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叫做竊聽風暴,德國片,英文片名照著字面翻譯,叫做「The Lives of others」。2007年,代表德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我不知道他在台灣票房如何,可是它是到現在為止,在我的租片記錄中,唯一打上滿分五個星的片子。

當我收到這部片時,我正在幫老師做一篇芝加哥大學教授的論文摘要,內容是以第一修正案(亦即美國保障言論自由的憲法修正案)看待美國學術界的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簡稱IRB)制度。美國聯邦政府規定,曾受聯邦經費補助研究的學術機構,都需設有審查小組,負責審查以人類為受試對象的研究,其研究方法是否符合倫理。這位教授的論文的主旨是,這種規定等於是是一種許可制(licensing system),對於言論加諸檢查關卡,可說是言論自由的大忌。本篇論文花了很多篇幅說明言論自由,教授反覆陳述,看得我有點眼花,心裡開始碎碎念,「幹嘛把言論自由說得這麼複雜...」(果然性向測驗沒說我適合念法律,是有點道理的。wu~~~)。從信箱拿到這一片DVD後,我便撇下手邊工作,先看了再說。看完第一個感想是:言論自由的重要性,真的不用解釋這麼多,人家電影兩個鐘頭就把你演得感同身受了!!影像的魅力還是大啊。。。(最好是可以用拍片代替論文...-->某人看了這句話,應該在點頭...)

本片劇情年代,橫跨1984年的東德,直至柏林圍牆倒下後的統一德國。主角是東德秘密警察衛斯勒,他奉命監聽一位劇作家與其女友的生活,試圖找出劇作家反政府的證據。片子一開始的衛斯勒是個冷酷的警察,並在學校教授「如何監聽、逼問口供」等課程,當一位學生問到逼問的方式是否太不人道時,衛斯勒還在這學生的名字旁邊劃了一個小叉叉,顯見是覺得這位學生太有人性了,有反動之可能,需列入黑名單。豈知隨著劇情進展,衛斯勒監聽這位劇作家時日益久,他自己也漸漸發散出人性的光輝,居然開始幫著劇作家掩護反政府的行動。結果,結果...結果當然就是劇情的高潮了。此時背判者/親密愛人開始錯位,秘密警察/自由派衝突漸升,最後劇作家發現秘密,開始尋找那位掩護自己的秘密警察,觀眾的心情起伏從緊張到溫暖又到不捨。如果說,「不能說的秘密」是娛樂性十足,但非以載道,那麼「竊聽風暴」就是那種劇情極為吸引人,而事後也可以寫出一篇正經心得的電影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電影之前在看言論自由的論文,我最注意的還是電影中東德那種無法暢言的壓抑環境,尤其是作家們需得時時刻刻注意是否有人監聽、說話言不由衷,連說個領袖笑話都要戰戰兢兢的情節,讓觀眾也跟著覺得難受。比起論文幾萬字倡言「言論自由對人性之重要性」,或是報紙大篇論述竊聽對於生活之威脅,我覺得電影人物一個皺眉、一段哀泣更能說服我。

此片還處理背叛與信任的問題。在監視處處有的情況之下,到底可否信任枕邊人?遇到危急時,是保全自己,還是他人?誰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人性畢竟是脆弱的。本片對於那背叛者的處理,也讓我不忍於太過苛責。說到底,這還是一部寬厚的電影,讓我們看到每個人都有難處。對於願意犧牲自己的人,我們獻以至高無上的敬意,但對於背叛的人,電影也說,那是人性的脆弱,背叛者將帶著悔恨走入棺材,一樣是痛苦折磨。

另一個要提出來的是,自從東西德統一後,德國電影常以「統一」為題,例如「再見列寧」,以至這部「竊聽風暴」。這兩部電影是以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統一前後的東德,前者帶有懷舊溫情色彩,後者呈現鐵幕冷冽氣氛。一種追想,兩種角度。但一樣的是,故事都很動人。看了其中一部的朋友,不妨把另一部再找出來,會有不同感受。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rolcoco
  • 「當我收到這部片時,我正在幫老師做一篇芝加哥大學教授的論文摘要」<br />
    <br />
    嘻嘻嘻嘻嘻嘻~~~
  • Weiping
  • 「當我寫完這篇觀後感時,我的word檔還是繼續開著那份摘要文件....」
  • Roy Lin
  • 唯一五顆星?那我們的論文集呢?<br />
    松島楓可是日夜無休陪我們度過漫漫的研究生生活啊
  • weipingli
  • 我文裡是說「租片記錄」啊,論文集又不是用租的..
  • yunkai
  • 嗯,我看過這部電影後<br />
    把以前看過的一本書「檔案羅密歐」又翻出來重讀<br />
    同樣談的是東德國安局的故事<br />
    <br />
    作者在東西德統一之後<br />
    去國安局調閱自己被跟監的秘密檔案<br />
    然後一一訪談當年那些線民、特務<br />
    可以想像,在訪談過程對作者衝擊極大<br />
    有些人掩面哭泣,有些人理直氣壯;<br />
    而作者也不斷自問:<br />
    我去揭露某人是線民到底恰不恰當?<br />
    我要如何處理過去那段歷史?<br />
    <br />
    如果放到台灣來看<br />
    其實就是如何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br />
    <br />
    我們可以比照德國,開放白色恐怖的檔案嗎<br />
    我們可以要求當年那些特務、司法人員付出代價嗎<br />
    誰來決定這一切呢<br />
    面對過去體制,誰又能決定誰該被懲罰呢<br />
  • weipingli
  • 阿凱同學的留言讓我想到去年上課時討論的一個主題:<br />
    什麼樣的正義是正義?<br />
    <br />
    我看到一些文章,主張所謂的正義,是要懲罰過去的不公不義,揪出所有的罪犯,聲討所<br />
    有的罪行,這樣才能讓過去被壓迫的人得到交代。<br />
    <br />
    不過我覺得,過去的歷史並不是非黑即白,那麼容易就能定義誰罪大惡極、罪該萬死。而<br />
    超過比例的平反手段,其實也是一種壓迫,以正義之藉口行不義之事。更何況,就像你說<br />
    的,誰來決定這一切?而我們又衡量這樣的決定是否公平?<br />
    <br />
    我覺得開放檔案並非不可以,問題在於我們如何看待及詮釋這些檔案。如果只是因為復仇<br />
    或要讓人受到懲罰,那是浪費了開放的原意。真正需要的是更廣泛的討論、更深入的調<br />
    查,還原context,去體會所有邪惡或無奈,而非讓一切只停留於「誰害了誰」。
  • 張大爺
  • 誰知道正義是什麼?以色列派出了情報員到世界的角落暗殺納粹軍官,但<br />
    是他們上世紀強佔鄰國國土與用推土機夷平巴勒斯坦人的家園,巴勒斯坦<br />
    人似乎也只能用身子僅有的一滴血淚來追求找不到的正義,直到今天以色<br />
    列開始不乾不脆地歸還國土,但又有誰來聲討以色列軍隊的暴行?其實在<br />
    追求正義的同時,真的要小心,因為正義的大旗下,總有一小塊影子,是<br />
    陽光照不到的!
  • 雪曼
  • 這一片,這一片,這一片!<br />
    <br />
    這個長相酷似Kevin Spacey的傢伙(演戲也是一樣精啊!)<br />
    <br />
    最後一幕那個微笑,害我足足在位子上傻了五分鐘....<br />
    <br />
    後座力真強呢。<br />
    <br />
    正義....的詮釋權力,是掌握在當權者身上的...<br />
    <br />
    國民黨與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對於同一事件可常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與詮釋呢<br />
    <br />
    但是對於事件實際受影響的人而言,又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了...<br />
    <br />
    <br />
  • weipingli
  • 對!就是最後一幕~~我很難得會讓最後的工作人員名單一直跑一直跑,卻不想關掉。就<br />
    是要...「沈澱」剛剛的情緒啊~
  • 熊
  • 呵呵,今天才看到。三個月前,一個人去看了三次。
  • weipingli
  • 熊~~~~ (顫抖)~~~好在nonno出關了,他可以陪你玩。
  • 龍男
  • 印象中你有提到這部片子,我就來留言了。沒什麼,只是看完後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且冒著A. 沒有獅子頭一起看這部<br />
    好片 B.還到別人的板上po文留下被發現後狠被罵一頓的風險,只想寫些東西問些問題。<br />
    <br />
    我們找時間真的可以好好來寫劇本了,像這部片這麼精密的邏輯,我是處理不來的,你們唸法律的到是在這方面很在<br />
    行,我們真的可以合作一下,而且還要邀獅子頭和張大爺一起來,因為邀了她,我沒跟她一起看片的罪行就會減低很<br />
    多;因為邀了他,也可以多一些男性的觀點,你們在家也可以討論,自動延長工作時間,讓劇本早點完成。<br />
    <br />
    至於要從怎樣的劇本開始,大家開始丟想法吧.....我是認真的喔。<br />
    <br />
    談到問題,因為英文不好需要來回檢視片中的英文字幕,讓我用pause的功能用三個小時看了這部只需看137分鐘的<br />
    片子,儘管如此,片中還是有一個不是很懂得地方---為什麼這位劇作家要用紅色墨水的打字機?<br />
    <br />
    以上<br />
    <br />
    <br />
  • 獅子頭
  • 1.對,你完蛋了,沒有找我一起看,你們在講什麼我都不知道<br />
    2.惟小平我們昨天滷了好吃雞腿和蛋,看你和大爺要不要來吃?<br />
    3.用別人的版吵架真無聊,嘻嘻<br />
  • Weiping
  • 回二位,<br />
    <br />
    1. ㄟ我也是認真要寫劇本啊,你看我那麼認真的看各種電影和美國影集就知道了(嘻<br />
    嘻)。我們來想個什麼模式,可以激發創意吧,比如說開個版,然後我們可以把想把丟上<br />
    去,這樣分隔兩地的四人也能有個固定聯繫。兩位意下如何?<br />
    <br />
    2. 為什麼劇作家要用紅色打字機?<br />
    關於紅色打字機,我有點忘了耶,是那個西德來的記者後來送給他的嗎?如果是這樣<br />
    的話,那是因為東德的秘密警察可以從打字的墨水或是字帶辨識打字機的使用人。因此西<br />
    德的記者讓他能夠換一台打字機,這樣即便稿子落到秘密警察手裡,他們也無從辨認了。<br />
    <br />
    或者你提到的是另一段劇情?其實我細節有點印象模糊了。<br />
    <br />
    3. 要,我要吃滷雞腿跟蛋。(我幽幽地想到撲馬跟也是啊~)<br />
    <br />
    4. 如果我們因為寫劇本另開一版的話,兩位在上面吵架也是可以。<br />
    <br />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