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一開始騎車前行,由於摩托車車速快,原本的絲絲小雨及冷風,變成了刮在
臉上的冰刀。哲治很盡責地在適當的地方停下,為我們介紹景點(在此附帶一提,
哲治是個很好的導遊),我們看到了綠島火燒般的岩石,還有夏天時可能會很漂
亮的珊瑚礁岸,還有大到可以露營的山洞,接著騎過綠島的「東區」,但也許是
遊人近乎絕跡的冬天,這裡的店家鮮少開店,即使亮著一盞燈,也很難分辨到底
是開著照路的,還是真的有營業。就這樣,我們冒著寒風冷雨駛過東區,哲治詢
問我們,距離繞完全島,只剩一半路程,要不要再繼續前行?我們心想,既然來
此一遊,那麼就看到底吧。

感覺騎了良久,眼看天色漸漸變暗。寒風冷雨變成了淒風苦雨,途經由監獄改裝
成的「人權博物館」,此時的我們相當能夠體會這些犯人的又冷又悲苦心情。我
們三輛摩托車在幾乎沒有人煙的綠島前行,為的是看那來到綠島必看的「睡美人」
與「哈巴狗」,途中哲治兩度回頭,問我們要不要繼續前進。我們懷抱著「快到
了」的希望,勇敢向前,不過「快到了」的「快」,可能要與從台灣飛土耳其13
個鐘頭的航程比較。在台北只騎過50摩托車的育明,騎著125機車,還載著下
定決心要減肥的我,很不熟練的在山路上,忍受著刮人的風雨,在蒼茫的暮色中,
幾乎是摸黑前行,每遇上坡或下坡路段時,兩人心裡都是提心吊膽,深怕摩托車
會自動上坡「八庫」,或是自動加速向下滑行(育明,感謝你….)。

終於,我們到了觀望睡美人及哈巴狗的地方。哲治指著遠處黑成一團的海面說,
「那就是睡美人及哈巴狗」。我們睜大眼睛,努力勾勒出哈巴狗及睡美人的輪廓,
那是脖子,那是頭…。睡美人還可以勉強看出,但是哈巴狗「殊難想像」。我們
最後還是放棄了哈巴狗,現下將希望放在接下來的一站:「朝日海底溫泉」。雖然
一路辛苦,但是我們腦中浮現的都是熱騰騰的溫泉,還有SPA水療的美好畫面,
已經到這裡了,溫泉還會遠嗎?

這次,我換坐哲治的車,兩人又在淒風苦雨中一路前進。哲治還回頭大叫:「千
萬不要跟人家說你們來過綠島」!!!為了提振士氣,我們一路唱著「啊~~爽到
你,艱苦到我…」(為什麼會唱這首歌?我也不知道,據哲治說,他腦海裡就是
一直浮現出這首歌)。爽,爽到誰呢?此時,我們不約而同的想到遠在台北的趙
老大以及杏茹姊姊。想到趙老大此時可能爽快地在浴缸裡泡澡,姊姊可能在家裡
躺在床上舒適的休息,我們心裡湧起一股小小的苦楚,這兩位談判中的當事人正
在台北快樂,而我們四位小律師,卻在窮山惡水之境,艱苦地與風雨搏鬥….。
一路上,我們只能以怨恨以及詆毀同學的想像,來提振精神。

好不容易,眼前浮現出了大招牌「朝日溫泉」~我們五人如見天神降臨,想說一
路辛苦終於有了代價。匆匆收起雨衣,迫不及待衝進去盡情享受溫泉,至少創造
回來還有可以向趙老大以及姊姊炫耀的回憶。然而,就在哲治掏出門票時,收票
人員開口了:「溫泉是有啦,不過熱水器壞掉了,你們還要洗嗎???」

!!!!!!!!!!!!!!!!!!!!!!!!!!!!!!!!!!

除了驚嘆號之外,我們還能說些什麼呢?
除了瞪大眼睛之外,我們還能幹些什麼呢?
除了想當場打扁溫泉的老闆之外,我們還能想些什麼呢?

當然,我們什麼都不能做。我們只能邊罵邊走回摩托車,忿忿地拿起我們的雨衣
(有些雨衣還破了洞),戴上要掉不掉的藍色工地安全帽,繼續騎回我們的民宿。
這次,我們倒很想看看,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狀況發生。

溫泉泡不成,我們只能以吃來發洩。途中我們經過一家羊肉爐店,老闆娘閒閒的
抱著嬰兒坐在店門口,雖有一桌人正在吃飯,但我們很擔心是老闆娘自家人正在
吃爽的,沒做給外人吃,又怕有「我們是有食物,但是瓦斯沒了」..的狀況發生,
我們特地在羊肉爐店前停下來,大聲地問:「啊你們有沒有做生意」?看到老闆
娘點頭如擣蒜,一副起身要準備吃食的樣子,我們才放心「預約」一個鐘頭,待
回住處稍事梳洗後,再來用餐。

如果問說我們來綠島是做什麼的?我想,最大的答案就是吃薑母鴨吧。這完整的
一餐,真是讓人當場想要謝天。小時候唸書時,修女告訴我們飯前要祈禱謝飯,
此時我深切體會到,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能吃到一頓熱騰騰的薑母鴨,是多麼
幸福的一件事!!!在店裡,哲治恢復了師奶殺手的本色,開始稱讚薑母鴨有多
好吃,還點到了一道據老闆娘說是「稀世胗饈」的「鐵甲菜」,雖然偷瓢了一碗
花生,但是諂媚地跟老闆娘拉關係:「唉呀,你姓蔡喔,我媽媽也姓蔡啊~~」,讓
老闆娘不但不計較我們偷吃花生,還掩嘴笑得跟少女一樣(雖然我們都不懂哲治
說的話為什麼有這麼好笑…)。這頓飯,真的很好吃。我是說真的。

吃罷,抬頭看看牆壁裝飾,正正好就是那綠島聞名遐邇的「睡美人」及「哈巴狗」
啊!只見那照片中的兩塊岩石,在燦爛的陽光下,清楚地展現睡美人及哈巴狗的
輪廓,只差沒有閃閃發光。此刻,我們才能夠了解為什麼這兩塊岩石像是睡美人
及哈巴狗!

若要再問,我們到綠島來,除了吃到一頓薑母鴨外,還做了哪些事?那就是:寫!
作!業!用完好吃的薑母鴨後,我們旋即返回旅館拼作業。開始寫作業時,已是
晚上九點半的事。不過由於太累了,加上隔天還要搭早船,因此寫到12時,大
夥兒上床就寢,隔天再拉回台東寫作業。但為了證明我們真的很用功,我們也照
下了「火燒島用功圖」一幅。這也是我們在綠島唯一留下的一張照片。

隔天,我們起了大早,記取昨日可怕的暈船教訓,我們準備一早飆至港口,搶坐
後排中間的座位。不過,因為找不到民宿的老闆娘,所以我們在沒有付錢的狀況
下就往港口出發,搭上了回台東的船。關於這點,我方主張這是受領遲延。我們
要付錢,老闆娘不在,我們也沒辦法。

好在這次回程,風浪不大,船很平穩。(哲治說,這可能與洋流有關。搭船時若
有一程波浪很大,回程可能就很平順,敬告諸位同學,以後搭船前,千萬要打聽
清楚)。船上一直播放尤雅的卡拉OK伴唱帶,從「四個願望」到「人間有溫情」。
整趟航程,重複了兩遍。我也學會了「得不到的愛情」以及「梭羅河畔」兩首歌,
下次唱歌,我又可以有新歌獻給大家。

上岸了。看見台東碼頭,恍如隔世。昨天的綠島之旅,有如一場夢。就在此時,
電話響了。民宿老闆娘氣急敗壞的打來:「你們現在在哪裡啊」~~~~我們,我們
已經回到台東了,來追我們啊~~不過,這當然不是一個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
的東吳法碩乙學生所為,哲治非常有誠信地請老闆娘留下帳號,並且告知若不還
錢可以請警察來抓他,才安撫了神經大條的老闆娘。

回到台東市區,看到房子與車子,還有肯德雞、麥當勞、三商百貨,我們知道,
我們終於,回到了人間。而就在我搭機飛回台北時,太陽公公居然露了臉,還把
飛機上的我曬得很熱,為這趟台東淒風苦雨帶賽之旅,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to0617
  • 哈哈哈<br />
    真的是...令人難忘啊<br />
    光看我就不‧想‧去!
  • weipingli
  • 啊就跟你講啊,這只是特殊的經驗。地主蘇哲治說,當我們沒去綠島<br />
    的時候,綠島可是風和日麗、風光旖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