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WTO中,我們的WTO代表團,否決中國大陸候選人張月姣擔任爭端解決機制常設上訴機構七人小組的大法官。這則新聞並未受到台灣媒體太多關注,也無太大的版面。我的學長「七月流火」正在從事WTO爭端解決機制的研究,寫了這篇文章,分析此次事件,也歡迎大家討論(註)。至於此事的背景,請見文後我所附的經濟日報報導。
----------------------
To Block or not to Block, That is the Question:關於台灣阻擋中國籍上訴機構成員的幾點觀察

By 七月流火 原文請見:http://tempestiam.blogspot.com/

背景:二00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在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部門關於中國籍律師成為上訴機構成員的投票上,台灣表達不加入共識的立場,由於台灣之反對,中國籍律師無法順利成為上訴機構成員。該律師係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首席談判代表之一,並負責中美及中國與歐盟間的雙邊貿易談判。

幾點觀察:以下分成國內層面以及國際層面加以討論:

就國內層面而言:

首先,世界貿易組織作為台灣最重要的國際組織,整個台灣對於WTO的瞭解,甚至於對於相關議題的報導,稀少的程度,已經到了一個危機程度,此外,台灣這次在WTO裡,阻擋中國籍律師成為上訴機構成員,可以說是,台灣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為最重要的舉動,媒體對於這個議題的關注,有非常大的改進空間。

其次,這個決定涉及的兩岸議題,隨著立委選舉,以總統大選來臨,很難期待,在總統選舉之前,台灣在這個議題上讓步,因此,中國或許可以期待,如果二00八年總統選舉,馬英九當選後,可以改變態度。

第三,台灣法律人才的培養,雖然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已經五年,從談判加入關稅貿易總協定到世界貿易組織,到正式成為會員,已經十多年,台灣在國際經貿法律人才的養成上,還是相當貧瘠,除了語言能力欠佳之外,法律論證能力也是個很大的缺失。固然,人才的培養是緩不濟急,但是,不投入多數人力訓練相關領域人才,這種人才匱乏的窘境,將永無改善的一天。

就國際層面上:

第一,中國可能的報復,隨著北京奧運來臨,中國一直希望在國際場合上,正式宣告自己成為國際舞台的重要角色,除了聯合國,國際法院,世界貿易組織的上訴機構成員,則是中國最重要的一步。即令這次台灣阻擋中國成為上訴機構成員是對於中國之前甚多不友善舉動的反制之一,但是,中國隨後的報復是可以預期的,但,就國際政治局勢來說,台灣能輸的相對有限,畢竟,台灣受制於中國阻擾不是新聞,而,就這個角度來說,中國付出的代價,相對來的大。

第二,要不要繼續阻擋,繼續阻擋面臨的是國際壓力,除了外交上的壓力外,也會面臨造成上訴機構運作不善的指摘,當然,對於,會員正當行使自己權利,在法律上是沒有疑義的。再者,由於該律師係中國的首席談判代表之一,台灣的疑慮並非沒有根據。另一方面,不繼續阻擋所面臨的難題在於,中國籍律師成為上訴機構成員後,對台灣的不友善程度,可能以百倍程度倍增。因此,在已經第一次阻擋的前提下,沒有理由棄守。

最後,美國的態度,以這麼重要的事件來說,台灣的決策想必與美國事先溝通過,很難想像這樣的事件,沒有獲得美國的支持,台灣會貿然舉動。當然,目前行政體系諸多決策,出乎常人意料,也不是件新聞。

最後一個觀察點在於,這次上訴機構成員,多數是從各國的貿易官員中獲得推薦,上訴機構的中立性,可能會進一步受到質疑。尤其經過這次台灣與中國的紛爭之後,要將WTO推向規則導向,揚棄之前外交式的權力政治取向,則更蒙上陰影。


------

附錄:經濟日報報導,原文請見:http://udn.com/NEWS/FINANCE/FINS2/4104024.shtml

我反對中共任WTO上訴機構大法官

by 經濟日報 林淑媛 2007/11/20

我國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團昨(19)日在爭端解決機制會議中,當場反對任命中國大陸候選人張月姣擔任爭端解決機制常設上訴機構七人小組的大法官,會議因此被迫無限期推遲。

經濟部高層表示,常設上訴機構是WTO最高仲裁機構,動輒擁有數十億美元的貿易糾紛裁決權,對我在WTO的權益影響甚鉅,為確保我國未來不會受到不公平待遇,對於提名人選必須「審慎處理」,但迄今我方疑慮並未獲得澄清,無法同意支持大陸候選人張月姣擔任WTO大法官。

儘管我國「封殺」中國大陸候選人張月姣擔任WTO常設上訴機構大法官,但中共先前對我方也做出相當「不友善」舉動,經貿官員透露,我國日前提名台大教授羅昌發擔任WTO補貼常設專家,遭到中共杯葛,顯示中共對我國在WTO的發展空間,也是處處設法干預。

WTO爭端解決機制昨日在日內瓦總部召開常設上訴機構大法官的任命會議,由於我國發言反對大陸候選人張月姣遞補四名退休的大法官遺缺,雖然多國反對台灣這項舉動,因未獲得共識,使得這項會議無限期推遲。

經貿官員表示,WTO杜哈新回合談判陷入僵局,目前WTO組織中最具影響力的就是仲裁貿易糾紛的爭端解決機制,對於WTO 威信的最高司法機關人事,涉及我國實質經貿利益,因此對提名人選相當謹慎。

常設上訴機構設有七人小組,是爭端解決小組有爭議時的最後仲裁機關,七名成員任期四年,可以連任一次,此次包括美國、日本、埃及及印度籍大法官到期退休,甄選小組推薦大陸的張月姣、美國的希爾曼 、菲律賓的保蒂斯塔及日本的大島正太郎遞補。 
-----
【註】大會廣播:Pasha 先生,Pasha先生,學長說很想聽聽你的意見呢。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敦宇
  • 這個問題比較有趣的應該在於法官的選擇委員會應該如何回應台灣的反<br />
    對,因為個人認為台灣的反對是提得出論證證據的。<br />
    在WTO層面,中國能報復的空間並不大。中國要是以台灣阻礙中國物品對<br />
    台的貿易自由化作為威脅提交爭端解決機制的可能性不太,因為中國最不<br />
    想的就是在國際社會跟台灣有對等的關係。比較可能的報復就是台灣以後<br />
    就別想要有人當WTO的法官了。<br />
  • 七月流火
  • 這個議題沒有處理到,的確是個疏失,兩個層面來討論,據報導,林義夫說,他在<br />
    selection committee徵詢意見時,就已經表達過反對立場,但是selection <br />
    committee一樣把張月姣放上去,這樣的原因,當然來自於老共的堅持(不過,必須說,印<br />
    度當初竟然甘願把手上的席位讓給中國,鐵定是有不少暗盤交易,可以放棄彼此的競爭,以<br />
    及,邊界糾紛)。這樣說起來,既然台灣已經在selection committee反對,在DSB需要以<br />
    共識決,極端例外可以訴諸表決的情形下,他們還放上去,兩個解釋可能,一者是他們認為<br />
    台灣不至於真的發言反對,一種是老共有訴諸表決的打算。基本上,我認為老共不會有訴諸<br />
    表決的想法,因為過於丟臉,在二00八年要光耀祖國的想法下,不適宜。<br />
    <br />
    台灣反對的理由,就之前貿易審查回答諸多貿易限制的理由,都是政治回答,但是,就法律<br />
    層面的分析而言,我的一個切入點是,在諸多歐洲人權法院關於independence and <br />
    impartiality的案例上,一個法官能不能qualify這個要求,他外在給予人的形象是重要<br />
    的,建築在這樣的想法上,他人,這個案子裡,就是台灣,的疑慮能不能排除,以及台灣的<br />
    疑慮是不是能客觀的被證立,則是操作標準。對於張月姣的諸多事蹟,或許,說不過去的,<br />
    當然,他跟中國可能的連結,也是個論據。<br />
    <br />
    另外,這次的上訴機構成員,都是來自於前政府官員,上訴機構的中立性,跟正當性,可能<br />
    更受到質疑。至於,老共是不是一定可以拿到這個席次,中國學者,諸如Julia Qin以及,<br />
    Henry Gao也是有不同立場。<br />
  • 七月流火
  • 關於台灣在上訴機構成員,機會等於零,其他常設組織,羅老師被擋過,其他次級委員會的<br />
    主席,也被擋過,所以幾乎是沒有甚麼損失,就賭博來說,最有可能的是小組成員,小組成<br />
    員通常來自於兩造的同意,這與中國沒有關係,若是共識無法形成,則是由DG指定,這個權<br />
    力LAMY運用得非常頻繁,所以小組成員的指定,或許中國可以透過非正式影響力,影響<br />
    LAMY,目前,印象所及,有個中國籍的人,或許香港,或許大陸,在LAMY的內閣,主要是因<br />
    為香港部長會議的緣故。<br />
    <br />
    末了,關於之前國際貿易法人才的議題,我沒有看不起其他人的意思,我知道,目前有許多<br />
    人正在國外進行這方面的論文,但是,以目前成立的貿易代表談判辦公室而言,對我兩位前<br />
    同事的評論,我必須說他們是unqualified的,不是出國念個LLM,或是去當個訪問學者,<br />
    會說點英文,就可以真刀實槍的上場比劃一番。關於法律人才這件事情,gregory shaffer<br />
    有實證性的研究,除了美國,歐體,他還有篇文章是寫巴西,巴西的例子或許具有參考價<br />
    值。至於,印度在WTO的經驗,則遠非台灣能力所及。<br />
  • weipingli
  • 我對WTO爭端解決沒什麼研究。所以,以一個外行人的身份發言。<br />
    <br />
    我想外行人看到這篇文章會有的問題是:上訴機構的法官是如何遴選的?若是法官人選被<br />
    否決,難道問題就像報導所說的「會議被無限期推遲」了嗎?<br />
    <br />
    第一個問題,我自己做了功課,查了一下資料,據查到的資料,法官是這樣選出來的:<br />
    <br />
    「上訴機構法官人選是先由各成員推薦給WTO的甄選委員會,再交由爭端解決機構由所有成<br />
    員以共識決通過。」<br />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7/11/19/YM-825577.htm)<br />
    <br />
    「上訴機構是WTO爭端解決的終審法院,由七人組成。當案件當事國對爭端解決小組的調查<br />
    不服而提出上訴時,上訴機構對調查報告進行法律上的復審。」(引註同上)<br />
    <br />
    可第二個問題,我真不太了解耶,這樣不就等於很多案件訴訟會停擺了嗎?為什麼會機制<br />
    上會容許這樣的事發生了?只是為求當事國間的公平嗎?<br />
    <br />
    再者,一點小感覺,以前在台灣學國際公法時,看WTO時,只是一個很平面的介紹。上學期<br />
    上國際公法,或是看到一些資料,也只是純就爭議論辯,法條釋義居多。只是今天這樣看<br />
    兩位學長討論,又體會了一些法條之外的眉角。<br />
  • Pasha Hsieh
  • 這真是嚴肅的討論, 最近在處理公益案件, 幫死刑犯上訴, 所以晚看到<br />
    這裡精彩的討論, 提供一點淺見:<br />
    <br />
    1. 上訴機構成員(Appellate Body Member, ABM)的遴選程序其實著重在<br />
    甄選委員會(selection committee), 委員會成員大致包括WTO相關委員<br />
    會主席以及上訴機構秘書處處長; 各成員皆可要求與候選人碰面, 亦可對<br />
    甄選委員會表示意見; 人選決定後DSB以共識決通過, 只是形式而已, 如<br />
    上次南非籍法官的任命在臨時DSB會議通過, 會議時間不到30分鐘; 所以<br />
    這次台灣反對任命, 為WTO史上第一次<br />
    <br />
    2. 台灣反對大陸籍人選為政治問題, 難以評論是或非; 但從法理上看,<br />
    任何成員皆有其權利表達對法官公正性的質疑; 從實務來看, 單一法官其<br />
    實對案件難有關鍵性影響, 上訴案件皆由三位ABMs審理, 但涉及重要法律<br />
    議題, 仍由7人共同決定<br />
    <br />
    3. A: 案件會停擺嗎? Q: 不會的, 上訴案件多在90天內結束, 所以相當<br />
    具有時效; 實務上, 12月及8月案件極少- 耶誕節回家過節; 暑假天氣過<br />
    熱(WTO辦公室沒有冷氣), 不適宜開會, 許多外交官及WTO公務員回家過暑假<br />
    <br />
    4. A: WTO法律以條文釋義為主? Q: 這是很正確的觀察, 所以上訴機構判<br />
    決常引用維也納條約法公約 (Arts 31-33), 有關條約文義解釋<br />
    <br />
    Weiping & 大家感恩節快樂!
  • 七月流火
  • Pasha,看來我的日內瓦夢碎了。我下個月要去日內瓦,LAMY跟marceau會來,Marceau是<br />
    我的評論人,我可能會被問到死。就這個事件。<br />
    <br />
    文義解釋當然很重要,所以人家說,牛津簡明版是covered agreements之一,但是,這似<br />
    乎也是AB用來卸責的方法,來偷渡它的objective and purpose。<br />
    <br />
    我很訝異的在於,如果林義夫真的已經在selection committee表示反對,那委員會何以<br />
    執著要提出張月姣,當然中國的堅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基於DSB原則上建立在共識決<br />
    上,在委員會反對的台灣,有合理的期待在於DSB仍然反對,還是,當初就有投票的打算?<br />
  • weipingli
  • 謝謝Pasha回答,原來最在做pro bono啊,真是不錯。(點頭)<br />
  • 敦宇
  • WTO已經在十一月二十七日發佈新聞稿正式指派四位新的上訴機構成員,<br />
    其中包括中國籍的張月姣,將於2008年1月上任。有誰知道整個過程的內<br />
    幕嗎?
  • weipingli
  • 路透社說,台灣最後撤銷了反對:<br />
    <br />
    路透日內瓦11月27日電(記者Jonathan Lynn)---<br />
    <br />
    http://cnt.reuters.com/article/chinaNews/idCNTChina-232720071127<br />
    「台灣周二同意接受中國律師張月姣被任命為上訴機構法官的決定,世界貿易組織(WTO)<br />
    度過了一場危機,從而讓WTO常設上訴機構得以繼續履行解決貿易爭端的使命。<br />
    <br />
    除了給擴張世界貿易的談判提供平台之外,WTO也扮演國際貿易體系仲裁人的角色,處理其<br />
    151個成員間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貿易問題。<br />
    <br />
    台灣上周一對中國首位上訴機構法官的任命表示反對,某些高層貿易外交官因此聲稱該組<br />
    織正陷入嚴重危機之中。<br />
    <br />
    上訴法官處於體系頂端,處理鋼鐵、航空、面製品、DVD、再生輪胎、香蕉等議題,必須保<br />
    持中立並不能同政府有任何聯繫。<br />
    <br />
    台灣稱對其中一位提名法官的公正性表示擔憂,但沒有具體指出是哪位候選人。<br />
    <br />
    WTO總干事拉米、澳大利亞駐WTO大使兼上訴機構主席Bruce Gosper等高層人物進行了大<br />
    規模游說工作,說服台灣相信上訴法官是通過公平方式遴選的。WTO是唯一一個把台灣作為<br />
    成員的大型國際組織。<br />
    <br />
    在台灣撤銷其反對之後,WTO很快就任命張月姣以及另外兩名女性、一名男性填補上訴法官<br />
    職位的空缺。WTO上訴法院共有7名法官。」<br />
    <br />
    台灣媒體好像都沒後續報導此事(可能政府部門沒發新聞稿,記者也沒繼續追)。也許我<br />
    們等待流火學長從日內瓦帶回第一手消息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