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法律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一陣子提到免費檔案管理軟體Zotero對於沒辦法使用Endnote的人來說,Zotero是不錯的替代方案。不過前一陣子,Endnote的公司對開發Zotero的George Manson University提起訴訟,理由是不當使用Endnote軟體。最新消息是被維及尼亞巡迴法院(雖以「巡迴法院」為名,但其實是地方法院)駁回了。欲覽新聞,請按此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研究的人,大概都會遇到一個難題:手上的資料太多,要如何有系統地儲存、分類這些資料呢?

就拿我來說,並不是把這些資料分門別類放到資料夾裡面就好。有時候我還會希望有一張表,列出歷來蒐集或看過的文獻,一旦要新作另一個題目,只要拿起這些表,就能知道手上已經掌握哪些資料,另外還需蒐集哪些文章。而這張表裡面,最好有作者、出處、年份、摘要、參考文獻以及索引格式(比如,Bluebook的各種短引、長引的格式,都已經「傳便便」,到時候加上footnote或是做bibliograpgy的時候,只要剪下貼上就可以了)。

對於以上需求,很多人是用Endnote管理系統。不過...這是在校人士才有辦法使用的資源啊。如果不是學生身份,最便宜的Endnote一套買起來也要美金一百塊出頭。於是,另一套標榜免費資源的Zotero出現了!!

Zotero是瀏覽器Firefox的附屬應用程式,必需在Firefox環境下使用。我試用了幾回,可能是因為不熟,所以用起來也沒有覺得很順遂。他的好處是,對於網頁的文章,可以用「快照」的功能存下,不怕日後文章被移除。遇到有合作的網站,Zotero還可自動記錄來源出處、使用者還可加上評註、另外附加檔案。但問題是,與Zotero合作的網站還是不多。比如說法學院學生最常用的Lexis或是Westlaw資料庫,之前Zotero雖然聲稱有合作,但依我最近使用的經驗,還是無法整合,亦即無法直接在Lexis的網頁上直接抓取作者、出處等資料。

另一個缺憾,可能是所有檔案管理系統都還沒辦法做到的:那就是已經抓取已存成word檔和PDF檔的文件。對於這種情況,本人只好土法煉鋼:一一把檔案打開,然後慢慢地、龜速地,一筆一筆輸入,感覺起來很像愚公移山。所以,學長曾經說,打從寫文章、找資料開始,就要學著使用檔案管理系統,將這些資料建檔,是非常有道理的。如能早先做好功夫,之後就能省下許多時間精力。日後若要寫新文章,只要打開檔案,更能一目了然。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929年,有個和平主義者想歸化為美國籍。在歸化訪談時,主考官問這個和平主義者:願不願意拿起武器來捍衛美國啊?這個非常誠實的和平主義者說,當然不願意。想當然爾,他的歸化申請被打了回票。和平主義者積極捍衛自己的權利,一路把官司打上最高法院。結果是,大法官以六比三的投票,否決了和平主義者的公民權。不過,何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大法官在不同意見書的一句話,成了千古名言。他說,憲法的原則中,最應該讓我們敬重的,當屬思想自由的原則,而且,不光只是讓我們贊同的那些思想自由,還包括了那些我們痛恨的思想。從此,談到仇恨言論的文章,大概都會引用到這句話。

最近,郭冠英的事件,又把仇恨言論一詞炒熱,各媒體也出了不少評論文章,連對岸也對台灣的言論自由品頭論足(大抵是:你們不是很重人權、言論自由嗎?怎麼現在又說要處罰郭冠英了呢?)。有人說,郭冠英是公務員,所以按照公務員倫理辦理,與言論自由無關。有人說,民主社會要尊重個人的言論自由啊,言論自由就是連我們看不慣的言論也得要尊重啊。後者的說法頗與何姆斯的「freedom for the thoughts that we hate」呼應。但在我看來,分析這件事的時候,不應該停留在「尊重意見不同的言論」這個層次就夠了(況且大法官對於仇恨言論,後續還有很多細緻的分析)。還有很多問題,必需探究。

先說這件事到底涉不涉及言論自由好了。個人覺得,即便只關係公務員的懲戒,還是牽涉到「公務員該不該發表此種言論」,或更細說,「公務員可不可以在下班閒暇之時,用另一個名稱,在網路上發表某些言論」。說到底,免不得觸及公務員的言論自由權利。所以,還是不能避免討論言論自由的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更複雜,一如上述,此事牽涉許多要素:郭所發表的言論內容、公務員的身份、網路、匿名性。若要分析,應該把各要素一一檢視,就連郭發表的言論,也應該細看(而不是抽出幾個字,不顧全文地斷章取義),然後從不同的情況分別討論。也是因為此事如此複雜,所以現在看到的一些文章,其實也只留在很表面的分析,而且太過籠統,有時不免偏頗。我在這裡也只能想到一些他人文章中可能忽略的幾個點,雖然論點也一樣零散,但至少補充其他角度:

首先,我們對於仇恨言論的標準是什麼?我們應該一概尊重所有的仇恨言論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一篇紐約律師考試準備的經驗分享,Seetoo兄亦在他的部落格中,加註了一些看法,以及加州律師考試的經驗,讓整個資訊更豐富。對美國律師考試有興趣的朋友,可連結到Seetoo的網誌參考:http://klavier1976.com/cseetoo/archives/2008/11/ee_cceeceae_wei_1.html

另外,Seetoo的文章,也讓我想到,我漏寫了MPT(Multistate Performance Test)的考試部分。

MPT的考試形式是,考題會模擬一個情境,給你一堆資料,可能是新聞剪報、當事人的訪談、過去的判決等等。考生必需在一定時間內(九十分鐘嗎?我忘記了...考完就忘了...)依考題的指定,寫出一份法律文件,例如給事務所律師參考的memo之類的。

Performance Test在加州考試所佔份量比較重,但在紐約所佔的比例極低,約10%。若真要準備,得要花很多時間。我衡量了一下,覺得不太划算,寧願將準備MPT的時間拿來準備MBE。我在第一次準備NY bar的時候,大概看過三、四次MPT的題目。但第二次準備時,因為大略已經知道題型為何,所以到考前一天,才花了大約半個至一個鐘頭的時間,複習一下題型,以及Barbri的講義(該講義是關於寫MPT時需注要的事項)。所以,基本上來說,沒什麼準備。但我還是建議第一次考(希望也是最後一次考)紐約bar的人,至少練習一次,試著在時間內寫完MPT題目。而準備加州考試的人,就請參考Seetoo的意見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終於有資格寫考試經驗分享了。。。上星期五紐約律師考試放榜,打開查榜網站,看到「恭喜您通過紐約律師考試」的句子。這是我第二次考紐約律考,我的經驗也許對想要繼續挑戰的人有些幫助。趁我對於準備過程還略有記憶時,快點寫下。本篇以實用為目的,就讓我省下那些文章佈局、詞藻鋪陳,直接進入重點。

相較於去年,本次考試我的準備時間較短,但是心裡比較踏實。踏實的原因是,有去年三個月barbri上課及準備的基礎,再加上失敗的經驗,反省過後,比較知道癥結何在。只是在時間上,因為是臨時起意報名(其中曲折就不足向外人道了),加上雜務繁多,所以有些匆促。我從五月開始準備,六月回台灣搬家,約有三週中斷,六月底回美,直到七月底考試,這樣算一算,大概準備時間兩個月。

事實上,對於第二次準備紐約律考的人而言,時間也許重要,但更要緊的是戰術。我以自己準備時間短促為例,是要說明只要掌握重點,「戰略」可以稍稍換取時間的不足。

對我而言,律考成功關鍵有二:第一,英文閱讀速度以及理解力。第二,能夠辨別rules的細微差異。第二點尤其重要,第一次的律考之所以緊張慌忙,是因只知rules大概,卻難以分辨細微之處,以致於題型小小一變,整個人方寸大亂。

英文閱讀的速度以及理解力是最基本的。當然兩、三個月的準備可以讓功力大增,但最好是平常就開始訓練。LLM的同學平時上課要看的文獻本就不少,這一點我想毋須擔心。「如果」(再三強調,「如果」)在一年LLM的求學期間,各位同學有盡力閱讀指定reading(當然不一定要逐字看完,關於資訊閱讀一事,有機會日後為文再述),那麼一年的訓練應該足夠。再加上準備考試的兩、三個月勤做題目、習慣題型以及詞彙用語,能力應該足夠應付律考。至於已經結束學業,負笈回台的朋友,也許就得自己找機會閱讀英文,不要讓那一年培養的功力丟掉了。至於我,平常就是個學術小女工,常幫老師讀文獻作摘要,再加上翻譯工作,常浸在英語的閱讀環境中,所以算是平常已有練習。(注意:不是人在美國,就理當會在英語的環境中喔 -->這是一般人常有的迷思。若讀者有疑問,請恰身邊曾經當過國際學生的朋友解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最近在搜尋一些法學研究法的資料,發覺幾個現象,不知道是如此,還是因為我資料不齊全:

1. 美國是不太講求學術研究法的(我的意思是,就academic research來說)。以書籍為例,討論research method for law的書,多是英國系統的學校出版,例如英國、澳洲、紐西蘭、香港。再就期刊而言,雖有數篇提及研究法,但多是以律師的角度出發。比如說,如何整理、詮釋過往判例。不過有項例外,就是比較分析。比較法的討論還蠻多的。(在這一部分,國際學生的貢獻很大....)


2. 關於歷史研究。描述立法背景、分析案例、找出可尋的脈絡,就是歷史研究法嗎?這個問號是很純粹的問號,因為我目前看的文獻實在有限。在lexis上找了一些論文,研究與寫作方式大概是循這個路數。除此之外,就很難找到單純討論「歷史研究」的研究法論文了。在Google上面查到一本「歷史法學派」的專著:http://blog.udn.com/algo666/652510,不知道此書能不能解答我的疑問。但研究法與法理學,還是不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念法律的朋友聊天,話題總是會談到律師這行前景如何。一年以前說到的常是:那家大所年薪又破十六萬了,偶爾雖有看淡消息,大家也不那麼悲觀。今年以來,卻是壞消息不斷:部門縮減、裁員、參加job fair的律所數量不如從前(但public sector的job fair收件日期倒是一直延期)。今年下半年以來,華爾街又陸續爆雷,而當公司的態度轉為保守、縮減開支,律師這一行是否又會受到影響?律師專業的明星領域,會不會重新洗牌呢?在Penn State念JD的網友Alex最近參加學校的座談會,會中邀請顧問公司Altman Weil的人談論律師事務所對產業看法的調查結果。Alex記錄成文,並大方讓我轉貼,在這裡說聲謝謝囉!以下是他的文章,提供各位道友們參考。另,這場座談的講者是:Ward Bower

今天學校請了一位consultant來學校座談, 題目是"What's hot and what's not."  他們的顧問公司每年都會對全美前200大事務所發出調查目前事務所對於執業領域產業變化的survey, 以下跟大家分享今年的result:

Average size of respondent firms: 567 lawyers.

Currently strongest practices: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流浪法庭30年》全台捐書救司法!

 今天打開智邦每週文摘的電子報,連結到這個部落格:http://3men3decades.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html,是為《流浪法庭三十年》這本書所設的。看了書摘與行文筆調,讓我想到張娟芬寫蘇建和案的的《無彩青春》,同樣是法律案件的報導文學,同樣針對國內司法制度與人員的缺失。

讀無彩青春的時候,我雖在東吳法學院裡,但是還沒上完刑事訴訟法。其實,有機會還是應該再讀一遍,對照學了刑訴之後的感想。若有機會回台,《流》書當又成獵書的目標。但現下還沒看到書的全貌,不想多做評論。只是張貼在這裡,讓朋友們知道有這樣的一本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甫於中國時報看到這則新聞,Google之後第一筆是大陸網站「薦言論自由節有感」,點入一看,訊息呈現「該文章不存在」,過了五秒,網頁自動連到一個言情小說大接力。想必是老共又移除掉了。好在Google還有一個好工具,叫做Cache,網路上的文章表面即便移除了,魂魄仍在。

趕緊貼下,以防徹頭徹尾連伺服器都餵了孟婆湯。另一個原因是,最近閱讀一些中國關於言論自由的期刊文章,說實話批時局的可見,但是講得很含蓄,反倒是共產八股的更多。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敢說話,而後續中國官方的應對又如何?這時發表宣言,是否是趁時機之巧?中國在奧運期間,「稍微」放鬆言論管制(雖言「放鬆」也只是對外國記者放鬆,所謂外鬆內緊是也),但期限至十月為止。現在各國輿論也在觀察十月之後,北京政府作法如何。所以我說這篇宣言的推出,是否有時機之便?

--------------------------------------------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在讀新出爐的「遊說法」條文,看來看去,除了已經被人拿出來批評的項目之外,還是有些事不明瞭。


其一,遊說者的資格。根據法條,需要遊說的個人或工商團體,可委託他人遊說。受委託遊說的人,必需符合一定資格:就自然人而言,第一,要經過專門職業或是技術人員高考及格,第二,領有證書,第三,目前執業中。就營利法人而言,必需在章程中載有遊說業務,並向主管機關報備過。


我不太了解的是,為什麼是以高考及格來判斷遊說的資格?從這些項目看來,好像是為律師、會計師等專業人士量身打造。或者,以後高考還要增開「遊說師」項目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因為幫老師找文章的緣故,看到了一篇Law Review的論文,標題就是:FUCK28 Cardozo L. Rev. 1177)。是的,很簡潔,FUCK。我看了真是一整個大樂!卡多佐法學期刊(Cardozo Law Reivew)裡面有一篇題名FUCK的文章耶,喔喔喔喔~(卡多佐是紐約一間名聲很不錯的法學院)。怎麼能不看呢!?於是,當下,雖然老師沒指定要我幫忙看這篇文章,我還時很自動自發地利用了一個下午看了起來,且還很用功地在心有所感之處劃上記號。要是法學院老師看到我這麼努力唸著Law  Reivew的文章,一定很感動吧。

不過,這篇文章真是不賴。作者 Christopher M. Fairman是俄亥俄州一間法學院的教授,他從「禁忌」(taboo)的角度,來看法律形塑FUCK這個字的過程,最後提出「大家不要怕說FUCK,就讓FUCK自由吧!」的觀點,全篇包含了心理學、語言學,以及法學(主要是分析美國最高法院的相關判決)面向。本人讀得津津有味。真的是很寓教於樂的一篇文章啊,而且作者行文又不像一般法學期刊正經八百,所以推薦給大家。尤其是教美憲的學長,如果教到言論自由,又願意突破禁忌的話,倒是可以拿來當教材。

為什麼這位教授會寫下這篇文章?三件事觸發了他的動機。其一,在他教授的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課上,他提到了律師與當事人發生性關係的案例(這是很重要的律師倫理,MPRE都有考)。這位教授在課堂上宣讀了一篇法院判決,判決中充滿了「Fuck」、「bitch」等字。不久之後,他翻閱學生對他的教學評鑑,發現有些學生不滿他在課堂上就這樣赤裸裸口無遮攔地就這樣說出「髒話」。他對學生的反應,感到很納悶。其二,不久之前發生一件真實案例:某甲在某地泛舟,小舟翻覆了,某甲滿心憤怒地罵了一聲「Fuck」!世間就是有那麼巧的事,剛好該地的警長就在旁邊。我們不知警長有沒有見義勇為伸出援手,但倒是很迅速地開了一張罰單給倒楣的某甲,理由是某甲在婦女小孩可以聽到的範圍之內說髒話。其三,某乙很無聊地寄了一封信給聯邦地方法院的法官,罵了一句「Fuck」,法官急急差遣法院警察逮捕某乙,理由是「藐視法庭」。本篇論文的作者納悶,所謂「藐視法庭」,應是在審判進行中,參與審判者在眾目睽睽下對法官出言不遜,才符合藐視法庭的要件,那麼這種私下往來的電子郵件,並沒有第三人可見,又如何能以「藐視法庭」論罪呢?這三個獨立的事件,讓作者想要了解「FUCK」這個字的法律定位,而且,為什麼法律又會這麼關心「Fuck」。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前幾天,在WTO中,我們的WTO代表團,否決中國大陸候選人張月姣擔任爭端解決機制常設上訴機構七人小組的大法官。這則新聞並未受到台灣媒體太多關注,也無太大的版面。我的學長「七月流火」正在從事WTO爭端解決機制的研究,寫了這篇文章,分析此次事件,也歡迎大家討論(註)。至於此事的背景,請見文後我所附的經濟日報報導。
----------------------
To Block or not to Block, That is the Question:關於台灣阻擋中國籍上訴機構成員的幾點觀察

By 七月流火 原文請見:http://tempestiam.blogspot.com/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那麼,面對中國,我們又要如何呢?在這裡,我又要分享個人慚愧的經驗了。其實,我對中國的了解,很貧乏,非常貧乏,極貧乏,甚至比不上老美的認識。

這個切身體會,又是從課堂上開始的。下學期,我選修了「中國經濟改革」。本來我以為,我在課堂上應該比老美有話講的。畢竟,我都有看報紙的「大陸新聞版」。

錯了。我錯了。以普通的「大陸新聞版」常識、以我們從小接受的反共愛國思想、聽聞台商朋友種種傳說、書店裡陳列的「台商經驗談」、我貧乏的「桂林七日遊」及「上海五日遊」、甚或我當記者時接觸外商銀行駐大陸幹部的經驗,都無法了解這個已變化許久的中國新法制皮毛。看了課堂上指定的契約、國有企業、私營企業、證券法、WTO相關法制的改革,我才明白自己對於中國大陸實在了解太少。做為一個台灣人,面對大陸,不管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對於兩岸關係有怎樣的期待,其實認識不應如此貧乏。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2007年秋季,我在Penn選修了一門傳播政策大師Price開在傳播學院的課,叫做「媒體與主權」。Price教授曾任卡多佐法學院的院長,在國際傳播政策研究上相當有名(可是不知好歹的我,是寒假後聽到我新研所的老闆說起,才知道原來這位長得很像林肯的白鬍子老先生威震八方),美國對於中東地區的傳播政策,常找Penn的傳播學院研究,而負責人就是P教授。P教授的關注領域,除了中東之外,對中國也很有興趣。這幾年來,Penn的傳播學院與中國的大學往來很密切,除有訪問學人駐院之外,也一起舉辦許多研討會。例如2007七月時,Penn傳院就與澳洲、中國的大學一起舉辦了一場以中國傳媒為主題的研討會,當然也不乏「帶團訪問」這種學術交流。

言歸正傳,在這堂「媒體與主權」的課上,有位中國訪問學人與我們一同上課。當老師提到國家的傳播政策,以及一國如何運用傳播科技影響他國的政治體制時,總會時不時向那位訪問學人拋以關愛的眼光,眼神中清楚流露想一探究竟的熱切。當然,身為唯一的台灣代表,而這堂課的話題又比其他法律課程輕鬆,也基於一種練習英文的衝動,所以當話題剛好銜接得上時,我也努力舉手說:「喔我們台灣的政策如何如何...」。然而幾次下來,同學們的回應居然讓我有一種「ㄜ...你說的是啦,可是台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的感覺。相對於對台灣的冷漠,這些老美、老歐(歐洲同學)對於中國大陸卻另有一番好奇。隨著學期進展,這種感覺愈來愈深。

終於,到了要選擇期末報告的題目了。我一直思考,什麼樣的題目才是我感興趣,又能引起老師及同學興趣的題目。一開始我選擇了台灣無線電視公共化的歷程,對於台灣的研究者來說,也許有些老掉牙了,可是我想不啻是一個對外介紹的好機會,自己也趁此徹底對此議題下功夫。不過後來,我想到這堂課討論的既然是國際傳播,不如再探前幾年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的外資投資廣電媒體比例問題。結果證明,這個選擇是對的。首先不少國家也面對此一問題,而美國做為大眾文化及商業的輸出國,自然也想知道其他國家對此的態度,甚至美國自身也有此議,老師也想知道,台灣的經驗如何,而面對中國資本爭端,台灣又是如何處理(是的,與中國有關係的,他們也很有興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七月流火學長在本部落格文章「LSAT準備經驗分享」的回應,也擊中我心裡某一糾葛的結,所以另起一篇回文。其實我沒什麼道理要說、沒什麼結論可做,大家看到的可能只是我充滿矛盾的獨白,但或許可從中看出一些國外學術圈裡的現象,以及身為一個台灣人,面對這種現象複雜的心情。也許我個人不才或顧慮太多,尚未找到方向,可經過這幾天看到學長的文章及一些些思考,我確定了我還是有一些熱情。如果大家有感,請不吝賜教。另,學長下筆千言,我先節錄幾段我特有感覺的,至於全文,請各位自行連結。而我的感想寫在(上)(下)兩篇

「對於中國的崛起只看到經濟面向,但是,中國作為一個新興的法律制度,更是不能忽視的,簡單的用關鍵字搜尋中國在WTO的法律文章跟台灣在類似領域的文章,就可以發現彼此之間的差別。以某代表性的IPR教科書中,除了提到美國,歐體,他還提到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有具有特色的行政保護?這樣的意義在於,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在中國法的研究上。有位H學校的學妹說,如果教授要收他,可能是想偷渡一些中國法的研究上。

這裡有幾個問題以及可能的解釋。其中,台灣法其實可能是跟歐美的法律體系較為相近,對於他的瞭解的迫切性,已經沒有那麼高。這可能是個解釋,但是,所佔影響比例應該不至於那個高。其次,在國外唸書?都會面臨在國外作台灣法或中國法的價值在哪裡?還有?找一個台灣人來作美國法?我幹嘛需要一個台灣人來跳入這個醬缸(這個例子可以以某前北院名法官在申請美國LLM敗北的例子上發現)?第三個,真正必須面對的是,台灣法律制度在這個法律制度的大家庭裡,到底扮演怎樣的角色?這個問題確認之後,可以繼續討論,台灣法要怎麼面對中國法律制度的崛起。」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晨光。拉筋。CNN或FOX29。牛奶加Cereal。三合一咖啡。電腦。Outlook。部落格。gmail。weather channel。中時電子報晚報版。Google news。九大本Barbri教科書。紅橙黃綠螢光筆。學長姐好心留下來的筆記。煩躁的手在翻書。KKBOX。莫札特鋼琴協奏曲。書本停留在某頁,沒有動靜三十分鐘(發呆了)。換裝游泳。一千公尺。泳池裡只有歐巴桑、歐吉桑、正在自學游泳的小女生,沒有帥哥。浴室的蒸汽。鍋裡的水滋滋滾,燙喬麥麵。教科書還是翻在游泳前的那一頁。PP stream。瘸腿的Dr. House。

中午炙熱的太陽。人不多的教室。原本死白的螢幕上出現活人在講話:「距紐約律師考試剩下兩週...接下來歡迎XX為我們上聯邦管轄權...」。前面的大陸同學在看線上小說。前排右邊一對男女在調情,眉來眼去,很明顯。再前面幾排扎馬尾的女生玩電腦接龍。正中間的小胖看新聞。左邊的男生歪頭咧嘴剔牙,連續兩天如此(他嘴裡的菜渣真是頑強啊)。左前方的很認真地抄筆記。右邊的同學也在看人。!尷尬的眼神相遇。

傍晚天欲雨。泡麵。燙花椰菜。柳丁。PP Stream。瘸腿的Dr. House或全美模特兒大賽。部落格。gmail。outlook。PTT。椰林風情。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RSS。Skype。做不完的barbri練習題。挫敗的手在改答案。George Benson。書本又停留在某頁沒有動靜。Youtube。楊宗緯加曹格加蕭敬騰。Creep。New York Testing essay。拉筋。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睡覺前安眠用,以防失眠)。窗外大雷雨。未完成的作業本攤在桌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晚上九點,費城空氣炎熱,絲毫沒下雨跡象。氣象報告說,凌晨一點,天公才會施捨一點雨。
做完下午三小時的essay,現在邊看解答(心裡幹得要死,因為都跟解答不一樣),邊聽彭佳慧的歌。
突然很想開車上陽明山,回程再逛到士林夜市買雞排吃。車上當然要放著彭佳慧的歌。這麼台味的生活,當然要播放台味的芭樂情歌。
還有,我一年沒進錢櫃、沒喝澎大海與奶茶、沒吃錢櫃的水餃、炸花枝、沒按過服務鈴、沒看到服務生對我鞠躬說「祝您歡唱愉快」。連錢櫃裡特有的粉味加消毒味,我都快忘記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一個月以來,我完全「沈浸」在美國律師考試的補習之中。我沒經歷過國考(有啦,考過兩節課,刑法與國文,不過寫到以「律師性格」為題的作文,亂罵一通之後,就瀟灑地拍拍屁股走人了),所以沒法想像準備國內考試是什麼滋味,可經過這一個月的經驗,我想我大概已經可以稍微揣摩:也許將現在的痛苦放大十倍,就是在台灣考律師的樣子。

也許如此比喻只是用於我個人,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很會對自己施加壓力的人,而我還不確定自己未來的生涯是否要在美國走上執業的路(如果是的話,對我比較重要的是再念一個JD學位。不過,若有了牌,也算是解決了一樁事),所以比起那目標在前一心往上跑的人而言,我相對地散漫,但是壓力也不那麼大。對我來說,與其說準備考試,不如是趁機綜觀美國法律。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因此體會到法律無聊之處。以往上課時,還有許多動腦、或者針對政策、法條辯護的時間,可是在barbri的課程中,完全是考試技巧、是記憶、是囫圇吞棗。我揣想以後的律師生涯,是否就是將這些法條做為工具,然後一一應用,就像是匠人利用手邊的工具做出成品一樣。如果只是這樣,那麼律師也只是一個個記得法條,然後懂得運用的匠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最近縈繞在我心裡的一件事,,不是念也念不完的Reading,而是有沒有可能拍一個法律劇集。當然不是說我真有人脈資金,隨時可以付諸行動,這只是單純腦袋裡的一個想法,覺得法律劇集不失是台劇的新方向,雖然無論在歐美或日本,已經是老掉牙的類型。

其實這件事我已經想很久了,時間要追溯至看日劇「Hero」的時候,帥氣的木村拓哉當然是把本人吸往電腦螢幕(咳咳,我很少用電視看日劇)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賣點,還是Hero的劇情,還有檢察官辦案的過程,雖然說可能誇張美化了些,而且談到法律的內容不多,至少可還沾得上邊。

如果要我舉出最喜歡的「法律劇場」日劇,本人心目中的第一名是「司法八人組」,台灣電視台譯為「我們都是新鮮人」,內容是八位剛通過司法考試的菜鳥,進入司法研習所受訓歷程。該劇重心以刑事案件為主,每集都有一個主題,多是主角們上課老師交代下來的課題,或是主角在生活中遇到的事件,又或實習時處理的案子。這些主人翁藉著實例演練,一方面體會法律是生活的一部份,同時也培養處理案件所需的同理心。對觀眾而言,枯燥的法律再也不難懂沈悶,死板板的法律名詞及構成要件,諸如「加工自殺」(幫助他人自殺)、「故意」、「過失」等,都在一個個感人的故事中有了生命。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最近在[Chinese Law]新聞討論群組裡,有人寄來了一則很讓我感興趣的訊息:關於哈佛與中國大陸的教育改革。

哈佛最近革新了法學院一年級的課程,多增加了與國際相關的法律,以及立法的必修課程,以符合時代環境的變化。
新課程包括: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