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去聽了一場Creative Commons的研討會,豬頭皮聊到音樂產業變化萬千,Coldplay才勇奪排行榜(忘記哪一個了,Billboard?)第一名,一個星期後就被crazyfrog(台灣翻成「起笑蛙」)幹掉了。

回家以後我上奇摩音樂,找crazyfrog的曲子試聽(最近風頭很緊,ezpeer的歌變少,若是網路上的分享檔案不多,下載很不容易),聽了十秒鐘就聽不下去了。套豬頭皮說的話,「起笑蛙」就是兩個很無聊的年輕人(一個是瑞典人,另一個國籍不詳,是英國人嗎?),將手機鈴聲配上80年代的電子舞曲,所以你會聽到有一個很詭異的電子機器人聲音在那邊「叮叮、咚咚、噗噗」唱著電子舞曲的歌。若是你點選看MTV,你會看到一個長相很猥瑣的青蛙在那邊做一些白癡而無意義的動作。華納的廣告文案寫說,這是「史上最白爛的半獸人」,真是形容得恰到好處(林小堅同學,你被那隻青蛙比過去了)!

剛剛ICRT又在播起笑蛙的歌了,連續好幾分鐘,只聽到一個很愚蠢的聲音在那邊「叮叮、咚咚、噗噗」,怎麼會有人會有耐心聽這種歌?真是太白癡了!光是電子舞曲,還覺得悅耳,配上這些無意義的聲音(說呢喃也不是,說呻吟更是十萬八千里),簡直就像是外星人派來地球,要把地球人變笨的策略之一。

平平都是青蛙,Keroro真是知性多了。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