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感想嗎?

兩個字:「暴累」!

尤其是當我下午上完「憲法第一修正案 -- 言論自由」的課出來後,整個人像是魂魄被抽乾一樣,直到著作權法課結束,還是沒有回神。在 山羊大廳遇到「也是」(註:我的同學綽號就叫做「也是」,並非行文中有文法錯誤),講了半天話,仍然恍惚。的確,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陷入精神恍惚的情況了。適巧張小元又打電話來,我講出來的話還是亂無章法。腦中的句子與講出來的話無法兜在一起。

其實也沒受到什麼嚴重打擊。可就覺得好累好累好累。

上午上的是Telecommunication,老師是科羅拉多州立大學來的訪問學人,充滿幹勁的年輕老師,談得是科技匯流。基本上本人對於科技也不甚瞭解,不過至少拜新研所之賜,還聽過「大媒體潮」或「mega media」的名詞(僅止於名詞),再加上上課前還是有看一下指定的功課,所以上完之後還覺得可以接受。雖說相較於法學院常見的大班制,這堂課大概只有十幾個人,不過反正大家輪流 on call(被老師叫起來問話),LLM學生也佔了一些,所以心理壓力還好。

於是我安心,但略帶心虛地期待下的言論自由。所以心虛,是因為我reading沒唸完,再加上憲法課的reading不如上午簡單,case很多,而且又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繞來繞去的邏輯推理,讀著讀著,不知不覺暈頭轉向。教言論自由的這位老師聽說是個很活躍的人物,常常發表時論文章,或者上電台訪問,過去學生評價也不錯。不過可能是我沒上過美國憲法,雖然暑假時Foundation的課曾經提過憲法審查的概念,但顯然Foundation能提供的知識還是不足。加上我只草草看過case,所以當老師提問的時候,我又陷入迷霧。另一個問題是,老師上課的節奏很快,一個問題接一個。大致而言,只要好好看過reading,還是可以答得出來。(是的,好好看過reading,意味著你不只要仔細看過一遍,還要再回頭想一想,整理一下,當然不是像我昨晚翹著腳當小說瀏覽的那種看法)

問題是,我就是沒好好看。所以一整堂課,我都在緊張中度過(wuwuwu...),一邊想我為何要來修這門課....。其實現在仔細回想,老師問的問題只限於課本,老師也不會陷人於尷尬的境地,但是隨時提心吊膽要被叫起來,還是很刺激。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光問課本上的問題,複習一遍,也是蠻無聊的。(其實我好像沒什麼立場講這種話,因為我根本就沒好好唸過,而起又擔心被叫起來)。下課時聽到英國同學跟愛爾蘭同學聊天。英國小姐說:「夠了!這堂課真是有夠笨!我真受不了這些美國人(註:基本上,他是在一群美國同學面前,用英國腔英語大聲地說),一一跟我複習這些教條幹什麼...」,愛爾蘭先生好脾氣地說:「這是加強印象...加強印象...」他表示,還是會繼續修這堂課。至於台灣代表我,基本上,我還是先把它退掉,等下學期好好修憲法好了。

在言論自由課失魂之後,我旁聽了著作權法,想要恢復心神。因為在台灣已經修過著作權法,又是本人的論文題目,而且老師教的也不錯,所以還聽得蠻愉快的。(可是跟contract衝堂,我不能修啊....wuwuuwuw...)而且在這堂課中,我發現,美國孩子上課也沒有多踴躍碼...我本來期待看到美國人爭先恐後舉手發言,結果並沒有..老師拋出問題後,很多時候還是靜默一片....。

不過我的魂還是沒有回回來。我繼續拖著疲憊的身軀,草草解決晚餐後,繼續晚上六點到八點的Media & Sovereinty. 這是傳播學院的seminar課,談得是媒體管制。果然,傳播學院就是傳播學院!!我找回來了闊別已久的熟悉感覺!!第一,老師外表很隨性,雖然老師其實也算是法學院的教授(法學院老師都穿西裝)。第二,老師上課態度也很隨性,有點「盍各言爾志」的感覺。第三,老師談他現在在做的project,包括奧運對中國媒體的影響、中東媒體管制、公民社會與社會發展。我居然,聽到了,「公。共。領。域。」四個字!!!!我曾多麼痛苦,而今又多麼熟悉的字眼啊....還有什麼「媒體再現」、「議題形成」(ㄟ,新研所同學們,Framing可不可以算是議題形成啊?我知道agenda setting是議題設定,framing意思是不是差不多??)wuwuwuuw.......我好像又回到了新研所時代啊....雖然這堂課要寫research paper......

好不容易,回到家。可愛的張大爺已開始在書桌前用功苦讀,而我才剛結束疲累的一天。這就是傳說中的法學院生活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葉狀師
  • 我要是妳的話會退掉契約法,跟妳的專業關聯性很低,而且對於未來的<br />
    發展幫助很低很低很低很低...。<br />
    <br />
    至於言論自由,並不一定要先修過美國憲法,充其量去中國城買一本美<br />
    國憲法的書來翻翻就搞定了,實則美國憲法修完之後還搞不清楚什麼是<br />
    美國憲法的大有人在。<br />
    <br />
    美國學生要不然就是不發言,要不然就是亂發言(一聽就知道沒唸書的<br />
    那種),只是英文比我們好,用英文唬爛的功力比我們強,如此而已。
  • dato0617
  • 辛苦了~~~<br />
    完全沒法提供任何實質有建設性的建言<br />
    就是在這兒為你加油打氣囉 ^_^
  • yunkai
  • frame我們這邊翻框架啦<br />
    講框架應該你就有印象了<br />
    據說 我們這對框架最有研究的人就是...臧老師...<br />
  • h122001027
  • 我覺得小平滿有走學術路線的天份的<br />
    如果要走學術的話<br />
    那去修些1L的基礎課 把學術底子打好(雖然那些課對實務大多沒有實<br />
    際助益) 應該是不錯的做法吧
  • weipingli
  • 先謝謝各位大德的建議。<br />
    <br />
    狀師學長。可我還是想考bar啊,要考bar還是得要修一門基礎課。我<br />
    總覺得上學期先給他修起來,比較保險。我還想請問一個問題,LLM的<br />
    成績對於申請SJD或其他學院的Ph.D.(是的,有一股小小的邪惡聲音<br />
    在內心裡對我說:要不要考慮一下Annerberg Communication..) <br />
    會不會有影響啊?<br />
    <br />
    MO,謝謝。我會為詠約禱告(我的直覺真的就是禱告,那是我覺得千<br />
    里之外我所能做的),希望他快快回復健康。我再找個時間打電話給<br />
    你跟陳大約。<br />
    <br />
    張小元,謝謝指點。原來臧的專長是框架啊..可是框架跟議題設定有<br />
    什麼區別? 框架是指對於報導對象的形象設定嗎?<br />
    <br />
    James...wu...謝謝....已經很久沒聽到有人說我適合走學術路線<br />
    了...其實我對教書更有興趣(雖然做研究也很必要)。上了<br />
    Foundation後,其實我腦海想的都是,如果回國教英美法,我會跟過<br />
    去我上過的課的教法,有什麼不同..改天再寫一篇。
  • 葉狀師
  • 要修基本課嗎?我印象中是修課必須分散在不同領域,而不是必須修基<br />
    礎課程,妳要不要再跟法學院確認一下?<br />
    <br />
    再者,要修基本課的話,我會建議修民事程序法,而不是契約法;要不<br />
    然憲法也是基本課。理由在我的部落格有提過-美國是判例法的國家,<br />
    不了解訴訟法規的話,在研讀案例的時候容易發生基本上的錯誤。<br />
    <br />
    英美契約法非常沒有體系,也沒有什麼理論基礎,互相矛盾的案例也所<br />
    在多有,上完了等於沒上,不如直接等著去BARBRI補習還好些。
  • 葉狀師
  • 忘了回答,成績當然會有影響,不過影響稍微小一點(JD申請只看成<br />
    績;研究計畫以及推薦信對於博士班的申請就蠻重要的)。<br />
    <br />
    建議多修小班制的研討課程,而且最好要跟妳的專業有關,這樣妳才能<br />
    夠近距離的接觸老師,並進而取得老師的推薦信,甚至試著在老師的指<br />
    導下在法學期刊發表相關的報告,這對於博士班的申請幫助很大。
  • weipingli
  • 謝謝學長,我想我明天應該會去聽Kreimer的 free speech <br />
    seminar吧...Media & Sovereignty課的老師,其實好像也算是法<br />
    學院的老師ㄟ(姓Moore),雖然掛在安娜堡名下,他跟戴傑老師頗<br />
    熟,聽他說戴老師也在作中國媒體的研究。
  • 葉狀師
  • Kreimer很棒,大力推薦!!! <br />
    附帶一提,Kreimer的[21世紀的憲法第一修正案]有很多言論自由的<br />
    基本概念(大概佔了一半),所以如果你另外修了言論自由的話,會有<br />
    點重複的感覺(好處就是很多指定閱讀案例是相同的)。<br />
    <br />
    為什麼現在關於言論自由/傳播自由的課這麼多呢?以前少的不得了<br />
    呀!!!<br />
    <br />
    Moore我就不認識了,新老師?<br />
    <br />
    戴恩師的確有進行一些中國媒體的研究,不過研究重心在於整體的法制<br />
    改革,媒體改革只是其中一環。
  • 猥褻
  • 喂喂喂,我還沒有發言過啊。那個博學的Yunkai不是我啦。<br />
    框架跟議題設定到後來萬佛朝宗了啦。議題設定理論最後發展成四個<br />
    層次,第二個層次就把框架理論吃進去了。但另一方面,框架理論學<br />
    者堅持他們是先出生的正統。詳情請來電。我唸了一些相關文獻,應<br />
    可提供參考。
  • weipingli
  • 對喔,我還在想你不是正在defense嗎?怎麼有閒情逸致留言...仔細<br />
    看果然是勁爆凱!失禮了,雲凱!<br />
    張小元果然是有考過communication theory資格考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