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前進美利堅合眾國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突然對留學生描寫海外生活的作品很感興趣,尤其是所謂的民初文人。以前看他們描寫海外生活,就只是看一個新奇的體驗,如今人在國外,看來另有一番滋味。譬如說,陳之藩的「失根的蘭花」,剛剛再讀,才發現那篇居然是在費城完成的。陳之藩也是賓大校友,想來是他在賓大讀碩士時的作品。

摘錄原文如下:

「顧先生一家約我去費城郊區一個小的大學裏看花。汽車走了一個鐘頭的樣子,到了校園。校園美得像首詩,也像幅畫。依山起伏,古樹成蔭,綠藤爬滿了一幢一幢的小樓,綠草爬滿了一片一片的坡地,除了鳥語,沒有聲音。像一個夢,一個安靜的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費城最近很不安寧,連續幾天都有警察中彈。

昨晚那一件發生在我家附近,警笛跟直昇機轟隆的盤旋聲響了一個晚上。

昨晚十點多時,屋外警笛大響,兼有直昇機盤旋,即便到了十一點仍然聲響大作。原來是歹徒先在十五街與Samson街附近之處與人爭吵,開了兩槍,雙方人馬往西駛去,飛車追逐,另一方面警察也獲報追捕在後。歹徒竄逃至二十二街與Samson、Walnut街等處,雖有警察在後追趕,仍然下車走向另一方人馬所駛車輛,朝車窗內開槍,警方此時趕到,歹徒又趁機向警方還擊,射中一警察的肩膀,由於警察受傷,警方更加強火力支援。適逢柯林頓等七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便在距襲警現場不遠之處,三十三街的Drexel University進行大選辯論,費城警方更是大意不得,傾全力追擊歹徒,歹徒在前後夾攻之下無路可逃,只好跳入三十街與Walnut交界的Schuylkill河。但警方仍不死心,繼續在河岸追捕,並且增派直昇機支援,來回逡巡河面,然而歹徒卻從此消失河中。今早警方打撈S河,撈起一具屍體,但警方並未證實是否就是昨晚的歹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上星期五我終於獻出了美國第一燙:第一次在美國剪燙髮。

本來我想硬撐到回台灣「做頭髮」的,可是每天對鏡自照,日漸看到自己往瘋女十八年的髮型邁進,曾有一日看不下去,自己嘗試剪了瀏海,動了兩刀便鑄成大錯。最後一咬牙,在張三小的介紹下,與獅子頭龍小男獅子妹等三人,前進紐約打理門面。我本來只想修剪,但設計師冷笑一聲,看著我指定的髮型說:「這種髮型不剪燙,怎麼可能」!?,於是,原本意志便不甚堅定的我,很快動搖,決絕地告訴老闆:「那你還是幫我燙好了」,並且不知從何而來的信心,全然交給設計師處理。

經過洗剪之後,設計師跟小妹給我戴上了這個大頭套:很像洗腦機器。其實我在台北燙髮的時候也戴過這種機器。只不過,當時坐在店內隱蔽的角落,即便如此,身後其他客人走來走去,我還是隱隱約約聽到「嘖嘖」、「挖靠」的聲音。這一次,老闆竟把我安排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讓來往客人盡情觀賞。不過我也不在乎了,看就看吧,甚至還大啃獅子頭伉儷帶來的補給品波羅麵包。(現在我看這照片,總覺得那燙髮機器好像外星怪獸,伸出觸鬚要來搶食我的麵包)。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我一向不認為自己是好欺負的人。至少之前被虧待的時候,還會發出幾聲不平之鳴。朋友遇到壞人時,我也不是那種會在旁邊說「息怒」、「息怒」的和事佬,否則怎麼會我們一群人每到中華路的錢櫃KTV,都會找經裡來「溝通一下服務生的態度」呢?(不是我們故意找碴,真的是服務生態度差。你有看過客人還唱得很高興,服務生二話不說,把歌切掉,換麥克風的情況嗎?)可這次遇到這種人,我真的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太懦弱了,是否應該大聲嗆回去,是否該嚴詞指正對方?還是說,以前在台灣遇到的對手都太和善了,而且有大哥出馬、同學撐腰,所以這次跟張大爺單槍匹馬作戰,讓我不知所措?或者,這就是所謂的「欺善怕惡」?

事情是這樣的:星期五下午,我和張大爺來到充滿怨念與氣味的中國城。費城中國城,有家叫做「大家樂」,可是其實裡面店員看來都不太快樂的麵包店,要不是店內有我最愛的波羅麵包,我也不會想走進這家店。可能是星期五下午,一群十幾歲的小朋友嘰嘰喳喳選購麵包,把小店擠得水洩不通,架上的麵包夾也被拿光,我和張大爺只想快點找到麵包夾,拿了麵包,付錢走人。就在我們四處尋找麵包夾時,看起來很像老闆娘的中年婦女單手捧著一疊餐盤,像是摩西過紅海一樣,硬要從最擁擠的人潮穿越過來,可惜顧客不像紅海一樣自動讓路,反而互相推擠,恰在老闆娘通過張大爺身旁時,張大爺左邊的小朋友又扭動了一下,骨牌效應使得張大爺碰到中年婦女手中的餐盤,餐盤又擠到中年婦女臉上的顴骨。

在我看來,事情並不嚴重。餐盤仍然乖乖地依序疊在中年婦女的手上,雖然擦碰並不像春風之吻一樣輕柔,但我真不覺得一公分不到的撞擊會造成多大傷害。況且,張大爺也忙不迭地道歉了。只是我沒想到中年婦女的反應會如此激烈,白眼當然不用說,嘴裡喃喃自語,念咒般地走回櫃臺。事情到此,我還能夠忍受,畢竟我們也有錯。如果當下就放了麵包夾走人,好像氣量也有點狹小,況且...我想吃波羅麵包...。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我想問問還沒踏上過美國土地的人,對美國的印象是什麼?

我第一次來美國,是在十五年前,當時我十五歲,在美國待了一個月,參加所謂的西岸遊學團。遊學,顧名思義,遊玩中學習,除了每天上的無聊英文課以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出入各大遊樂園。所以要問我對美國有什麼印象,大概就是環球影城、雲霄飛車、中國戲院前的手印,以及與同學間的打打鬧鬧,還有,我在柏克萊的餐廳砸破一整列餐盤。此事還被當時隨行的大嘴巴修女從洛杉磯廣播回台灣,還在之後各屆學妹間重複放送。

重點是,那兩個月並沒有讓我感受到美國人做事散漫粗糙,反而是來費城之後領教了不少,進而懷疑美國為什麼會是個強國。這是因為我十五歲與美國初接觸時炫迷於聲色,還是美國變了?還是因為,我處在一個特廢的城市?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自從考完律師後,我們還是一刻不得閒。先是忙著搬家,新家還沒整理好,又匆匆至芝加哥四天,陪著張大爺辦點事。

芝加哥果然是個大都市,我們從費城來的兩個鄉下人,看著整潔的市面,寬大的路面,一棟棟高樓大廈,一路讚嘆「這就是大都市啊」!奇怪的是,我們也到過紐約好幾次了,但紐約的吵雜髒亂卻未能讓我們打心底喜歡。就我們來說,芝加哥就像是個乾淨的紐約,空氣清靜而舒服。若在兩者之間做選擇,我是偏愛芝加哥多一點的。若與費城相比...我們廢城的特色還是在於懶散的舒服,至於積極進取的一面,那就不是我們阿廢想要爭勝之處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背景說明:是的。今天,我和張三小,經過在廢城巴葉餐館靈機一動,但又縝密嚴肅的討論(就像許多被財經雜誌報導的創業故事那樣),我們決定,將要發起成立一家「螻蟻公司」。至於發起目的發起人以及一些簡要,請參見以下企畫書。我就不多說了。(以下企畫書由張三小與我共同撰寫)
---------------------------

螻蟻公司簡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距你上次在中正機場入關後,拉著行李衝進廁所裡大肆流淚,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來不知怎麼過的,倏忽也就飛去了。本以為身在異鄉,與家人朋友、狐群狗黨兩地遙望的日子會度日如年,沒料到竟也會有說「怎麼時間過得怎麼快」的機會。

這一年來,你漸漸適應此地的生活。雖然一開始嫌這裡的店員不懂禮貌、治安不好、商品粗糙、生活不便,可卻也學著接受著一切,甚至有種「熟悉」的感覺。當至外地旅行時,還會將此城與他城相互比較,住在他城的夜晚,居然還會想念那個口中「很廢」的城市。

你開始知道,這裡何時可以撿到便宜的衣服:校門口的Ann Taylor原來時不時就會將衣服降價,換上新貨。你學會盯著獵物,不定時逡巡,等有機會下手、你愛上學校對面那家New Deck的黃金薯條、你不再每次看到郵差就急忙想走人,開始會跟他輕鬆聊天,問他到底BBQ的魅力在哪裡,讓美國人每到夏日就如此瘋狂。你的電腦有兩個瀏覽器,其一的首頁仍在台灣的雅虎奇摩,可是另外一個卻已換上美國版的Google news,另一個「我的最愛」則是Philly.com,時不時看看這城裡發生什麼新聞。你收看CNN直播的民主黨辯論、你留意移民法案被推翻了,又要重來一遍、你知道「實習醫生」影集裡面那個黑人醫生被開除了,因為他詆毀另一同性戀演員、你知道費城市長因為排隊買i phone,被媒體取笑「有時間跟流行,不如想想如何解決治安問題」、你看到最高法院最近推翻種族融合教育的法律,也取笑這種強迫學生通勤三個半小時,只為達到表面上的「種族平等」政策。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其實這一篇應是由昨天最重要的當事人寫的,不過當事人冶遊波士頓去了,所以身為好事者之一的我,還是趕快先記下來,免得時日一久,講起來有落差,到時候又七嘴八舌說不清了。

為什麼標題又是經典之夜呢,咳咳,因為昨天也算是經典啦。繼張小嬋生日之後,廢城吃飯會中年紀最小的沈撲馬同學也在昨天堂堂邁入
二十五生日。過去一年裡,撲馬常常為我們這一群老人擔任治癒系少男的角色,所以趁此機會表達感謝之意。

不過,昨天清算撲馬歲數的時候,真是有點嚇一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今天是張小嬋的生日。托張小嬋和獅子頭六月才搬家的福,本來以為要解散的吃飯會又可以再聚一次,而且今晚真是經典中的經典,出現許多令人驚奇的對話。也許這些話在旁人眼裡看來沒什麼啦,但卻是我們留學生涯很重要的註腳,所以還是要記一下。算一算,總共可歸納出三大經典對話,不過其中之一因為牽涉到朋友的名譽,所以列舉兩大就好。

經典一:張小嬋轉述張媽媽來費城視察之後的感想:「你們同學這樣很好,一起努力(讀書),互相幫忙」!語畢,眾人爆笑。

註:大家可能看不出來這句話的經典在哪裡。重點提示是:「一起努力(讀書)」這幾個字。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研究所的時候,話說本班最喜歡的活動就是假日時假讀書之名,到學校煮火鍋、羊肉爐、甚至煎牛排(是的,電磁爐也能煎牛排喔,可惜那次沒有與會,未能親眼看到教室煙霧瀰漫的盛況)。某星期假日,大家飽餐一頓後,正攤在座位上(好險東西已經收拾完畢了),冷不防門一開,系主任探頭進來,臉上充滿嘉許的表情:「同學真是用功啊!假日都讀到這麼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來美之後,看到標價,都會自動在心裡乘上33,將美元轉換成台幣。

這幾天看大陸劇「大宅門」,劇中管家送上盤纏給被逐出家門的少爺。

管家說:「少爺,你拿著,這一百兩銀子是我的心意...」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在這個要什麼,就沒什麼的美利堅,有些中菜食材是很不好找的。譬如說,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豆皮。凍豆腐(百頁豆腐)在這裡也像傳說中的天山雪蓮一樣,連個影子都沒有。

於是,聰明的張大爺靈機一動,自製凍豆腐,經幾次實驗,終於成功。(喔...我們終於有凍豆腐可以吃了....感謝老天...)
作法如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是一個聳動的標題。不過,請注意,我有打上一個問號喔。下標時有問號跟沒問號可是差很多呢,沒加問號,構成誹謗或侮辱的機率大增,有問號至少還可自我辯護一下說,沒有啊,我只是提出疑問啊,並沒有真正說人家如何如何啊。

好了,這篇不是在討論有標題無問號與媒體規避責任的可能性。而是關於最近發生的維吉尼亞事件,美國媒體多以「Virginia Tech Tragedy」或是「Massacre in Virginia Tech」稱之。這幾天美國CNN、NBC也都把其他新聞放一邊,全天二十四小時播報相關訊息,顯見這件事對美國人震撼之深。這樣的震波也傳回台灣,昨天家人特地打電話來:「學成就趕快回國啊,美國好像頗不安全」。

我沒跟家人說的是,就在同一天UPENN校園附近也發生槍案,就在42街與Spruce街口,白天,一名偷車賊當場被警察格斃。這學期剛開學時,則是一名Penn Law 二年級的韓裔JD,潛入樓友的房間開槍射擊,樓友躲在床下,倖免於難。再追溯更早,剛來美國時張小元告訴我前不久在他上學所經的路上,才發生槍案,學長James則告訴我就在我現在住的這棟樓下,去年暑假也有人開槍火拼。以上所說的是槍案,還不包括其他刑事案件,比如搶案、強暴等。雖然人說這幾年台灣治安大不如前,但是與這邊耳聞的種種比起,好像台灣還是一個比較平和的社會。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春天說來就來,沒有預兆。前一個禮拜還是蕭索枯木,豈知一個週末過後,法學院門前的櫻樹已是一片燦爛。
我是一路眼睛直瞪著櫻花走近大門的,迎面日本同學走來,我們彼此嘴角微揚,以下巴打招呼,兩個人捨不得把頭低下,將視線離開白色櫻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說來慚愧,一直到畢業前兩個月(就是今天),我才發現賓大圖書館原來還有這麼一大塊中文書的區域。剛剛花了一個小時繞過一個書架又一個書架,最後因為時近中午,血糖降低,體力快要不支,才趕快借了書打道回府。在此記下,供學弟妹參考,以後想看中文紙本手邊卻又缺乏材料時,可以到總圖逛逛,保證頭昏眼花。

因為這學期「中國經濟改革」的課要做期末報告,我想以「中國媒體結構轉型與衝突」為題,所以開始蒐集資料。查閱學校線上書目,發現有本中文書,就在總圖的「東亞研究區」裡。我按圖索驥,終於超越了上學期盤桓過的三樓(收藏媒體研究),踏入從未開發過的五樓,最後我來到了一個人煙稀少之處。所謂人煙稀少,是與圖書館平常會有的流動人數相比。換句話說,賓大書庫平常就只有小貓兩三隻,這東亞研究區更是只有我一人,搞得我覺得自己比較像是圖書館裡的幽靈。

照我看來,這裡的中文藏書算是豐富,多著重政治與歷史。尤其歷史方面,不但有地方志,還依斷代區分,只不過焦點在於唐朝以後,五代以前的書籍就不多了。此外,可以看得出來書目不斷更新。例如許倬雲的「萬古江河」,去年一月才在台灣出版,這裡也可看得到。至於台灣研究,也佔了三櫃(另外在不同的主題分類下,也可看到其他關於台灣的書籍),例如台灣歷史、政治情勢等。此行收穫之一,則是發現連論命書籍都有,例如紫微斗數論集啊、姓名學啊,而且是那種在台灣書店常看到的書。以後要是生了小孩,還可以來借出回家算算,自己取名字,真是有夠便利。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昨天,二月九日星期五,在賓大法學院唸書的台灣阿宅們終於出外郊遊了!真是令人感動的一刻,大家總算可以對外驕傲地說:「我們有開車出去玩過了」!

不過,這一切還是要拜獅子頭的男朋友龍小男之賜(在此大力感謝龍小男!),一群阿宅才有可能沐浴在戶外陽光下。話說龍小男千里迢迢從德州飛來費城探望獅子頭,順便與我們開車出外遊覽賓州風光 -- 不過,當然還是得請龍小男開車。一來獅子頭懶得開,二來我和提娜拿了駕照之後就不曾上路過,另一位撲馬專長則是認路,在一群費人環繞之下,德州牛仔果然還是比較有行動能力。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 Feb 07 Wed 2007 08:56
  • 冷...



這是賓大的雪景,拍攝當時溫度還不算太低。這幾天陽光普照,卻比下雪時更寒冷。

按照往例,這不是我拍的,而是同學「也是」拍的。一來我出門總是忘了帶相機,二來我是宅女中的宅女,極少有興致專程出門照相。到目前為止,僅有的一次,更是在路上遇到怪伯伯(請見「路人真實版」),加上現在外面這麼冷,青年男女可以踏雪尋景,我老人家還是在家裡吹暖氣看書好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剛來美國時,在家旁的瑜珈教室做了幾次熱瑜珈,但爾後教室搬家,懶病又發,只有偶爾興起時才自己在家裡做上一個鐘頭的瑜珈。從台灣度假回來後,驚覺牛仔褲居然扣不上了!於是前幾個禮拜我痛下決心,加入學校健身房,看到每週日有「哈達瑜珈」課程,便又興匆匆地報名,上個星期日則是正式體驗。

瑜珈其實很為很多派別,哈達瑜珈則是在台灣比較風行的門派,相較於其他注重呼吸、靈修的瑜珈類別,哈達重視的是體位法,也就是姿勢的練習,而且強調持久(嗯哼,寫到這裡,覺得好像...在形容其他東西喔~)。譬如我之前做的熱瑜珈,動作比較快,從拜日式的頻率就可以看得出來,平常我做一套拜日式,大概要三十分鐘,可熱瑜珈的那套拜日式,三分鐘就做完了,加上溫度高,也難怪我的同學「獅子頭」做了之後,直喊頭暈。比較之下,學校健身房的哈達瑜珈課程,確實就輕鬆多了。

不過國外的這一套跟我以前學過的哈達瑜珈還是不太一樣。之前我曾與媽媽去私人教室學過,也在亞歷山大練過,上課一開始總是先熱身,略微拉筋、彎彎腰,活動各部位的筋脈,有時還以毛巾操代替,然後才進入拜日式。至於呼吸方便,雖然老師也會提醒,但不是重點。可Upenn Gym這裡的課程,卻相當注重呼吸,我想,大概有呼吸個二十分鐘吧。除此之外,台灣的動作比較多,可以常做到把身體折來折去或是劈腿,挑戰度較高,可這裡光是拜日式之中的一個小動作,就要做好久,好處是徹底,缺點是無聊...(come on,我要把身體折來折去!!)。另外,阿斗仔比較重視上臂的肌力訓練,也就是伏地挺身很像的動作啦,這點我就很弱了,上臂無論怎樣就是沒力,每次都要膝蓋先著地(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做伏地挺身到底是哪裡要用力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這不是蟲,是我煮的金針肉絲。雖然照片看來賣相不佳,但是承蒙撲馬大人及提娜小姐等人的讚賞,個人相信,應該還是不錯的啦!

話說前幾天巧慧傳來MSN,說是撲馬及學姐提議聚會,每人帶上幾道菜餚。說實話,要是在上學期,本人可能只有厚著臉皮參加,或是遠遠待在Chestnut Hall,與張大爺慘澹的一起吃著白米飯配香鬆。但,經過一個學期的磨練後,我!我終於有勇氣,把自己做的菜餵食給同學們吃了!對於這道菜,本人要感謝本人的婆婆在寒假時面授機宜,並且準備「台東有機金針」,才能促成這到撲馬大人及提娜小姐口中「好吃的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從開始準備期末考開始,就慢慢朝費(廢)人的狀態開始邁進。
感恩節沒去紐約,留在費城,是成為費人的開端,
考完電信法後,因為驚覺電腦英文打字,錯字太多,縱使寫得有條有理,老師大概也看不懂,又擔心電腦好像沒存檔,魂開始不附體。
昨天在高溫的房間(註)裡寫完三十頁的第一修正案報告(還沒檢查citation),大概去了四分之一。
(還要感謝張小元昨晚在樓下幫我收攝剩下的心魂,否則魂會飄得更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