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是很忙。但無論再忙,我一定得看推理小說。

在忙碌的生活中,這一個月來,我又啃完了三本(正確來說,應是四本,其中一個是上下集)小說:宮部美幸的「理由」、京極夏彥的「姑獲鳥之夏」(上下集)、土屋隆夫的「影子的告發」。

這三本書中,最讓我驚豔的是姑獲鳥之夏(聽說日本已經拍成電影)。

先說比較不精采的「理由」好了,自從看了模仿犯之後,我開始朝宮部美幸的其他小說進軍,媽媽受到我的慫恿,買下了「理由」,她的讀後感想是:「一點都不懸疑」!的確,這就是宮部的風格。就像是宮部名著「模仿犯」,套句我室友的話,「一開始很緊張,甚至還會看到害怕,但最後就覺得也還好,不夠懸疑」。不過,模仿犯以犯人的心態、背景,以及其他角色刻畫的描寫,支撐整部小說,讀者不但看到了連續兇殺案,也看到了社會的問題。但是同樣的風格,不知為什麼,在理由一書中,卻讓人覺得遲滯,不但絲毫沒有推理小說的懸疑性,對於社會的描寫也覺得無力。倒是念法律的朋友,如果對於法拍屋的問題有興趣,可以看看這本小說,日本的法拍屋問題,台灣也許可以見到。

「影子的告發」是日本本格派推理小說,注重案情的佈局。主角千草檢察官從各方面推演案情,最後找出真兇(或者說,找出證明兇手的證據)。喜歡動腦的人不妨一試。不知為何,看這本書時,我有一種「在腦中蓋房子」的感覺,材料就是慢慢呈現出來的各種證物,將這些證物有條理地漸次堆疊,還原事件原貌。

接下來就是姑獲鳥之夏了。剛看這本書時,我一度想要放棄,因為作者花了近乎兩個章節討論人類的幻覺,以及有神論、無神論。這種話題乍看之下讓人頗感興趣,但是篇幅一長就索然無味。其實作者這麼寫是有道理的,因為這麼一大篇的討論,就是要為後來所發生的情節下注腳。奈何我是沒有慧根,貪求感官刺激,不耐哲學討論的人,於是很快翻到劇情主要部分。

這本書以日本古老傳說作為引子,相傳有妖怪名為姑獲鳥,乃產婦生下死嬰後,怨恨的產婦生靈幻化而成(日本人的傳說好像有很多「生靈」,就是還沒死的人,因為太怨恨了,所以靈魂出竅,源氏物語中失寵的貴婦也成變為生靈,最後奪去了源氏正牌老婆的性命)。雖然這僅止於傳說,但日本的某家醫院卻發生怪事,嬰兒連續失蹤,有人認為這是姑獲鳥的詛咒。更怪的是,醫院女婿也莫名其妙失蹤,女兒則懷胎兩年,還不能產子。書中的主角以第一人稱自述,是個專替雜誌社打零工寫文章的文人,找上舊書店老闆兼陰陽師的京極堂,一起解開謎題。

破案的過程很有趣,透過博學多聞的京極堂,讀者在一個又一個日本的古老傳說中穿梭,搞不清看的是怪奇小說還是偵探小說,既有觀看鬼怪故事的樂趣,又有偵探小說的懸疑。近來市面很流行日本鬼怪小說,例如陰陽師系列,京極夏彥本人也有「巷說百物語」在台灣出版。本來我沒多大興趣,但自從看了姑獲鳥之夏後,我竟也對於這些傳說產生興趣。

看完京極的書,不得不讚佩日本人精於在文化傳承中找靈感的功夫。就像是京極的小說,結合了傳說與現代偵探,搓合為新的面貌,更讓人感受到日本文化獨特的風味。

其實我們也有很多文化素材(從台灣原住民的文化,到中華文化的古老傳說。喔,請不要在這裡跟我爭論統獨問題),然而目前出來呈現的樣貌,總讓人覺得曲高和寡。至於能夠兼顧大眾化口味的作品,好像很少。有了大眾化口味還不夠,有時太過商品化,反而很難產生文化情感底層的感動,要是處理不當,觀者只會將其視為又一個商品,而難有「這個文化與我是一體」的領會。(我突然想起以前小學星期六下午必看的「台灣民間故事」...,似乎又太粗糙..)

很難啊~你說武俠小說算不算?我也在想。不過自從金庸以後,這幾年雖有一些新的武俠小說,但已經不再精采。再繼續期待吧~ 我想來看看張大春的「春燈公子」,也許可以符合若干...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