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2 Thu 2006 08:07
  • 無聊

雖然明天還有Telecommunication、First Amendment的reading要念,但是,我還是想寫blog發洩一下。那就是:有些課好無聊啊!!無聊啊!!(已經聽過我抱怨次的張大爺以及眾位Penn Law同學,對不起,請忍耐。或者不要再繼續看下去了,因為可能是講一樣的事)。

這星期二,上完媒體的課,無聊的感覺像潮水般湧來。這週討論的是社區媒體,講小媒體如何「在地發聲」,如何服務社區民眾。講著講著,牽拖到「馬克布來德報告」,各位在新研所修過國際傳播課的同學,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這個報告認為傳播資訊也是人權的一環。講著講著,講到「現代化理論」,again,各位新研所同學不知還記不記得,這幾個字好像在李金銓老師的那本教科書有出現過,什麼邊緣國家(例如未開發國家)依賴中心國(已開發國家)之類的,連接收資訊都是從這些已開發國家進口。談著談著,又談到政府是否可以限制資訊進口。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又開始扯起約旦。喔,因為他們有個研究計畫,要幫約旦訓練新聞人員之類的。。。。可是。。。。美國在約旦訓練新聞人員,關我什麼事!?

這些上課內容有趣嗎?照理來說好像應該還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意興闌珊。闌珊得很呢!上個禮拜討論的則是伊拉克的媒體。忘記實際內容是什麼,我只記得老師說國際公約有規定,戰爭時,敵方不能轟炸電台。zzZZZZ.....

一種百無聊賴的感覺從我心中升起.....令人更怨嘆的是,這麼無聊的課,還要寫一篇二十至三十頁的報告!怨啊~

奇怪的是,我以前一直對學習都很有興趣的啊。在東吳上課的日子,即使是「全民亂講」型態的課,也是津津有味的啊(不過可能是因為同學會講笑話的關係)。

回家後我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嚷了N遍「我好無聊...」,今天下課也跟Chiao抱怨,到了PUMA跟也是的房間繼續哀嘆,配合提娜的「唉~電信法~」的聲音以及不時拿起菜刀的動作,可以算是留學一景吧。

聽說憂鬱症的前兆症狀是覺得人生百無聊賴,我該不會,該不會....

(另外,現在回想,該不會是反美的情緒作祟吧!?還是說老師說的那些觀念,我幾百年前就在新研所討論過了,然後看到老師那種以美國為出發點的角度,心理潛意識覺得不爽,所以不耐?不過老師也沒錯啦,他畢竟是美國人,這樣想也是很正常的。但我的情緒反應也真是奇怪)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葉狀師
  • 美國在約旦訓練新聞人員以間接確保約旦不會出現不利於美國的新聞,<br />
    這不是很重要的發現嗎?或許看小平的中文比聽教授的英文要有趣吧!
  • weipingli
  • 學長,你的「確保約旦不會出現不利美國的新聞」這句話,老師可是<br />
    拿來討論了一堂課。命題是:美國為什麼要幫約旦訓練新聞人員?<br />
    <br />
    老師說的理由之一是:「我們要散播民主的種子啊~」。 此時美國<br />
    同學白目的回答:「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美國人自以為是的地方,人家<br />
    搞不好不覺得自己適合民主..」。我頻頻點頭稱是。老師卻有點不<br />
    悅:「這個...這個不是我們討論的主題...」,然後又把話題轉回民<br />
    主的種子了。<br />
    <br />
    我本來要附議那位同學說的話,結果看那情況,也就閉嘴不說。不<br />
    過,散播民主的種子,不也是把約旦納入美國的意識型態陣營?老師<br />
    後來也有點到啦,不過輕描淡寫地帶過去了。這是第二堂課,也是我<br />
    上得覺得最有趣的一堂。此後就..zzZZZ...
  • Brandon
  • 小平同志<br />
    <br />
    好久不見<br />
    但瀏覽你的部落格<br />
    還是妙趣橫生<br />
    哈哈<br />
    <br />
    我的理解<br />
    美國法學院自由主義思維是主流<br />
    摻雜些保守主義者<br />
    至於左派或者極右思想<br />
    大概都是邊緣人吧<br />
    <br />
    下次上課如果有機會<br />
    問問老師是否信奉施蘭姆那一套四大報業理論(剛好五十週年)<br />
    才會以為美國新聞市場型態(社會責任)是全球的模範<br />
    要四處「散播民主的種子」<br />
    <br />
    again<br />
    <br />
    閱讀你的流亡部落格很有趣<br />
    請繼續加油啊<br />
    <br />
    不藍燈
  • 費城路人甲
  • 是無聊啊,誰跟你說那個人是津津有味地在上課的。那個人,一定有<br />
    病!! <br />
    <br />
    東吳跟政大新研之所以有趣,是因為腦子裏面不時想著等一下中午要<br />
    吃什麼,要捏那一個人的臉,或是把拳頭塞進那個人的嘴之類的事<br />
    吧。
  • 張小元
  • 對啊。試幻想,要是老師正在講約旦的ooxx,油滋滋的肉圓王突然回<br />
    頭跟你嫣然一笑,說: 「滋滋滋喔~!」。或是,張小元突然傳來了一<br />
    張禿頭教授畫給你,附帶說明: 「老師身上那裏毛都很多,只有頭頂<br />
    不毛喔!嗯吭~」。這樣,你就不會無聊了吧。<br />
    <br />
    這一切,都是因為人離鄉而賤啊。嗚呼哀哉…
  • weipingli
  • 黃小凱~~~<br />
    <br />
    說到四大報業理論,敝人也曾很不要臉地拿社會責任論來佐證新聞的<br />
    公共性(結果被老師痛批:你還相信這種東西嗎?! wu~~ 我不相信<br />
    啊,可我論文寫不出來啊~wu~)。<br />
    對了,上星期二那堂課時,隱約是有聽到「施蘭姆」這個名字。<br />
    <br />
    費城路人甲與張小元,說得好。<br />
    我還想到,我上課的時候還會傳ET照片給同學,叫他猜像誰。我的台<br />
    灣學生生涯真的很忙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