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裡說的,是一個從小在備受保護的環境下成長的小孩,可能會發生的事。至於小時就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可能會對我所說的嗤之以鼻,直斥「真是沒見過世面啊..」,若真如此,那也當作是看看一個從小沒見過世面的人的感想吧。

拋開現在充斥著虐童案、情殺或是各種稀奇古怪社會怪現象的媒體不說。在我成長的年代,聽的兒歌是「我的家庭真可愛,美滿整潔又安康...」、「我家門前有小河..」之類純淨的教化歌曲,至於父母師長為你擘畫出來的形象,則是努力向上終會成功,對人誠心則別人投桃報李,兄友弟恭、父慈子孝。若你從小讀教會學校,挖,那更是夢幻了。(我不知道別人過的中學生涯過得如何,我只知道我的六年中學生涯更別人好像不太一樣,雖然有考試壓力,但跟比人比起來,好像真的很夢幻,就是小說讀到的那種教會學校生活)。於是你覺得,好像人生就真的這樣,書上寫的長輩說的就是這樣了。你對人好,別人也對你好。而快樂就是建築在大家一起好的基礎之上。

上了大學,世界好像不一樣了。你開始玩起戀愛遊戲。你很誠心誠意的跟人交往,你的快樂建築在別人對你的反應上。如果今天他突然送你一朵花,你高興地幾乎都要掉下淚來,想說挖,純情小說寫得真的都不是蓋的。可是你不知道為什麼,你覺得好累,因為別人浪漫的反應不是常常都有,而且你覺得為什麼別人好像愈來愈冷淡,而你要期待快樂也愈來愈難。終於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是大白癡,他已經腳踏兩條船很久了,而你是最後才知道的那個人,因為大家不敢戳破你當時唯一會覺得幸福的夢幻泡泡。

經過這慘痛的教訓,你開始發現世界好像跟你以前的印象不太一樣,所謂的夢幻好像不存在。而且你開始體會,要靠著別人施捨快樂好像很難。所以你開始把自己堅強起來,告訴自己,「自己是自己最好的情人」,靠情人不如靠自己還來得實在。你還有點希望把自己分成兩個人,然後就可以互相依靠,不假外求。這種「創傷復原」其實很快,只不過當你進入下一段戀情時,你已經不是當初天真的教會學校畢業的夢幻少女了。

進了社會,那是另一個鍛鍊的過程。以前你被家庭師長朋友呵護,很少人會赤裸裸的斥責你,只是怕了你的自尊心。可是開始工作後,這是個講求效率的世界,對於你的缺點,可能會有人不假情面的指出來,於是你聽到前所未有的批評,然後,你想,挖勒,從小可是沒聽過這種話,沒這樣血淋淋的聽過呢!這不好嗎?這很好。這真的很好。本來就應該這樣。只是每個人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從最難聽的話當中,你都可以學到東西,只要你夠堅強的話。從最難堪的場面裡,你都可以激發出另一種求生存的本能,只是看你怎麼想。誰說壞話不能聽?誰說歹事不能遇?只是從前人家太捨不得你受傷。現在這才是生活的真相。你回想你當初進這個工作時,有個圈內備份很高的長輩跟你說,「我真是擔心你啊,你看起來很柔弱...」。你當初還以這個為笑談,連朋友都把這個拿來當笑話。現在你開始體會長輩的言下之意了。原來他的意思是,他擔心你是吃不得苦的溫室花朵,被人講了兩三句就掉眼淚,說「我不要做了啦...」。原來啊原來...

你慢慢長大,你聽身旁的人說故事,說到人生真是痛苦啊,這個不是那個不是,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不同的問題,或大或小而已。表面上看起來甜蜜蜜的家庭,其實表面下都有小螞蟻在鑽洞。(說到這裡,我突然想找李安那部「冰風暴」來看)。聽了很多,你發現痛苦還是建立在對別人的期待之上。

有些人期待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琴瑟和鳴,覺得自己這樣付出,那麼別人應該也要做到那些本分。你強求,就表示其實別人的作為不如你所期待。然而你愈希望別人如何如何,其實失望的機率也愈大。從小這個環境教你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圖(不知道為何,我突然想到琵琶膏的商標「孝親圖」),好像無論如何也達不到。

如果不要求別人,只求自己呢?如果不要對別人有所期待呢?那這樣痛苦是不是就會少一點?當你把希望放在別人身上時,你的快樂就愈難達到。其實說對別人沒期待是不可能的,但能夠做到不求,就可以快樂很多了。而當別人做的某事,恰巧落在那個「期望值」的時候,你會覺得很快樂。

有人說我這樣講很殘酷。我告訴那些感到痛苦的人,我這個感想,痛苦的人也聽不進去,甚至說,「啊,人生本來就是痛苦啊,我希望下輩子不要為人...」 (那你要當什麼?你以為貓狗沒煩惱嗎?)。這樣的說法,豈不是又把期望建築在那個可能可以讓你解脫的「力量」(神?)身上?要是神說,「啊對不起,你的號碼排在三萬年後」。那你想繼續痛苦三萬年嗎?(真是個沒水準的講法。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能看破,又怎麼解脫輪迴)?

回到正題,現在不是在講輪迴課(況且我是那種說了幾百遍要去打禪七,到現在還沒有付諸行動的人)。我只是想說,你要解脫痛苦,還是在自己啊。快樂或繼續痛苦,在一念之間。生活就是這樣。痛苦一樣過,快樂也一樣過。為什麼不讓自己快樂一點呢?

我以前不相信「人生痛苦」這句話。我現在已經相信。人生苦痛是平常。問題在於,你怎麼讓自己不痛?如何不再耽溺於痛苦之中?為什麼你要為別人痛苦呢?是因為他是你的至親骨肉?你的親密愛人?你的父母?你的好友嗎?因為他不成材?不如你意嗎?若你的責任已盡,那又能如何?你一再對他好,你一再保護他,然而他就是不領你情,甚至把你的關心當負擔,你能怎麼辦?


有人說我真是好沒良心,好殘酷,隨便,都可以。我只是希望大家快樂一點而已。而我也希望我自己能這樣看開。
創作者介紹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