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回曾經對阿保說過的話。
那天在拉麵店,我大惑不解地問阿保:「女王教室到底有什麼好看!?」
我錯了!愈到後面,愈覺得這齣戲好看,尤其台詞,句句都是經典,女王的話,真是說到心坎裡:

例如:馬克斯女王:

「你們已經比在著名私立學校上學的學生落後很多了。可以想像嗎?他們現在享受著比你們優裕的生活,享受著你們絕不會有的特權和服務,即使生病了也可以不用排隊,就有一流的醫院給他治療;即使是早上去排隊也買不到的遊戲,也可以簡單地弄到手;即使是在迪士尼樂園,也可以從專門的入口進入,不用排隊就可以玩很受歡迎的熱門電動玩具」
(不會吧,那樣太不公平了。)
「你們也該清醒了,日本這個國家,就是特權階級們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而大家這樣的凡人,拿著微薄的工資工作,納高稅生活著。知道特權階級的人希望你們怎樣嗎?希望你們像現在一樣,一直愚蠢下去就好了。不去在意社會的結構,不公平。傻傻地看電視、漫畫,什麼也不想。進了公司,也只是乖乖地聽上司的話。發生戰爭了,衝到前面最危險的地方,拼命地幫他們戰鬥就好了。」


嚴母女王:
「不懲罰,小孩子是不會反省,也不會成長的。從長遠來看,他們一犯錯大人就認真懲罰他們,才是為他們好。」

繪里花:什麼啊,全部都是你的錯,讓我做間諜。我才十二歲,做這樣殘酷的事情簡直就是侵犯人權。)
「那為什麼不拒絕呢?就算是12歲的孩子,也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拒絕一些事情。承認自己做錯事,向大家道歉。你們這些人,一有不稱心的就怪家長不好,老師不好、朋友不好,全都是別人的錯。清醒一點吧!只做那樣的事,自己卻什麼也不思考,就變成停止思考的人類了」

「能想像嗎?遇到痛苦的事,你們會做的,只是閉上眼睛,但是即使閉上眼睛,問題也不會解決,睜開眼睛的時候,自身會變得越來越壞,平時說什麼個人的自由、主張權利。人權被侵犯了,就要大人來保護。也就是說,什麼時候都只想當孩子。如果後悔的話,那麼自己的人生,就要自己負起責任」

(對罷課的學生說)「趕快清醒吧。無聊的去模仿大人,準備一直做到什麼時候?示威、罷課之類的事,只不過是自我滿足而已。徹底的戰鬥,一定要勝利之類的,叫嚷完了就結束了。用用腦子,真正去考慮些有用的東西。現在的日本,有著改革之類重要事情置之不理的政治家,也有說著噁心啊可愛啊什麼也不考慮的女高中生。」

以下這段是經典:

「那我問你們,你們是為了什麼而學習的 ?」
(怎麼說呢.......)
(為了將來進好的大學)
「進了好的大學又是為了什麼?」
(那是為了進好的公司)
「進了好的公司又是為什麼?」
(那是為了……)
(為了努力工作)
「努力工作又是為了什麼?難道你想做社長?」
(也沒有……)
「那就這麼慌慌張張的出社會?等到退休以後拿著大筆養老金安享晚年?抱著這麼天真的想法好嗎?被討厭的上司欺負了怎麼辦?被公司辭退了怎麼辦?這樣的話,你們所認為的好公司到底是怎麼樣的公司呢?現在的時代不論多麼有名的公司,其內幕也不知道多麼骯髒。什麼時候倒閉都不奇怪的。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怎麼辦?打算自殺嗎?」



(馬場久子:老師為什麼要對我們那麼嚴厲呢?為什麼老是做些欺負我們的事呢?)
「你們能想像嗎?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情,比我對你們做的更加過份。人只要活著,就永遠有『欺負』這個詞。為什麼?因為人就是一種能在欺負弱小中獲 得快感的動物。能和壞人、強者硬碰硬的人,只有在電視劇或者漫畫中才能看到。現實生活中幾乎沒有。重要的事,將來自已碰到這種被欺負的事,你們能夠掌握對應的忍耐力和解決方法。你們中間也許有人已經掌握了這種方法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