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面對中國,我們又要如何呢?在這裡,我又要分享個人慚愧的經驗了。其實,我對中國的了解,很貧乏,非常貧乏,極貧乏,甚至比不上老美的認識。

這個切身體會,又是從課堂上開始的。下學期,我選修了「中國經濟改革」。本來我以為,我在課堂上應該比老美有話講的。畢竟,我都有看報紙的「大陸新聞版」。

錯了。我錯了。以普通的「大陸新聞版」常識、以我們從小接受的反共愛國思想、聽聞台商朋友種種傳說、書店裡陳列的「台商經驗談」、我貧乏的「桂林七日遊」及「上海五日遊」、甚或我當記者時接觸外商銀行駐大陸幹部的經驗,都無法了解這個已變化許久的中國新法制皮毛。看了課堂上指定的契約、國有企業、私營企業、證券法、WTO相關法制的改革,我才明白自己對於中國大陸實在了解太少。做為一個台灣人,面對大陸,不管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對於兩岸關係有怎樣的期待,其實認識不應如此貧乏。

當然這也許是我過去個人的盲點。其實我相信現在台灣研究大陸法制的人有相當比例。就如學長所說,很多台灣學者也參與中國立法的研議。或就東吳為例,碩士在職專班也有中國法組,一定程度上顯示了對於中國法的重視。可我認為,對於中國法的研究可以再積極一點、再多一點。過去或許因為統獨爭議敏感,所以對於中國的研究,就在有意無意間這樣被避開了。不過,即便是對於堅持台灣主體的人,我也會說,對於這個與台灣歷史糾葛甚深、一舉一動也牽動台灣神經的鄰居,不也更要了解它嗎?

不過,讓我矛盾地提一個中國研究的難處:資料來源。就以我的期末報告為例,我的主題是中國媒體體制的改革,探討這種為黨喉舌的體制,如何因應資本主義的挑戰。事實上,從發掘研究資料的過程中,我真覺得這個題目有趣。前面也說了,我一直是以一種舊思維想像出一個中國,所以看到文獻所寫,中國媒體一言堂與資本主義碰撞的剎那,真覺興味盎然。可是,愈寫愈不對。資料是不少:英文期刊、博士論文、大陸的傳媒法制相關期刊,可愈看愈覺得隔靴搔癢(台灣也有一篇碩士論文,可是沒有線上公開!殘念!)。我心裡的疑問是,這些資料的代表性如何?真的是這樣嗎?在這些資料構築出來的世界,是否會有另一個不同的面向?而這種面向,是否除非是圈內人,否則難以看清?對此,我問了那位傳院的訪問學人。他說:「你這樣做研究很困難」!中國傳媒裡的許多資料,並不是透明的。外人再怎麼看,還是隔了一層玻璃。最後當然我是交出了報告,可再怎麼樣也沒有我上學期寫台灣廣電媒體外資比例的議題來得篤定。我不知道在其他法律領域,是否也會有此困難,但至少這是目前我無法解決的問題。(另外,我無法繼續下去的原因,還有一些個人因素,在此就不多說了)。

最後我要說的是,世界時時都在大風吹。這一輪剛好吹到做中國研究的人。很多國家都找到位置了。台灣呢?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weipingli
  • 有人說最後一句話很像「雜誌產生器」的公式結尾。餘毒太深。斃了我吧!斃了我<br />
    吧!<br />
    <br />
    再看一眼...真是太噁心了...可是我要去睡覺,不想更改結尾了。
  • rolcoco
  • 對,我對最後一句最印象深刻。<br />
    <br />
    但是當時在我腦海裡直覺浮出的答案是:「台灣人都休學了......」
  • 撲馬
  • 我贊同,科科~<br />
    <br />
    最近好無聊喔(持續抱怨中)
  • weipingli
  • 羅大,您忘了海總博士。海總可是台灣人之光,世銀什麼委員會主席的得意門生呢!<br />
    <br />
    撲馬無聊的話,可以來美國玩啊!
  • christine530
  • 撲~馬~騙~人!!!<br />
    他現在不知道在做啥大事業<br />
    吃飯約了好幾次都沒空!!!
  • weipingli
  • 撲馬可能想把在美國發生的事,當成夢一場。(泣~)
  • Marilyn
  • Hi Ping~~~<br />
    <br />
    傷心啦!!! 我太傷心了~~~~~ 我的車又受傷了<br />
    <br />
    到我的blog 看相片啦~~~ 嗚嗚嗚!!!<br />
    <br />
    http://diary.blog.yam.com/marilyn168<br />
    <br />
    Marilyn
  • Weiping
  • 我看到你車子的「新傷」了。天啊~你現在打算用什麼舉證呢?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