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看不懂你說的話,雖然你的文字是中文。

這幾天在報上出現了一篇文章,作者認為,整個台灣社會的倫理價值正在崩解,法律不再是法律,只是空洞的文字,失去了意義,所以他呼籲,要重整社會道德。(大概是這樣啦,我很努力地看過之後,得到這樣的結論)。

當我以龜速閱讀美國大法官的宏偉巨著,想要看看台灣電子報輕鬆一下,欣喜見到「大論述」時,突然發覺我也必須以同樣的龜速閱讀這篇文章,心裡開始很擔心:英文沒進步,連中文也退步了嗎?讀完通篇之後,我覺得問題應該不是出在我身上,而是那種學院派的寫作方式。(啊,讓我想起新聞所,念的那些翻自外文的學術著作,當時同樣也有看不懂的感覺啊)。

我一直覺得,若要宣揚某種理念,必須要以平易近人的文字闡述,如此別人才會看得懂。讓我最頭痛的文章,就是引用一大堆外國大師的研究,加雜不明所以的專有名詞。試想,這些專有名詞必須經過定義,若是光引述名詞,沒有特別下過功夫研究那些名詞背後意義的讀者,怎會瞭解你要說的是什麼呢?在此情況下,愐靦型的讀者可能不好意思承認看不懂,呼嚕呼嚕看過去,你的文章沒有在他心上沒有留下半片吉光片羽,達不到當初要溝通的目的。自信型的讀者可能依著自己的解釋,創造另一番說法。(當然,文章內容是可以隨人解釋的,激發出新想法也是一件不錯的事)不過,作者捫心自問,這樣達到溝通的目的了嗎?

其實這樣的文章適合在「當代」雜誌裡刊出,因為讀者多是對社會科學有高度興趣,文章若是提及「布勞代」、「自然法」、「古典馬克斯經濟理論」而未加解釋,或是大量拋出這些理論中所用的名詞,讀者多能知道你說的是什麼而能心領神會,但是刊在以整個社會為對象的報紙上,怎能一廂情願的認為大家都看得懂?或者編輯根本就認為這篇文章只是要給特定某些人看的(喔,的確,因為有些報自譽是「最多菁英愛看的報紙」),而讀者若是看不懂,自己得要負責任,手邊最好有本大辭典,或是懂得使用維基百科全書?

我想說的是,come on,你的讀者是誰?報紙必須對讀者負責啊,而新聞學的第一課不就是「心中有讀者」嗎?如果今天報紙想要宣揚某種理念,那麼就必須想辦法讓你想宣傳的對象瞭解文章的意涵。為讀者著想的媒體會做好「溝通的管道」,選擇適合的訊息,傳遞給讀者。我相信,龍應台文章的接受度(且別管文章的立場),一定遠比這篇文章還高,而更能達到作者想要與民眾溝通的目的,無論是激起同意或是反對的意見。

回到這文章,該篇文章是節錄自該作者最近出版的書籍。我相信作者心中自有其讀者群,這個讀者群與報社的讀者也許不同,所以不能把難讀這件事怪到作者頭上。我也相信報社編輯的立意良善,想要在渾沌的世局中振聾發聵。不過,如何能達到振聾發聵的效果呢?可能要再想想。而這給我的另一個警惕是,「心中有讀者」,「心中有讀者」啊....(在此順便向研一時的「新聞寫作」老師致意...)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葉狀師
  • 還請轉貼該文,供大家拜讀一番
  • weipingli
  • 那是中國時報前天與昨天的文章,題目是「道德不能罷免」。中時已<br />
    經把它收到資料庫了,所以無法找到連結。請至中時電子報的資料檢<br />
    索中,鍵入篇名,即可找到此篇文章。<br />
  • aleecia
  • 最近唸書也常有這樣的感覺<br />
    如果一個人的文字讓人有生理上噁心的反應<br />
    我想那應該不能算是很好的書寫吧:p
  • weipingli
  • 哈哈,難怪你的MSN會改成「我不喜歡讀書」...
  • 玉米神
  • 心中有讀者... 這句話好熟耶...<br />
    我們是一起修那門課的嗎?<br />
    Simon Chen 老師的經典應該是"厚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