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12,擺脫了論文計畫書,擺脫了繁重的翻譯工作,法研所同學、我、張小貓一行十四、五人,浩浩蕩蕩,乘著特快車來到台東。玩得盡興,感想很多,等圖片到齊,再圖文並茂地記下來。
要先謝謝哲治,台東真是好山好水好地方。我幾乎每年到東部一次,這次是最讓我感動的,尤其是看八家將的時候。這次旅行,真是完完全全洗刷了去年到綠島的可怕印象啦!
然後要謝謝諸位好同學、好遊伴,真是一次快樂的旅程。
還有可愛的張小貓啊~炸寒單的時候,鞭炮山在我們旁邊爆炸,拉著張小貓逃命,真是有種烽火小夫妻的感覺。

我在台東的布農部落買了一片原住民歌手「達卡鬧」的CD,空心吉他配上純樸的歌聲和歌詞,又讓我想到台東的青山綠水,也讓我想起陳建年為電影「海有多深」所做的配樂。此時此刻,這篇文章的配樂就是撥動空心吉他的琴聲,以及電影配樂的雨聲,再過一會兒,還會有大海的聲音加進來。

先不急著記下旅行的點點滴滴。我找出我在2000年12月28日零點二十四分寫的,關於海有多深的配樂感想,回味一下。這應該是我當初寫論文最痛苦的時候寫下的吧:

現在在聽陳建年的「海有多深」包裝上面說這是一部電影原聲帶。同學只是淡淡的說:「他很特別」。
鑑於之前聽「海洋」的經驗,又對她大力推薦的巴奈失去信心,
我一直打不起勁來把這張CD放進player中
今晚,也許是要聽聽不同的音樂吧
終於拿起這張已蒙塵2個多禮拜的CD。
我想,我大概瞭解她所謂「特別」是什麼意思:
「海有多深」是張電影原聲帶,所以專輯中其實收錄了蠻多電影獨白
一名男子在吉他的伴奏下,娓娓訴說離鄉背井的故事
男子的聲音有種歷經世事回首後的滄桑,不矯揉,不做作
就像是隔壁從小愛玩老被左鄰右舍當作壞榜樣的阿兄長大後,
向小輩或外人說起當年不該多不該,荒唐多荒唐
除此之外,還有歐巴桑歐吉桑講古說從前:「以前的工廠啊....」
斷斷續續的敘事聲,聽不清楚,質樸的吉他聲總是適時響起,接續故事之外的故事...
還有會走音的薩克斯風,想是昨日的浪子,今日覺悟面對現實,而在一天出賣勞力後,
藉著把玩薩克斯遁回從前刀口上舐血的那段日子吧
還有海..男子來自看得到海,聞得到海,觸摸得到海的地方,
海是一生的眷戀,總在記憶中浮起幼年在海中玩耍的情形,
就像待在母親子宮的那段日子,靜靜在羊水中等待見到世間光線那樣安恬自適
整張專輯在大海的聲音中結束:長達6分08秒的海浪聲。
我突然想起10月那次花蓮之旅,和小元、姥姥、阿ㄆㄧㄚ\看了、聽了兩天的海
尤其是晚上,坐在北濱(還是南濱?)公園的防波堤上聽海,看月光灑下
四人靜默無語,單純,享受單純的寧靜。
遠離台北,遠離紛擾工作,遠離人情世故,只單單看著這片海,聽海浪低吟。
只有我們和這片海,以及天上的月亮星星。


喉頭有點哽咽,眼眶好像有點濕了。
這是想念大海的眼淚嗎?

寫了這麼多,終究沒實在的寫下對這張專輯的評價。
其實,我想我是不用再多說的。
我還沒聽過一張會感動我到想要落淚的專輯。
這是很個人的,也許是音樂觸動了回憶的按鈕,引動淚腺。
可是,所謂「感官」不就是私密這麼一回事?
他的用心,我聽見了。音樂中的感情,也讓我感動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