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你不知道的法碩乙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論文口試之後,過著夜夜笙歌的日子,每晚不到半夜不回家:

21日:口試到十點,之後直奔錢櫃KTV

22日:貓空龍門客棧,在清明的月色中,與黃老師跟林老師把酒言歡,更難得聽到黃老師清唱、見到林老師舞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贈衛八處士   ~~杜甫~~
人生不相見 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 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 鬢髮各已蒼 訪舊半為鬼 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 重上君子堂 昔別君未婚 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 問我來何方 問答未及已 驅兒羅酒漿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只是照了畢業照而已...(今天上最後一堂課,倒是真的)



正經地照完畢業照後,又殺到輝煌去吃飯。看這照片,有人猜得出我們演什麼劇情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到學校,看到走廊上教室門外,又有椅子出現,幾個著正式服裝的人坐在椅子上,一副等著赴刑場的樣子。看就知道,法碩乙口試的日子又到了。正巧,又有朋友問起如何準備法碩乙,就讓我回憶一下當年吧。
考法碩乙的動機,留待我日後說,這又是一個有頗多內心戲份的故事。反正,就是決定考法碩乙了。我還記得跟報社申請在職證明的時候,在人事室遇到我的同事 -- 「藤木」先生(請見「繁華後的村姑」一篇)。藤木先生神秘兮兮問我:「想幹嘛~」,我們兩人互望對方手中的綠色表格一眼,同時心裡都有了答案,原來是戰友啊!幾個月後,我們果真從同事變成了同學。
當初會選考東吳法碩乙,不選政大及台北大,原因之一是我的採訪對象一直慫恿我「東吳好啦」!這位採訪對象念的是在職班,在東吳求學頗為愉快,認為課程很紮實,與老師相處也融洽,又當時政大是碩乙學生與大學部一起上課,相較之下,我對東吳印象極好(老人家老了,跟大學部青春洋溢的學弟妹一起上課,已經不太能夠適應)。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不用啃法學緒論!因為考試科目是國文、英文,以及常識測驗。
對於考法碩乙,其實我抱持著「隨緣」的態度,再加上工作壓力頗大,所以說真的,我並沒有火力全開地準備。我當時的想法其實有點消極,心想要是考上了,就代表老天要我換跑道。沒上,就埋頭跑新聞。所以,就這樣吧!
對於國文一科,我還是買了古文觀止來看看,有空就翻一翻,當作是增加國文程度。至於英文,其實考題與托福有類似之處,甚至比托福簡單。想準備的人,其實可以拿托福的題目起來練習(不過,容我說一句,本人念了四年外文系,跑新聞時常要看外資報告,所以可能這方面會比較說不準)。常識測驗一科,範圍可就廣了。記得那年我的考題,從青瓦臺、色譜、都江堰的原理..等等不一。這可是要靠平常的實力累積。唯一準備的方法,多看看報紙,涉獵不同的書籍,增廣自己的見聞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今天的中國法制史,是我婚宴後上的第一堂課。因為之前準備婚宴實在是太累了,婚宴當天又好亢奮,激動後身心俱疲,所以連翹一天半的課。
(說到婚宴,小記一下。當天法研所與新研所同學終於組成了聯合陣線,發揮了強大無比的戰鬥力:話說我與張小貓好不容易,終於敬酒到眾同學的戰地。只見名記與玉米肉圓等人要求爸媽及公婆快速通過,之後迅速圍成一道人牆,趙大哥及賤嘴堅捧了一杯怪異的柳橙汁,要我及張小貓喝下。有義氣的小夫妻我倆,怎能辜負同學期待!張小貓當下喝了一半,另一半由我解決。本人並另外喝了半杯摻水及柳橙汁的高粱,表達謝意。敬酒後步出會場,瑞陽問我知不知道剛剛喝下什麼?本人還以為喝下的是加了醬油的柳橙汁,只見瑞陽又露出小丸子卡通人物「卑鄙滕木」的表情說:「你們剛剛喝下了一顆威而剛...」靠!我腦袋立刻的反應,除了擔心張小貓之外,還不斷揣想,女人喝威而剛不知道會怎樣!?經過李小平人體實驗,不會怎樣。)
黃老師訝異看到我,直呼我怎麼不去玩?(老師,會的,五月底就要去玩了)。
又可能是婚宴當天看到李小平盛裝,兩天後又看到李小平一臉素淨,連隔離霜、口紅都沒擦、眉毛都沒畫,穿著破牛仔褲與拖鞋,一臉疲累地來上課,落差太大了,感慨之餘想到人生的繁華與蒼涼,於是吟起「最是人間留不住,紅顏辭鏡花辭樹」,又跟大二學弟妹說:「看你們的惟平學長,前幾天結婚大喜,新娘子盛裝打扮,今天褪去嫁衣,轉眼變成樸實的莊稼小姑娘(老師本來要說莊稼漢),像個女學生,我差一點認不出來...」....老師....我給老師的震撼可能太大了...化妝前跟化妝後,可能真的差很多。我自己想到都覺得很好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婚宴的前夕,又收到碩乙同學的信,信上滿是祝福。
姊姊的文筆好好,文采及情意並茂,看了又讓人想掉淚,像是寫給出嫁的妹妹,殷殷叮嚀。
信上的標題是「Joe to Elisabeth」,典故出自小婦人。姊姊過獎了,我哪來Elisabeth那般端莊從容?
感謝爺爺三年來陪我玩很無聊的角色扮演,在班上上演「小丸子與友藏爺爺」~爺爺~~~小丸子到了美國,爺爺還是要繼續想小丸子啊~~~
蘇哲治真是讓我讚嘆!我就知道你很喜歡畫體系表(老二老師看到應該會很感動)。你的體系表真是歷年來我看過最做得最好、最完整的體系表,尤其是標題下得很好:「亦正亦邪的李阿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06年四月十九日,我的告別單身派對。
派對前一天,收到班代阿力來信,信上充滿奇怪的拼貼文字(諸如大麻、管制毒品、猛男秀、鋼琴教師、小六女生之類的無意義文字),看起來很像恐嚇信。信後特別叮囑,務必多帶一套衣服。
我擔心會應觀眾要求表演一些項目,所以特別帶了一套運動服,還有盥洗用品。這樣一來,如果被潑水之類的,也有得替換。
派對的地點在北投新秀閣。連這一次在內,我總共去過兩次。兩次的回憶都非常美好。第一次是1999年的跨年派對,我們一群新研所的人定了新秀閣,在榻榻米上盡情的毆打同學,譬如說把人用棉被捲起來,大家加速快跑,俯衝!啪!壓到棉被上面去,然後開始玩起疊羅漢。十二點一到,互道恭喜,我們打電話給肉圓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幫他求婚。小開太爽了,還把褲子脫下來,穿著四角內褲晃來晃去。(怎麼忘記拍照?要是有拍,可以當作勒索的工具)
近七年後(天啊,七年),我又來到新秀閣,告別我的另一個單身世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東茂老師今天上課的時候突然問,我們共同相處了三年的教室,何時要歸還,給新生學弟妹用?問罷,幽幽地說了一句:「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啊...」。

聽時突然覺得心裡酸了一下。

幾個月後,這間教室又是另一批新人新面孔了。心裡閃過很多畫面:一下準備公司法時,跟蘇大便和林小堅跑到對面買鹹酥雞、暑假的時候來上加強課、在教室裡拉下投影銀幕,翹著腳看「愛在心裡眼難開」的電影、大學部學弟妹在教室後大聲喧嘩的時候,趙大哥衝出門斥責這些小孩、教室裡一團團堆積的「蔬菜湯」、「糙米湯」營養食品、致宏腳下永遠踩著雜亂的電腦線、小易在暖爐上曬著手套或圍巾之類的東西、當然,我畢業後一定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懷念教室櫃子裡永遠都不會缺乏的零食,還有下課時一群人群聚在櫃子後面覓食兼打屁的身影、期中期末考時阿力煮的奇怪食物(對了,我還沒吃到粥,阿力你一定要煮給我吃)、哲治大老遠從台東帶來,弄得行李滿是羊臊味的黑松羊肉爐、姊姊最愛把人叫到教室外面訓話,壞的人還會得到黑色小蘋果、朱大哥每次跟老師說話前,開頭都會說「不不不...」、還有什麼時候,我們再去中正紀念堂的「你好酷爸」那邊訂個有牛排味的豬排便當來吃吃啊?畢業前應該在教室喝喝酒,我還沒在教室裡面喝酒過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定要把這個記下來。碩乙好日子開始倒數計時了,每一件小事都要記下來。

這星期輪到慶力跟育明當值日生,送馬漢寶老師回家。
慶力的綽號=熊
育明的綽號=羊咩咩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才剛說要寫我在法碩乙的日子,就出了「驚天挫屎七十分鐘」(張小貓的形容詞)這件新聞。很多人都跑來問:「ㄟ,王XX是你學妹嗎?」。
這.....容本人沈吟一下,想想應該如何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讓我這樣說好了:

所謂「法碩乙」,其實已經是舊時代的名詞了。現在的正式名詞應該是:「東吳法律專業碩士班」。我們這個班,修業年限共三年,學分總數多達九十二個學分,畢業時還要撰寫一篇論文。換句話說,我們除了把大學四年法律系的課,集中成三年來上之外,還要有碩士班的形式,寫篇論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由於傳出法學教育將要改革的消息,前陣子報上出現了學士後法律教育是好是壞的討論。
身為法碩乙一份子的我,一直在想會否有學長姐發表意見。
也許是因為大家的工作太忙碌,所以並未見到碩乙同學進一步討論。
在報上發表言論的人,多是受國內傳統法學教育途徑的人,以致於,在我看來,對於碩乙的看法,有些隔空搔癢的感覺。但我想這不啻也代表社會上部分人的觀點(我不禁想到,有同學在法扶當義工,居然有律師正眼不瞧他一眼,鼻子往上噴氣地說:「碩乙啊,就是走旁門走道進來的」...)
我在這裡想寫下一些在碩乙受教育的感想(其實一直想寫,看我的部落格名字就知道了,無奈我懶),也供其他想要轉行的人,或是對法碩乙好奇的朋友參考。不過我這個人,不太正經,插科打諢是我的個性,文章也難見氣勢,立場不免偏頗。其他法碩乙的好同學們,歡迎隨時補充。這也是我們共同的回憶與記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老師跟你說了以下的話,你會怎麼回他?

這是發生在星期二的事。
話說,我們法碩乙班上,有位年紀很大的老師,高齡八十七,過去是最高法院院長,教民事訴訟法。過去國考考民訴,非看他的書不可。雖然老師已經八十七了,可是頭腦還很靈光,判例法條記得滾瓜爛熟,連學生的考試成績都很清楚。老師還會上網找判例。他最近的計劃是要閱覽最高法院去年的判例,選其中百則評論。健康方面,老師除了重聽以外,步履還很穩健。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東茂大師指定的刑法期末報告:「我的刑法學思歷程」,讓我得見同學們中臥虎藏龍。
近日展讀簡(本班都習慣以台語發音)同學的大作,識得一首詩,值得一輩子記住,尤其最後一句,雖然我不知道作者「雪廬老人」是誰....:

「應著人間讓子碁,
平衡結局最相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大家不要驚訝!這絕對不是什麼什麼限制級的影片!
讓我來解說一下,照片中的大嘴人是我的法研所好麻吉 -- 中部知名會計師半獸人(我跟半獸人的另一位麻吉叫做哈比人,就是「羊肉爐」那一篇照片裡的哲治)。我現在又幫半獸人取了另一個綽號,叫做大嘴堅。
大嘴堅這麼努力吞進去的是什麼呢?那就是 :我!的!手!
為了這一刻,我們已經練習了很多次,但我還是沒辦法達到阿琴的境界,讓大嘴堅整個把拳頭吞進去(真的整個拳頭都不見了,只剩下手腕在外面),我的手比較大,大概還有三分之一在外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碩三上學期期末考後,吃羊肉爐剩下的殘渣:

哲治遠從台東,帶來我最愛的「黑松羊肉爐」。不過最後煮太多了,大家撐著肚子,吃不下。但我們想起阿鼻地獄的傳說。聽說浪費的食物,未來都會在地獄裡,由牛頭馬面逼著你吃完。所以,為了愛護食物,最後我們將食物分成很多份,以猜拳的方式決定誰是苦主。第一個苦主居然是我。
接下來則是由阿力連中兩籤,阿力邊吃邊罵幹。我們在旁邊看的很高興,畢竟平常是很少有機會看同學吃東西吃到這麼痛苦。
最後一瓢則是由羊肉爐提供者哲治獲獎(但由爺爺「承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為了「考經驗」,我參加了律師考試。沒想到這一試,就碰上國文考試的爭議。
說實話,剛看到國文的作文考題時,我還沒什麼感覺。不過往下看,見到選擇題的第一大題時,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什麼時候,總統的演講詞也拿來做考題了?!再看該題的個個選項,我發現只要勤讀報紙,了解政府當前立場,其實不用看內文,也可以答得出來。這是在考國文?還是在考時事測驗?還是在測驗政治立場?我一邊寫考題,一邊覺得被人侮辱了。這些典試委員,是怕我國文程度差,所以出這種不用細看演講詞,也可以從題目中找答案的考題嗎?
第二大題是「媒體與運動行銷」,恰恰好是彭芸師尊在中國時報發表的大作。說實話,當初我看到那篇專欄時,還有點抓不到老師的重點所在。沒想到在這次國家考試之中,在選擇題的選項帶領之下,我盡然了悟了老師的本義。沒想到,受教於老師一個學期,我跟老師的心靈之間還是有很深的隔閡,還是必須要經過外人的引導才能體會老師所想。(說到這裡,插個題外話,如果做過托福的考題,把托福做題目的那種刪除法,以及從題目回去找本文的技巧,拿來應付這樣的國家考試,實在是很好用)。
最後一大題談未來學,恰恰好我也在報上的民意論壇看過。於是我又發揮托福的答題,很快地把選擇題給解決掉了。
做完了一輪考題後,對於「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這個作文題目,我又有了新的體悟。選擇題第一大題,與作文題目分別出在兩場考試,也就罷了,但偏偏就在同一張考卷,而且兩題之間相隔甚近。我免不了揣度其中是否別有深意。但本人既然是來「考經驗」的,若要測驗題目與典試委員政治立場的相關性,當然是由像我這種考生來負責「實驗組」的工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豈止一百頁,連續一個早上念三十頁就很難過了。

解除契約、違約金、定金、回復原狀全部攪在一起,好像滿漢大餐。

念得很累,不由得讓我懷念起刑法。念民法念得很累的同學試做一題如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日黃源盛師之每週一詩:

元稹,離思:

曾經滄海難為水,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很值得紀念的一天。因為今天是我從小到大以來,第一次有男同學送我衛生棉當禮物。
今天考債總之前,大哥開門走了進來,手上拿著數包衛生紙,大哥走到我前面,從兩包衛生紙中間抽出一包白色的東西說,「我太緊張了...所以...這個給你...」。
這個令人驚喜,眼睛一亮的禮物,就是:衛!生!棉!(康乃馨牌,一般流量用)。
原來大哥考試前太緊張,投錯量販機,機器掉出來的不是衛生紙,是衛生棉....。
不過,本人建議將這包衛生棉捐做班上公用。這樣班上就沒有人以「我要去7-11買衛生棉」為藉口,作為逃避同學詢問功課的藉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