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紐約時報有一篇文章吸引我的目光,標題是「The Odyssey Years」。

Odyssey,希臘某城邦的國王,打完特落伊戰爭之後,花了很多時間才回到家的國王。不是漂流到怪獸島,就是漂流到美女島,跟美女同居,爽到忘了回家。現代人於是把Odessey看做是一種長途漂泊的象徵。

紐約時報這一篇專欄,說的是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過,我覺得好像在講我。這位老兄的大意是說,在嬰兒潮父母的那一代,大概二十歲就有車有子有工作,經濟獨立,創業成家。然而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整個生命歷程都延後了,到現在都還在晃蕩,過著父母那一代生活形態的人,大概少於40%。

作者繼續探討這種現象的成因,這一段很得我心。他說,現在的年輕人,面臨的是一個不確定的時代,舊時的成功之道已經不管用了,新的遊戲規則又還未建立,事情沒有什麼一定可言:

「Young people grow up in tightly structured childhoods, Wuthnow observes, but then graduate into a world characterized by uncertainty, diversity, searching and tinkering. Old success recipes don’t apply, new norms have not been established and everything seems to give way to a less permanent version of itself.」

作者說,飄盪的年代不是大家懶懶散散過日子的意思,其實競爭並未減少,反而因為僧多粥少,大家還是搶得很激烈。更悲慘的是這句話:「
Moreover, surveys show that people living through these years have highly traditional aspirations (they rate parenthood more highly than their own parents did) even as they lead improvising lives」. 總歸是,這個世況不好,大家認份一點也就沒事了,但偏偏我們就是不認命,父母那一輩灌輸的「做大事,成大器」的觀念,還在我們心中根深蒂固。目標聳立在眼前,但條件已變,照理說函數代進去應該要有不同的結果,我們就是繞不出來,即便陷在壕溝裡,還是想著天上的星星。

作者上述那句話說得太好了,要是他當場在眼前輕聲撫慰,我幾乎要感動地說「你真是我的知己」。接下來我想看看他老兄對於我們這些漂泊的年輕人,有沒有什麼建議...。挖咧,沒,有,了。他說,啊不過歐洲人比我們(也就是他的美國同胞們)還早這樣喔(所以大家也不必太恐慌了?),時日一久,局面定下來,大家還是發展出一套處理方式的啦!(廢話!反正又不是你在飄盪)!這讓我想到小時候的作文,每次最後一段掰不下去了,就寫:「親愛的朋友們,讓我們一起來XXXX吧!」,或者是:「XXXX都如何如何,那你呢?」。長大之後,這套模式就變成:「XXXX都如何了,那台灣呢」?(請參見本人的「大風吹,吹什麼」一文)。

由於作者還是沒提出建議,這篇文章頓時在我心裡被打為「賺稿費」流的文章。唯一的價值是拿去給我阿媽看:「看!人家美國仔都這樣,所以我們也免緊張啦!也不要再問我去做律師了沒啦」!只可惜我阿媽看不懂英文。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rolcoco
  • 可是我數學很爛耶,完全不會代函數(請詳見本人blog--炸包之七)。所<br />
    以不管現在條件到底變成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我都要去大吃了。
  • aquaapple
  • 這個英文字體很美耶,怎麼弄得?<br />
    <br />
    你可以把整篇翻譯成中文,套用報紙格式列印出來,給阿媽看阿。<br />
    (不過我猜長輩應該不太能接受...ㄏㄏ)
  • weipingli
  • 羅特助你的重點是最後一句話吧,從你最近的發言,可以看得出來你的雀躍。<br />
    <br />
    瓜姨,寫網誌時,你可以選字體啊。這個好像是comic之類的~
  • 路人甲
  • 付費的才有選字體這個服務吧?
  • weipingli
  • 沒啊,我是普通會員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