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又想了一下,其實我對於髒話的想法太過簡單而廣泛。事實上,我在行文的時候,心裡想的其實只有一個「幹」字,或是英文的「Fuck」、「Bull shit」。這些字,原來可能有指涉的對象,但是被用得太頻繁了,最後有部分的意義蛻變為「發語詞」。

不過,髒話(我一直在想有沒有其他的分類詞彙,可是暫時想不出來)當然不只這些,如果再粗粗分類,可以分為「無指涉對象」(如FUCK)或是「有指涉對象」(如son of bitch,或是「賤」字)。無指涉對象的那一類,如同我上一段所說,因為語言使用之故,已經部分失去原意,但後者卻可能傷害到被指涉對象的心靈。我上一篇所說的情況,可能便無法用在此處。譬如說,當我們說「賤」字的時候(我個人是把「賤」字當作「低下到不能再低」的意思解釋,當我罵某人賤時,我的的確確是這麼想的),被我們罵的人,會很傷心。而說「幹」的時候,有時候只是說給自己聽,發怒的對象可能是某件事,也可能是天上飛過,甩下排泄物的那隻麻雀,而麻雀即使聽得懂人話,也因為他早已飛過,聽不到你的咒罵,更不會因為被人類罵「幹」而痛苦。而我們不應該說「賤」的原因,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不應該如此輕易傷害別人(我這裡居然也有點把「賤」字「省起來用」的意味了..),而這個原因是我所認同的。

髒話是很有學問的,這是一門很深刻的社會語言學,特別是我花了這麼久時間思考,連明天就要交的Legal Writing都還沒開始寫,卻只得到這麼粗淺卻又混亂的結果。

******************本篇因為不雅字眼過多,可能會被過濾軟體擋掉。如果真的有過濾軟體在運作的話。哈哈。*********************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葉狀師
  • 我也貢獻一個「不雅詞彙」好了:<br />
    <br />
    Son of a BUSH.<br />
    用法:Do not vote for that Son of a BUSH.
  • dato0617
  • 看來 你的確是進入緊鑼密鼓期大考階段了...<br />
    為你加加油、送你一支加油槍喔 (冷~~~)
  • weipingli
  • 謝謝你,約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