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一篇「再見費城」到今日新篇問世,相隔一個多月。這段期間,本人生產、做月子去了。好不容易稍微得空,記一下難忘的生產經驗(對每位家長來說,生產一定是終身不忘的經驗吧)

----

美國時間八月七日晚上,台灣八月八日,八點多,我打電話回台灣祝爸爸88節快樂。老爸說:「我以為你去生了勒,你應該是「噗」一下就可以把小孩生出來」~我爸的前一句當然是開玩笑的。我預產期八月二十五日,還有兩個多禮拜呢。

豈知,吾父真可說是「鐵口」。當天晚上十一點多,我還在跟張大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隔天的購物計畫,一邊入睡,就在即將沈沈睡去之時,驀地我感到一片濕意,猛然起身察看,無色無味的一灘水漾開。我想起前人的經驗: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破水!?

我緊急搖醒張大爺,剎那兩人睡意全消,同時打開電腦,開始查詢「破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結果網路上的經驗談與本人的情況有極高的相似度。縱然如此,我還是不放心,想要過幾個鐘頭再打電話給醫生。其實,若在台灣,我早就奔往醫院了。只是美國的制度大不相同。若有產兆發生,得要先打電話給醫院或婦產科醫師,告知產兆狀況,醫護人員再隔著電話判斷是否應該到醫院待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幾個星期之前,我們把家當送的送,賣的賣,在朋友CK等人的幫助下,剩下的裝進了一個小型Budget箱型卡車,開往維吉尼亞州,從此告別了生活三年的費城。並不是說沒有感慨,畢竟也是居住了三年的地方。只是美國不是我們紮了根的土壤,縱有一點不捨,適應新住處的生活也把依依的離情給磨了。趁著還有些心情,回顧一下寄居了三年的費城。

三年前差不多也是這時候,我一個人坐著華航,抵達費城國際機場。在飛機上,一邊是對我的枕頭虎視眈眈的印度大屁股阿公(最後老阿公趁我假寐的時候,一聲不吭地把枕頭拿走了),另一邊是熱戀的異國情侶。看著身旁成對成雙(連老阿公都有老阿媽伴著),剛告別家人的我不禁悲從中來,流了好幾滴眼淚。到了機場,拎著兩隻大皮箱,來接我的是新研所的好朋友張小元。好在,張小元以我們新研所慣有的「滋滋滋」及「嗯哼」等對話方式,讓我覺得身邊還有熟悉的事物,撫慰了我的心靈。

對費城的第一個印象是「熱」,想來是該年恰逢酷暑,從此我在費城好像還沒遇過那麼熱的夏天。一般新來乍到的國際學生,最煩惱的是住宿問題。幸好有James的引介,過了幾天我就順利地找到一間studio,也因為James的幫忙,註冊、領學生證,也就這樣一關關地順利通過了。再加上張小元以及她的室友鄭蘇珊的關係,讓開學前的我,在費城還有人可以倚靠。不過最驚喜地應該還是後來張大爺在開學前拿到Temple的admission,可以來費城一起生活吧!

我們在費城的第一年活動空間,其實很狹小,大概就是Chestnut、Walnut兩條大街,從36到40街之間。「多采多姿」這四個字,跟忙碌的LLM生活好像搭不上邊。不過我們自有尋樂之道,尤其是下課時直接到獅子頭的房間打飯,跟學姐撲馬也是憶小嬋等人一起言不及義,是很讓人難忘的回憶。雖然宅是宅,可是宅中自有天地啊~

第一年的國外生活,也會讓人有所改變,至少在廚藝上可以跨出一大步。在出國前,東吳的老大及同學們擔心我不會用電鍋煮飯,還把電鍋搬來教室,從洗米開始教起...。然而,經過一年的磨練,同學們!我可以很驕傲地說,在出國一年之後,我沒有辜負各位的期望,我連米粉油飯都會做了!!!雖然這大概是留學生必備基礎廚藝,不過看在認識我的人眼裡,應該算是一件欣慰的事。而另一方面,人的口味也會改變,剛來的時候念茲在茲的是家鄉食物,一年之後雖然不能說不想念,可是西方食物也可以吃得很開心,甚至萌生回國應該也可以來開個漢堡店的念頭。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前一陣子提到免費檔案管理軟體Zotero對於沒辦法使用Endnote的人來說,Zotero是不錯的替代方案。不過前一陣子,Endnote的公司對開發Zotero的George Manson University提起訴訟,理由是不當使用Endnote軟體。最新消息是被維及尼亞巡迴法院(雖以「巡迴法院」為名,但其實是地方法院)駁回了。欲覽新聞,請按此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參加了一場關於中國網路管制的研討會,中國學者與老外共聚一堂。台灣代表「照舊」缺缺,有一位論文發表人,依他的口音,我猜想也許是台灣的留學生。不過台灣傳播學界的學者,或是研究傳播法制的學者,似乎沒人與會,我希望是我不識英雄所以沒能認出。否則的話,真是可惜。一來與會者有許多著名的網路運動者、每年發佈新聞自由指標的Freedom House代表、以及哈佛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代表、和幾位專注研究中國網路管制的學者如Rebecca MacKinnon(她與幾位網路運動者提出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大會的論文裡,也有一篇與台灣有關,談及台灣網路上的多元文化。

我一直覺得,台灣學者在談論中國網路管制或中國傳播法制時,不應該缺席,除了需試圖了解之外,更需爭取發言權,建立台灣詮釋的地位。何況台灣也走過專制年代,有與中國類似的文化背景,在了解一些法律或是傳播文化規定上,應該能夠比老外更能深入精髓。只是很可惜,台灣做類似研究的人不多。即使有心要做,也不被看好。有位法界位高權重,品格上我也極為敬仰的前輩曾告訴我:「做這種研究啊...研究結果可能不太能用...」。我猜想老人家擔心的是一來資料取得不易(這點倒是真的),二來還有一些政治因素。只是,當台灣媒體早已在大陸建立許多合作關係,而陸媒來台傳聞不斷時,我們為什麼不多嘗試了解?即便是最極端的敵對立場,也是要「知己知彼」啊。

撇開牢騷不說。昨天中國學者的表現,倒是讓我有些感想。一位在美國執教的中國年輕學者,力言中國的網路不是大家所想的「獨裁網路」,她舉出許多例證,證明中國的網路很活潑、公民討論很活躍。同一場次的發表人,也有Freedom House的代表,談及諸多中國網路管制,兩人的論述剛好形成兩種對比。

冷眼旁觀,我還是覺得中國學者較無說服力。尤其她舉出的例子,比如:中國政府網站也很開明(有與民眾溝通的管道)、公民團體活躍(有一些發動大家發揮愛心的捐款網站)、很多BBS站也可討論公眾事務(除了為黨喉舌的「強國論壇」之外,還有比較自由派的「貓眼看人」)。但是這些例子都少了最核心、最禁忌的部分:可否批評最高當局?而這些愛心捐款的網站,就能說明公民社會活躍嗎?我看到她很認真地為自己的社會辯護,卻有點為她覺得無力,因為她還是無法用這些例證,直接駁斥別人的論點。這就有點像是,無論怎麼射,箭都只能射在靶心之外。

這位學者的策略是:先把西方的標準擺在前頭,然後再說明中國的網路的活潑,日漸符合西方標準。其實她大可不用先設下標準。若該篇文章的目的只是要說明中國網路的活潑性,直接切入就好了。何必要拿個標準先套上?讓所舉例證這般地抓襟見肘?反而顯得尷尬處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雖然,MV上的跑馬燈顯示這是史上最糟MV,但我覺得這段舞很適合在公園裡當晨操。簡單易學,又動用到全身的筋骨,尤其適合中年以上的團康活動:


這段MV是新研所阿瓜同學介紹的。想必阿瓜看到這影片,心裡一定很癢吧。遠在新加坡為人師表的猥褻,一定也蠢蠢欲動吧。我是覺得咆嗚同學一定不會跟我們一起跳,那就強迫他去當那個唱歌的男主角好了。至於女主角...m...(沈思狀)..大家一定都想去表演千手觀音,沒有人會願意去杵在那邊唱歌吧。好難喔~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做研究的人,大概都會遇到一個難題:手上的資料太多,要如何有系統地儲存、分類這些資料呢?

就拿我來說,並不是把這些資料分門別類放到資料夾裡面就好。有時候我還會希望有一張表,列出歷來蒐集或看過的文獻,一旦要新作另一個題目,只要拿起這些表,就能知道手上已經掌握哪些資料,另外還需蒐集哪些文章。而這張表裡面,最好有作者、出處、年份、摘要、參考文獻以及索引格式(比如,Bluebook的各種短引、長引的格式,都已經「傳便便」,到時候加上footnote或是做bibliograpgy的時候,只要剪下貼上就可以了)。

對於以上需求,很多人是用Endnote管理系統。不過...這是在校人士才有辦法使用的資源啊。如果不是學生身份,最便宜的Endnote一套買起來也要美金一百塊出頭。於是,另一套標榜免費資源的Zotero出現了!!

Zotero是瀏覽器Firefox的附屬應用程式,必需在Firefox環境下使用。我試用了幾回,可能是因為不熟,所以用起來也沒有覺得很順遂。他的好處是,對於網頁的文章,可以用「快照」的功能存下,不怕日後文章被移除。遇到有合作的網站,Zotero還可自動記錄來源出處、使用者還可加上評註、另外附加檔案。但問題是,與Zotero合作的網站還是不多。比如說法學院學生最常用的Lexis或是Westlaw資料庫,之前Zotero雖然聲稱有合作,但依我最近使用的經驗,還是無法整合,亦即無法直接在Lexis的網頁上直接抓取作者、出處等資料。

另一個缺憾,可能是所有檔案管理系統都還沒辦法做到的:那就是已經抓取已存成word檔和PDF檔的文件。對於這種情況,本人只好土法煉鋼:一一把檔案打開,然後慢慢地、龜速地,一筆一筆輸入,感覺起來很像愚公移山。所以,學長曾經說,打從寫文章、找資料開始,就要學著使用檔案管理系統,將這些資料建檔,是非常有道理的。如能早先做好功夫,之後就能省下許多時間精力。日後若要寫新文章,只要打開檔案,更能一目了然。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因為我向費城公立圖書館借的書,在我歸還後,借閱記錄仍未消除,與圖書館人員之間有些交涉,讓我對米國人的「相信顧客」的態度又有了一層新認識。

在公立圖書館還書,是很簡便的:費城圖書館有很多分館,在任何一個分館都可還書。還書時,只要把書放在「還書檯」上,不用親眼見到圖書館員掃過條碼,借閱人便可走人。在某些分館,圖書館員是很忙的,因此還書檯上通常書本疊了一堆。若是你堅持站在櫃旁,看著館員掃過你的書,可能要等上半個鐘頭。而且如我家附近的圖書館,還書檯就在門口,你的堅持可能反而使自己變成別人的出入障礙物。所以大家都是把書放了就走。

上個星期,我依往例,把借閱的書以及DVD放在我家附近圖書館的檯子上後,便離開了。回家後查閱我的借閱記錄,卻發現DVD的紀錄消除了,書卻顯示尚未歸還。隔天我又跑了圖書館一趟詢問究竟,館員叫我稍安勿躁,也許該書被移往原借閱分館,我可以過幾天再向原借閱分館查詢。磨了幾天,我的記錄仍舊未消,我寫了email詢問該分館,並請館員再幫我查查書架,也許是條碼沒被掃到,而書卻已經歸架了。館員效率很快,隔天就回信,但信裡內容是:「很抱歉,書未歸架。請再洽詢你歸還書的那家分館。祝你好運」!(意思就是祝我這場「尋書大作戰」好運嗎?!)

我又跑了家旁的圖書館,再向館員說明我被兩邊踢皮球的情形。我本來心內按算,也許我還要為那本書搏鬥良久。沒想到館員確定我的還書日期,叫出資料後,就直接將我的借閱記錄消掉:「好了,沒問題了」。我訝異:「啥?我不用再繼續找書了嗎」?館員媽媽要我不用擔心:「我們會負責把書找出來,那是我們的事」。

我大大安了心。畢竟為了一本書東奔西跑,心裡還有懸念,是很累人的。在此之前,我還在心裡揣想好多種該書可能遺失的原因(包括可能被人拿走,因為那本書還蠻熱門的),甚至盤算,該要如何找書、若是找不到,應該賠償多少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一年來,日本的好電影真多。「送行者」不用說了,推薦的人很多。「橫山家之味」打著阿部寬與夏川結衣的招牌,頗有「不結婚的男人」續緣的宣傳意味(就像是「真愛旅程」裡的凱特溫斯蕾以及敵卡皮歐)。只不過阿部寬與夏川結衣也真是配對,演活了尋常夫妻。

怎麼說橫山家之味呢?說劇情,並沒什麼劇情。一對夫妻在哥哥的忌日,返鄉回夫家團聚。共聚一堂的還有家中二老、妹妹一家人,偶爾有隔壁壽司店的外送先生送來壽司,順便聊天,還有當年哥哥救起的溺水者,在忌日趕來表達謝意。故事的時間軸從中餐,以致晚餐,進行到隔日上午,兩老送走了回來團聚的家人。沒有什麼高潮起伏,僅是一家人碎碎念、回憶往事、看電視、聽唱片、泡澡、煮東西、吃東西。

可為什麼我還會一直不忍按下「Stop」鍵,緊貼在電腦前,最後還流了很多眼淚呢?可能是想要看到小時候的記憶重新一幕幕上演,又或者因為很想念家人團聚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的感覺,更有可能,是因為我一直想看電影裡的人物吃了什麼東西。。。。

想看記憶重演,雖然劇中場景與外婆家完全不一樣。不過那種家庭風味就是非常熟悉。老醫生的診療間,神似台中的那家老眼科。忙進忙出端菜做食的阿媽,好像是哪一個長輩。小朋友追來打去,就像是小時候的寫照。家人聊天的瑣事:工作啊、哪一家如何如何了啊,甚至是一些不能說的尷尬,似乎也經歷過。

比較無法印證的是吃的部分:這家人中午吃壽司和炸天婦羅、玉米餅,晚上吃漆盒裝的鰻魚飯,我們家不這樣吃的。只是,我莫名地懷念起台灣的平價日本料理。尤其是盒裝的鰻魚飯啊:香噴噴的白米飯灑上芝麻,上面擺一條紅褐色的鰻魚,周遭的小格子裡放了蘿蔔乾、炸蝦、豆腐,還有我從來沒有認真探問過名稱的漬物。觀看本片的小遺憾是:導演沒繼續拍出這家人早餐的食物,讓我少了繼續流口水的對象。看夏川結衣收拾的杯盤殘羹,還有她迸出的一句台詞:「啊真抱歉啊,魚沒吃完...」。難不成是乾飯配味增湯配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幾天在PTT的烹飪板上看到一些蜂蜜蛋糕的食譜,看起來頗簡單。於是,在這個風和日麗的星期日下午,我把久違的打蛋器又清出來,在超市興沖沖備齊材料,準備再次挑戰烤蛋糕。

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沒成功地烤出蛋糕過....。不是蛋糕發不起來,就是有一種鹼味(後來朋友告訴我,可能是香草精放太多了)。

我看到的食譜是:先將蛋白蛋黃以及糖一起攪打,再加入蜂蜜繼續打,再慢慢加入麵粉,避免使蛋液泡沫消失,接著再加入溫牛奶以及少許沙拉油,烤箱設定攝氏140度,烤三十分鐘。

我遵照指示,但是因為攪拌器的聲音實在太吵太惱人了,所以我只打了十分鐘。後來再細看食譜,發現作者說,要用筷子試黏稠度,要至「蛋液滴三下之後就不滴了」的程度。我完全忽略這個步驟,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蛋液到底黏不黏,只是看到泡沫很多了,就高興地,並且「小心謹慎地」,加入麵粉,邊加邊拌,再加入牛奶及沙拉油,送入烤箱。至於烤模,我的應該是鋁製的。本來想要墊一層烤紙,但是因為忘了買而作罷。反正把烤模徹底洗淨,用紙巾擦乾,就直接用了。

三十分鐘後,張大爺期待地開啟了烤箱,發現「蛋糕」的上層還呈液狀。我們決定繼續烤。有鑑於上次某人將已經烤好的Brownie放在烤箱裡(這個Brownie,也是去超級市場買現成調好的粉,加油加蛋拌一拌,送進烤箱就OK的半成品),拿出來變成Brownie硬餅乾,於是這次「蜂蜜蛋糕」的續烤時間,只設十分鐘。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沈迷於日劇「篤姬」。Plurk中幾乎每一篇都是篤姬的感想。唉。真好看啊。

也許因為劇情皆描述日本新舊交替時代的女性奮鬥史,不由得讓我想到生命中的第一套少女漫畫 -- 紐約美女。當然,篤姬的時代背景,又比明治維新時的「紐約美女」早了一些。

回想起來,我生命中許多的第一套少女漫畫,或是第一卷西洋卡帶,都是誤打誤撞買來的,碰巧都是經典之作。第一卷西洋卡帶恰是會特泥修斯頓的同名專輯(裡面有那首「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我還清楚記得是在台中大雅路的文香堂(早就已經倒了)買的,買的原因是純粹看到包裝上大吹大擂的廣告詞,裡面半首歌都沒聽過。沒想到,就這樣碰對了。

紐約美女也是,小學六年級時,小書局還很多,常常在涼亭腳擺起直立的書報攤,下排是「美華報導」或「翡翠報導」或「獨家報導」,上排則插著幾本漫畫。這些漫畫良莠不齊,有紐約美女的經典,當然也有女主角穿著暴露的少男漫畫。某個午後,我在中華路的小書局外閒晃,心血來潮,看到紐約美女的封面畫得很漂亮,當場抽了三本買回家。這一下又碰對了。

紐約美女講的是一個從小被當男兒養的女生「木乃花志乃」,如何突破種種性別及種族藩籬,追著她的愛人遠赴美國,超越許多難題,在美國落地生根(啊。要在現代的話,她大概就是國際學生了。現在想想,這套漫畫也許對國際學生有療慰之效)。人物美(這是少女漫畫的第一要件)、劇情豐富是不用說了,重點是,內容超好笑。我大概重複看過十遍有吧,我的朋友到了我家,大概活動之一也是把紐約美女翻出來複習一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要把書拿去圖書館(費城公共圖書館是好物!)還了,所以快筆寫下關於《等待》這本書的感想:

以前我對哈金是沒興趣的。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只是因為「哈金」這兩個字讓我聯想到縹緲的「高行健」,「等待」這書名看來沒啥,又是說中國北方小鎮的故事。直到看到酪梨壽司的大力推薦,加上又沒書看了,我才從費城圖書館挖出哈金的《新郎》以及本書來看。

《新郎》是短篇小說集,讓我愛不釋手,打算回台灣以後一定要買回來收藏。裡邊說的也是東北某城小人物的種種故事,情節荒謬好笑卻悲哀。看到主角們的際遇,有時候你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又是那麼真實。

對哈金印象大好,於是我又借回《等待》。同樣是無奈的人生際遇,《等待》一書卻讓人驚心,深怕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落入同樣的境地。雖然書中主角指的是愛情,讀者卻會害怕劇情會在某種人生追求中,相似地上演。說這本書是「警世寓言」或許並不為過。

全書的菁華可以濃縮到以下的摘句(我想應該不致破壞閱讀本書的樂趣,但怕雷的還是請避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雖然說,噗浪已經流行很久了,不過這幾天我才開始加入,現在還在興頭上。

前年撲馬跟獅子頭還在費城的時候,我曾經嘗試使用Twitter,三個人在twitter上不知道在溝通什麼東西,只記得我跟獅子頭說要找波羅麵包的食譜(喔,雖然才剛吃過午飯,但現在寫到波羅麵包,又害我想吃了)。然後...然後就像我玩過的很多新玩意兒一樣,從此就忘了twitter的存在。

這陣子美國的媒體都在報導twitter,不外乎是哪個影視明星或是國會議員也開始twitter起來了,連帶地也發展出很多相關術語。比如說這個網站所列詞彙:http://twitter.pbwiki.com/Twitter+Glossary#T

台灣似乎是噗浪(plurk)更為風行。微網誌這種東西,還是遵循network effect的法則,哪裡人多往哪裡去。既然我的朋友都跑到噗浪去了,那麼我還是投奔噗浪比較熱鬧一點。所以當下決定棄twitter而就噗浪。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929年,有個和平主義者想歸化為美國籍。在歸化訪談時,主考官問這個和平主義者:願不願意拿起武器來捍衛美國啊?這個非常誠實的和平主義者說,當然不願意。想當然爾,他的歸化申請被打了回票。和平主義者積極捍衛自己的權利,一路把官司打上最高法院。結果是,大法官以六比三的投票,否決了和平主義者的公民權。不過,何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大法官在不同意見書的一句話,成了千古名言。他說,憲法的原則中,最應該讓我們敬重的,當屬思想自由的原則,而且,不光只是讓我們贊同的那些思想自由,還包括了那些我們痛恨的思想。從此,談到仇恨言論的文章,大概都會引用到這句話。

最近,郭冠英的事件,又把仇恨言論一詞炒熱,各媒體也出了不少評論文章,連對岸也對台灣的言論自由品頭論足(大抵是:你們不是很重人權、言論自由嗎?怎麼現在又說要處罰郭冠英了呢?)。有人說,郭冠英是公務員,所以按照公務員倫理辦理,與言論自由無關。有人說,民主社會要尊重個人的言論自由啊,言論自由就是連我們看不慣的言論也得要尊重啊。後者的說法頗與何姆斯的「freedom for the thoughts that we hate」呼應。但在我看來,分析這件事的時候,不應該停留在「尊重意見不同的言論」這個層次就夠了(況且大法官對於仇恨言論,後續還有很多細緻的分析)。還有很多問題,必需探究。

先說這件事到底涉不涉及言論自由好了。個人覺得,即便只關係公務員的懲戒,還是牽涉到「公務員該不該發表此種言論」,或更細說,「公務員可不可以在下班閒暇之時,用另一個名稱,在網路上發表某些言論」。說到底,免不得觸及公務員的言論自由權利。所以,還是不能避免討論言論自由的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更複雜,一如上述,此事牽涉許多要素:郭所發表的言論內容、公務員的身份、網路、匿名性。若要分析,應該把各要素一一檢視,就連郭發表的言論,也應該細看(而不是抽出幾個字,不顧全文地斷章取義),然後從不同的情況分別討論。也是因為此事如此複雜,所以現在看到的一些文章,其實也只留在很表面的分析,而且太過籠統,有時不免偏頗。我在這裡也只能想到一些他人文章中可能忽略的幾個點,雖然論點也一樣零散,但至少補充其他角度:

首先,我們對於仇恨言論的標準是什麼?我們應該一概尊重所有的仇恨言論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前幾天吃晚飯的時候,把電影「鋼鐵人」看完了。雖然網路上很多評論都說好看,但我卻覺得普普,尤其不以為然的是美國那套英雄主義。不過這該是看電影之前就要知道的事了,我實在不必這樣憤世嫉俗。(但還是要記錄一下感想)

總之,小勞伯到泥演一位從小絕頂聰明的軍火商,人帥個性痞,對於美女總是手到擒來。某次小勞伯到阿富汗做生意,不幸被阿富汗的游擊軍(還是反抗軍啊?反正影片也沒說明白。一律以恐怖份子的形象帶過)襲擊俘虜,要求小勞伯為游擊軍製造先進武器。小勞伯藉著另一位科學家的幫助,建立了一個外表很粗糙但是威力很大的鋼鐵人,把恐怖份子炸得七暈八素,他也得以脫逃,英雄般地返抵美國。

不過,這次經驗,帶給小勞伯很大的震撼,尤其他看到自己製造的武器,居然落入壞人手裡,還被拿來對付自己,突然頓悟了軍火之有害,於是他公開宣佈,停止製造軍火。但另一方面,他卻開始研製進化級的鋼鐵人,要自己執行維持世界和平的任務。

就是這裡 --當小勞伯穿上進化鋼鐵人的衣服,如聞苦救厄觀世音飛到阿富汗,適時地以天神之姿降臨,除暴安良之時,我開始大笑了:是怎樣?親自決定哪些是好人壞人(而且好人壞人還很好區分),親手制裁,勝過販賣武器間接殺人喔?這樣比較能夠監控產品流向、責任比較少、比較安心嗎?

不過,這可能就是典型的英雄電影,如果不這樣,不成其為英雄。(我還是喜歡苦情的蜘蛛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在KKBOX看到的榜單。陶曉清與流行樂界人士,選出1975-2005年間的兩百張專輯。榜單如下:

☉1993-2005台灣流行音樂百大最佳專輯
01/1999年06月 【海洋】/陳建年/角頭
02/2005年04月 【匆匆】/胡德夫/野火樂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