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費城正在下大雨,想要運動卻只能被關在家裡,正好風雨瀟瀟也符合現在寫BLOG的心情。

這幾天與朋友在MSN上談到選舉,談到了「理想」與「贏」。我說,贏的基礎不就是理想嗎?總要畫出一個以理想為底的藍圖,爭取選民支持,然後才能贏啊!朋友說,拜託,你不先贏,怎麼實踐理想啊!?

我承認我對政治是很天真,因為以前「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課本念得太熟,以致於選賢與能那一套在我腦中烙印太深,以為現實世界也應如此運作。也因為這樣,聽到選戰策略滿天飛舞,心裡有點不太適應,我以為大家要論辯的應是政策的內容及正當性。朋友聽到我的想法之後說,「行不通啦,選民不會聽這套的...」。可是,我聽啊...而我開始懷疑與我相同的人有多少?

事實上,從媒體也能看出這個矛盾現象。這次辯論會後,媒體的評論是「候選人端出來的牛肉在哪裡」?意思是大家不要光打選戰,還要提出政見。「如果說」媒體可以反映民意,那麼是不是這也代表選民其實也想看到實質的規劃藍圖,而不只是順著特定選民的心意呼口號,或者只看到挖瘡疤、掉眼淚、搞心機,操弄情緒的選戰?然而遺憾的是,即使呼著想要「看到政策牛肉」口號的媒體,一旦看到衝突上演,又會前呼後擁衝著火點去,最後自己也成為「選戰」策略的一部份,真正的牛肉掉在地上也沒人想撿。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情形,所以選舉這檔子事,「選贏的策略」反而比「政策」更重要。規劃選戰的人心中已經看到政策沒人想搭理,而戰術才是一切,所以決定整場戰役以術略為主,以事件掀動情緒才是王道。由於一開始這樣的主軸已經定調,所以沒人想嘗試以硬性的理念為訴求。既然沒人想如此「冒險」,這場選舉的發展方向便已注定。 

(寫到這裡,我想到以理念為訴求的人還是有的,綠黨,不過上次選舉輸掉了。但是其中原因有一部份也與綠黨的可見度有關。我想說的是,如果今天這些選戰中的天王,能夠撇下情緒戰,而以理念為競爭主軸,不知道會是怎樣?)


朋友說,別傻了,不可能以理念競爭的,因為大家的理念都一樣模糊。我說,那麼,這樣的現象是因還是果?是因為理念政策不是致勝的重要關鍵,所以模糊帶過也沒關係,還是事實上就是沒什麼理念?還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為了盡可能爭取選民,尤其是擺動的中間選民,所以保持一定的立場模糊,反而是比較保險的作法?反正,大多數的選民最後都是「靠印象投票」,而決定印象好不好的關鍵,就在於選戰操弄出來的結果,最後誰中箭比較少、抵禦比較強、傷得比較輕的人,也就贏了?

 若真是如此,那豈不悲哀?原來號稱民主的選舉,最後只是印象戰、感情戰、心機戰。我認為不應該是這樣的。 

最後我們的討論沒有結果,只是留下一串問號。前一陣子「藍海策略」很紅,當時我曾訪問過那位韓裔教授,我記得他說過在競爭之中,跳出舊有的框架,殺出另一條路,除了要有遠見之外,也要有勇氣。當時應該問一下,那他覺得這一套理論是否別的地方也適用!?

---------
最近還有個小感想,與前述內容有些關係,但顯然有些叉題,所以我分開來說,就是關於認同。

前幾個禮拜聽客座教授 Tom Ginsburg談台灣的憲法,稍稍提到認同問題。他說,台灣的族群,不分外省、本省,已經相當融合了,並不會造成社會的裂縫。對於這點,我贊成,只是我擔心的一如很多人已提過的,就是「藍」與「綠」的分野。

本來一個國家之中有不同理念的陣營是屬當然,而且甚至因為彼此討論交流,可以促進進步。然而一旦皆以敵意看待對方,便會抹煞互相交流的空間,更可能扭曲對方的原意,而誤解只會被加強,不會被扭正。若是再套上「陰謀論」的思考模式,更是阻礙了雙方理性思辯的空間了。

就像是這次的草山行館失火,有些人在縱火調查還未公布之前,便先說「這一定是陰謀」,等調查方向指向人為縱火後,更堅定這是陰謀的信念。個人的想法我當然不能干涉。只是就我來說的話,我寧願不妄加猜測,也更不願意往陰謀論的方向想去,因為心裡若已存有偏見,日後更難以客觀的態度看待這件事,或是其他事情。而任何事若是先套上一個「藍」與「綠」的框架,只會將我們的思考框限在其中,少了許多其他可能的出路。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blackb
  • 雖然我不能完全被說成是:「為達理想,不擇手段的人」,<br />
    但是還是以為選戰和政策是可以開的。<br />
    <br />
    一個選戰要打得漂亮,本來就有心機戰,人民是盲目的這自古皆然,<br />
    與其教化人民,不如學藝專精。<br />
    教育人民對於選戰有正確的觀念固然是一個做法,<br />
    但是我懷疑在教導人民的同時,可能也會異化「無法被教導的人民」,<br />
    到最後結果是一樣的。<br />
    武藤國光式的教化,不是在每個區域都行得通的。<br />
    <br />
    因此在這有夠難看的選戰中,與其怪對方手段毒辣,不如懊悔自己未能先一步看穿,<br />
    畢竟,再骯髒的選戰,如果夠高明,絕對能把傷害降當最低,<br />
    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換來的只不過是小人得利罷了。<br />
    <br />
    要高明的選戰,要先高明到把小人擊敗,<br />
    之後才有餘地大談政治理念。<br />
    我很不爽謝的做法,正是因為這樣我們的政治永遠沒有未來,<br />
    雖然選戰和政策可以分開,但是我們的政治人物無法理解這點,<br />
    那就等於分不開了。
  • weipingli
  • 所以我說,這是我的理想啊。<br />
    <br />
    我就是不滿你所說的那些手段盡出,在這種小地方玩圈圈的人,所以才想到是不是能<br />
    夠回歸選舉的本質,而我的前提基礎在於「選民是以候選人提出的公共政策及理念為<br />
    選擇依據」。我想我們的前提假設,從一開始就已經不同。不過世故的人大概會說,<br />
    我假設中的選民並不多吧,即便在號稱民主搖籃的美國,也是有一大堆只喜歡喊爽的<br />
    美國大佬,把布希推上總統寶座。<br />
    <br />
    但我還是覺得,選舉的層次應該再提高一點。不過終究沒人敢試。或是想要嘗試,還<br />
    是被那些機巧奸詐的人攻擊到必須與之起舞,才能扳回劣勢。。。
  • 撲馬
  • 喂~不能造謠喔,我哪有生氣啊!<br />
    <br />
    <br />
    不過誠如您所說的,選民以理念為政策依據,竊以為,<br />
    理念這種東西,不管是高深的政策還是一味地劃分選民,<br />
    其實都是一樣的。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一輩子也不會了解政策,<br />
    但是卻會一輩子被牽著鼻子走,這樣的人與其去教育他,<br />
    不如直接避免掉遷著走的狀況就好,畢竟我不是很主張教育人民這種做法,<br />
    教育地深,人民終究還是政客的棋子,如此下去沒完沒了。<br />
    <br />
    就像要做到最高法院的法官,必須做出多少符合上級,卻違背自己的判決。<br />
    政治終究還是這條路。有些事情無法避免掉,<br />
    在導正選民的同時把自己的政策加諸於選民之上給選民選擇,<br />
    一樣是給選民其他的教育指導.........<br />
    <br />
    當然我所說的是民主選舉的通病,因此批評下去一樣沒完沒了,<br />
    所以我只是就現狀來說,只能選擇第二方案,<br />
    不是說這個是好的,而是這樣的社會架構就只能如此囉。<br />
    <br />
    <br />
  • dato0617
  • 對不起 我不是來亂的<br />
    可是 你的「公民與道德背得太熟」這檔事<br />
    我絕對是證人<br />
    有一度還到處拿來說嘴咧....(羞)
  • weipingli
  • wow~我的當年勇啊~現在都沒有那種功力了,討厭!
  • 葉狀師
  • 唉, 小平, 如果你人在台灣, 就會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第一時間就覺得草山行館失(縱)火<br />
    案背後不單純了─整個社會現在的氛圍就是非常的令人不敢恭維。<br />
    <br />
    至於小人跟君子過招等等,個人的感覺是君子要鬥贏小人很不容易,郝市長之前選市長幾乎<br />
    是滿門慘烈,現在蘇院長也是慘遭圍剿,蘇院長分貝越來越高也是其來有自。<br />
    <br />
    其實候選人不是不談政策,而是談政策幾乎上不了媒體,媒體似乎只在乎候選人之間的謾罵<br />
    與衝突,這是現實面的無奈。<br />
    <br />
    最後,對某個政黨而言,執政似乎是最高的道德;對另外一個政黨而言,每天混日子坐等勝<br />
    利似乎是最高的指導方針。
  • 葉狀師
  • 附帶一提,綠黨也是有帶槍投靠的靠行政治人物,去年年底市議員選舉,某個綠黨<br />
    候選人居<br />
    然還到處插競選旗幟,簡直讓人昏倒。
  • weipingli
  • 所以我就覺得媒體很矛盾啊,一方面批評候選人端不出政見,但另一方面看到政策的<br />
    討論又棄之如敝屣,連帶的也影響到競選的格調。<br />
    大家好像都困在一個僵局裡,沒人能做出改變。<br />
    <br />
    另外,我也擔心,萬一得志,這麼好鬥而以喜以手段取勝的班底,能夠開拓出什麼格<br />
    局!?<br />
    <br />
  • paulho 
  • 雖然現實永遠不是那麼一回事,但我還是相當贊同有軟Q 筋骨的李大師<br />
    的一些想法。<br />
    <br />
    這些年,對台灣的政治很冷感很失望,因為完全沒有理性論辯的空間,<br />
    原本提供社會反思機會的一些事件,在藍綠政客與媒體名嘴的挾持下,<br />
    完全簡化成陰謀論的攻訐。<br />
    <br />
    對於選舉呢,雖說勝選必須要有許多謀略,我並不太特別高尚,但台灣<br />
    的選舉手段江河日下,就連以「垃圾步」形容,也不足表達其齷齪下流<br />
    的程度。為了勝選不得不為的許多手段,肯定會影響獲得勝利後的施政<br />
    作為,這些班底不過是利害相關的利益共同體,理想是啥,真的坐上那<br />
    個位置,早已煙消雲散。<br />
    <br />
    許多年前,我還相信所謂政治人物的理想,但目前檯面上這些,根本沒<br />
    有自己的中心思想,只是隨著媒體與民意風向搖擺。被抹黑攻擊的實在<br />
    也不用覺得委屈,因為今天會有這樣的氛圍,也少不了他的一份,這是<br />
    「歷史的共業」,所以既然要和下去,就不要嫌髒了。<br />
  • weipingli
  • 我剛剛看到新新聞這期的封面文章。<br />
    <br />
    感想一:我真是個天真的家庭主婦,政治太複雜了。<br />
    <br />
    感想二:又是一個媒體常見的矛盾現象:一下子批評人家不能堅持理念,一下子又說<br />
    人家算盤打得不精。立場也一致一點啊~<br />
    <br />
    然後,要跟咆嗚先生說的是,謝謝你的好主意啊!托你的福,讓我到處表演瑜珈...<br />
    <br />
  • 也是衝衝衝
  • 沒辦法<br />
    現實是選上的人才有資格談政策<br />
    才有辦法實踐理想<br />
    不然Ralph Nader早就是美國總統了<br />
    <br />
    你看選戰時<br />
    主張高格調的人<br />
    大概都是大幅領先或提早出局的人<br />
    <br />
    只要underdog的一方還有希望<br />
    遲早都會出現一些走偏鋒的策略<br />
    有時這不一定是候選人本人的意志<br />
    而是選舉氛圍的醞釀與支持民眾的盼望<br />
    <br />
    只能偷偷希望在候選人無所不用其極的策略背後<br />
    推動他的是將來有機會實踐自己理想<br />
    為人民服務的渴望<br />
    而不是自己功成名就的慾望<br />
    雖然這可能性不高<br />
    哈哈<br />
    <br />
  • 撲馬
  • 我覺得是也是留的吧.............................................<br />
    <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r />
    <br />
    不過憶嬋也有可能生氣喔~哈哈哈哈哈哈哈
  • 撲馬
  • 也是衝衝衝可以當競選口號耶
  • alexlu911
  • The sad truth is: you can&#039;t govern if you don&#039;t win"<br />
    = =///.....
  • weipingli
  • 唉,我的朋友就是那樣說的。
  • paulho
  • 我還是覺得為了贏這檔事<br />
    還是有所謂信念上的差異<br />
    <br />
    有些人為了去實踐他所堅持的理念<br />
    他可能不得不與某些現實妥協<br />
    但還是能令人感受到他所堅持的中心思想<br />
    這方面我想到的是日本的政治<br />
    縱使檯面下有很多見不得光的交易<br />
    但這些派閥的首領知道自己最終的目的是在幹嘛<br />
    <br />
    你可以耍謀略<br />
    你可以與雞鳴狗盜之徒交好<br />
    但前提是要讓我感受這樣做的背後<br />
    有沒有一股堅強的信仰在支撐<br />
    <br />
    或許是我感覺遲鈍<br />
    在台灣<br />
    我感受不到<br />
    檯面上政治人物的中心思想與信念<br />
    他們所散發的只是想奪取大位的權力慾<br />
    <br />
    我覺得老李相對來說<br />
    是比較有信念的<br />
    有終極目標的謀略<br />
    與一些爭議性的操作手法<br />
    是我可以接受的<br />
  • 李小平
  • 保羅何同學,<br />
    <br />
    關於你這篇回文,我想了很久,寫了又刪,刪了又寫。最後我決定等考完試再來寫。<br />
    簡單地說,我同意你的看法,你說的是善謀略但具有深度的政治型人物。我到現在大<br />
    概只在小說或政治漫畫裡看到過。至於李登輝的話..我個人對他有偏見,因此不想論<br />
    他。<br />
    <br />
    不過,話說回來,我在想,我們這樣說政治人物這裡不好那裡不好(我並非針對你,<br />
    而是包括我自己在內),然後說台灣沒人、說台灣政治環境差,那我們又該怎麼辦<br />
    呢?現實世界的確如此,可我們只能在這裡無奈嗎?這其實也是我自己問自己的問<br />
    題 -->我突然想到以前大學時修了新研所的課,那堂課何同學你也有修吧(我們初<br />
    相遇喔,嘻嘻~),大家在課堂上大大批判之時,其實我心裡也在想,那...那批判<br />
    之後呢?<br />
    <br />
    (結論是....何同學你要不要出來選里長.. XD)
  • philipy
  • 台灣的政治可以不只是無奈,可以不只是切割與謾罵。<br />
    <br />
    選民必須清楚地讓政治人物知道這些選舉的伎倆不會影響選舉的結果,只可惜我們選<br />
    民的水準似乎還沒有到這樣的水準,而我們的媒體更是只會跟隨著譁眾取寵的政治人<br />
    物起舞。<br />
    <br />
    馬英九嘗試著走中道,結果就慘遭批評不夠硬-媒體期待一個強勢、炮火四射的候選<br />
    人,可是這是我們台灣需要的領導人嗎?<br />
    <br />
    我們還有十個月,可以決定台灣未來的四年,乃至於八年。
  • Weiping
  • 從這次民進黨的初選來看,媒體不是隨之起舞,根本已經是候選人陣營超合金機器人<br />
    的組合體之一。(「隨之起舞」多少還算是分離的個體)另一感想是:這場選舉真是<br />
    可怕的混戰。對於選舉結果,我個人其實是失望的。我認為不錯的人,皆傳失利。<br />
    <br />
    另一點,我是覺得,不論藍綠,候選人都一樣地迎合媒體口味啊,而且一樣地讓人覺<br />
    得媚俗。(學長,說到這個,可不可以建議馬或王的幕僚,不一定什麼年輕人的活動<br />
    都要參加。像是台客搖滾,雖然我知道象徵意義大過參與實質。可是...我不覺得他<br />
    們會因為這樣拉近與年輕人的距離。反倒是,兩位阿伯扭起來很像...在舞龍舞獅前<br />
    面搖扇子的那個人)。<br />
  • philipy
  • 欸...,妳學長我只不過是台北市政府的一個九品芝麻官,在馬團隊那邊哪說得上<br />
    話。<br />
    <br />
    馬團隊最近頻頻下鄉,從媽祖廟到漁村,通通都可以看到馬的足跡,雖然行程的安排<br />
    上還未盡完美,不過是個好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