個傳遞聖火一路上武警蠻橫的表現,在在顯示中國不會更民主而會更霸道更惡棍,CNN的評論家講的沒有錯,只是中國人的勢力已經龐大到可以去影響美國媒體的言論了,因此我懷疑...這世界漸漸的會失去該有的價值觀...
  • 其實對於各國的價值觀,可以粗分成兩個部分,一是民眾的價值觀,一是該國政府的價值觀。民眾也許會同情他國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小百姓,但對政府而言,儘管偶爾會發出譴責,但是自己國家的利益還是最重要的。這世界的本質是很現實的啊。

    weipingli 於 2008/04/16 05:25 回覆

  • 佚
  • "民主"
    什麼是真正的民主?
    西方真正施行民主的國家有幾個?人民真的有享受到民主的真意?拿西方女人在哪個年代才有選舉權想起!所謂"民主"真正存在才幾年?
    歷史!唉!都不好玩
    等成了稗官野史或是如天龍八部般的小說時才有趣吧!
    只記得一句"歷史給人類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無法接受歷史的教訓!"
    中國大陸和人的思想哪裡是那麼容易改變的
    他們還正要開始改變西方"錯誤"的思潮呢!
    每個時代的興衰 東西思潮的轉換其實都可以在歷史中多少找到ㄧ絲脈絡,不是嗎?

    而今,金融風暴下,民主和資產主義會不會因大家要求國家這個機器更"萬能"以及企業又"不小心"國有化的狀況下而漸次淡化...!!??
    人生短啊!否則每個人都會發覺自己是自己嘲弄的對象!!!
    哈哈!!!
    說太多了
    你東吳法研的同學留!





  • 法研所的同學啊~難道是Gan(台語)大俠?

    weipingli 於 2009/03/11 04: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