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好麻吉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海總,又名張三小。

認識海總是在九年之前的九月,我們都進了背後有山,校門前僅有一條指著南邊小路(這種地形,某位老師形容,就是後有靠山,前無出路)的那個大學新聞所。初見美麗的海總,在新生座談會上,海總面無表情,也沒開口。我心裡第一個念頭是:「這個人應該是蠻高傲的」。(好吧,海總,我跟你坦白我對你的第一印象)。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有美女都很像天山雪蓮的成見吧。豈知隨著第一、二、三...堂課過去,海總說話的頻率愈來愈多,臉上表情愈來愈豐富,海總頓時從天山雪蓮變成熱帶秋海棠。總之,海總完全無法掩藏她喜感的一面,也成為我與另一位同學阿瓜姨上課傳紙條的戰友,她隨筆一揮而就的「批判傳播之母」畫像,廣被同學們稱頌,現在還供在我帶來美國的資料夾裡。也可能是太具喜感了,我與海總雙雙被同學強迫安上「偉」開頭的稱號,但說實話,海總的表演天分,有時候真讓我望塵莫及。

不過,海總是個能幹的女子。在我們一夥人嘻嘻笑笑,散漫過著研究生日子時,海總卻以千里馬的速度在兩年半內完成論文,接著飛快出了國,當起國際學生。而我在工作與學業中浮浮沈沈之後,決定要換另一個地方浮沈,受老天爺的眷顧,來到了有海總在的費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繼撲馬及憶小嬋之後,陳也是也在今天跟費城說拜拜了。也是保重啊~ (追著飛機跑)
昨天可惜歡送會沒唱到這首歌,那麼就看看伴唱帶吧。順便送給撲馬跟憶小嬋,這是在你們走後,我新開發的歌曲,代替曾經唱過的「原鄉情濃」以及大家都很印象深刻的「曖昧」。


雖然有人說陳小雲是在模仿美空雲雀,可是個人以為,陳小雲的唱法比較接近歌仔戲,特別是「鬥陣三年不算短」那裡,演唱時請務必比出「三年」的歌仔戲手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蘇大便:

再過十天,你就要步入禮堂了。想當初我結婚時,你特地為我做了一張我在班上的交友體系表,還建議我在婚禮上播出,這樣的深情厚意真教我感動,不過體系表一曝光,我戰戰兢兢在長輩們前面建立起的「溫良恭儉讓」形象也要粉碎。為了繼續遮掩我低級的本性,不讓公婆後悔(張大爺則是早就了然於心,搞不好這是他娶我的原因之一),原諒我還是把那張體系表留著,自己看得爽就好了。我是常常把它拿出來複習的。現在輪到你踏上紅毯,原諒損友我遠在千里之外,無法騙你喝下摻了威爾剛的柳橙汁,只能在費城這間小小房間用我最擅長的方式 -- 寫些五四三的東西,為你祝福,並且把我惡作劇的功力遠遠加持到賤嘴堅身上,希望他能想出比當時你們對待我跟張大爺更凶猛的方式,迴向在你身上。

我真的是要感謝老天讓我認識你(還有賤嘴堅)。四年前,我剛踏入班上,看到同學時,第一個念頭是:「完了!大家怎麼都這麼正經,果然是念法律的...」。還記得上完我的第一堂課(那已經是開學一個禮拜以後了),我們一群人聚餐,你還懇切正經的詢問我要如何兼顧工作與學業。我也很正經地回答你,編出很符合社會規範的理由。豈知這應該是我們手指頭數得出來,唯一一次或兩次正經的談話吧。當然,真相是無法掩蓋的,幾個星期之後,你先跟賤嘴間在假嚴肅的幻象之下找到了彼此,先撕開了面具,然後誘發出大家真誠的本性,我們才猛然發現:「別裝了,大家其實都是在假的」!於是,快樂的三年正式拉開序幕,法碩乙十三屆堂堂變成蠟筆小新裡的「動感幼稚園」。我到現在深深記得,當大家忙著交換論文集時,你由衷說出的那句話:「長大以後再來上學真好」!是啊,我也是這麼覺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下這樣的標題,當事人陳媽媽請勿生氣。實在是因為你家的小孩太好玩了(我絕對沒有「物化」貴子女的意思)。



昨天晚上,冒著論文修改不出來的危險,趕赴中學時代好友的聚會。我們這群朋友,國中高中同班六年,陳媽媽黃女士秀瑜跟我又成為大學同學,張阿敏中學時代跟我當了四年的鄰座,出社會後我兩又同居了三年,亞婷小姐則是國高中六年幾乎每天一起騎腳踏車上學,幾人交情匪淺。陳媽媽是我們這群人中最早開拓婚姻之路的英雄,我還記得一群人參加她的教堂婚禮,個個眼眶濕紅。我尤其哭得死去活來,見到她的父母,眼淚更是奪眶而出,想想,又不是我在嫁女兒,我在跟人家流什麼眼淚?陳媽媽這幾年添了兩個小壯丁,每天在網誌裡記錄他們的成長,李小平阿姨按時收看,感覺像是陪著小孩一起長大。陳媽媽也很夠意思,每當小孩出現很像李小平阿姨才會做出來的低級行徑時,都會很興奮地打電話來報告。尤其是她的大兒子陳大約,小平阿姨一直很想收為徒弟,覺得這陳家小兒潛力無窮。所以,當陳媽媽下了帖子,又要慶祝亞婷即將告別單身,即便論文再怎麼重要,還是及不上我們的交情,以及..我的好徒弟啊!(看上圖拿著黃劍的小孩,就是陳大約。他的表情很棒吧!殺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各位現在看到的是...好幾年前,我在新研所時期,勤奮用功地與同學張小元、彭名記、戴沒如等,用力記下的上課筆記。而且張小元還劃下一幅歷史性的圖案 -- 傳播批判之母!(唸過新研所的同學及學弟妹,就不用問我,「這肖像好像XXX老師!」儘管問吧,我是不會承認的!)
前幾天寫論文寫到很無聊,開始翻以前的檔案夾,找到我悉心收藏的新研所時期「上課筆記」(喔~其實是「私密」紙條,因為正牌的筆記此刻正端坐在台中家裡的儲藏室),從研一到研三,總共十九張。以前我上課時,總是會帶著背面空白的廢紙記筆記,任意揮霍塗灑。所以偶爾還有上面寫著「行銷」大題目,下面幾行煞有介事的體系表,接下來在角落處則有「今天中午要吃什麼..」等等之類的無聊話(因為同學做旁邊,為了不要傳紙條傳的太明顯,因此充分利用A3、A4紙面積大,同學可在紙張邊緣偷寫字的優勢)。
做下這張筆記,是在上傳播批判理論的時候,估莫應該是還可以加退選的時候,否則不會一群人還在考慮是不是要加退選,這並不是老師教得不好。老師教得很棒!而且是一位極其愛護學生的老師。只是我們程度太差。一群當時自稱為「走資派」的學生,大搖帶擺地去上傳播批判理論,其實是需要一點適應衝擊的時間。
不過很諷刺的,經過多年社會與學術圈間的打滾之後,當年用功的「左派好兒女」,有人在財經報系跑外資、跑竹科、跑兩岸新聞,有人則變成券商的公關。至於我們這些整天只想著作弄同學、討論中午要去哪裡吃飯、何時去KTV、上課很容易分心(我還被老師說:「只要看李小平的臉,就知道下課時間是否到了...」)的壞學生,有人是公務員、有人在美國搞公共領域的學術研究,準備要去德國跟哈伯瑪斯握手(不過最近聽說論文在百轉千迴後,又走回走資老路),我則在財經報系混了幾年之後,念法律。論文是...從言論自由及公共領域的角度,談著作權...。就好像照鏡子一樣,全反了。只有名記,還很堅持地在某大報呼風喚雨,實實在在地始終如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是我在經濟的同事,黃小凱,在他的blog寫下的文章。 感動ㄋㄟ~~

謝謝黃小凱....

 

引述

我的朋友李小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上一篇文章,已經一個多月了。
其實一直想寫,但太多太多的事情佔據時間。
剛剛瀏覽了一位同窗十年的老友(國高中六年,加上大學四年)的網誌,
裡面滿滿是她與兩個寶貝小孩、寶貝老公的記事。
最新的文章則是她和老公、大兒子一起去日本自助旅行的遊記。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文章是本人新研所同學阿保先生發表在他部落格的文章,寫得真是太傳神了,

台灣版的動物農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小元在班版PO的訊息,談到羅吉斯與哈伯瑪斯。(小元正在做把哈伯瑪斯量化的事。是這樣沒錯吧?小元你沒修改論文題目吧?)

我突然驚覺:傳播理論完完全全都還給老師了!

哈伯瑪斯,我只記得公共領域。至於公共領域的內容,我只記得哈伯瑪斯好像有說到,公共領域從知識份子的咖啡館轉變到什麼的....然後在公共領域裡面應該要以平等的地位互相溝通....然後我就忘記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們走訪了第一家銀樓,老闆娘說可以在金牌上刻字,但是時間可能要一個星期的工作天。到了第二家銀樓,老闆娘說不能刻字,但有些金牌可供選擇,其實如果錢夠的話我覺得到是可以買刻著「賓士」或「BMW」圖案的金牌,但是我們還沒那麼闊綽,所以大家最後看中了一個正面刻著「金雞報喜」四字,還有一隻雞,後面刻著「長命富貴」的金牌。不過我們想,等到勁暴凱到場再來做定奪。畢竟,勁暴凱說話總是那麼一語中的,而且他也很了解應該如何呈現金牌的味道。
終於,勁暴凱來了,阿凱同學一直堅持要在金牌上刻字,所以我們又回到第一家金牌店。
看到這裡,各位可能又要問,要刻什麼字?當然是刻上出錢送金牌的同學(共九位)的名字啊,不過除此之外,當然金牌正面還要有些主題。本來受傷的玉米最先倡議刻上「百年好爽」,後來又有同學提議正面刻「好」,後面刻「爽」。經眾人商議,倒不如「爽」字一字簡單!明確!有魄力!
不過,跟老闆娘說「刻個爽字」!畢竟不是很容易的事,本人將重任委以雲凱,讓雲凱跟老闆娘講。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暌違已久的大金牌文章,在金牌得主戴沒如,於昨晚在石牌「周胖子」餃子館獲頒金牌一面後,終於可以問世了!

------------------------------------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的相簿上出現了這些照片? 不,這都不是我本人,都是我的新研所同學。獨照的
那兩張,就是五月七號的新郎、新娘。要特別說明的是,這兩人是各自嫁娶,只是恰巧都在五月七號這一天撞期。 男的那位叫做肉圓,這個稱號的由來是他的膚質,油油的,像是彰化的肉圓,用油炸的那種(不是清蒸的喔),中間還要用剪刀剪開。記得以前剛上研一的時候,肉圓有次下課還跟我說,「我要去洗我的臉蛋了,嗯哼~洗得優咪咪的~」。那時候人都還不熟,肉圓就敢講出這麼討打的話了。可以想見他在往後的新研所生活中,是多麼的更令人想揍。如果今天我有一絲的猥瑣功力,都要感謝黃肉圓在我的學生生涯中,發揮了重大的影響力。 女的那位叫做沒如,他是本班第一位金牌得主。為什麼叫做金牌得主呢?幾天後自然會有文章介紹。沒如的興趣是裝可愛照大頭貼,還有在大學的時候帶著網球拍埋伏在帥老師必經的路上(這是貓樂園告訴我的,沒如不要打我)。除此之外,沒如吃飯搶菜的動作也很快,如果今天我有一絲搶菜的功力,都要感謝沒如在我的研究所生涯中,對我的訓練。 還有一張是本班的畢業合照,不過這只是一部份同學,名記、猥褻元沒有入鏡。現在大家都很喜歡比紅衛兵的姿勢,我們可是在N年前就已經知道要擺這個POSE了,而且是到哪裡玩都要擺這種姿勢。這張照片還是我們最正常的一張。 恭喜肉圓、沒如男有分、女有歸啦(這句話在本班一定又會被想歪...)!不過我現在講話可是很純潔的喔,嘻嘻。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