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還記得前幾個星期我有感而發寫下的「放洋前的心理準備」那篇文章吧!經各方指教後,在伊利諾UIUC攻讀JD的Seetoo同學也做了一些評論,從JD的角度來給LLM一些建議。各位看慣了LLM的辛酸血淚,也來聽聽JD是怎麼看LLM的,可有更全面的瞭解,而且本篇對想念JD、或是已經被JD學位荼毒的人也很有幫助喔~

原文請見:
http://klavier1976.com/cseetoo/archives/2007/04/ee_cc_1.html#comments
另外,學狀師學長,在文後附註藍色字體小評論,哈哈。

一、在美國法學院裡,如何分別LLM與JD?
LLM 學生通常整批出現,通常修一些很類似的課,通常是一整間大教室裡唯一一批不會把筆記型電腦帶過來打筆記的學生。雖然他們應該是 graduate students,但是我很少在小班制的 seminar 裡面看到他們。

小平說:不帶筆記型電腦的原因是要很用力聽,而且英打又很慢,乾脆用手寫。如果你發現LLM學生突然帶電腦去上課了,八成是因為那堂課很無聊,所以帶電腦去上網。

二、英文聽不懂是正常的,但即使你在講課內容之外,還可以聽懂教授所有的笑話和side-talk,也並不保證你考試就會考得好。這是因為美國法學院的給分採取常態分配,就是只有百分之十的人能拿到A,差一點往往差很多。

三、不過慶幸的是,LLM的給分是分開評鑑的,換句話說,JD學生上課用筆記型電腦打筆記或者只花一小時課前預習那是他家的事情,你不用跑得比所有人快,你只需要跑得比你的LLM同學快就可以。有一年的 Business Association 課堂,教授忘了幫 LLM 分開給分,所以所有的 LLM 都只拿到 C 或者 C+。後來 LLM Office 主動幫他們調分,所以每個 LLM 學生都至少拿到 B+ 或以上。

四、說到成績,你在課堂上的發言是不計入學期成績的。教授通常也不會因為你每堂課都舉手就因此記住你這個人的名字與長相。換句話說,美國學生愛搶話就讓他們去搶,你只要乖乖把教授講到的重點記下來就可以。行有餘力的話,再去練習在大庭廣眾前公開發表的膽量吧,個人以為課堂上的公開舉手發問不是好的練習場合。

五、說到上課方式,不但「蘇格拉底」方法並不可怕,這種問答方法到底是不是法學院教學方式的常態都很可疑。重點是,你就算答不出來,在一大群人面前看起來像個白痴,也不影響你的學期成績。

小平說:可是會看起來像白癡啊...不過,話說回來,過了幾堂課後,你就會發現,其實答不出來的JD也所在多有。所以,可以寬心啦!大家都一樣呆的啦!

六、而且教授往往對「中國人名」敬而遠之,如果他剛好不是洋基球迷或火箭球迷而你又不姓王或姚的話,你被點到的機率並不比你中小樂透的機率來得高。尤其在中西部這種地方更是如此。

小平說:沒錯!這就是我一整學期公司法沒被叫到的原因。

七、課前預習真的很重要,要不要作 brief 則是看個人,我一下就不作 brief 了。台灣學生就是沒有課前預習的習慣,一定要改。

八、你會交到朋友的。唸JD的話,你交朋友的機會比 LLM 多。基本上JD學生不太跟LLM學生打交道;當然你如果有認識的人,他們通常會願意借你筆記。(換言之,借筆記不是什麼不可開口的事,我自己也作過)

九、如果你剛剛拿到 top 15 LLM 的入學許可,又實在很閒不知道該幹嘛的話,我建議你花點時間研究一下貴校籃球隊或美式足球隊的陣容(假設你去的學校剛好有全美知名的球隊的話),不然就請你多聽聽 Bob Dylan 的精選輯(或者讀他的傳記也可,或者你想把 Bob Dylan 代換成 Bruce Springsteen 或者 Aerosmith 或者哪個美國搖滾樂團)。這樣有什麼好處?其實也沒什麼好處,但你的人生不是只有法律課,不是嗎?

小平說:對啊,除此之外,還可以練習一下自己的廚藝,畢竟天天吃餐車是很可怕的。有空的話也多去夜市吃吃吧,來美國以後只能回味。再有空的話更可以想辦法找美國影集來看,例如Prison break, Hero, NCIS之類的,來美國後剛好可以接得上最新一季。喜歡聽音樂的人記得要提早把CD轉檔,像我這樣幾乎把所有CD collection搬來美國的畢竟不多。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也是 LLM
  • 嗨嗨, 你好呀~<br />
    我是從友站Louisa那兒連過來的<br />
    看到這兩篇忍不住暫時解除一下潛水狀態<br />
    浮上來回應一下~~<br />
    <br />
    我推薦了一些學弟妹來看你的"放洋前的心理準備"哦!<br />
    真的是很正面的分享<br />
    一開始明明是小笑話或side talk 卻聽不懂<br />
    或者對於蘇格拉底式的教學法有心理障礙<br />
    實在是令人心有戚戚焉呀<br />
    (話說那本書究竟嚇到多少人哪~哈XD)<br />
    <br />
    但是對於JD看LLM的觀點<br />
    拙見是有一些些不同<br />
    實在說<br />
    每個學校的狀況見仁見智<br />
    沒有一體適用的<br />
    <br />
    比如說 小妹我唸的是<br />
    和UIUC位在同一州的某間學費很貴的law school<br />
    敝校的JD和LLM<br />
    考試時是一起常態分配方式評分的<br />
    並不像seetoo兄所說的分開評鑑<br />
    而且, 我們的考卷無法辨識考生名字(只有考生號碼)<br />
    所以大家公平競爭, 面對的是相同標準~~<br />
    我相信<br />
    並非敝校特別殘忍<br />
    而是每間學校處理方式不同<br />
    無法一言以蔽之<br />
    <br />
    而seminar等小班制型態的課程<br />
    也不似 seetoo 兄說的大部分都是JD參與<br />
    我自己修過幾門金融證券類的seminar小班課<br />
    班上的LLM同學都在半數左右 <br />
    (並非很甜的課, 而是連JD都抱怨功課和學分數不成正比的課)<br />
    也耳聞其他LLM同學修一些科法領域的seminar<br />
    班上的LLM比例有高有低, 視課程別而定<br />
    <br />
    我想說的是<br />
    每個學校的情況都不同<br />
    身為LLM也無須畫地自限<br />
    總之入了law school的寶山<br />
    努力挖掘, 不曾空手而回就好.<br />
    <br />
    PS: 帶不帶筆記型電腦上課,<br />
    和吸收程度並沒有相關性 (我是會帶並作逐字筆記的)<br />
    同屆的兩位好朋友, 台灣LLM, <br />
    畢業的時候拿到 honor 領到獎<br />
    他們上課都是提筆抄筆記的<br />
    真的, 無須自己嚇自己,<br />
    實質的收穫是最重要的. <br />
    <br />
  • weipingli
  • 謝謝「也是LLM」的分享,有空歡迎來坐坐 :D<br />
    的確,關於LLM給分方式,請逕恰各校學長姐。至於UPENN這裡,個人覺得可能會因<br />
    老師而不同。我「耳聞」若是修1L的課,會與JD一起計分,計入常態分佈。至於2L<br />
    以上的課,則憑老師心證。我的經驗是,其實修seminar的課,有些老師不一定採<br />
    「常態分佈」給成績,二來寫報告時間較充裕,所以分數都還不錯。<br />
    關於這點,如果還有錯,請各位學長姐指教。小妹的確對如何給分沒有下功夫徹底弄<br />
    清楚過 XD<br />
    <br />
    還有,「也是LLM」的台灣同學真厲害,畢業領領honor耶!
  • h122001027
  • 以PENN而言<br />
    只要是有考試的課 考卷是一律匿名的 不論是幾年級的課都一樣 而且採常態給分<br />
    所以老師根本不知道他改的是誰的考卷<br />
    一位憲法老師曾講個笑話<br />
    他改考卷時發現一份英文很奇怪 他猜可能是外國學生 所以就給他改寬一點<br />
    沒想到後來發現那個人其實是美國人 分數被他賺去了<br />
  • weipingli
  • 呵,這個笑話Dean也重複了一次...
  • 又是另外一個LLM
  • 手癢也來補充一下好了<br />
    我想JD跟LLM的情況應該是各校不同!<br />
    <br />
    敝人跟最近廣告打得很凶的那位蜘蛛人念的是同一間學校<br />
    記得開學第一天director就說話啦<br />
    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是LLM,評分就會有所不同!<br />
    在有些學校,JD跟LLM或許是分開評分,<br />
    但在我們這是一律平等對待的!<br />
    另外,由於LLM學生都已經拿到第一個法律學位,<br />
    我們相信他們在法律能力上一定比JD學生強,<br />
    在平常成績的評分上,我們會要求教授更嚴格看待!<br />
    <br />
    在敝校考試也是匿名的,而且教授評分必須依照curve<br />
    所以我想director以上所言應該不是單純威脅<br />
    <br />
    再者,依我自己的經驗<br />
    我們多數的seminar修課人數多是到達JD、LLM學生各半<br />
    甚至有些教授還會自己設下人數限制<br />
    以達到兩種學生平衡參與<br />
    <br />
    另外,依我自己一年內修了七門seminar的經驗<br />
    幾乎所有的教授都在開學時就提到課堂參與跟發言是會列入分數計算的<br />
    而且多數的老師都會在syllabus裡就清楚告知課堂參與的評量分數跟所佔比例<br />
    太少發言、太常問笨問題是極有可能使自己的成績往下降一級的!
  • 李小平
  • 謝謝分享 :D <br />
    <br />
    蜘蛛人念的學校...(沈思)...是哥大啊....<br />
    <br />
  • cstr
  • I think class participation is still important because this is the <br />
    only way to get the teacher to know who you are. Then, later if you <br />
    want that teacher to write a recommendation for you, s/he will be <br />
    more willing to do so since s/he knows you in his or her class.
  • 我们学校llm必须修多少学分的seminar这是有规定的,至于一些基础的法学课,倒是有限<br />
    制不能超过全部学分的五分之一。而且seminar上课的表现是要算分的,所以你必须和一<br />
    群英语母语的人抢话说,不然不仅分数成问题,而且如果没有教授给你好的推荐信或者口<br />
    头评语,怎么申请实习和奖学金呢?怎么申请去欧洲的seminar呢?<br />
    <br />
    所以.......LL.M同学放洋之前要有心理准备啦,我们同学都是天天最多睡六个小时,一<br />
    般也就三四个~~ <br />
  • C. Seetoo
  • 身為本篇的原作者, 我只能說, Seminar 的情形是不同的. 除非教授特別聲明上課參與<br />
    討論的表現也計入評分標準, 不然並沒必要去浪費力氣 impress 教授.
  • weipingli
  • 我是覺得,依人依校的情況,的確會有不同。不過暫且放下日後要教授寫推薦信的理由不<br />
    說,其實上課盡量參與也很好啊,就當作是英文會話練習吧,倒是盡力了卻講不好,也不<br />
    用給自己太大壓力就是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