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Chinese Law]新聞討論群組裡,有人寄來了一則很讓我感興趣的訊息:關於哈佛與中國大陸的教育改革。

哈佛最近革新了法學院一年級的課程,多增加了與國際相關的法律,以及立法的必修課程,以符合時代環境的變化。
新課程包括:

1. 立法與規範 (legislation and regulation):包括政府的架構與程序,以及其如何影響立法結果。內容包括立法程序、法條解釋、行政實務與授權、規範工具及策略等。

2. 國際法/比較法:包括國際經濟法、比較法等相關基礎課程,幫助學生在全球的視野下學習美國法律,也瞭解世界不同系統的法律。

3. 問題解決(Problem solving and  theory):在這門課上,希望學生能以跨法律領域的角度,從不同理論來解決複雜的問題。

另一則則是中國大陸教育改革。文章說到,中國大陸現在也出現法律人過剩的情況。根據北大以及另一機構的合作調查,居然有62%的大學應屆法律畢業生還未找到工作,原因之一是,現在許多法律界的人士認為大學畢業生還不具備足夠的法律專業,因此多半要求應徵者需具更高學位。除此之外,大陸各大學爭相設立法律課程,也是造成人才過剩的原因之一。不過也有人說,現在的大學畢業生,都往上海與北京謀職,偏遠地區反而乏人問津,因此呼籲大學生應該多多下鄉,關心缺乏法律資源的地區。

另一個爭議則是,是否應該學習美國學士後法律的制度。文中提到北大好像從九五年開始已經有此制度了(我匆匆看過,沒有看得很清楚。這點還要再確認)。有人認為根本沒有必要,但例如已經開設此學程一段時間的北大,也在課程中加入更多與智財權、國際經濟法相關的課程。除此之外,還有英語課程,讓外國人也能學習中國法律。

對照起來,兩岸好像都面臨類似的問題。台灣這幾年來「學士後法律碩士學程」也是如雨後春筍般設立,連教育大學體系也有一些學校開設學士後法律課程。當然這表示大家對法律教育的重視,不過第一,學生人數有這麼多嗎?第二,其中的師資如何?第三,這些課程的開設目標如何?是只提供進修的管道?培養律師司法官?還是說有其他的教育目的? 而這又牽涉到課程的內容。至於已經開設有年的法律碩士班,如東吳,今年應該是十六屆了吧(我是十三屆的),在這波「學士後法律熱」的熱潮中,未來又如何走出自己的特色,還是維持目前的國考取向?

這些都是問題。而且還牽涉到整個台灣法律教育的走向與環境,我不擬在這裡細想(因為下午還有電信法,我總該備課了...),以後慢慢再思考。但簡短的想法是,我很欣賞哈佛的這次改革,尤其是立法與規範部分。過去我一直在想,法學院學習以法律為主,為什麼只學已經制定的法律,卻沒有關於「立法」(有些美國法學院也許有啦)的課程?譬如說,法律制訂的過程(不只是程序,還包括立法技術部分)、關於法案的解讀等。這些應該也是很基本的基礎,雖然沒有「訴訟實務」課程這麼明顯地實用,但至少在解讀法律上會有一定的用處。

以下是相關資訊連結,有興趣的人不妨看看:

http://www.law.harvard.edu/news/2006/10/06_curriculum.php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06-10/10/content_704455.htm

喔,對了,但我對哈佛課程改革的問題是,其實關於立法、問題解決等等,都需要一些法律知識為基礎。雖然學校提到「可以為與二、三年級的課程連接做準備」,但是我還是懷疑,一年級的學生有辦法嗎?特別是...一年級的學生還處於昏天暗地期,正在摸索基本原則。這些新課程,會不會負擔太重?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ASSER-BY
  • 證據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