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傳播學生鬥陣」經由南方電子報所發送的文章「工人民主真解放,褻瀆專業假自由」,內容大概是說,這次撤照,只見到東森的記者大聲質疑新聞局的決定,卻忘了反躬自省新聞品質,以及媒體大老闆宰制之下的惡劣環境。該文舉法國世界報為例,該報編輯部員工取得百分之四十的股權之後,決心從內部推動改革,「讓基層承擔相對的編採決策和執行責任,拓展以公眾利益為取向的新聞報導或評論」。因此,台灣媒體改革之道,也在於媒體工作者的權益保障,諸如加強記者的團結意識,與資方共同形成編輯部公約、對抗無理的工作要求等。

我贊成傳播學生鬥陣的說法。不過對照這幾年的經驗,要喚起媒體工作者對自己的權益覺醒,重新省視如何改善新聞品質,的確要花上很多功夫。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媒體環境中,缺乏登高一呼的人。通常都是報社要關門或裁減部門了,勞方權益受損的時候,才會有人開始衝鋒陷陣。

這是個很無奈的現象,就拿報社記者來說,從一睜開眼睛,首先擔心的是自己漏了新聞,等到神智開始清明的時候,得要盤算今天的新聞在哪裡,然後開始跑行程、有時候跟採訪對象鬥智,有時候跟競爭同業鬥智,在一心一意求新聞表現、「外患」頻仍的工作壓力之下,實在很難有餘力去想如何改革自己工作環境的事。當然有時也會感嘆這樣的環境很難做出好的新聞品質,但是感嘆歸感嘆,等到另一片廝殺再起的時候,心裡又被如何搶到頭條、獨家的想法給佔據了。

報紙如此,電視亦然。有位在東森工作的朋友告訴我,他當然也知道新聞的品質有待改進,但是一當他坐上了編輯檯,那些新聞義理剎時間拋諸腦後,時間及競爭壓力之下,他的腦袋很直覺地又開始往聳動那一端靠攏。此時,又哪來的精力思考自己的工作環境?更遑論有行動的力氣。

我並不是說,新聞工作的性質可以當作推諉內部改革的藉口。我也百分之百贊成新聞工作權應該受到保障,工作環境應該改善,工作者應該更團結。我只是想說,在目前的環境之下,實在很難。與其等待內部的改革,以外在的力量介入反而更為直接而實際。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