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為了「考經驗」,我參加了律師考試。沒想到這一試,就碰上國文考試的爭議。
說實話,剛看到國文的作文考題時,我還沒什麼感覺。不過往下看,見到選擇題的第一大題時,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什麼時候,總統的演講詞也拿來做考題了?!再看該題的個個選項,我發現只要勤讀報紙,了解政府當前立場,其實不用看內文,也可以答得出來。這是在考國文?還是在考時事測驗?還是在測驗政治立場?我一邊寫考題,一邊覺得被人侮辱了。這些典試委員,是怕我國文程度差,所以出這種不用細看演講詞,也可以從題目中找答案的考題嗎?
第二大題是「媒體與運動行銷」,恰恰好是彭芸師尊在中國時報發表的大作。說實話,當初我看到那篇專欄時,還有點抓不到老師的重點所在。沒想到在這次國家考試之中,在選擇題的選項帶領之下,我盡然了悟了老師的本義。沒想到,受教於老師一個學期,我跟老師的心靈之間還是有很深的隔閡,還是必須要經過外人的引導才能體會老師所想。(說到這裡,插個題外話,如果做過托福的考題,把托福做題目的那種刪除法,以及從題目回去找本文的技巧,拿來應付這樣的國家考試,實在是很好用)。
最後一大題談未來學,恰恰好我也在報上的民意論壇看過。於是我又發揮托福的答題,很快地把選擇題給解決掉了。
做完了一輪考題後,對於「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這個作文題目,我又有了新的體悟。選擇題第一大題,與作文題目分別出在兩場考試,也就罷了,但偏偏就在同一張考卷,而且兩題之間相隔甚近。我免不了揣度其中是否別有深意。但本人既然是來「考經驗」的,若要測驗題目與典試委員政治立場的相關性,當然是由像我這種考生來負責「實驗組」的工作。
本人的大意就是律師性格有好的一面,但是負面的也不少,尤其是在現今只注重國考的考試教育下,造成法律人偏狹的視界,缺乏縱深廣博的空間觀與歷史觀。(是的,我順便也把法學教育罵了一遍)。在此教育之下,法律人絕對可以有能力博取領導人職位,卻不一定能做一位真正優秀的領導人....brabrabra,就是這樣。
現在我的家人及朋友都很期待看到我的國文成績,我也很盼望,大家請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