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茂老師今天上課的時候突然問,我們共同相處了三年的教室,何時要歸還,給新生學弟妹用?問罷,幽幽地說了一句:「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啊...」。

聽時突然覺得心裡酸了一下。

幾個月後,這間教室又是另一批新人新面孔了。心裡閃過很多畫面:一下準備公司法時,跟蘇大便和林小堅跑到對面買鹹酥雞、暑假的時候來上加強課、在教室裡拉下投影銀幕,翹著腳看「愛在心裡眼難開」的電影、大學部學弟妹在教室後大聲喧嘩的時候,趙大哥衝出門斥責這些小孩、教室裡一團團堆積的「蔬菜湯」、「糙米湯」營養食品、致宏腳下永遠踩著雜亂的電腦線、小易在暖爐上曬著手套或圍巾之類的東西、當然,我畢業後一定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懷念教室櫃子裡永遠都不會缺乏的零食,還有下課時一群人群聚在櫃子後面覓食兼打屁的身影、期中期末考時阿力煮的奇怪食物(對了,我還沒吃到粥,阿力你一定要煮給我吃)、哲治大老遠從台東帶來,弄得行李滿是羊臊味的黑松羊肉爐、姊姊最愛把人叫到教室外面訓話,壞的人還會得到黑色小蘋果、朱大哥每次跟老師說話前,開頭都會說「不不不...」、還有什麼時候,我們再去中正紀念堂的「你好酷爸」那邊訂個有牛排味的豬排便當來吃吃啊?畢業前應該在教室喝喝酒,我還沒在教室裡面喝酒過呢...

想到日劇司法八人組的片尾,八個人都結業了,女主角臨走前忘了拿東西,回到大家常討論功課的教室,座椅仍在,陽光依舊,只是人已各赴前程。她觀望了一下,想見大家往昔笑聲容貌。微微一笑,輕輕地,關上了那一道門...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