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ed Category: 無聊筆記 (73)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昨天參加了一場關於中國網路管制的研討會,中國學者與老外共聚一堂。台灣代表「照舊」缺缺,有一位論文發表人,依他的口音,我猜想也許是台灣的留學生。不過台灣傳播學界的學者,或是研究傳播法制的學者,似乎沒人與會,我希望是我不識英雄所以沒能認出。否則的話,真是可惜。一來與會者有許多著名的網路運動者、每年發佈新聞自由指標的Freedom House代表、以及哈佛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代表、和幾位專注研究中國網路管制的學者如Rebecca MacKinnon(她與幾位網路運動者提出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大會的論文裡,也有一篇與台灣有關,談及台灣網路上的多元文化。

我一直覺得,台灣學者在談論中國網路管制或中國傳播法制時,不應該缺席,除了需試圖了解之外,更需爭取發言權,建立台灣詮釋的地位。何況台灣也走過專制年代,有與中國類似的文化背景,在了解一些法律或是傳播文化規定上,應該能夠比老外更能深入精髓。只是很可惜,台灣做類似研究的人不多。即使有心要做,也不被看好。有位法界位高權重,品格上我也極為敬仰的前輩曾告訴我:「做這種研究啊...研究結果可能不太能用...」。我猜想老人家擔心的是一來資料取得不易(這點倒是真的),二來還有一些政治因素。只是,當台灣媒體早已在大陸建立許多合作關係,而陸媒來台傳聞不斷時,我們為什麼不多嘗試了解?即便是最極端的敵對立場,也是要「知己知彼」啊。

撇開牢騷不說。昨天中國學者的表現,倒是讓我有些感想。一位在美國執教的中國年輕學者,力言中國的網路不是大家所想的「獨裁網路」,她舉出許多例證,證明中國的網路很活潑、公民討論很活躍。同一場次的發表人,也有Freedom House的代表,談及諸多中國網路管制,兩人的論述剛好形成兩種對比。

冷眼旁觀,我還是覺得中國學者較無說服力。尤其她舉出的例子,比如:中國政府網站也很開明(有與民眾溝通的管道)、公民團體活躍(有一些發動大家發揮愛心的捐款網站)、很多BBS站也可討論公眾事務(除了為黨喉舌的「強國論壇」之外,還有比較自由派的「貓眼看人」)。但是這些例子都少了最核心、最禁忌的部分:可否批評最高當局?而這些愛心捐款的網站,就能說明公民社會活躍嗎?我看到她很認真地為自己的社會辯護,卻有點為她覺得無力,因為她還是無法用這些例證,直接駁斥別人的論點。這就有點像是,無論怎麼射,箭都只能射在靶心之外。

這位學者的策略是:先把西方的標準擺在前頭,然後再說明中國的網路的活潑,日漸符合西方標準。其實她大可不用先設下標準。若該篇文章的目的只是要說明中國網路的活潑性,直接切入就好了。何必要拿個標準先套上?讓所舉例證這般地抓襟見肘?反而顯得尷尬處處?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最近沈迷於日劇「篤姬」。Plurk中幾乎每一篇都是篤姬的感想。唉。真好看啊。

也許因為劇情皆描述日本新舊交替時代的女性奮鬥史,不由得讓我想到生命中的第一套少女漫畫 -- 紐約美女。當然,篤姬的時代背景,又比明治維新時的「紐約美女」早了一些。

回想起來,我生命中許多的第一套少女漫畫,或是第一卷西洋卡帶,都是誤打誤撞買來的,碰巧都是經典之作。第一卷西洋卡帶恰是會特泥修斯頓的同名專輯(裡面有那首「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我還清楚記得是在台中大雅路的文香堂(早就已經倒了)買的,買的原因是純粹看到包裝上大吹大擂的廣告詞,裡面半首歌都沒聽過。沒想到,就這樣碰對了。

紐約美女也是,小學六年級時,小書局還很多,常常在涼亭腳擺起直立的書報攤,下排是「美華報導」或「翡翠報導」或「獨家報導」,上排則插著幾本漫畫。這些漫畫良莠不齊,有紐約美女的經典,當然也有女主角穿著暴露的少男漫畫。某個午後,我在中華路的小書局外閒晃,心血來潮,看到紐約美女的封面畫得很漂亮,當場抽了三本買回家。這一下又碰對了。

紐約美女講的是一個從小被當男兒養的女生「木乃花志乃」,如何突破種種性別及種族藩籬,追著她的愛人遠赴美國,超越許多難題,在美國落地生根(啊。要在現代的話,她大概就是國際學生了。現在想想,這套漫畫也許對國際學生有療慰之效)。人物美(這是少女漫畫的第一要件)、劇情豐富是不用說了,重點是,內容超好笑。我大概重複看過十遍有吧,我的朋友到了我家,大概活動之一也是把紐約美女翻出來複習一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雖然說,噗浪已經流行很久了,不過這幾天我才開始加入,現在還在興頭上。

前年撲馬跟獅子頭還在費城的時候,我曾經嘗試使用Twitter,三個人在twitter上不知道在溝通什麼東西,只記得我跟獅子頭說要找波羅麵包的食譜(喔,雖然才剛吃過午飯,但現在寫到波羅麵包,又害我想吃了)。然後...然後就像我玩過的很多新玩意兒一樣,從此就忘了twitter的存在。

這陣子美國的媒體都在報導twitter,不外乎是哪個影視明星或是國會議員也開始twitter起來了,連帶地也發展出很多相關術語。比如說這個網站所列詞彙:http://twitter.pbwiki.com/Twitter+Glossary#T

台灣似乎是噗浪(plurk)更為風行。微網誌這種東西,還是遵循network effect的法則,哪裡人多往哪裡去。既然我的朋友都跑到噗浪去了,那麼我還是投奔噗浪比較熱鬧一點。所以當下決定棄twitter而就噗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 Jan 30 Fri 2009 02:15

今年生日,是在病中度過的。費城難得一見的冷,我的抵抗力又減弱。現在縱未到坐站無力的地步,整個身上也懶洋洋的。不過懶就懶,好在現在不用見客、毋須外出。

生日要許願。今年除了一定要有的願望之外,要來許個長期的、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以四十歲為基準。

1. 家人朋友平安。

2. 四十歲以前再學會另一種樂器,並且加入業餘的管弦樂團。會有這麼一個願望,是因為至今還很懷念以前在管樂社的日子,尤其是合奏的時候。我最喜歡合奏的感覺,大家同心練習,加油打氣,不斷求進步。目前想學的新樂器是豎笛。當然再回去吹Baritone是可以啦,可是..我現在想吹豎笛...。樂團的事,從現在招兵買馬,招募期自即日起為期八年,但是還可無限期延長至大家退休有時間的時候...。在此之前我就努力增進自己的技藝。

3. 可以在大學裡開一門關於推理小說的通識課(所以現在要開始作筆記與整理推理小說的材料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轉眼間,本部落格已經一個月沒更新文章了,破了我寫部落格以來的紀錄。

原因之一,懶怠。

原因之二,跑回台灣度假了。(雖曰度假,但其實過得比在美國時還忙)

現在又回到這個小城,估計時間會比較多了。希望重拾練習寫文章的心情。

當然,本文最重要的目的是,祝大家新年快樂!新曆年已過,就把這祝福留給舊曆年吧。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鄉愿,卻是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

歐巴馬當選了,許多美國人喜極而泣,他發表演說時,台下擠滿群眾,旗海飄揚。之前烏雲籠罩的美國,彷彿又見新生勇氣。不過,歐巴馬上任,代表種族矛盾解決了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常可見到種族衝突。美國的種族問題,不會因為第一位非裔總統上任,就頓時萬事太平。我認為,歐巴馬當選的意義是,美國人願意面對矛盾,找尋可行方式解決衝突,而國家也因此能夠向前邁進。

衝突與矛盾並不可怕。事實上,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衝突事件,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意解決矛盾、是否能夠找到對雙方都可獲利的方式,解決各方異議。就拿美國種族問題來說,也是如此,美國歷史充滿了種族的衝突與解決:戰爭、個人小規模械鬥、修法、大法官解釋等等。大多數人以愈來愈平和的手段,逐漸尋求共識,並且在情感上也漸漸交集。

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不要害怕衝突,但更應該將眼光放在如何解決衝突,以將整個社會推向更好的方向。我覺得這是台灣社會缺乏的。在華人的教育中,講究「和」字,但我們只注意到表面的和諧,忽略致和之道。以致於想要維持和諧,卻隱藏了其中矛盾。中國的「和諧社會」,正是如此。台灣的政府,也有如此傾向。我們應該要更知道如何彼此協調。以很現實的說法來說,就是利益的折衝:有所犧牲,也有所獲得。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這幾天在趕一篇稿子。愈是趕稿,愈會分心做別的事、寫別的文章。於是上PTT、寫部落格也從來沒這麼認真過。我總是安慰自己,我現在在「練筆」,等一下寫起文章會更順。X!要是這樣就好了!昨天晚上開始寫,也才生出六百多個字,其他時間都用在PTT八卦板上面了。今天照樣這可怕的輪迴,阿彌陀佛。這種多言的情況,應該算是一種變形的寫稿燥鬱。

不過PTT有些字句實在是太經典了,我一定要記下來。這都是衝著衛生署決定三聚氰胺的決定。說真的,我真的搞不清這衛生署在幹什麼。毒奶事件剛被掀時,先是說台灣安全無虞,接著改口又說的確有些奶粉安全堪憂,現在事情發展到一半,才開始決定檢測標準。那之前的檢測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 人氣()

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到一些專業人士的訪談稿。這些專業人士話語中,常常透露出自得。比如:「我的書再版過很多次了,在香港、大陸以及台灣,都很受歡迎」之類。我知道這些專業人士,在我爸媽年代,叱吒一時,有些書我也聽過。我也知道,他們的著作,現在除非在二手店勤加挖掘,才可見到。

我又想到我弟那一代,所謂七0年代的孩子。如果我告訴他這位專業人士的姓名,他會不會知道?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最近看了一些文章,分析「海角七號」。其中有一些,說班雅明、說布希亞,說阿多諾,整篇文章,列舉當代西方大儒理論,拿來分析海角七號現象。問題是,看完文章後,我只見到殘偏斷簡的分析,邏輯套用的練習,看不出其中到底有什麼意思。


這樣的理論練習,與法律問題研析,本質上有些相同。第一,列出法條(或理論)。第二,列出實際情況(或社會現象)。第三,整合分析,做出結論。法律問題得到了解答,社會現象有了分析切入的角度。其實這樣的三段論法沒什麼不好,只是不應就僅止於此,在分析中,還應該得到一些新的東西,找出新的問題,甚或發展出自己的理論,否則只是一再重複過去想法,開拓不出新局。(不過,在套用理論,進行分析階段之前,還有一個問題:你真的讀懂這些理論了嗎?人家的原意真的是這樣嗎?)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妞再度出場。幾個月才不見,他又長大了。人長得很快,狗也不遑多讓。

話說,我並非愛狗人士,至少妞妞在我家出現之前,並不是,狗對我來說,就像路樹或路燈一樣,不會特別懼怕,卻也不想親近。唯一狗引我開懷大笑之時,是在我十幾歲時,跟年當六、七的弟弟到媽媽朋友家作客,她家的大狼狗一看到我弟,馬上兩腿搭上我弟肩膀,做出傳宗接代的動作,看得我在旁邊笑到快要翻過去,完全忘了解救快要哭出來的弟弟。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 Jul 23 Wed 2008 23:36
  • 忙。

最近很忙(這句話好像自本網誌開張以來,就常常出現)。但不是沒有想紀錄下來的事:我家的小狗、最近看的影集、還有關於英文這件事。不過一寫就要長篇大論,佔去太多時間,得要等到我忙到告一段落,然後一一補齊。

其實被算命大師評說忙碌命,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就是喜歡一次做很多事情,雖然常常鬼叫鬼叫,卻不能閒下來。一旦生活出現了空白的片段,就會開始焦慮,然後再攬一大堆事情來做,做了事、賺了錢,即便是微薄小利,才不會心懷米蟲的愧疚,另外也卸下「遊手好閒」的自我指責。我想請問醫師,這是不是也算一種強迫症?

還有講到本網誌越來越嚴肅的事。我也是這樣覺得啊...wu....我過著好正經的日子啊,整個人也都嚴肅了起來,過去惡作劇的功力正在一點一滴地消褪,我現在想的都是國家民族的大事!!(噴飯)總之,我好久沒有一群人言不及義、好行小惠地混在一起,講些沒營養的五四三。惡作劇基因這種東西,也是要有環境才能促動啊(黯然貌)。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 人氣()

上個星期,從台灣又回到美國了。來美國兩年了,第一次絲毫不覺扭泥地用「回」這個字。不是不把台灣當家,是對費城漸漸有了一種歸屬感。就像張大爺說,畢竟這裡也變成了一個可以放鬆的地方。

在台灣沒完成什麼大事,只是一一走訪老師老闆及舊友,還有Penn的朋友與學長們。聊了聊,未來也比較清晰了。反正,把自己走到了牆角,眼看沒路走的時候,回頭一看,還是有一條不知通向何方的路在那裡。突然覺得我現在的人生就像一幅隨機延展的地圖。

本來有雄心壯志要在台灣跟我弟拼完六呎風雲後面幾季,但是種種雜務居然也能佔掉大多時間,最後六呎風雲沒看,只完成了日劇Around 40。此劇描寫四十女人心,我大力推薦,改天再來寫心得。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9) 人氣()

這次回來,也許在台中閒逛的時間變多了,路上見聞也比過往豐富。本次另一重大發現是:在台灣的外國人,怎麼都長得這麼像台灣人啊!

在還沒出國前,除了膚色之外,我分不太清楚外國人的長相,反正都是深目高鼻,看來看去也差不多,而且路上行走的外國人,也沒比電視上的俊美,引不起我的驚豔,當然就以塊狀式的記憶「外國人」,或是「白皮膚高鼻子的人」帶過了。

這幾天,我常在台中新開的「勤美天地」與廣三SOGO出入。偶爾身邊經過幾個人,我還要再多瞧一兩眼,才能確定是不是老外。這些老外的共通特色是:身高不高,衣著很像台灣歐吉桑,髮型也很像(其實本來就沒什麼差別了),更重要的是,氣質都很像台灣愛逛百貨公司的歐吉桑(這個...台中有些中年男人是喜歡自己逛百貨公司的...)。也許你會問,是哪種氣質?這很難說明,就是那種,坐在路邊翹著腳吃餛飩湯,你也會覺得畫面很相符的氣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台灣人比美國重效率。在台灣,事情可以很快辦好。不過事情有一體兩面。台灣人講效率,但也心急。美國人閒閒散散,做事情拖拖拉拉,可是走在路上難見人形色匆匆,車輛往來也常心平氣和,駕駛頗有耐心禮讓行人或自行車先過。雖然在費城這個被票選為全美最沒禮貌的都市,有時車輛還是會急馳亂闖,但多半還是會禮讓行人,以致養成我過馬路也一派悠閒自在。

回到台灣則不然,過馬路時我的警覺系統大開,不時東張西望,就怕顧得了右邊的車,卻忽略了左邊的車。即使在台大的椰林大道這個照理來說行人為大,車子應該開得很小媳婦的地方,居然還能看到計程車雷電風馳。某天早上我走在椰林道上,便遇到了幾台白目小黃,剎時間我很想把白目小黃司機吊起來打,當然現實中我只能瞠目大罵,只不知有沒有嚇到一旁的公婆。。。

是我脫離緊張的生活太久了嗎?為什麼要這麼急?讓一下又何妨呢?到底下一站是什麼,讓司機大人一刻都等不得呢?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最近市面上新出了一本翻譯書: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中文譯為「你在看誰的部落格」。書裡分析,網路興盛之前,專家及記者掌握散播知識的通道,因此筆下具有權威性。然而在這個人人都是作者的網路時代,每個人都是訊息發射站,網路上雖然資訊滿溢,但也垃圾充斥。該書強力斥責這種「業餘者文化」,力陳維基百科及google資訊之不可信。

也許啦,網路上的確有許多業餘者言,但是這位作者安卓(Andrew Keen)先生也是太以菁英自持了。誰說只有過去那種經過上至下一層層篩選過的訊息才是真的精華?我想寫The Wealth of Networks的哈佛大學教授Yochai Benkler看了應該會搖頭如博浪鼓。再說,業餘者紛紛發言也沒什麼不好啊?我們怎麼能夠對過去資訊有限的年代念念不忘,懶惰地一昧希望「菁英」給我們一些「正確」的訊息?現下應該是接受資訊者要自行培養篩選資訊的能力吧。資訊的自由與思考的主動,應該是要並行的。

但我的重點也不是要駁斥安卓先生的「業餘崇拜論」,而是我在書序中看到的另一個觀點(這觀點甚至不是本書重點):安卓先生很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寫部落格?如此安心將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大眾之前?摘錄部分如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在「叢林奇談」的故事裡,人類的孩子因為從小被狼媽媽扶養長大,所以行為舉止根本就像是一匹披了人皮的狼,而且在自我認知上,也是以狼自居。我記得小時候看過讀者文摘出版的恐怖百科大全「寰瀛搜奇」,裡面說這故事確有其事。原本這故事已被我放在記憶底層,可前幾天聽到老弟報告我家小狗的行徑,又被喚起。我懷疑,其實劇情也能發生在人養的狗身上。比如說,狗若從小被人養大,會不會自以為是人?

臘腸犬妞妞兩個月時,弟弟將他抱回家養,可說是從小在我家長大(其實現在也才八個月而已)。為了妞妞,我回台灣時還讀了一下育狗書。書上說,養狗應該從小就要建立階級觀念,讓狗了解誰是主人誰是狗,遇到造次之事,就要斥責或「稍微」體罰。據我觀察,此說在我家根本行不通,妞妞在我家除了不會叫以外(我在家期間,真的沒聽他叫過一聲),其他方面非常放肆,比如在狹小的空間裡衝撞狂奔、肆無忌憚地亂咬等等,連我的褲子都慘遭蹂躪。除此之外,對衛生紙也很有興趣,尤其是廁所馬桶裡用過的衛生紙。我們都很不解,為什麼她對用過的衛生紙情有獨鍾。我建議爸媽應該重重處罰,可兩位大人的手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根本就像是在輕拍安撫,只差沒有唱搖籃曲。想我小時候,好像還被打得比較重...。

李妞妞自以為是人的認知,隨長大而變本加厲。幾個月前還養成到我弟的被窩睡午覺的習慣,一睡可以睡四、五個鐘頭,有圖為證。我一見照片大驚!這睡覺的表情哪是小狗,根本就是個人,而且是連續劇裡演睡覺戲時候的表情。(睡覺戲與真實睡覺的表情差別是:影星演睡覺時,表情都很美,但真正睡著時,其實嘴巴多半是張開的。看車上睡覺乘客的樣子就知道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 Mar 26 Wed 2008 06:01
  • 化妝

本來今天要寫的文章是史景遷的「改變中國」讀後感。不過剛看了一下歷來發表的文章,發現本人發言有愈來愈嚴肅的趨勢,若是再討論「奧運可否改變中國」,恐怕不只各位,我的心情也會很沈重。再說春天到了,應當想些比較輕盈的事,看到pixnet推出化妝頻道,集合各種美妝資訊,於是回顧一下美妝史,算是回憶與展望好了。

其實說回憶,不是要細數化妝功力,而是要說:我。多。不。會。化。妝。這種感覺在台灣還不強烈,近來不知道是年紀到了,還是有比較多時間照鏡子,熊熊有種「不化妝不行」的覺悟。

說起來「虎母無犬女」這句話是不適合用在我們家的。本人母親大人精研打扮,我和她的朋友常笑說,教職退休後乾脆去當設計師算了。聽說我媽從大學時代就相當注意美容與保養資訊,還會跟著時髦的房東太太剪布做衣服,流行絕不落人之後。有了這麼能幹的媽媽,女兒相對地就會變得很懶(不過在台灣的時候,就逛街買衣服而言,也是很積極啦),尤其在化妝這方面,想到要塗塗抹抹,就覺得很麻煩。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 人氣()

PTT的八卦版,最近熱烈討論的話題之一是:「十年前的大學生都在玩什麼」?
十年前的大學生?我本來很興奮,十年前?那我也可以共襄盛舉,熱烈討論了。但且慢,我掐指一算,十年前...居然我已經快要進研究所了!!!天啊!!!!!!!!(剎那間心裡浮現出孟克的那幅「吶喊」)..


不過,這一個討論串顯然引起廣大迴響。套一句PTT鄉民的形容:「八卦版的老人突然變多了」,看著討論,許多回憶也被喚起,比如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4) 人氣()

談到留學申請的文章,大多都是成功經驗談。承認槓龜的人不多,談到槓龜後心理復健的人就更少了。那麼,今天就讓我來談談我的博士班申請經驗,希望有助於其他風雨同路人。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博士班。博士。這幾個字對念新研所時候的我來說,很遙遠。但經過幾年的業界打滾,法研所的洗禮後,我漸漸發現其實我還是喜歡唸書寫文章。而且,相較於新研所時期的矇懂,對研究方向的不確定,到美國這一年後,我回顧從新研所以來修課及論文的方向,以及在賓大的選課,我很明白自己的興趣在於言論自由及傳播政策。所以,我想申請博士班。真正確定是在GRE考完後。十一月初,我走出考場,心裡對於分數還蠻得意的,於是靈光一閃:那我還等什麼,乾脆就今年申請算了。雖然匆促,我還是急急開始著手申請事宜。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9) 人氣()

非常陽春地,跟各位道聲新年好啊!

眼看台灣新年過得熱熱鬧鬧,我隱約有一種美國也該放個假的錯覺。。。。

留學生的除夕是這樣過的:傍晚,我轉頭看看鐘,快四點半了,我緩慢地從書桌起身,洗米洗菜。手藝不佳,又懶得再學新菜了,想來想去,還是煮個肉排好了。洗洗切切,東弄西弄,有時候還溜到書桌旁上網。快六點了。打開電視看看新聞,門外陸續傳來樓友返家的腳步聲。七點二十,張大爺快回家了,我趕快準備煎蛋煎肉排,這樣張大爺回家就可以吃到熱菜了。七點四十,張大爺說現在才下課。於是我又把廚房擱著,繼續拿起書打發時間。終於張大爺回家了,我以很快的身手把菜隨便煮好,叫聲「來吃了」!今天吃肉排炒高麗菜煎蔥蛋和香菇雞湯。飯後,打個電話跟已經在過初一的台灣家人說恭喜。家人問說有沒有吃年夜飯啊?張大爺說,書都快念不完了哪有時間吃年夜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