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media watch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一些條文,不是那麼贊同。尤其是媒體上討論到的,第二十條製播新聞不得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違者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兩百萬元以下罰鍰。以及三十四條,節目製播單位對於未給予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回覆機會的話,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可循民事訴訟法,聲請假處分。

以下是一些初步的想法:

1. 關於事實查證原則。

媒體報導新聞必需查證事實,這是當然的。不過,什麼算是「事實查證」?做到怎樣的步驟,才算是盡到「事實查證」?打個電話給當事人,當事人電話未開機,我在報導後註明「本台記者查證於當事人,但截至新聞發佈為止,仍無法聯絡上」。這算不算已經查證?或者,當事人說「啊我不知道啦,不知道啦」!記者照樣發表讓當事人難堪的報導,最後補上一句「當事人表示對此事並不清楚」。這樣的事實查證,對當事人有比較好嗎?事實查證,要向本人查證嗎?向非當事人查證算不算?記者我聽說某某官員貪污搞到天怒人怨,我向官員周遭的同事、廠商、親戚佈線,結果四分之三說有貪污,四分之一說很清廉,另外苦就苦在大家都是嘴上說說,還沒有物證呢。(而且當事人拒接電話、即便在人行道碰上了,也是行色匆匆丟聲:「無可奉告」)我這麼努力地採集各方意見,算是盡到事實查證了嗎?

我要說的是,新聞採訪不是這樣一番兩瞪眼,有條線可以清楚劃分出「有事實查證」,以及「無事實查證」。況且,有時候過程真的像是滾毛球:偶爾露出消息線頭,新聞鼻靈應的人,嗅著線頭跟啊跟,先保守刊出個不痛不癢的新聞,也很難說有人看到新聞心下大爽說道:「終於這種事也有曝光的時候」!於是努力提供線索,或甚至提供原本不願意拿出來的公文。各方而來的小雪花,滾成獨家大雪球。要是有個嚴格的「事實查證守則」,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難保扼殺了揭奸發惡的機會,而更懂得玩法律遊戲的人,不也因為有這套清楚的規則,動不動指責記者「沒有盡到查證事實」,用作自保的武器?(後記:關於這一段,我想一想後,覺得我錯了。我知道消息時,多半默默地進行調查,最後驚爆大獨家。如果露出一點風聲,同業馬上就跟進了,最後獨家反而拱手讓人。不過有時候也很難講...(遙想那時候偶爾諜對諜的日子)我的意思是,有些事情真的是像掛肉粽一樣,一個新聞引進另一個更大的內幕。現在進行的案件,不就很多如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上個禮拜,蘋果是不是會買下中時的新聞吵翻天,現在又跑出旺旺。

文中中時記者說:「蘋果雖然新聞經驗豐富,但中時一定被腥羶色化,等於失去長年招牌;旺旺雖然沒媒體經驗,至少能維持中時本色」。

我倒不這麼認為啊。台灣市場上已經有個蘋果日報,何必還要自己再創個同質性高的報紙打對台?至於旺旺,營運活動、獲利來源都在中國。碰到與中國利益衝突的新聞,是不是又會產生新聞室控制,甚或記者的自我檢查?(不過,也許對於旺旺的顧慮,是不在受訪記者考量之內的。也許其所謂「中時本色」,也就止於「非煽色腥報」這樣的定義)

最近在念台灣新聞政策的歷史變遷,剛好觸及報業變化。看到腥風血雨戒嚴時期的政治干涉,好不容易開放報禁,百花齊放,豈知二十年後數家熄燈,老字號的中時又面臨財團買賣...實在是...很喟嘆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你把我的報紙帶走,你也不會快樂很久

中時裁員有感(下)

上述文章又附有許多連結,大家可以自行連連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時裁員這件事,上一篇是以一個讀者的心情出發,但此事件還有太多可以探討:包括媒體環境、媒體經營,以及記者的工作權等等。

在網路上逛到一些文章,探討中時最近的經營策略。中時所以裁員,除了經濟不景氣,報紙難以獲利(事實上過去文人辦報,也不是想賺錢吧),還有別的考量:

「中時大樓要塌了」:http://blog.roodo.com/torrent/archives/6198691.html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晚間新聞:「中國時報大裁員」。怵目驚心。

雖然早就不在報社了,但是看到這樣的情況,還是很感慨。一來為過往的同業們憂心,二來身為讀者,也為將來會看到什麼樣的新聞而惶惶。

想到台灣新聞報紙的一路發展,有點說不出的欷噓,尤其中國時報,我從小看到大,研究所時曾經實習過,差一點還要成為正式員工,出國後也習慣每日收看電子版。平日罵歸罵,說中國時報偏頗,或抱怨中時記者老愛唱衰台灣,但等今晚聽聞社長林聖芬說要轉型成「都會報」時,卻又有些不捨:那麼以後,我不是就少了很多文字可以看了?尤其是少了地方版,中國時報還是中國時報嗎(雖然今日的地方版,只有兩三個版面)?我更憂心的是是否藝文版、人間、浮世繪、開卷等等,也要一併減縮?多年下來,我可是每天盼啊盼的就等星期天的開卷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繼 iPhone之後,最近G-phone,也就是Google在行動通訊上的秘密武器,又造成新話題。

不過,相對於iPhone是個實實在在的手機,事實上,G-phone「手機」是不存在的。講明白一點,Google要推出的,其實是手機的軟體平台,正確的名稱叫做「Android」。更重要的是,這個軟體平台,可以開放給大家發展功能,而不是像目前的手機,很小氣地只讓消費者適用該品牌合作通訊商的作業系統與附屬功能。根據Google發表的協力名單,現在已經有許多手機廠商加入研發的行列,例如Motorola, Samsung, 當然電信商也不少,如美國的T-mobile, 日本的NTT DoCoMo,還有,中國的移動通信。。。

剛剛看了Google的Android功能示範,不過看起來,好像,跟iPhone的功能沒有差很多耶,同樣都是觸控式螢幕,可以收發簡訊及email等,另外的話,就是Android可以查地圖,並且可以看到實體影像。但是Google研發人員也在影片中說,「這只是一部份的功能而已,其他更多的應用,還等待你來一起開發」。那麼,我就衷心期盼吧,成語說「眾志成城」,那麼就期待更多的創意可以讓Android加入功能,證明開放的環境可以打敗封閉獨佔的系統(相對於Android,那麼 iPhone真的就是比較封閉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一期新新聞的標題很醒目:「台灣遺忘世界,世界遺棄台灣」。

標題有醒覺的效果,內文呢?有些部分也說出了我的焦急。人到了外地之後,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有時真覺得台灣太過於自溺於過去歷史,還有種種政治鬥爭。有時看國內新聞,不禁也生氣起來,為什麼一直要在意識型態作文章。想到是政客的手段,更加氣慨。不過這完全是政治人物的責任嗎?當然不是,套一個現在流行的詞彙,媒體也應承當「共業」。

我是在中時電子報上看到新新聞的專題,懷著期待的心情,迫不及待地點閱。然而,有點失望,因為還是不脫台灣媒體慣有的「恐嚇式窠臼」。所謂恐嚇式窠臼,有種慣常公式:「發生了什麼什麼事」-->「台灣怎樣怎樣還渾沌未知-->「快點覺醒吧」,然後,然後就沒有了。這種類型的文章,通常會訪問學者專家,然後學者專家沈重地說一些話,可也沒提出解決辦法,因為歸結到最後都是政治的問題。說到政治,大家束手無策。作為一個讀者,當我放下報紙或雜誌,心裡當然覺得很恐慌,可恐慌之後怎麼辦?有些熱血青年試圖透過組織團體發揮力量 ,可大多數的人無法可辦,只有等待時間慢慢遺忘這種可怖卻無力的感覺。也許,有人說,這是寫給政治人物看的,是要點醒他們的。可是,我很懷疑可發揮的效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有讀者反應說前一陣子寫的東西太嚴肅了,看不懂。是啊,我也覺得自己很嚴肅。什麼樣的心情就會寫出什麼樣的文章。這些日記真是反應出我目前堅苦卓絕的心理狀態。想在政大以及東吳的時候,我會寫出這樣的篇章來嗎?當然不會。記錄如何與同學玩耍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上網找資料研究什麼是網路中立、怎會想要自動自發地看紐約時報、更別提上wikipedia、westlaw、Lexis找美國判決了。唉....等我回台灣,大家會不會覺得我變了一個人?

今天又上完第一修正案了。我現在的生活以第一修正案為分水嶺。因為這堂課的reading最多。其他的課堂,例如「媒體與主權」,雖然資料也多,但我的閱讀策略是只挑有興趣的東西看,其他沒興趣的就看每段的第一行,如此可以省下不少時間。電信法的reading跟其他兩堂課比起來,算是少了,不過要仔細讀,好在遣詞用字是現代英文,老師還會是先給我們outline,還可以藉口說「老師我這個地方不明白...」,以跟查理辛老師親近兼強迫老師再解釋一遍,所以心態上比較輕鬆一點(又,今天有美國學生跟我說他聽不懂老師上課談得內容,真是讓本人安心許多)。至於修正案...判決一大堆,幾乎都快七、八十頁,而且看了後面忘前面,上課還要跟美國孩子搶講話(我今天有開口,可是答案是錯的。不過沒關係,言論自由意義之一就是,錯誤的言論有時也有其價值)。所以,星期四我最為緊張,上完課後,則就輕鬆一點了。

以上是最近生活報告。接下來是媒體觀察時間。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wikipedia可說是我到美國來念法律後,重要的生存工具之一。尤其是查判決,雖然Lexis及westlaw系統都有summary,但wikipedia的文字卻較大眾化而平易近人。有些細心的網友更是連大法官不同意見書的重點都幫你整理好。除此之外,念電信法時,牽涉到不少電信方面的專有名詞,wikipedia也是幫了大忙。

星期一紐約時報有篇報導,說是中國放鬆對wikipedia管制,不過只限於英文版的wikipedia,中文版的wiki還是被官方block起來。這個學年度Chiao和我要負責辦法學院中國法學會的lunch bag meeting,談中國與台灣的法律問題,主題之一是資訊流通問題。Wikipedia也許也可拿來作為話題內容之一。(不過之前不是說使用wikipedia的大陸網友很多嗎?而且在內容貢獻上也比台灣積極,我記得台灣媒體當時還呼籲台灣網友要多寫寫wikipedia,掌握定義名詞的先機)??

順道一提,明年世界wikipedia大會將在台北舉辦,真是令人開心。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寫下這個標題,真是諷刺。過去有人曾說,我是新聞逃兵,沒資格說這種話,可是我還是想說。(為什麼選擇轉行,就不能批評媒體呢?)

因為人在美國,所以這一兩個禮拜以來,我只能藉著電子報,以及片片斷斷的新聞影片瞭解台灣發生了什麼事。我的電子報來源是中國時報以及聯合報。我選擇這兩家報紙,是因為長久以來的習慣。至於電視新聞影片,因為我沒裝網路衛星電視,所以只能從PP STREAM 看鳳凰衛視。我急切想瞭解國內發生什麼事,但是這些新聞媒體卻不能滿足我,而且一股徹底地不信任油然而生。(應該說,從以前就不是很信任了,但經過這次事件,更是不信任)。

關於這次事件,我看最多的報導是中時電子報。然而中時盡是一片倒扁之聲。我很難找到一個另一面的觀點。於是我開始懷疑,難道全台灣都在倒扁?不過我的腦袋告訴我,不太可能。比較可能的原因是,中時只選擇他想要表達的觀點。平心而論,中時關於倒扁的報導寫得極好。尤其是楊渡的側寫,更讓我看了心裡澎湃,多麼美麗而感情豐富的文字!不過平靜下來之後,我還是想要找尋不同的觀點。然而這幾天觀察下來,我發現這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些文章集結起來,不外乎施明德很偉大、人民熱情澎湃、萬眾一心齊倒扁之類的。至於其他媒體的報導角度,更別談了。看了鳳凰衛視的新聞剪輯,更會覺得熱淚盈眶。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前一陣子,聯合報記者高年億作證的案子風風雨雨,引起許多記者作證的討論。法律觀點的文章很多,大部分一面倒向記者應該有拒絕作證的權利。不過我卻不這麼堅信。並不是說我認為法院應該可強制記者做出證言,而是應該說,我仍抱持懷疑態度:無冕王的權利,到底可以上綱到何處?有些人認為,記者應該有絕對的權利,但是我卻質疑,這種權利,是否也應受各國各地的情況,而有所不同。魏旳的文章,提供另一種觀察角度。
我不禁又想起當初NCC換照風雲。當時意見亦是分為兩派,一派認為NCC是干預市場,應該讓市場決定電視台誰生誰死,另一派認為在現在台灣惡質媒體環境下,政府應該介入。我當時的立場,支持後者。對於這個議題,曾經跟李念祖老師討論過。李老師的意見顯然是站在前者。後來我發現,這得回歸最根本的信仰。在我的理解,李老師相當信任市場的機制(我不知這樣我這樣的理解,李老師是否同意,也許李老師另有更細緻的想法),但在媒體這幾年,我卻對這種市場機制劃下一個問號。同樣的立場歧異,其實也可以在電視公共化的議題上看得到。
最近我常在想,每個社會,有不同的風土人情、有不同的體質,自由市場並不是一種絕對的信仰,就像民主也不是天經地義的絕對至上。我寧願對每一種制度存疑,從中找出最適合我們社會的運作方式。

新聞記者的無形執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到「傳播學生鬥陣」經由南方電子報所發送的文章「工人民主真解放,褻瀆專業假自由」,內容大概是說,這次撤照,只見到東森的記者大聲質疑新聞局的決定,卻忘了反躬自省新聞品質,以及媒體大老闆宰制之下的惡劣環境。該文舉法國世界報為例,該報編輯部員工取得百分之四十的股權之後,決心從內部推動改革,「讓基層承擔相對的編採決策和執行責任,拓展以公眾利益為取向的新聞報導或評論」。因此,台灣媒體改革之道,也在於媒體工作者的權益保障,諸如加強記者的團結意識,與資方共同形成編輯部公約、對抗無理的工作要求等。

我贊成傳播學生鬥陣的說法。不過對照這幾年的經驗,要喚起媒體工作者對自己的權益覺醒,重新省視如何改善新聞品質,的確要花上很多功夫。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媒體環境中,缺乏登高一呼的人。通常都是報社要關門或裁減部門了,勞方權益受損的時候,才會有人開始衝鋒陷陣。

這是個很無奈的現象,就拿報社記者來說,從一睜開眼睛,首先擔心的是自己漏了新聞,等到神智開始清明的時候,得要盤算今天的新聞在哪裡,然後開始跑行程、有時候跟採訪對象鬥智,有時候跟競爭同業鬥智,在一心一意求新聞表現、「外患」頻仍的工作壓力之下,實在很難有餘力去想如何改革自己工作環境的事。當然有時也會感嘆這樣的環境很難做出好的新聞品質,但是感嘆歸感嘆,等到另一片廝殺再起的時候,心裡又被如何搶到頭條、獨家的想法給佔據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開始懷念起小學時候的電視新聞。

雖然小學時候的電視新聞很無聊,至少看完後,都還有知道了什麼國家大事、世界時事的充實感。現在看到電視新聞,只會想要轉台跳過,電視台主播、記者擠眉弄眼,低落的國文程度、誇張的播報、無意義的新聞內容,只能令人一直搖頭。什麼時候看電視居然可以開始做起頸部運動了?

尤其是這陣子倪敏然的新聞。已經太多人批判電視台的怪力亂神、將倪英雄化、浪漫化。我只是覺得倪的家屬情何以堪,只因為倪是公眾人物,就又要配合著白癡電視台,再演一齣後續發展。對想要解脫的死者來說,這不是又是一齣令自己、令家人也難堪的鬧劇嗎?又說夏及倪的關係,再怎麼樣,也是兩人之間的事,外人對於私事,又有什麼置喙餘地?只不過生活之中多了可以磕牙的話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