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說要寫我在法碩乙的日子,就出了「驚天挫屎七十分鐘」(張小貓的形容詞)這件新聞。很多人都跑來問:「ㄟ,王XX是你學妹嗎?」。
這.....容本人沈吟一下,想想應該如何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讓我這樣說好了:

所謂「法碩乙」,其實已經是舊時代的名詞了。現在的正式名詞應該是:「東吳法律專業碩士班」。我們這個班,修業年限共三年,學分總數多達九十二個學分,畢業時還要撰寫一篇論文。換句話說,我們除了把大學四年法律系的課,集中成三年來上之外,還要有碩士班的形式,寫篇論文。

因為學分多,所以我們幾乎天天都在上課,從早上到晚,我看到同學的時間,可說甚至比張小貓還多。請想像國高中時,你天天跟同學相見,同聲同氣相偎依(註:這是我小學校歌的其中一句,因為頗為適切,特此借用,並註明出處)的情狀。碩乙的課很重,尤以二年級為甚,從上了大學之後,我幾乎沒這麼用功過。整個二年級,幾乎像回到高中時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自然培養出革命情感。我想,我們班應該不會發生向記者隨便亂報料的情況吧(雖然老媽已經一再告誡我「behave yourself!」,以免同學的印象只有我很會講笑話)。

至於新聞女主角上的班,叫做「碩士在職專班法律專業組」,利用晚上上課,所以都是「在職」人士上課。其實他們修的學分也不少呢!總計要到八十個學分,再加上也要寫論文,所以課業也很繁重。不過我們「白天班」的,以我們班為例,很多是抱著「揮別過去歲月」的決心,辭了職來念,與一般碩士生無異。所以生活重心,與「晚上班」的也會有所不同。

有人問,師資會不會有差呢?以前是有的。套句碩甲學長說的話:「你們很多師資都是一流之選」,東吳教授本就有其強項(例如東茂老師的刑法課),負責碩乙課程的老二老師和系主任子平老師,還花費很多心力向台大、政大借兵。例如親屬繼承的林秀雄老師、民商法的劉宗榮老師、刑法的黃源盛老師(不過黃老師說下屆學弟妹的緣分未到,教完我們之後,不知何時才會再來教碩乙刑法)、實務界的強棒謝在全大法官等等。

不過之前在職班的同學,似乎老師就比較不一樣了。但經過同學努力爭取,現在的師資已經大幅進步。

我們跟在職班的同學會不會交流呢?其實就好像我們與碩士班的同學,會不會互相交流一樣,當然也是會啊!我之所以會唸法碩乙,要不是我的採訪對象,也是在職班的學長大力促成,否則我也永遠停留在「幻想自己念法律」的階段。只是,這就是看個人緣分了。新聞中的女主角,雖然聽說他有參加我們與在職班同學一起合辦的迎新茶會,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KLI
  • 聽起來像是職業訓練班,招徠不同背景的學生,進行所謂專業訓練。應該<br />
    是借重不同專業背景的學生,建立一個批判法律專業的顛覆基地。
  • c
  • 請問:明年打算報考東吳法碩乙

    請問:明年打算報考東吳法碩乙
    我本身是東吳中文系畢業的
    不知道綜合常識測驗怎麼準備?
    如果有看到我的問題拜託幫忙解答
    非常希望明年能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