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聽故事,或是看電影,聽眾、觀眾總會期待「看一個結果」。於是,在故事進行中,我們常可聽到「那後來呢?後來呢?」的問句。若是抱持著這種心情看Damages或是Lost,觀眾可能就會失望了。有時候故事的妙處是在過程,而非結果。

Damages在台灣觀眾的反應很兩極,我想與這種急急得到結果的心情有點關係。但很可惜地是,Damages的精彩在於過程中的爾虞我詐,錯失了勾心鬥角,也就享受不到樂趣了。Lost其實也是一樣,不過Lost的影迷迴響甚大,所以我想Lost還是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先談Lost好了,因為Damages值得我大力推薦,所以我把精華留甕底。上次講到Lost時,H姊姊說看到後來愈來愈lost,PTT板上也有人說,第二季之後還是繞在主角們的回憶,只是把情節說得更詳細罷了。我第一季已看完,還沒看到第二季。不過關於Lost精采之處,除了在於小島的神秘之外,還有那些現代魯賓遜的人生懺悔錄。我的解釋是,這些因空難而被迫在小島上求生的人們,都有一個人生課業要解,而小島剛好是他們的洗滌之地,小島的經驗,也無時無刻與他們過去的人生相呼應,然後上天(或某個神秘組織)安排他們與文明社會隔絕,逼使他們以最無援最原始的方法,赤裸裸面對自己。比如說,傑克醫生的功課,就是在於他太愛負責任,把人家的擔子淨往自己肩上挑,而吉他手查理的課業,就是怎麼面對那個總會把事情搞砸的自己。

所以,如果觀眾是抱著「解謎」的心情看Lost,可能會不耐煩於一大堆未解之謎,聽到「2010年謎底才會揭曉」的消息,更可能乾脆全部放棄。不過,就我來看,小島之謎的確是引人入勝,可是要能夠換種角度,看這些主角是如何面對他們的人生課題,也會有另一種慢火燉熬的樂趣。

Damages也是如此。

之前說過,大陸同胞將這本片譯為「裂痕」,我想是與宣傳海報有關(女主角Rose Byrne的臉裂掉了,探出Glenn Close的頭,見上圖)。不過個人認為翻成「賠償」較為恰當,因為這部片就是從一件集體訴訟(class action)的案子展開,整部片也是圍繞在這件訴訟的攻防與內幕,包括原告們與被告的互動、原被告與律師的交涉、雙方律師的攻防,以及律師之間的窩裡反等等。如果觀眾單純是要看結果,同樣可能會不耐煩於那些你來我往,但是要看訴訟過程以及律師間的大鬥法,那麼Damages應該會讓人頻頻拍案叫好。

談Damages,我想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說:從學法者的角度,以及從一般觀眾的角度。

先說一般觀眾的角度好了,否則光講法律名詞,可能讓人不耐煩。就我個人而言,我在這部劇集看到最多的是「信任」議題:同事之間的信任、老闆與屬下之間的信任、朋友之間的信任、手足之間的信任、男女朋友之間的信任...等等。這部影集刻畫的是一個幾乎不能信任別人的世界,但是說謊背後,雖然偶爾可以黑白分明讓人判別對錯,但有時候劇中人的背叛,又有可以同情的理由。甚至在這當中,觀眾還可以看到賽局理論裡「囚犯困境」的發揮:劇中有一位律師本想另立門戶,並打算找另一位昔日同事一起出來開業,豈知這位想出走的律師,後來又被老奸巨猾的老闆收買回來。老闆後來個別詢問這兩位曾經「密謀」的屬下,當初是否曾經談過開業的事。要是身為當事人,你該如何回答?而你又相信夥伴不會在老闆的伎倆之下最後招認嗎?

Damages顯示的,是一個沒有「純粹好人」的世界,但你說劇中人壞,也不是那種童話故事裡面的「壞人」。「心機重」倒是比較好的形容詞。畢竟在社會上已經打滾過的人,或略微沾過水的人都知道,人不免小奸小惡。只是很多人的小奸小惡,跟少數人的大奸大惡合起來,在這部戲裡匯集成了驚人的黑幕與殺戮。就連劇中女主角,一個剛從法學院畢業的新鮮人,在一開始時看起來清純地像朵蓮花,隨著涉入案件愈來愈深,觀眾也會發現,原來心機也是可以培養起,又或者,根本這是適應環境的一種「進化」。那麼,看完本劇之後,你會想到剛進社會的你,以及現在的你,已是多麼地不同了嗎?

在高陽的《胡雪嚴》裡,胡雪嚴常說到一句話:「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交一片心」。Damages裡的主角要是知道這句中國老俗諺,大概在劇末會這樣感嘆。

至於學法的人,在這部戲又可看到什麼?

且讓我簡略地交代一下這齣戲的小背景:基本上,本劇劇組,是從恩龍案(Enron)得到靈感的:有位大亨,在海外設立特殊目的個體(special purpose entity),五鬼搬運,坑殺了股東以及公司員工的錢,於是股東及公司員工委請葛倫克羅斯(Glenn Close)飾演的律師Patty,代這些人提起集體訴訟。本片開始時,訴訟已經提起,問題在於是否要和解,賠償金又是多少?大律師Patty就是利用了各種伎倆,不斷掀大亨的瘡疤,提高賠償金額。

從一個學法的人來看,吸引我的是整個討論要不要提起訴訟的流程。我們在課堂上,學到的是法條、解釋、判例,但是記憶背誦了這些文字過後呢?法律是被實行的,而法律被實踐的過程才是真正精彩之處,也才是律師各擅勝場之時。在Damages裡,觀眾可以看到雙方律師如何交涉、律師與證人之間的關係,deposition的過程,以及在class action裡原告心情的刻畫。或許戲劇有些誇張,但這些情節的確是其他以刑案為主的法律戲劇中所少見,或者,不那麼「戲劇化」的。

就拿證據這個議題來說。電影裡面常見法庭裡律師你來我往,當無辜的主角快要屈居下風,陪審團對主角的臉色愈來愈難看時,「砰」!地一聲,法庭大門打開了,正義凜然的證人出現,大聲宣告:「我這裡有證據」,於是全場譁然,法官猛敲槌:「安靜!安靜」!從此形勢逆轉,最後鏡頭轉到陪審團拿著判決結果念說:「我們認為,XXX,無罪」!被告與律師擁抱,大家流下感動的淚水,全劇終。

不,不是這樣的。我記得在Penn上美國法基礎課時,老師便對這種法庭倫理大喜劇嘲諷了一番。真正的證物及證言其實在開庭之前,已由雙方律師檢視過,難得橫生「Surprise」!在Damages裡,觀眾可以看到訊問證人(deposition)的程序,而此deposition也非在法院裡進行,而是在律師辦公室裡,有法院人員做紀錄,律師一樣可以提出「Objection」,法院人員亦會登錄,作為參考。

另一點,是張大爺提出的。本片裡面,有許多律師作為違反律師倫理。比如說利用黑函威脅對方律師等等、原告律師與被告當事人接觸等。修過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及準備過MPRE的人,不妨把這片當作是「大家來找碴」,看看你可以找出哪些違反律師倫理之處?

不過,看了以上這些關於訴訟的討論,沒學過法律的人也不用太緊張,畢竟此片並非法律實務教學錄影帶。就算案件是白領犯罪,全劇從頭到尾出現的會計及公司法術語也只有「Special Purpose Entity」這一詞,更沒有什麼難懂得財經法律概念。畢竟,這是一齣娛樂片 -- 恐怖人性娛樂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lex
  • Boston Legal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還記得大學的時候, 一個同學的老爸在Cleveland當律師, 他當時就說他爸最喜歡看lawyer show當娛樂... 現在才真的了解箇中趣味 XD

    我還是最鍾愛我的the west wing... :)
  • West wing真的好看耶,上次去上海時我在一家唱片行後的「小房間」買了四季回來。不過不敢帶來美國 .. :P

    weipingli 於 2008/03/07 22:41 回覆

  • Alex
  • 去了"小房間"裡面卻只買了這麼正經八百的東西出來? 喔~我不信我不信:p

    我的the west wing全集都是國外BT網站出品... 看過的都說讚.

    祝weiping姐跟您家大爺春假快樂啊~
  • 你也趁春假多休息吧。

    我不太放心BT啊,因為在學校時,看過朋友被寄警告信的例子。MPAA的利爪無所不在啊~

    weipingli 於 2008/03/10 04:28 回覆

  • Sherman
  • Hey, thanks for your introduction!
    I'm now watching "Damages" and it is awesome! The first few episodes look just like "The Devil's Advocate," you know, young bright lawyer got tempted by a greedy firm for some reasons other than his/her excellent performance.
    Is that what really happens in big law firms? Then I really have to think twice about the JD thing :P

    But anyway, it's a good show!
  • 對!我也是一直有一種好像在看「魔鬼代言人」的感覺。事實上我覺得女主角所以至此,她個人的虛榮心也要負一半責任。

    至於大律所會不會如此?m...可能要請待過Big firm的人解答了(不過忙碌的大律師們可能沒時間看Damages)。

    weipingli 於 2008/03/11 08:19 回覆

  • sherman
  • You're probably right that Ellen should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ed.
    But I just don't know if it's that easy to just say "sorry I can't do this anymore" and quit. I mean, after all, we all want to be recognized, one way or another. Maybe Ellen felt she's doing the right thing. But anyway, lawyers are not called "greedy bastards" for nothing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