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推理小說的時間又到了。距上一本京極堂的「魍魎之匣」,已隔了好久。中間並不是沒看其他的小說(桐野夏生的「濡濕面頰的雨」),只是覺得沒什麼好寫。剛剛在論文、國私報告、民訴筆記夾擊之下,終於又拼完了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不得不讚嘆:「好書一本啊」~

之所以會拿起「人性的證明」,還是因為最近商周重出推理大師經典,我才有動力從圖書館借出1987志文出版社的版本來看(應該沒差多少吧!我覺得翻得也很好)。故事大概是說,某天東京的旅館,來了一位紐約黑人怪客,這位怪客在搭上電梯不久之後,被人發現中刀身亡,刑警深入追查,挖掘出不為人知的故事,間或穿插著刑警本身不堪回首的歷史,幾段故事,交織出人性的交響曲。

看這本人性的證明,不斷讓我想到松本清張,不只是因為森村誠一與松本清張被稱為同時代的大師,更是森村敘事鋪陳的手法,還有小說中透露出來的人味,讓我想到「砂之器」,兩本小說,都是在齷齪的兇殺案背後,發現令人難堪的過去,當讀者對於人性深惡痛絕之時,作者還是會在最後讓安排曙光乍現。個人猜測,也許這與兩位作者成長的氛圍有關,兩位都經歷了日本戰敗以致復甦的時期,因此在小說中,同樣也顯現黑暗與力爭上游的一面。

許多人認為,宮部美幸是松本清張的傳人,是推理小說社會派的女王。不過,我私心還是以為,宮部的作品固然精采,但還是少了老前輩,松本以及森村等人溫暖的韻味(雖然宮部在現在這些作家來說,已經算是蠻溫暖的了)。對於森村的作品,也許以他個人的話來詮釋,更為恰當。森村曾說,他不滿只是充滿詭計的本格推理:「過份重視理論性,使得推理,尤其正派推理,容易排斥或輕視情緒化的部分...除了理論性以外,難道寫不出以人性逮捕犯人的推理小說嗎?我自認為在這部作品裡全力以赴追求的正是這個課題」。

在這本「人性的證明」裡,我想森村誠一真的做到了。我很難得看推理小說,會對作者產生敬意(所謂敬意,不是對於詭計安排令人擊掌叫好的敬意,而是因為作者對於人性透徹而包容,所產生的敬意)。日本推理小說吸引人之處,也正是在這裡啊,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歐美系的推理小說,愈行愈遠。資料上說,森村還有「新人性的證明」,揭發二次戰時,日本七三一部隊在中國所犯下的罪行,我想這將是我下一本目標。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