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常在路上遇到奇怪的人。我從小就有這樣的困擾,所以走在路上時,很沒安全感。一旦有人靠近,就渾身不舒服。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與同學走在小巷,不久後便發現有個人一路跟蹤我們,而且那架勢很像連續劇中的壞人。我跟同學說,我們分開跑,看他會抓誰。現在想起來,真是個笨蛋到頂點的提議。想也知道,壞人應該會捕捉難度比較低的人,那就是我。因為我怎麼跑,也跑不過那運動細胞活躍的同學。壞人很快就逮到我這個笨獵物,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腕不放。壞人的眼神充滿恨意,卻就此一動也不動,我的同學也沒有大聲喊叫,看來是被嚇著了, 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我當然也很害怕,可我現在忘了當初有沒有喊救命,我只記得壞人的眼神。

這時,白馬王子出現了。一位台中二中的哥哥走了過來。我說,「救我...」。
白馬王子逼近壞人說:「你幹什麼」?壞人不講話。
白馬王子說:「放開手」!
壞人居然聽話了。
白馬王子頭低下來跟我們說:「快跑」!
我來不及說謝謝,馬上逃命去了。
到現在為止,我還是很感謝那位好心白馬王子。雖然我已經忘了他長什麼樣子。
回家之後我告訴媽媽,她女兒差一點被人綁架了。怪的是我媽媽居然不以為意,一副我在講故事的樣子。然而,半路被跟蹤、被抓的經驗,已經為我投下一層陰影。由於神經緊張,我常會被路人嚇到。譬如說高中的時候,突然有中年婦女停下機車問說:「我載你去上學好不好」?我都會以一種緊戒的心態打量這個可能是好心人的大媽。

去年十二月,我又碰到了奇怪的路人。

那天的天氣跟今天差不多,很涼爽。十二月初的台灣其實才剛脫離秋老虎的魔掌。我穿著風衣,提著三大袋喜餅,鑽出市政府捷運站,趕著把餅送給以前的同事與長官。

忠孝東路與基隆路的紅綠燈,總是特別久。我隨意站定一個位置,一邊等著綠燈亮起,一邊看看這闊別已久的街頭。

突然,前方有位長髮的女生轉過身來,朝著我喃喃自語,眼神又帶著恨意。

(是對著我嗎?)我想。(我跟你沒干係啊。難道又是一個想要抓人的怪路人?)

我回頭看看我背後有沒有人。並沒有。

(那麼就是我囉? 我跟你素不相識啊。)

我下意識的退了幾步,長髮女生往前逼近幾步。

(不要再過來了,我求求你)。我又退後幾步。眼神開始飄向遠方,裝作一切沒事。可惡的紅綠燈才倒數到九十秒。還有好久要等。

突然,長髮女生大叫:「你不要太過份」!!!

(不看你也叫過份)?!

我忍不住了,再回頭望,察看到底被罵的人是不是我。此時,我的背後突然出現兩個往反方向走的路人,一高一矮,都是男人。高男人惡狠狠地又朝我的方向說:「幹!看三小」!另一個矮個從頭到尾沒回頭。我現在對他的印象,只是一團黑影。

我把頭轉回對著長髮女生,一面思索何時跑出來這兩人?還有,到底是誰被罵。是我?還是那長髮女?

長髮女人這時是真的走過來對我說話了:「不要理他們,他們是神經病」。

(是嗎?到底誰是神經病?還有,那兩個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你喃喃自語的時候,我背後明明沒人啊。)

我對她笑了笑,裝作若無其事。綠燈終於亮了。這九十秒真是超級無敵久。

我心裡一直很不舒服。不是因為聽到「幹!看三小!」這幾個字。而是這一整串事情。

隔天我到政大,送喜帖及喜餅給神力老師。

神力老師聽了我的描述,若有所思地說:「通常結婚前後,磁場會比較不一樣,所以....」

我聽了以後全身發毛。不會吧。

「只有結婚前後短暫的時間而已」。

那就好。我還是覺得,他們只是奇怪的路人。就像我小學四年級時遇到的那個一樣。而對待這一切,就應該像是媽媽那不在意的態度。沒什麼,就像是沒發生過。我們真實的生活只限於眼耳鼻舌身通常可識之處。而其他,只是多心與想像。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猥褻~
  • 是大白天嗎? 呃~~~我怕了你了~~。<br />
    另,也許小平有所不知,一九一八年發生的流行感冒,全球死了2~5千<br />
    萬人。費城是全美國災情最嚴重的地方…呃…數字我就不講了…<br />
    但……
  • weipingli
  • 這是故事啊。說故事。嘻嘻~
  • louisac
  • 妳媽媽好鎮定喔~<br />
    我娘-->一向保護過度-->我記得我小一,走個防火巷抄近路,我跟我同<br />
    學都被我媽罵死啦...
  • weipingli
  • 我媽,可能是因為搞不清楚狀況吧。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 Brandon
  • 小平同志好久不見<br />
    妳有老公在身邊應該很安全<br />
    但身處全球槍械持有率最高國家之一<br />
    還是要小心啊<br />
    <br />
    Best<br />
    <br />
    黃小凱
  • weipingli
  • 黃小凱~<br />
    <br />
    你的法國行好像還不錯碼(我之前看了,雖然現在連不上去)<br />
    寫完這篇文章的隔天,我又在路上遇到人(一個女人)跟我借錢了。<br />
    她說,你有沒有XXXXX元 (我聽不清楚)。<br />
    我裝作聽不懂,叫他問別人。結果換來一陣類似咒罵的語言(我只聽<br />
    懂 others screw up.. hope you not end with like <br />
    others...)<br />
    <br />
    台灣借錢的路人比較有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