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國人來說,美國律師考試不好考,這一點就無須我多加著墨了(註)。在本篇勸世文裡,我要強調的是:在這麼痛苦的考試中,考生應該盡量讓自己覺得舒適,盡量不要找麻煩。除了考試本身之外,還得擔心交通食宿問題,或者讓長程的旅途疲累自身。所以,我的結論是:孩子,若你位於離紐約一兩個小時可到之處,那麼能在紐約考就在紐約考吧,除非你的目的是去觀覽愛巴尼(Albany)的風情,否則不用千里迢迢赴京趕考。若真非到愛巴尼不可,也請參照以下狀況,考慮適合的旅行方式。

進入正式的勸世文之前,先做一些背景介紹,以免非法律系的朋友看了滿頭霧水。紐約州的律師考試,有不同的考場:一在紐約州的首府愛巴尼,一在紐約市(但聽說Buffalo也有)。根據紐約州律師考試委員會的規定,所有非在紐約市全時受雇(Full employment)的考生均需至紐約州首府愛巴尼應試。當初報名時,我也曾經想過是否借友人的紐約地址一用,但最後為免麻煩,並幻想可以遊賞愛巴尼的美色(事後證明:這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還是決定與憶小嬋、也是、撲馬等人一起上愛巴尼趕考。

我們的交通工具是美國鐵路Amtrack。說良心話,Amtrack的軟墊座位很舒服,加上人不多,去程時我們四人,一人佔據一排,還可脫鞋蹺腿半躺在座位上看書(是,我知道這樣的坐姿很難看),還會放鬆到不小心睡著。我們就這樣睡睡醒醒,加上在紐約轉車,大約花了五個鐘頭到了愛巴尼。

在此之前,一切看來都是如此的愜意。然而,到了愛巴尼車站,我們四人頓時不知該要何去何從。徬徨地並不只我們四人,還包括眾多同車的考生,大家擠在火車站前,不知如何搭車。我們原本想像情形會如台灣一樣,會有源源不斷地排班計程車,一輛一輛地載著考生揚長而去直至旅館休憩,結果並非如此,計程車姍姍來遲,讓我們不得不懷疑整個愛巴尼只有十輛排班計程車。而舉目四周望去,也見不到其他交通設施,有的只是前方幾棟房屋、空曠的停車場。日本同學受不了了,拉著行李說要去找公車站牌,舉步向前時卻不時回望我們,似乎在說「你們不來嗎?」。我們四個沒有行動力的懶人還是堅持站在原點,不想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公車站牌。十分鐘後,日本同學繞了一圈訕訕地回來了。顯然公車站牌真的是個傳說。

等了二十分鐘吧,我們終於搭上計程車了。原本按撲馬查google地圖的估算,離旅館不會太遠,事實上路程卻超出我們的想像,一路上先經過市區,看到幾棟高樓,我們還稱讚了一下:「不會像想像中的荒涼碼~」。然而,計程車下了公路後,卻轉進很像陽明山風景的道路,一棟棟美麗的房子掩蓋在樹林裡。房子雖美,此刻的我們卻無心欣賞,直懷疑是否走錯路,好歹我們訂的旅館規模算大,也非處於荒山僻野。偏偏計程車的無線電傳來「Chinese」一字,我和憶小嬋同時對看了一眼,擔心會不會被載去賣。事後證明我們是「城市ㄙㄨㄥ/」,人家愛巴尼的普通的道路就是長這個樣子的。

終於到了旅館,設備令人滿意,而且旅館對於考生住宿事宜也有經驗,並有專車考場接送,來回一趟35元美金(而我們這幾天坐計程車,一人一趟為10至15美金),我和憶小嬋遲了一步,已經訂滿,只能一大早起來搭乘計程車。

一切安頓好,已近傍晚時分,飢腸轆轆地我們,想至旅館對面買漢堡王。又為明天中餐打算,買Dunking Donuts當午餐(之前,我也曾幻想會有小販蜂擁而至考場外頭,有各式美食可以選擇,這又是另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問題來了。愛巴尼的馬路好大啊,紅綠燈又好遠啊,我們看到旅館前一處疑似斑馬線的白色區塊通到對岸,雖然沒有紅綠燈,我和憶小嬋決定賭一睹。於是我們在細雨中撐著傘,在飛快的車陣中賭命,拖著快要掉的脫鞋,驚慌地踏過水窪跑過馬路,匆匆買了食物,再拿著買手的飲料食物,夾著雨傘,驚慌地回到對面旅館。雖然說,這覓食的過程是如此的驚心動魄,而其實我想吃的是陽春麵,但我們已經要心存感謝了,因為還有便宜食物可吃。

在愛巴尼應考,交通真是件煩人的事:共有五千位考生應考,計程車數量卻不成比例。我們擔心叫不到車,雖然規定是八點半前到考場,我們六點半就起床,七點出門叫車。不過情況比我們想像的好很多,旅館門口並未出現人潮,而這裡的考生多能發揮友愛精神,採共乘制。我們兩天都與其他的考生一起搭乘計程車至考場,但回到旅館卻是個問題。我們站在考場門口,卻招不到計程車,在路上來來回回走了幾遍,又到旁邊的中國餐館買了炒飯,最後是一輛自己開著旅館交通車招攬生意的飯店司機救了我們,以十塊錢的代價把我們送回旅館。也是算一算,發覺搞不好自己租車從費城開來愛巴尼還比較划算,一來火車票貴,二來每天還要來來回回,再算入這種等待的時間與搶車的折磨,還不如自己開車來的方便。

考試部分,第一天考的是essay與五十題選擇題。我們率性的撲馬同學考完上半場便瀟灑地宣布:「碼的,我不考了」!目送我們悲苦地進入考場後,撲馬大人便跂著他的夾腳脫鞋趴搭趴搭地尋路回去旅館。據說撲馬大人發現傳說中的公車,沿途經路人指點,搭著一塊錢的公車,成功地回到旅館,經過兩天的訓練,撲馬現在已經是愛巴尼公車專家了。而在撲馬快樂的問路與搭乘一塊錢公車時,我們正在考場裡絞盡腦汁掰出可能不存在的法律規則胡言亂語。一天下來,魂已被消去一半。

原本以為第一天已很困頓,豈知第二天才更會逼人至發瘋的臨界:兩百題選擇題,上下午各一百題,各三小時。選擇題很簡單嗎?錯了。至少essay有寫有分,寫些最基本的rule,還有一些同情分數,然而選擇題是一翻兩瞪眼。就我覺得,bar的試題比補習班的考題加倍困難,而且更模稜兩可,甚至問題更細,讓你沒有僥倖的機會。而一題一點八分鐘的平均速度,無法讓你多做思考,最後只有憑直覺作答。更痛苦的是,愈是緊張,腦袋裡愈是會不當地胡思亂想。譬如據憶小嬋表示,他作答時心裡想的是:「我現在到底在幹嘛!?」,而本人的腦海裡則一直傳來「我好想吃排骨飯/陽春麵...」的聲音。此外,這麼多的考題,真的很傷眼力。我的眼睛一向容易疲累,第一天時已略不舒服,第二天時真的是視線開花,一直覺得考題上的英文字還會出現陰影。(請問我能就此向bar委員會求償嗎?)

快樂的撲馬大人這廂呢,就在我們備受折磨時,大人他在旅館中呼呼大睡。第二天中午,當我們圍成一圈哀嘆時,遠處突然出現一位以髮箍圈住亂髮、鬍子沒刮、跂著夾腳脫鞋趴搭趴搭走來的熟悉身影,撲馬大人...撲馬大人居然出現了!撲馬背著行李鎮定地走過來說:「旅館Check out時間到了,我被趕出來了」!X!我本來還想嘉獎撲馬這種要跟我們共患難的精神,沒想到是不得已才到考場與我們會合。不,正確地說,撲馬只是要來通知我們他被旅館趕出來,要先到火車站等我們。於是,第二天中午,撲馬又再度目送我們進入考場,就像大學聯考時,父母目送子女進入考場那樣,只差撲馬沒幫我們準備便當。

最精彩的地方還不是考試過程,而是在回程路上。當我們歸心似箭,恨不得盡快回到費城時,一向準時的Amtrack居然遲到五十分鐘。我們在愛巴尼車站真是坐如針氈,也擔心誤點會讓我們搭不上紐約的下一班火車。果然,回程的火車如牛車,我又沒帶小說,近三個鐘頭的旅程真讓我們閒到發慌,天色昏暗,連窗外的景色也看不見。我們四人只好以互相取笑,或是竊聽對方講電話的內容來打發時間。

火車走得太慢,我們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眼看下一班火車就要開車,而我們卻還有二十分鐘才到目的地。最焦急的應該是撲馬大人,因為撲大人清晨七點就要坐上回台灣的飛機,而他在宿舍的行李還沒收完!在這趟旅程中,一向悠哉的撲大人現在變成我們四人中最緊張的一個,直向車掌詢問是否可請另一班火車稍等一下。我們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要坐上半夜兩點多的灰狗巴士,或是乾脆包計程車回到費城。好在撲大人的誠意動人,不知是開了加班車或是原本那輛火車願意等人,我們總算搭上十一點多的紐約至費城火車,回到了馬路都有紅綠燈、建築物都在大街上、走五分鐘就有超市和便利商店、街上滿是計程車、宿舍旁邊就有餐車、路上還有乞錢流浪漢的費城。

註:據說紐約Bar的通過率是60%啦,不過LLM的通過率卻只有30%至40%。換句話說,大部分的LLM是去當分母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留言列表 (31)

發表留言
  • christine530
  • 為啥我看這篇的時候一直笑....
  • weipingli
  • 這可能是精神創傷的後遺症。
  • alexlu911
  • 哈 正想問weiping姐什麼時候有力氣寫考bar的心得, 沒想到就給我看到了啊哈哈. 兩個<br />
    禮拜之前我紐約來的同學告訴我非紐約學生只能在Albany考的時候我還嚇一跳, 因為還作著<br />
    搞不好可以在麥迪遜花園廣場一邊打籃球一邊考試的夢... 看來現在是無望... = =
  • weipingli
  • 孩子,這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就跟愛巴尼火車站前傳說中的公車站牌一樣。
  • 龍爺沒種
  • 我記得我那次是和我同班的德國、土耳其人一起去考<br />
    好的地方是德國女生的bf自願開車載我我們去!! 免去所有交通問題<br />
    結果呢 我們的交通費大概也才1百多吧~~ <br />
    <br />
    不過下次打死也不要去愛吧你考~~xd到不行(雖然我記得那有一個很好吃<br />
    的漢堡連鎖店 只有在美中西才有的~)<br />
    <br />
    要去紐約呀 孩子!!<br />
    我還想再去考~~不過一次就要十多萬~~ 而且還要各位螻蟻大大放我長假<br />
    小的我才能苟活到那邊考呀~~
  • 唉~ㄞ~~<br />
    本來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就很累人了<br />
    加上不是去遊玩 心情可了解 辛苦了<br />
    SUNY(紐約州立大學愛巴尼分校)<br />
    有人說那裡鳥不生蛋的地方也有台灣留學生<br />
    只是一下子湧進五千位應考生<br />
    難怪....反過來想這些都是[米國經驗]<br />
    習慣熟悉就成自然 哈哈 阿舅說讓妳吐吐氣才爽<br />
    撲馬很帥氣ㄡ 還年輕時間還有 繼續努力<br />
    回台等他定下來 歡迎他來台中玩<br />
  • Pasha H.
  • 這網站popular!好!
  • weipingli
  • 龍董,我們是您轄下的小螻蟻,哪有那個膽決定您放不放假啊~可不是我說,您老真<br />
    的是有受虐傾向,看起來一心要奔向律師考試擁抱的樣子。真是不世出的螻蟻公司名<br />
    譽董事長啊,嘖嘖..<br />
    <br />
    舅媽,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啦..<br />
    <br />
    ㄟPasha,你昨晚喝那麼多,今天早上幹嘛那麼早起留言..
  • inhere
  • 我来了耶!真是太佩服撲馬同学啦!不过没有找到你说的照片啊。
  • 獅子頭
  • 阿媛也來了喔<br />
    那什麼時候我們要組成北京觀光團?<br />
    我想吃烤鴨~~~~<br />
    啊哈哈哈
  • 七月流火
  • Pasha H,我是寫信給你的chien-huei wu,世界真小。你還在日內瓦嗎?還是回DC去當律<br />
    師了?
  • weipingli
  • 阿媛還可以帶我們去黑龍江哩,昨天才知道阿媛的祖籍是黑龍江。<br />
    <br />
    學長,我跟帕同學提過你了,帕同學也說他認識你啊。
  • Nonno
  • 據說我也是剛剛才從台東回到台北<br />
    寫了十八個小時三十一題問答題外加作文,也真是夠了<br />
    每節考試的前五分鐘我都是在禱告中告訴上帝告訴自己:我要加油...我要加油..<br />
    最後真的是靠意志力撐完全場<br />
    <br />
    二十幾天後又要第二次考試了<br />
    我要繼續加油...繼續加油...
  • Weiping
  • 撐下去啊nonno!
  • 撲馬
  • 科科科科科,有網路真好!<br />
    <br />
    我回家加裝了無線網路,現在剛裝好,<br />
    後天要去台中玩,呵呵呵呵呵呵~<br />
    <br />
    台灣東西很好吃~<br />
    不過那天我去吃一家白菜滷,我爸媽說超好吃,<br />
    但是吃了以後,我覺得獅子頭做的比較好吃耶~哈哈哈哈,<br />
    頓時覺得有給他懷念,但是我還是很快樂地吃完飯了~<br />
    <br />
    惟平你都沒給我電話啦,但是我跟獅子頭要了,<br />
    有網路之後我終於可以繼續宅了,這幾天光是整理行李和房間就有夠累,<br />
    完全懶地找同學(而且現在還是夾腳拖鞋趴塌塌,頭髮一樣亂)<br />
    說到這個,因為蘋果螢幕不支援ps3(呵呵回台灣第一天就買ps3),<br />
    所以我又買了一個二十二吋的螢幕了~~~科科科科科科~<br />
    現在房間好多螢幕,眼睛好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r />
    <br />
    我每次半夜都打算打個電話給你們的,但是每次過十二點就睡著了,<br />
    希望這次可以成功,科科~<br />
    <br />
    <br />
  • Weiping
  • 撲馬!!!!!!你終於出現了!!!!!(含淚奔向你)!!本來已經<br />
    要商請怡雯去探聽你的消息了啊!!!!<br />
    wu...走在費城街道上,我跟亦小纏都覺得會有你的幻影耶,等亦小纏跟<br />
    也是回去以後,我大概會在街上看到一堆幻影,然後我就變成一個靠著幻<br />
    影過活的人了~~<br />
    我們新家全都搬過去了,你的音響也已經接上了,可是為什麼聲音很小?<br />
    音響上沒有可以調音量的地方耶?? 是不是那台音響有限定蘋果電腦專用?<br />
    你要那麼多螢幕幹什麼?當初為什麼不把液晶顯示器留下來?(嚴厲指責)<br />
    我現在在芝加哥啦,等回去再好好跟你聯絡。
  • 葉狀師
  • 辛苦啦!不過終於考完了,恭喜!恭喜!<br />
    <br />
    對了,我那邊最近網路瘋狂小白肆虐,不知有無良策?<br />
    <br />
    去過澳本妮,現在你們應該愛死費城了吧!
  • 撲馬
  • 可以調音量啊,那個右邊那個小的,<br />
    不是有一個加號和減號?就是那個啦!<br />
    <br />
    因為打ps3,當然要好螢幕啊!<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r />
    <br />
    過幾天我去墾丁囉(炫耀)~
  • weipingli
  • 學長,的確從愛八泥回來後,深覺費城的好。<br />
    <br />
    另外,據觀察,台灣人對牽涉到政治的話題最為敏感(即使全文中只有一<br />
    句話)。譬如說,聊電影的文章,大家通常是看看就算了。可政治就像一<br />
    塊磁鐵一樣,很能吸引四面八方不相識的朋友唇槍舌戰,尤其學長你現在<br />
    的身份很容易變成擂臺主人啊。我也沒什麼良策,唯一想到的,就是走家<br />
    庭溫馨路線吧!<br />
    <br />
    撲馬,哼,去墾丁有什麼了不起,哼哼,小心我打電話向令尊令堂告狀!<br />
    (你再繼續炫耀啊~)
  • 葉狀師
  • 不能因為有瘋子就閉嘴呀! 不然全網路不都沒有不同的聲音了嗎?
  • 葉狀師
  • 對了,借我轉載吧!我會去分身網站剪貼的!
  • weipingli
  • 文章請用啊。<br />
    至於小白...小白....下次我遇到Kreimer,問看看他的看法好了...
  • 葉狀師
  • 剛剛看中國時報,蘇盈貴局長的部落閣也碰到網路小白在那邊謾罵,蘇局長二話不說<br />
    把小白告進地檢署,目前那個小白已經被起訴,看來可以當作台灣網路言論自由的新<br />
    案例。<br />
    ====<br />
    註:那個小白在網路上罵蘇盈貴局長(當時還不是局長)是「騙子金光黨、厚臉皮、<br />
    可恥、天生賤種、氾濫可恥、呸」等等,想不成立公然侮辱都很難。
  • ceci
  • 您好在尋找出國唸LLM資料時偶然發現您的網站 提供了很多在美國唸LLM經驗談對去<br />
    美國之前的了解非常有用 謝謝 想請問一下現在唸完LLM還可以在加州考BAR嗎 因為<br />
    好像規定改了 經我查詢CA BAR網站<br />
    http://www.calsb.org/calbar/pdfs/admissions/sf_legal-edu-outside-<br />
    us.pdf 好像也是不行 不好意思可以請您幫忙解答一下嗎 謝謝
  • Weiping
  • ceci,這問題我之前也有請教過要考加州bar的朋友,據朋友回答LLM好像不行耶,<br />
    因為學分數的關係。這跟你的理解一樣嗎?
  • ceci
  • 我看CA BAR 的規定是說不承認在非英美法系國家拿到的LAW DEGREE是等同JD的學<br />
    位 所以沒辦法考CA BAR 我就是覺得很奇怪 因為在網路上搜得的資料都是說唸LLM<br />
    可在NY和CA考BAR 可現在看來又不行在CA考 所以想請問一下您和您認識的朋友在<br />
    加州唸LLM的 是不是規定改了LLM真的不行在CA考BAR了 謝謝你了
  • weipingli
  • 啊~我那位在加州考bar的同學,是JD,不是LLM,而且他也不是在加州唸書。<br />
    還是哪位好心的版友告知一下,謝謝!
  • C. Seetoo
  • Hi, 正確的說法是,加州現在的規則是「外國律師」可以報名 CA Bar。<br />
    能考加州的前提是通過台灣國考。
  • weipingli
  • :) 謝謝Seetoo的解釋啊。
  • C. Seetoo
  • 借你的地方打廣告:<br />
    SOP and Essay Editing Services<br />
    If you are applying for next year&#039;s incoming LLM or JD class,<br />
    talk to me to discuss matters like SOP and essay drafting,<br />
    editing, application strategy and school information. The rate<br />
    is negotiable, initial consultation is free. <br />
    <br />
    My name is Chia-heng Seetoo, and I recently graduated from UIUC<br />
    College of Law, JD 2007; it was said that I am the first<br />
    Taiwanese JD graduate in UIUC without any prior legal background<br />
    and no prior US background. I have written extensively about<br />
    life in American law schools on the internet. Last year, I<br />
    served as an Editorial Member at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br />
    Journal of Law, Technology and Policy (JLTP), the first ever<br />
    Taiwanese member. My student note will be published by JLTP this<br />
    fall. I know what it takes for prospective TW students to be<br />
    successful in an American law school. I also know the legal<br />
    terms and culture of TW. <br />
    Contact me at jseetoo.essay@gmail.com<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