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我訂婚了。
我們家本來就是那種不太知道什麼習俗的家庭,所以省略了很多複雜的儀式。譬如說,我們沒有吃湯圓,也沒有給「童子」一隻雞腿。倒是多了介紹雙方親友的程序,因為大家一起來吃飯,認識認識嘜~~

以下是很簡單的記事:

12/29:下午回到家,吃了一下零食,看了一下報紙,便很認真的做起民訴筆記,然後寫刑專報告(至此還沒什麼要訂婚的感覺)。
12/30:終於把刑專報告寫完了,中午寄給老師(至此依然不太覺得隔天就要訂婚了)。跟弟弟打鬧了一下,然後跟媽媽出門拿訂婚禮服。到了婚紗公司,小姐說:「惟平最近比較累喔,黑眼圈蠻深的,要早一點睡...」。至此才覺得,明天真的要訂婚了。
晚上吃火鍋,全家在一起,媽媽也沒說什麼叮嚀出嫁女兒的話。倒是說記得要敷臉、早點睡,這樣會比較漂亮。然後整理整理訂婚要用的東西,就睡了。這就是訂婚的前一晚。(我可能還看了一下民訴)至於訂婚前一晚的心情...啊~~嗯~~其實很平靜耶。只是希望老爸老媽隔天不要太感性,因為人家太感性,我就會跟著流眼淚。

12/31:八點半到婚紗公司化妝,化妝師佳燕的手藝很好,媽媽看了一直稱讚,佳燕還幫媽媽「種」了幾根假睫毛。
十點,化妝大功告成。家裡一陣忙亂,「款款傢私」(請用台語發音),匆匆忙忙我們一家四口直奔全國飯店。

我的訂婚,只有請爸媽最親近的親戚,還有兩位跟媽媽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以及張小貓的家人而已。所以都是自己人。
前面說過了,我們家的婚禮與眾不同,一開始,先介紹雙方親友,我媽媽把三十多位親友都介紹了一遍(真是夠厲害的!我覺得我媽很適合去當節目主持人),因為本人的親友,都還蠻會搞笑的,所以氣氛很熱烈。最後甚至連新郎張小貓跟新娘我都要自我介紹。

老實的張小貓自我介紹時,本人大舅媽冒出一句話:「請問是初戀嗎?」,張小貓剎時以傻笑應付,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話:「永遠的初戀啦」!(答得好啊!),不過張小貓把我倆相識的過程都說了,本人沒啥話好說,再加上臨時又害羞了起來,只說謝謝大家來參加之類的場面話。

然後就是奉茶、收茶收紅包、套戒指..。套戒指時,大舅媽又說:「剛好套下去就可以了啊~」(因為習俗說不能套到底,否則會被對方壓住),再度為現場帶來歡愉的氣氛。當然新娘新郎亦以微笑帶過。

行禮如儀後,應婚禮主持人,也就是張小貓乾姊夫的要求,「新娘新郎要用印」!親親?那有什麼?於是我們就親了起來,還應觀眾要求親了好幾次。我們的訂婚儀式,就在親親中圓滿的完成了。

以上,就是張小貓跟我的訂婚記,報告完畢。

其實,我很感謝爸媽公婆的開明,不採古禮那一套。若是採那一套,一大堆新娘拜別父母的習俗,我應該會哭到不能自己。就像我媽媽說的,「結婚是兩個家族的結合,不是單單你嫁過去而已」。所以,我其實不太喜歡說「出嫁」,而是說「結婚」。出嫁,象徵我離開家,結婚,卻是我們兩家成為一家。我慶幸我生在現代的社會,可以選擇後者這個定義。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