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去年一月間寫成的文章,紀念帶賽的綠島旅行。經此經驗,我跟旅伴吳諾諾等人發誓,近幾年再也不要去綠島。(不過這種誓不可亂發。十幾年前我從印尼回國,臨上飛機前發咒,再也不要來印尼玩。近十年後,我與同學戴沒如本來打算來各Bali島自由行,未料,到了機場才發現,我的護照居然過期了!!!此次經驗,廣為報社長官及同業作為笑柄。我想這可能是十年前的詛咒生效)。 

最近準備論文及期末考,已無心思沈澱心情。偶從書堆中探頭休息,只能以考古過去文章為事。「綠島帶賽之旅」應該有些人已看過,就當作溫習一下笑話好了。



圖片說明:這是去年綠島行,唯一在綠島留下的照片:「寫作業」

綠島帶賽之旅

寫這篇文章時,我正位於往台中的國光號上。短短三天內,我乘坐了各種交通工
具:火車、大型客運、箱型車、自用車、遊船、飛機、摩托車。我只能說,這種
經驗「真是充實啊」…….

背景說明:拜李老師挑戰性頗高的談判作業之賜,我們一行六人為了貫徹老師上
課所說,「談判時,通常都會與對手至風景區一遊,以培養彼此良好的關係」,再
加上地主哲治熱情的呼喚,我們決定開拔至台東,在「青山相待、白雲相愛」(姊
姊的用詞)的大自然環境之下,優雅地進行談判。然而,由於雙方太過投入,以
致於原本一個白天就可結束的流程,拖至凌晨2點才大功告成。一行人拖著疲憊
的身體回至哲治家,約四點就寢。趙老大還趕早在六點清晨起身,搭八點的飛機
回台北。姊姊也在中午時分跟我們說再見,只剩下在談判中扮演「律師」角色的
四位,外加nonno攜帶的朋友小四小姐一名,踏上綠島之旅。

綠島帶賽之旅正文

經過短暫的睡眠,我們匆匆起身,準備投向綠島懷抱,在綠島的好山好水中,
完成我們的談判作業。當時在我心裡浮現的,是我在普吉島出差,採訪APEC會議
時寫稿的景象:窗外就是藍天白雲,我在涼爽的室內,聽著音樂寫稿,不時還抬
頭欣賞戶外灑落的陽光。

我們訂的船票是下午一點半,由於之前在初鹿牧場又喝牛奶、又吃饅頭,啟程太
晚,我們無法以聞名的「卑南豬血湯」為午餐。但是飢腸轆轆的我仍堅持攜帶滷
肉飯加蛋到船上用餐。上船前小四還分送暈車藥給大家,深怕經過一夜辛苦的我
們會熬不過船浪顛波。但鐵齒的我仍然信心十足,甚至大言不慚地大放厥詞:「我
這個人最適合到處玩耍了,又不會暈車,也不會暈機啦」!當育明因為怕暈船,
即使忍著飢餓,也不願意吃飯時,我還堅持在開船前一刻,狼吞虎嚥吃完我的滷
肉飯,甚至跟著哲治一搭一唱:「育明你沒吃午飯沒關係,反正我有吃飯,哲治
吃麵,兩個人都剛吃,吐出來也都是溫的,你做中間,剛剛好還可吃….」誰知
竟然一語成讖…..

在這裡還要敬告各位,以後坐船時,盡量選擇船後、靠中間的位置,因為風浪較
小。這個忠告可是以我們五人的血淚換來的。想到坐船就很高興的我們,看到船
上前排空空如也,心裡還相當得意,一路衝至最前面靠窗位置,邊衝還邊怕有人
跟我們搶位。就這樣一馬當先坐定位後,船長走出來了:「前面窗邊很晃歐,怕
暈船的人應該做到後面去」。我們還是不信邪,我還心想本人大船小船都坐過,
沒什麼暈船這回事,船長你也太小看我了,於是堅持坐在原位。直到開船時,船
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我們才知厲害,趕緊換位子。不過,似乎已經來不及。

要如何形容船的波動呢?做過飛機的人都知道,當飛機進入亂流時,會上下起
伏,有時候高度落差太大,心臟還會有一種突然提到半空中的感覺。要是沒搭過
飛機,那麼就想像你玩海盜船的感覺。剛開始坐船有這種感覺時,我還很高興地
向育明及哲治說,「挖,有坐飛機的感覺耶…」,接著並得意地表示,自己生平最
愛玩的遊樂設施就是雲霄飛車。不過,做五分鐘的雲霄飛車可能好玩,但做50
分鐘的雲霄飛車,就是自虐了。而我們五人,正一步步踏上自虐之路。

首先是不遠處傳來某小孩的咳嗽聲,接著聽到「挖」一聲,有液體從嘴巴奔洩而
出的聲音,接著空氣中船來一股酸味,我們心想:「這小孩八成是吐了,小孩碼…
總是身體比較不行…我們正值青年,這種小浪難不倒我們..」。不久之後,更近處
也傳來一聲「挖」,哲治感覺一股酸味逼近,回頭一看,一顆頭靠在後背,原來,
nonno也投降了。哲治很有同學愛地抽了好幾個塑膠袋及濕紙巾給 nonon之後,
便換到前方的座位去了。

此時,我跟育明則大力地做深呼吸,提早練習懷孕時可能用到的「拉梅茲呼吸
法」,原本不信邪的我,開始感受到一種奇異的感覺,彷彿剛剛吃過的飯都湧到
胸口。我極力說服自己只是吃得太飽,然後一面專心練習呼吸。然而,空氣中的
氣味愈來愈濃,剛剛吐過的小孩不斷咳嗽,發出「挖」的聲音。

(接下來的一段可能有些人會認為很噁心,無膽勿看)

終於,我身旁的育明也受不了了,咳了兩聲,也開始「挖」了起來,哲治又很有
同學愛地將手伸過來,遞來紙巾。雖然我正在與那種奇異的感覺奮戰,但是為了
表現同學愛,我還拍拍育明的肩膀,希望他好受一點。然而,一股強烈的感覺湧
上心頭,排山倒海而來,再多的拉梅茲呼吸也救不了急。我全身冒冷汗,早先吞
下去的滷肉飯奮力抗拒地心引力,順著喉嚨,往我口中奔流。我匆匆抽出塑膠袋,
沒有經過咳嗽的程序,「挖」的一聲,即刻又將之前吃下的滷肉飯吐到塑膠袋,
還原成酸稀飯(還加上早先喝過的牛奶),完完全全印證了我之前與哲治開玩笑
時說的話。

此時,哲治仍然很有愛心的走過來,不顧濃重的酸味,遞過很多塑膠袋與濕紙巾
(真是患難見真情,哲治,真是感激你啊….),我揮手叫哲治趕緊遠離這塊區域,
畢竟我想有稀飯就夠了,我們並不需要湯麵。鐵人哲治送完濕紙巾後,也匆匆回
到座位。據哲治指出,其實他當時也差一點受不了,只好趕快回到座位呈「大字
形」攤開,否則我們五人真是無一倖免於難。

五十分鐘的航程,對暈船的我們來說,有如五百年一樣久,當我們聽到有人說「到
了,到了」之後,就好像聽到天籟一般。吐得亂七八糟的我們,全身酸軟無力,
拖著疲憊的身軀上岸,只想快點洗個熱水澡,躺下休息。此時的綠島,正飄著小
雨,嘶嘶冷風刮面而來,頓時覺得自己好蒼涼。

終於,我們騎著租來的摩托車,到了原先就訂好的民宿。大家稍事休息,恢復體
力後,我們又開始活跳跳起來(在此感謝小四及nonno煮的泡麵。走筆至此,突
然覺得小四是nonno帶來照顧我們的。),準備繞島一週,來看看這聞名的潛水
天堂。

一出門外,仍然有些微小雨。不過,經歷剛剛的暈船,這點小雨、這些冷風,對
我們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雄心萬丈的我們,披上租車行附的20塊塑膠雨
衣(其中有幾件,還有前人很好心的撕了開叉,方便後座的人跨坐),戴上很像
工地工人帶的藍色安全帽,準備前進!!!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