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與三月,是許多國外學校申請者,心跳加速的時刻,因為申請結果多在這個時候揭曉。上國外LLM申請(註:LLM就是法學碩士)的討論版,一片烽煙,每個人都焦急地問:Chicago出來了沒?Columbia出來了沒?Harvard出來了沒?...以下各校,依此類推。得獎的人興高采烈,敗北的人也不在少數,當然還有一類叫做「wait list」,或稱「standby group」,亦即候補,候補獎得主,還有一段漫長的等待。

愈近大獎公佈時期,「anxious」一字,或同義字,出現得愈多,更多人在版上分享焦慮病症:譬如每早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腦,查電郵,或者每每聽到電鈴就心驚膽戰。版友們互相探詢,那命運的通知,究竟是以email送來?抑或以信件寄出?一旦UPS捧著大型黃色包裹出現,你就知道,老天實在待你不薄,興奮地想要跳起:「阿母,我有了」!

看著版上鬧烘烘一片,我突然有種疏離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已經拿到UPenn的admission,所以他校有或沒有,我反而比較能夠看淡。此時證明自己能力的好強心,已經勝過是否有學校念的焦慮了。所以,當哥倫比亞以三句話輕描淡寫地回絕我時,心裡的「惆悵」大於「失落」:究竟我還時沒到那個水準啊...。另一個想法則是,少了這個「哥倫比亞獎」,那麼我跟張小貓同在一地的選擇也減少了。

接下來,若再度接到哈佛的拒絕信,我想我的反應應該會變成:「想當然爾」....(請問現在有沒有人要跟我打賭,我會不會進哈佛?) 。如果進得了,我想我的訝異會多於高興,並且慶幸也許可以跟小貓同在波士頓。

是我老了,還是我這個人缺乏積極向上的精神?對於申請結果,我居然以一種期末考結果揭曉的心情看待,也就是說,我在乎的反而是我過去的努力以及讀書計畫,是否被人肯定。至於能否進入那間學校,倒是其次了。我反而擔心一旦進入頂尖的學校,周遭都是用功至極的同學,彼此競爭到劍拔弩張的地步,那麼我的生活肯定不會快樂。我一直是「快樂學習」主義者。

看淡,看淡,看淡,無所求,也就無所失望。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葉狀師
  • 小平要來當我賓大的學妹了嗎?<br />
    費城生活其實不錯唷!<br />
    如果最後落點在美東的話,記得知會我一聲,我現在在紐約工作,不過<br />
    在費城以及波士頓熟人還是蠻多的。
  • weipingli
  • 是啊學長,我決定去費城了。<br />
    (可是我每次想到費城,就想到湯姆漢克「費城」裡的瘋馬俱樂部,<br />
    雖然我1999年有去過費城,可是怎麼想,就還是想到瘋馬...)<br />
    我以後可能會常去紐約耶,去~補~習~~~~
  • 葉狀師
  • 歡迎來費城!常常來紐約補習?補什麼鼕鼕?
  • h122001027
  • 補bar在penn law法學院上課<br />
    不必跑到紐約啦<br />
  • weipingli
  • 是喔~難道是Penn跟補習班有合作!?<br />
    敝校的老二老師常常叮嚀我說,「要記得去紐約補bar啊~」
  • h122001027
  • 老二老師的資訊大概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吧<br />
    BARBRI現在都是在全美國各大法學院租教室上課<br />
    PENN只是提供場地與BARBRI無關的<br />
    這些東西你來美國後就知道了 現在不用擔心<br />
    妳預計何時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