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我年紀大了,肚量愈來愈小(真是悲哀)。看到別人寫錯字,我竟會受不了。

先是在學長的BLOG裡,看到某位小朋友留言,除了喜歡用「ㄚ」替代「啊」,「ㄉ」替代「的」以外,還通篇錯字,比如說「不好意似」之類的。學長大人大量,除了心平氣和地請這位天真爛漫的同學不要寫火星文外,還很熱心地解答。我看到一整大篇錯別字,卻有種衝動也想留言請他不要再寫錯別字。

可能是我有怪癖,我覺得寫對字是一種禮貌,除了對於讀者,或是所訴說的對象,表達「我是很誠意地在寫這篇文章」之外,也是讓讀者閱讀順暢,算是貼心的表現。當然,另一點很重要的是,這也與個人的國學涵養有關。

沒想到,昨天看網路的開卷版,居然見到一向對文字挑剔的媒體,也這麼輕忽錯別字,尤其是這錯誤居然發生在介紹文字作品的「開卷週報」,更有甚者,還把自家的標題開「卷」,寫成開「券」。這錯誤也太明顯了吧!?難道電子版就沒人校對嗎?我想應該還是有編輯把關吧。那麼這個上版的編輯真是應該抓起來打屁股!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Philology/Philology-Book/0,3427,0+11051303+0,00.html

雖然我對「週」應該要用「周」,或是「週」不太肯定(開卷用的是「周」,但我總覺得「周」是用在地理方位。描述時間應該是用「週」),可是開卷有益的「卷」,我很清楚是書卷的「卷」,而不是票券的「券」,況且兩者讀音也不同。

錯別字也許是免不了的。我過去的日誌裡,一定也有錯別字。可至少我寫完文章後,還是會檢查一下。日後再見錯誤,還是會更正。最怕的是講不聽,還認為寫錯字是理所當然的錯誤。或者身為大眾訊息來源,且有層層把關的報章媒體,居然沒一個守門人發現有誤!真是誠意在哪裡啊?該檢討了...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dato0617
  • 對對對對對<br />
    點頭如搗蒜~~~<br />
    <br />
    不管再怎麼高明的餐廳或者店家 只要讓我看到「優惠卷」「提貨卷」 馬上在心裡畫個大叉<br />
    <br />
    同你一樣<br />
    寫完東西我一定檢查 即使一時不察、日後看到也一定會改正過來<br />
    (曾經為了這樣 我凌晨兩點翻身起床把電腦重新開機就為了改一個字..邊改邊罵自己)<br />
    <br />
    想到我爸每次看電視都要糾正人家錯誤用法(「但卻...」、「終於死掉了」...)<br />
    難道 我們的年紀真的到了?<br />
  • weipingli
  • 我想應該不是年紀到了,而是我們同班十年,被同樣的老師訓練出來的結果(當然家教也有<br />
    關係啦)
  • 張小元
  • 嘻嘻,讓我想到我最喜歡的那家韓國豆腐鍋,菜單上面寫的可是: "疱菜"豆腐鍋呢。嘻嘻,<br />
    聽起來還真不美味勒。
  • weipingli
  • 可不是,那天我們吃「庖」菜不都津津有味?(但難道我拉肚子是因為吃了庖菜!?)
  • 葉狀師
  • 我看到那幾篇留言真的很想打人,請他不要寫火星文,他就寫錯別字,請他不要寫錯別字,<br />
    他就跟你「不好意似」,真的是啼笑皆非。<br />
    <br />
    以前人家外國人都是來台灣學中文,我看以後要來台灣學火星文...<br />
    <br />
    鄉親呀!這真是敗台灣呀!
  • blackb
  • 嘻嘻,惟平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諒他嘛!<br />
    <br />
    前陣子(其實很久了),批踢踢對注音文做了一次很大的掃蕩,<br />
    雖然可能不是有意的,但是那一次的掃蕩把注音文、國中生、幼稚已經連結在一起,<br />
    造成現在版上的版規總有:「不准有注音文」的現象。<br />
    當初在一片討伐之聲當中,我在HATE版一篇文章被推好多(羞),<br />
    因為一群使用注音文的「孩子」,被趕到他們唯一的可以發言的HATE版,<br />
    沒想到又被再一次掃蕩,當時我的文章大意就是:<br />
    「不爽的話,約出去定孤枝就好了啦。」<br />
    <br />
    不過在批踢踢這種溝通系統當中,或者說日常生活中,<br />
    不說我們語言的神經病,或者沒辦法讓溝通(哈伯瑪斯...)持續的傢伙,<br />
    通常是註定要遭到肅清。我自己也是,看到錯字和簡體字會極度不爽,<br />
    這跟棉被一樣,我喜歡棉被香香的,不過,如果在非溝通當中,<br />
    我總不能去排擠棉被臭臭的人。<br />
    <br />
    當然語言和棉被不同的是,語言通常會被認為有所正統,<br />
    不過,這其實有點匪夷所思。以新加坡的英文為例,已經發展成自成體系的英文,<br />
    然而他只不過非常幸運的,在發展過程中沒有被異類化,<br />
    注音文恰恰好是不幸運的例子,或者說他註定沒有市場命,<br />
    不像「Orz」等,他的市場價值從一開始的不當連結一直到難以理解,<br />
    早就已經被丟棄了。<br />
    <br />
    語言的發展或許不是我們可以去領導的吧,即使文革,也不是我們的控制,<br />
    不過雖然我們可以參與其中,決定權卻不在我們手上啊,而是在可恨的市場。<br />
    然而恐怖的是,使用決定的結果,恰恰就是拿著大刀的我們啊,<br />
    所以,如果依循可恨的市場,不就和一切以「市場正確」為首的美國一樣了嗎。<br />
    <br />
    哈哈,在版的規則或者公領域當中,反注音文不是我們能擋的趨勢,<br />
    我也不反對,或說不能反對。<br />
    不過在能夠自由心證之下,就盡量原諒他們吧~嘻嘻<br />
  • weipingli
  • 學長,你最近已經把「鄉親啊」當成發語詞了。鄉親學長啊,你是何時的飛機回美國啊?<br />
    <br />
    撲馬同學,<br />
    <br />
    首先,我們把問題稍微切割一下,分為火星文與錯字。先講錯字的部分。(我想你所說的,<br />
    比較著重在火星文部分)<br />
    <br />
    其實錯別字的問題之前我也想過:語言是活的,是會改變的。很多字已經與之前的版本、用<br />
    法不同,用久了之後,錯的都變成對的。 -->(你看,當我們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會把<br />
    以前的用字當作「對的」,後來的字當作「錯的」。)<br />
    然而這樣並不意味著語言用字沒有對錯。在當下這個時空,總還是有一定的規則,大部分人<br />
    所認可的用字。譬如說,我們都知道不好意思的「思」,寫成「似」是錯的。而在這裡用<br />
    「思」,有它特定的含意,寫成「似」,意義完全就不對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說因<br />
    為語言是會變化的,所以寫錯字也沒關係。我的偏執是,漢字本身就是有它的特定意思,有<br />
    一定的用法。(這有一種文化意涵的堅持在裡頭)<br />
    <br />
    (稍稍跳出來,講到文化意涵,對岸最近比我們更注重中華文化啊,看儒家學說又開始蔚為<br />
    潮流。班上的大陸同學的期末報告居然將「美國誹謗法的演進與改革之道」與「孔子中庸思<br />
    想」結合在一起。我看了都要拜下去了..還特特上網查詢,把英文詞語還原成「天命之謂<br />
    性,率性之謂道」)<br />
    <br />
    至於火星文,我同意你的說法。不過PTT算是個「公眾場合」,用市場力量決定也許說得過<br />
    去(然後讓堅持「好好寫字」的人們在旁邊窮擔心,或是鼓舞「堅持正統」的市場力量崛<br />
    起,與火星文對抗)。可是就個人部落格來說,與PTT相較,卻是相對私人的空間。版主可<br />
    以說,我這個版就是不要火星文,不能忍受、不想看到火星文。<br />
    <br />
    另外,講到溝通...費城某位跟哈伯瑪斯握過手的博士生,快點跳出來,「哈伯瑪斯」這個<br />
    名詞出現了,來個充滿誠意而無外力干擾的溝通吧!<br />
    <br />
    <br />
    <br />
    <br />
  • blackb
  • 嘻嘻。<br />
    <br />
    我的想法是,公眾場合免不了規則,所以他們存活的地方只剩私人空間不是嗎。<br />
    不過在私人空間中這就看個人啦,我是真的沒意見啦。<br />
    <br />
    不過我對注音文、火星文、錯別字都沒有什麼分別,<br />
    只要有所謂的正統語言存在,以上都只是程度差異而已,<br />
    就好像竊盜犯和殺人犯的差異,以火星文為例,<br />
    應該是最靠近文脈的(主流),甚至已成為次文化可以出書了,<br />
    注音文屬於小眾空間,但不是說完全沒市場,<br />
    但是錯別字大概就等於殺人犯,已經被完全異教化。<br />
    <br />
    我剛剛順手貼了一篇學長文章在我網誌,裡面就有提到教育和執著的問題。<br />
    倒數第四、五、六、七段都在講這個(我怕那個太長你不想看,幫你算出來了),<br />
    大意在於對於文化的一種態度而已,這種態度跟班雅明蠻類似的。<br />
    我是比較持像那種看法的傢伙,不過就正如我上面說的,<br />
    我是真的沒有意見啦!只是我對排除這種事情,從以前到現在,<br />
    只要看到都會習慣說嘴一下...(一定是因為有被害妄想...)<br />
    <br />
    還有,順便回在這裡,也是說十二月十五日不是已經要考試了嗎?<br />
    你要不要早點去啊?這禮拜?<br />
    還有,巧慧要去那個什麼啊,記得要去啦!<br />
    只有我一個人巧慧會欺負我,哈哈。<br />
    <br />
    <br />
  • blackb
  • 我看學長那篇文章真的太長,而且是在筆戰脈絡之下,<br />
    所以我還是整理一下好了。<br />
    他的意思只是在說邏輯的學習上,<br />
    和語言沒有必然關連。但是在學習語言的時候,<br />
    的確是在教導小孩學習一種邏輯,而這種教導在小孩學不會的時候,<br />
    問題可能不在於小孩而是預設的邏輯(語法)。<br />
    語言學的部分,當然還是參照維根斯坦的論述吧。<br />
    <br />
    然後其他就是在說經典/非經典,以及拉丁文在偶然之下如何成為非語言等,<br />
    我想這邊只是舉例,看不看就無所謂了,不過這真的是很棒的一篇文章。<br />
    上次他寫了一篇批國民黨的,也是大快人心。<br />
    <br />
    那個在批踢踢跟學長筆戰的人,<br />
    大概不知道學長是個精通大概十國語言的恐怖傢伙...所以去看戰文更好笑....<br />
    (重點是幾乎每個都還是最高檢定...)<br />
    <br />
  • weipingli
  • 你今天終究沒來吃!我們去吃samson街上的「白狗」,我與北京同學們都點北京烤鴨,超難<br />
    吃! AKI今天還在紙巾上默寫了一句倫語「和而不同....」(我忘了,也懶得查)。<br />
    重點是:你知道我們班上那位中東同學賽門,可是卡達足球國家代表隊的隊員嗎?!聽說在<br />
    卡達可是明星般的人物呢。我跟巧慧已經決定下學期要單獨跟他照相了。(今天有照團體<br />
    照)。不過話說回來,卡達很小,開車兩小時就全部逛完了,我想大概就是從台北到台中<br />
    吧。<br />
    <br />
    我這禮拜不能去紐約啦,下星期我要交telecom的報告,星期二媒體那堂課要present,<br />
    David說我們要把writing修改後寄給他(雖然他說不要花太多時間在作業上)。<br />
    那不然你是幾號考試?
  • 費城路人甲
  • 是的,我看到那四個字了。什…什麼…不要…不要…<br />
    我什麼都不知道 (逃走)<br />
    <br />
    BTW, 我們偉大的戴姓研究所同學,又在聯合報出了一篇評論,以宗教右翼失靈論共<br />
    和黨戰敗之因…哇勒…看完深覺我這一輩子再努力,也絕對無法把這麼多深奧的字湊<br />
    在一起。唔,沒什麼思想的我,還是適合當社會的米蟲,學術界的廢人啊。
  • weipingli
  • 我剛看到「戴姓」同學,心裡想,不會啊,我們那戴姓同學不是躺在床上坐月子,還有衝動<br />
    要把剛出生的女兒壓到水面下嗎?何時寫出國際分析稿?那我也可以寫出投資銀行的分析報<br />
    告了。原來,是另外一位戴同學...<br />
    沒關係啦,我早已經清楚體認到這個事實了(我是說我自己啦),不過轉念一想,我們的廢<br />
    也不是常人可及的,至少學術派同學沒辦法像我們把楊呈琳的歌唱成這樣。我們應該發起學<br />
    術轉向運動,把學術界費城化,那這樣我們就有出頭天了!<br />
    <br />
    為我們的神聖使命,一起加油吧!(背景散發出光芒萬狀的太陽,插著腰手指向天)
  • 葉狀師
  • 諸位費城的鄉親呀!葉狀師十二月十日一大早就會飛回美國啦!
  • DESTRADE
  • 好久不見的李小平:<br />
    沒想到你跟我也有一樣的怪癖耶(若能在我BLOG文章看到錯字應該可以考慮懸賞~哈<br />
    哈),...看到錯字會直覺地不快,不過我覺得現在媒體素質跟以前比較起來差了不少,時<br />
    效性與話題性遠重於準確性,所以錯字開始增加自然不令人意外,至於日常生活中,<br />
    恩.....當7年級的這代已經大到開始擔負起教書的重任,我想未來錯別字的情況只會增加不<br />
    易減少吧,更別提一些新式的文法或火星文囉....雖然有時看到新潮文法還是覺得蠻好笑<br />
    的,最好的觀摩場所應該就是PTT吧我想...
  • weipingli
  • 好久不見的傑小克:<br />
    <br />
    你要懸賞多少?我真的會考慮去幫你找錯字。
  • pearl72978
  • 說到火星文﹐其實我也是前幾個月才第一次看到。不過我以前有看過用很多注音<br />
    的﹐就真的很傷腦筋了﹐因為我只記得一點點而已。我打中文是用南極星羅馬拼<br />
    音的。<br />
    <br />
    錯別字呢﹐我比較看不出來。不過意思和意似的不同也還知道。會去用似的人﹐<br />
    大概平常不怎麼看書吧﹖再不然就是選字選錯沒注意到。我是能用雙拼就儘量<br />
    用﹐譬如說要打儘量﹐我就用jingliang﹐南極星就會給我對的字﹐哈哈﹗連我小<br />
    妹國小一年級的程度都可以混過關。沒辦法﹐我們移民來時﹐她連一年級都沒念<br />
    完﹐實在不是她的錯。<br />
    <br />
    話說回來﹐有些人是不是刻意用注音呢﹖
  • weipingli
  • 是啊,現在很多人都喜歡以單一個注音符號,代替一個字。譬如說,「的」就用「ㄉ」,<br />
    「呢」就用「ㄋ」。看這種文章,要花一點時間習慣啊~
  • rolcoco
  • 這篇文章令我回想起當_______時的悲慘過去.....
  • Weiping
  • 答案(我最喜歡填空題了):<br />
    1. 國際學生<br />
    2. ___報編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