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論文,到了一種心神喪失、精神耗弱的地步。尤其是在短短幾天中要將修改的版本交出來時。
行走坐臥都想著論文,昨天晚上還失眠,因為一直記掛不下。
向來覺得自己邏輯能力不佳,習慣跳躍思考,現在更有深刻體驗(邏輯不好還念什麼法律啊!?)
整個人都變笨了。一向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吐槽的能力。隨著寫論文的進展,一點點 一點點的流失了。現在我已經變成一個人家丟一句話過來,很難回嘴的呆子。瑜珈班的歐巴桑反應都還比我快上十倍。
寫到好想吐啊~ 即使修改完之後,心裡還是覺得「餘悸猶存」,不想回想寫作的過程,也想不起來自己寫了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寫了一個很可怕的東西。(是的,我沒用錯成語,是一種餘悸猶存,好像剛剛幹完一件很可怕的事的感覺...),想到口試,更是緊張。我也不知道在緊張什麼。以前又不是沒有口試的經驗。我開始深深懷疑是否這幾年下來,我已經患上神經耗弱的毛病。

我想可能是因為這些日子來沒聽音樂,我才會這麼緊張。當我需要思考的時候,我必須身處絕對安靜的環境。然而愈是緊張,就欲需要音樂。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進行緊張的思考自虐,讓整個人更為虛脫。

不過這次寫論文已經比上次寫新研所的論文好多了。以前還會莫名其妙的寫到悲從中來。(我還是沒有用錯成語,我在某個深夜趕論文,沒來由地突然開始流眼淚,好像神經病)。

好在我的好同學張小元,曾經寫過「論文的詛咒」。這是他在五年前趕新研所論文時寫下的。每次我看了這個詛咒,心情就會好些。不知現在在寫博士論文的張小元,有無「論文詛咒」博士版:
-----------------------------------------------------------------------------------
※ 引述(形銷骨立)之銘言:
:   對!………論………文………是沉重的壓力………
:   相信我吧,…接下來會發生更令你覺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事的……
:   呵……呵………呵……………
:   論…………文……………
:   老……板……說…這……禮拜…要……全--部--寫--完!
:   對…………全部…………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
:   充滿焦慮、怨恨、憤怒與悲傷的論文……
:   不知道以後的人看完我這本論文會不會在一個禮拜內因詛咒而亡??
:   好恐怖…………我應該一邊放大悲咒一邊寫論文的……
:   我終於進入論文最終發狂時期了………
:   大家可以看著我的情緒轉變,然後知道自己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   呵………呵………呵…呵……祝大家好運……
----------------------------------------------------------------------------------------

如果寫一個關於論文的恐怖故事,我想應該會深得全國研究生的共鳴而大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