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Selected Category: 無聊筆記 (73)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昨天參加了一場關於中國網路管制的研討會,中國學者與老外共聚一堂。台灣代表「照舊」缺缺,有一位論文發表人,依他的口音,我猜想也許是台灣的留學生。不過台灣傳播學界的學者,或是研究傳播法制的學者,似乎沒人與會,我希望是我不識英雄所以沒能認出。否則的話,真是可惜。一來與會者有許多著名的網路運動者、每年發佈新聞自由指標的Freedom House代表、以及哈佛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代表、和幾位專注研究中國網路管制的學者如Rebecca MacKinnon(她與幾位網路運動者提出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大會的論文裡,也有一篇與台灣有關,談及台灣網路上的多元文化。

我一直覺得,台灣學者在談論中國網路管制或中國傳播法制時,不應該缺席,除了需試圖了解之外,更需爭取發言權,建立台灣詮釋的地位。何況台灣也走過專制年代,有與中國類似的文化背景,在了解一些法律或是傳播文化規定上,應該能夠比老外更能深入精髓。只是很可惜,台灣做類似研究的人不多。即使有心要做,也不被看好。有位法界位高權重,品格上我也極為敬仰的前輩曾告訴我:「做這種研究啊...研究結果可能不太能用...」。我猜想老人家擔心的是一來資料取得不易(這點倒是真的),二來還有一些政治因素。只是,當台灣媒體早已在大陸建立許多合作關係,而陸媒來台傳聞不斷時,我們為什麼不多嘗試了解?即便是最極端的敵對立場,也是要「知己知彼」啊。

撇開牢騷不說。昨天中國學者的表現,倒是讓我有些感想。一位在美國執教的中國年輕學者,力言中國的網路不是大家所想的「獨裁網路」,她舉出許多例證,證明中國的網路很活潑、公民討論很活躍。同一場次的發表人,也有Freedom House的代表,談及諸多中國網路管制,兩人的論述剛好形成兩種對比。

冷眼旁觀,我還是覺得中國學者較無說服力。尤其她舉出的例子,比如:中國政府網站也很開明(有與民眾溝通的管道)、公民團體活躍(有一些發動大家發揮愛心的捐款網站)、很多BBS站也可討論公眾事務(除了為黨喉舌的「強國論壇」之外,還有比較自由派的「貓眼看人」)。但是這些例子都少了最核心、最禁忌的部分:可否批評最高當局?而這些愛心捐款的網站,就能說明公民社會活躍嗎?我看到她很認真地為自己的社會辯護,卻有點為她覺得無力,因為她還是無法用這些例證,直接駁斥別人的論點。這就有點像是,無論怎麼射,箭都只能射在靶心之外。

這位學者的策略是:先把西方的標準擺在前頭,然後再說明中國的網路的活潑,日漸符合西方標準。其實她大可不用先設下標準。若該篇文章的目的只是要說明中國網路的活潑性,直接切入就好了。何必要拿個標準先套上?讓所舉例證這般地抓襟見肘?反而顯得尷尬處處?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最近沈迷於日劇「篤姬」。Plurk中幾乎每一篇都是篤姬的感想。唉。真好看啊。

也許因為劇情皆描述日本新舊交替時代的女性奮鬥史,不由得讓我想到生命中的第一套少女漫畫 -- 紐約美女。當然,篤姬的時代背景,又比明治維新時的「紐約美女」早了一些。

回想起來,我生命中許多的第一套少女漫畫,或是第一卷西洋卡帶,都是誤打誤撞買來的,碰巧都是經典之作。第一卷西洋卡帶恰是會特泥修斯頓的同名專輯(裡面有那首「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我還清楚記得是在台中大雅路的文香堂(早就已經倒了)買的,買的原因是純粹看到包裝上大吹大擂的廣告詞,裡面半首歌都沒聽過。沒想到,就這樣碰對了。

紐約美女也是,小學六年級時,小書局還很多,常常在涼亭腳擺起直立的書報攤,下排是「美華報導」或「翡翠報導」或「獨家報導」,上排則插著幾本漫畫。這些漫畫良莠不齊,有紐約美女的經典,當然也有女主角穿著暴露的少男漫畫。某個午後,我在中華路的小書局外閒晃,心血來潮,看到紐約美女的封面畫得很漂亮,當場抽了三本買回家。這一下又碰對了。

紐約美女講的是一個從小被當男兒養的女生「木乃花志乃」,如何突破種種性別及種族藩籬,追著她的愛人遠赴美國,超越許多難題,在美國落地生根(啊。要在現代的話,她大概就是國際學生了。現在想想,這套漫畫也許對國際學生有療慰之效)。人物美(這是少女漫畫的第一要件)、劇情豐富是不用說了,重點是,內容超好笑。我大概重複看過十遍有吧,我的朋友到了我家,大概活動之一也是把紐約美女翻出來複習一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雖然說,噗浪已經流行很久了,不過這幾天我才開始加入,現在還在興頭上。

前年撲馬跟獅子頭還在費城的時候,我曾經嘗試使用Twitter,三個人在twitter上不知道在溝通什麼東西,只記得我跟獅子頭說要找波羅麵包的食譜(喔,雖然才剛吃過午飯,但現在寫到波羅麵包,又害我想吃了)。然後...然後就像我玩過的很多新玩意兒一樣,從此就忘了twitter的存在。

這陣子美國的媒體都在報導twitter,不外乎是哪個影視明星或是國會議員也開始twitter起來了,連帶地也發展出很多相關術語。比如說這個網站所列詞彙:http://twitter.pbwiki.com/Twitter+Glossary#T

台灣似乎是噗浪(plurk)更為風行。微網誌這種東西,還是遵循network effect的法則,哪裡人多往哪裡去。既然我的朋友都跑到噗浪去了,那麼我還是投奔噗浪比較熱鬧一點。所以當下決定棄twitter而就噗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 Jan 30 Fri 2009 02:15

今年生日,是在病中度過的。費城難得一見的冷,我的抵抗力又減弱。現在縱未到坐站無力的地步,整個身上也懶洋洋的。不過懶就懶,好在現在不用見客、毋須外出。

生日要許願。今年除了一定要有的願望之外,要來許個長期的、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以四十歲為基準。

1. 家人朋友平安。

2. 四十歲以前再學會另一種樂器,並且加入業餘的管弦樂團。會有這麼一個願望,是因為至今還很懷念以前在管樂社的日子,尤其是合奏的時候。我最喜歡合奏的感覺,大家同心練習,加油打氣,不斷求進步。目前想學的新樂器是豎笛。當然再回去吹Baritone是可以啦,可是..我現在想吹豎笛...。樂團的事,從現在招兵買馬,招募期自即日起為期八年,但是還可無限期延長至大家退休有時間的時候...。在此之前我就努力增進自己的技藝。

3. 可以在大學裡開一門關於推理小說的通識課(所以現在要開始作筆記與整理推理小說的材料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轉眼間,本部落格已經一個月沒更新文章了,破了我寫部落格以來的紀錄。

原因之一,懶怠。

原因之二,跑回台灣度假了。(雖曰度假,但其實過得比在美國時還忙)

現在又回到這個小城,估計時間會比較多了。希望重拾練習寫文章的心情。

當然,本文最重要的目的是,祝大家新年快樂!新曆年已過,就把這祝福留給舊曆年吧。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鄉愿,卻是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

歐巴馬當選了,許多美國人喜極而泣,他發表演說時,台下擠滿群眾,旗海飄揚。之前烏雲籠罩的美國,彷彿又見新生勇氣。不過,歐巴馬上任,代表種族矛盾解決了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常可見到種族衝突。美國的種族問題,不會因為第一位非裔總統上任,就頓時萬事太平。我認為,歐巴馬當選的意義是,美國人願意面對矛盾,找尋可行方式解決衝突,而國家也因此能夠向前邁進。

衝突與矛盾並不可怕。事實上,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衝突事件,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意解決矛盾、是否能夠找到對雙方都可獲利的方式,解決各方異議。就拿美國種族問題來說,也是如此,美國歷史充滿了種族的衝突與解決:戰爭、個人小規模械鬥、修法、大法官解釋等等。大多數人以愈來愈平和的手段,逐漸尋求共識,並且在情感上也漸漸交集。

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不要害怕衝突,但更應該將眼光放在如何解決衝突,以將整個社會推向更好的方向。我覺得這是台灣社會缺乏的。在華人的教育中,講究「和」字,但我們只注意到表面的和諧,忽略致和之道。以致於想要維持和諧,卻隱藏了其中矛盾。中國的「和諧社會」,正是如此。台灣的政府,也有如此傾向。我們應該要更知道如何彼此協調。以很現實的說法來說,就是利益的折衝:有所犧牲,也有所獲得。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這幾天在趕一篇稿子。愈是趕稿,愈會分心做別的事、寫別的文章。於是上PTT、寫部落格也從來沒這麼認真過。我總是安慰自己,我現在在「練筆」,等一下寫起文章會更順。X!要是這樣就好了!昨天晚上開始寫,也才生出六百多個字,其他時間都用在PTT八卦板上面了。今天照樣這可怕的輪迴,阿彌陀佛。這種多言的情況,應該算是一種變形的寫稿燥鬱。

不過PTT有些字句實在是太經典了,我一定要記下來。這都是衝著衛生署決定三聚氰胺的決定。說真的,我真的搞不清這衛生署在幹什麼。毒奶事件剛被掀時,先是說台灣安全無虞,接著改口又說的確有些奶粉安全堪憂,現在事情發展到一半,才開始決定檢測標準。那之前的檢測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到一些專業人士的訪談稿。這些專業人士話語中,常常透露出自得。比如:「我的書再版過很多次了,在香港、大陸以及台灣,都很受歡迎」之類。我知道這些專業人士,在我爸媽年代,叱吒一時,有些書我也聽過。我也知道,他們的著作,現在除非在二手店勤加挖掘,才可見到。

我又想到我弟那一代,所謂七0年代的孩子。如果我告訴他這位專業人士的姓名,他會不會知道?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最近看了一些文章,分析「海角七號」。其中有一些,說班雅明、說布希亞,說阿多諾,整篇文章,列舉當代西方大儒理論,拿來分析海角七號現象。問題是,看完文章後,我只見到殘偏斷簡的分析,邏輯套用的練習,看不出其中到底有什麼意思。


這樣的理論練習,與法律問題研析,本質上有些相同。第一,列出法條(或理論)。第二,列出實際情況(或社會現象)。第三,整合分析,做出結論。法律問題得到了解答,社會現象有了分析切入的角度。其實這樣的三段論法沒什麼不好,只是不應就僅止於此,在分析中,還應該得到一些新的東西,找出新的問題,甚或發展出自己的理論,否則只是一再重複過去想法,開拓不出新局。(不過,在套用理論,進行分析階段之前,還有一個問題:你真的讀懂這些理論了嗎?人家的原意真的是這樣嗎?)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妞再度出場。幾個月才不見,他又長大了。人長得很快,狗也不遑多讓。

話說,我並非愛狗人士,至少妞妞在我家出現之前,並不是,狗對我來說,就像路樹或路燈一樣,不會特別懼怕,卻也不想親近。唯一狗引我開懷大笑之時,是在我十幾歲時,跟年當六、七的弟弟到媽媽朋友家作客,她家的大狼狗一看到我弟,馬上兩腿搭上我弟肩膀,做出傳宗接代的動作,看得我在旁邊笑到快要翻過去,完全忘了解救快要哭出來的弟弟。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 Jul 23 Wed 2008 23:36
  • 忙。

最近很忙(這句話好像自本網誌開張以來,就常常出現)。但不是沒有想紀錄下來的事:我家的小狗、最近看的影集、還有關於英文這件事。不過一寫就要長篇大論,佔去太多時間,得要等到我忙到告一段落,然後一一補齊。

其實被算命大師評說忙碌命,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就是喜歡一次做很多事情,雖然常常鬼叫鬼叫,卻不能閒下來。一旦生活出現了空白的片段,就會開始焦慮,然後再攬一大堆事情來做,做了事、賺了錢,即便是微薄小利,才不會心懷米蟲的愧疚,另外也卸下「遊手好閒」的自我指責。我想請問醫師,這是不是也算一種強迫症?

還有講到本網誌越來越嚴肅的事。我也是這樣覺得啊...wu....我過著好正經的日子啊,整個人也都嚴肅了起來,過去惡作劇的功力正在一點一滴地消褪,我現在想的都是國家民族的大事!!(噴飯)總之,我好久沒有一群人言不及義、好行小惠地混在一起,講些沒營養的五四三。惡作劇基因這種東西,也是要有環境才能促動啊(黯然貌)。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引用(0) 人氣()

上個星期,從台灣又回到美國了。來美國兩年了,第一次絲毫不覺扭泥地用「回」這個字。不是不把台灣當家,是對費城漸漸有了一種歸屬感。就像張大爺說,畢竟這裡也變成了一個可以放鬆的地方。

在台灣沒完成什麼大事,只是一一走訪老師老闆及舊友,還有Penn的朋友與學長們。聊了聊,未來也比較清晰了。反正,把自己走到了牆角,眼看沒路走的時候,回頭一看,還是有一條不知通向何方的路在那裡。突然覺得我現在的人生就像一幅隨機延展的地圖。

本來有雄心壯志要在台灣跟我弟拼完六呎風雲後面幾季,但是種種雜務居然也能佔掉大多時間,最後六呎風雲沒看,只完成了日劇Around 40。此劇描寫四十女人心,我大力推薦,改天再來寫心得。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這次回來,也許在台中閒逛的時間變多了,路上見聞也比過往豐富。本次另一重大發現是:在台灣的外國人,怎麼都長得這麼像台灣人啊!

在還沒出國前,除了膚色之外,我分不太清楚外國人的長相,反正都是深目高鼻,看來看去也差不多,而且路上行走的外國人,也沒比電視上的俊美,引不起我的驚豔,當然就以塊狀式的記憶「外國人」,或是「白皮膚高鼻子的人」帶過了。

這幾天,我常在台中新開的「勤美天地」與廣三SOGO出入。偶爾身邊經過幾個人,我還要再多瞧一兩眼,才能確定是不是老外。這些老外的共通特色是:身高不高,衣著很像台灣歐吉桑,髮型也很像(其實本來就沒什麼差別了),更重要的是,氣質都很像台灣愛逛百貨公司的歐吉桑(這個...台中有些中年男人是喜歡自己逛百貨公司的...)。也許你會問,是哪種氣質?這很難說明,就是那種,坐在路邊翹著腳吃餛飩湯,你也會覺得畫面很相符的氣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台灣人比美國重效率。在台灣,事情可以很快辦好。不過事情有一體兩面。台灣人講效率,但也心急。美國人閒閒散散,做事情拖拖拉拉,可是走在路上難見人形色匆匆,車輛往來也常心平氣和,駕駛頗有耐心禮讓行人或自行車先過。雖然在費城這個被票選為全美最沒禮貌的都市,有時車輛還是會急馳亂闖,但多半還是會禮讓行人,以致養成我過馬路也一派悠閒自在。

回到台灣則不然,過馬路時我的警覺系統大開,不時東張西望,就怕顧得了右邊的車,卻忽略了左邊的車。即使在台大的椰林大道這個照理來說行人為大,車子應該開得很小媳婦的地方,居然還能看到計程車雷電風馳。某天早上我走在椰林道上,便遇到了幾台白目小黃,剎時間我很想把白目小黃司機吊起來打,當然現實中我只能瞠目大罵,只不知有沒有嚇到一旁的公婆。。。

是我脫離緊張的生活太久了嗎?為什麼要這麼急?讓一下又何妨呢?到底下一站是什麼,讓司機大人一刻都等不得呢?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最近市面上新出了一本翻譯書: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中文譯為「你在看誰的部落格」。書裡分析,網路興盛之前,專家及記者掌握散播知識的通道,因此筆下具有權威性。然而在這個人人都是作者的網路時代,每個人都是訊息發射站,網路上雖然資訊滿溢,但也垃圾充斥。該書強力斥責這種「業餘者文化」,力陳維基百科及google資訊之不可信。

也許啦,網路上的確有許多業餘者言,但是這位作者安卓(Andrew Keen)先生也是太以菁英自持了。誰說只有過去那種經過上至下一層層篩選過的訊息才是真的精華?我想寫The Wealth of Networks的哈佛大學教授Yochai Benkler看了應該會搖頭如博浪鼓。再說,業餘者紛紛發言也沒什麼不好啊?我們怎麼能夠對過去資訊有限的年代念念不忘,懶惰地一昧希望「菁英」給我們一些「正確」的訊息?現下應該是接受資訊者要自行培養篩選資訊的能力吧。資訊的自由與思考的主動,應該是要並行的。

但我的重點也不是要駁斥安卓先生的「業餘崇拜論」,而是我在書序中看到的另一個觀點(這觀點甚至不是本書重點):安卓先生很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寫部落格?如此安心將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大眾之前?摘錄部分如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在「叢林奇談」的故事裡,人類的孩子因為從小被狼媽媽扶養長大,所以行為舉止根本就像是一匹披了人皮的狼,而且在自我認知上,也是以狼自居。我記得小時候看過讀者文摘出版的恐怖百科大全「寰瀛搜奇」,裡面說這故事確有其事。原本這故事已被我放在記憶底層,可前幾天聽到老弟報告我家小狗的行徑,又被喚起。我懷疑,其實劇情也能發生在人養的狗身上。比如說,狗若從小被人養大,會不會自以為是人?

臘腸犬妞妞兩個月時,弟弟將他抱回家養,可說是從小在我家長大(其實現在也才八個月而已)。為了妞妞,我回台灣時還讀了一下育狗書。書上說,養狗應該從小就要建立階級觀念,讓狗了解誰是主人誰是狗,遇到造次之事,就要斥責或「稍微」體罰。據我觀察,此說在我家根本行不通,妞妞在我家除了不會叫以外(我在家期間,真的沒聽他叫過一聲),其他方面非常放肆,比如在狹小的空間裡衝撞狂奔、肆無忌憚地亂咬等等,連我的褲子都慘遭蹂躪。除此之外,對衛生紙也很有興趣,尤其是廁所馬桶裡用過的衛生紙。我們都很不解,為什麼她對用過的衛生紙情有獨鍾。我建議爸媽應該重重處罰,可兩位大人的手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根本就像是在輕拍安撫,只差沒有唱搖籃曲。想我小時候,好像還被打得比較重...。

李妞妞自以為是人的認知,隨長大而變本加厲。幾個月前還養成到我弟的被窩睡午覺的習慣,一睡可以睡四、五個鐘頭,有圖為證。我一見照片大驚!這睡覺的表情哪是小狗,根本就是個人,而且是連續劇裡演睡覺戲時候的表情。(睡覺戲與真實睡覺的表情差別是:影星演睡覺時,表情都很美,但真正睡著時,其實嘴巴多半是張開的。看車上睡覺乘客的樣子就知道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 Mar 26 Wed 2008 06:01
  • 化妝

本來今天要寫的文章是史景遷的「改變中國」讀後感。不過剛看了一下歷來發表的文章,發現本人發言有愈來愈嚴肅的趨勢,若是再討論「奧運可否改變中國」,恐怕不只各位,我的心情也會很沈重。再說春天到了,應當想些比較輕盈的事,看到pixnet推出化妝頻道,集合各種美妝資訊,於是回顧一下美妝史,算是回憶與展望好了。

其實說回憶,不是要細數化妝功力,而是要說:我。多。不。會。化。妝。這種感覺在台灣還不強烈,近來不知道是年紀到了,還是有比較多時間照鏡子,熊熊有種「不化妝不行」的覺悟。

說起來「虎母無犬女」這句話是不適合用在我們家的。本人母親大人精研打扮,我和她的朋友常笑說,教職退休後乾脆去當設計師算了。聽說我媽從大學時代就相當注意美容與保養資訊,還會跟著時髦的房東太太剪布做衣服,流行絕不落人之後。有了這麼能幹的媽媽,女兒相對地就會變得很懶(不過在台灣的時候,就逛街買衣服而言,也是很積極啦),尤其在化妝這方面,想到要塗塗抹抹,就覺得很麻煩。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PTT的八卦版,最近熱烈討論的話題之一是:「十年前的大學生都在玩什麼」?
十年前的大學生?我本來很興奮,十年前?那我也可以共襄盛舉,熱烈討論了。但且慢,我掐指一算,十年前...居然我已經快要進研究所了!!!天啊!!!!!!!!(剎那間心裡浮現出孟克的那幅「吶喊」)..


不過,這一個討論串顯然引起廣大迴響。套一句PTT鄉民的形容:「八卦版的老人突然變多了」,看著討論,許多回憶也被喚起,比如說: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引用(0) 人氣()

談到留學申請的文章,大多都是成功經驗談。承認槓龜的人不多,談到槓龜後心理復健的人就更少了。那麼,今天就讓我來談談我的博士班申請經驗,希望有助於其他風雨同路人。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博士班。博士。這幾個字對念新研所時候的我來說,很遙遠。但經過幾年的業界打滾,法研所的洗禮後,我漸漸發現其實我還是喜歡唸書寫文章。而且,相較於新研所時期的矇懂,對研究方向的不確定,到美國這一年後,我回顧從新研所以來修課及論文的方向,以及在賓大的選課,我很明白自己的興趣在於言論自由及傳播政策。所以,我想申請博士班。真正確定是在GRE考完後。十一月初,我走出考場,心裡對於分數還蠻得意的,於是靈光一閃:那我還等什麼,乾脆就今年申請算了。雖然匆促,我還是急急開始著手申請事宜。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引用(0) 人氣()

非常陽春地,跟各位道聲新年好啊!

眼看台灣新年過得熱熱鬧鬧,我隱約有一種美國也該放個假的錯覺。。。。

留學生的除夕是這樣過的:傍晚,我轉頭看看鐘,快四點半了,我緩慢地從書桌起身,洗米洗菜。手藝不佳,又懶得再學新菜了,想來想去,還是煮個肉排好了。洗洗切切,東弄西弄,有時候還溜到書桌旁上網。快六點了。打開電視看看新聞,門外陸續傳來樓友返家的腳步聲。七點二十,張大爺快回家了,我趕快準備煎蛋煎肉排,這樣張大爺回家就可以吃到熱菜了。七點四十,張大爺說現在才下課。於是我又把廚房擱著,繼續拿起書打發時間。終於張大爺回家了,我以很快的身手把菜隨便煮好,叫聲「來吃了」!今天吃肉排炒高麗菜煎蔥蛋和香菇雞湯。飯後,打個電話跟已經在過初一的台灣家人說恭喜。家人問說有沒有吃年夜飯啊?張大爺說,書都快念不完了哪有時間吃年夜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相隔一年,回到台灣。一年其實說來不算太長,但也算是有些時日,以一年的空間與時間跳開台灣本土,從另一種角度回看自己的土地,總會有些新發現。

首先是,我居然訝異地發現,自己有點聽不懂年輕人說的話。(難道這跟年紀有關嗎?!!!!!)不不不,我說的不是年輕人的語彙,畢竟我年雖三十,還是常上PTT,至少PTT上面的術語我還略有涉獵。我說的是口音,尤其是在餐飲店裡打工的年輕人,好像發展出一種獨特的說話方式,而這種方式又融合了楊呈琳的「口愛」公主音以及由TVBS張雅琴創始的新聞報導大贅語。

比如說,某個風和日麗下午,我與同學沒如一家人前往台中美術館旁的一家人氣餐廳用膳,點餐美眉很可愛也很熱心,恭敬地把菜單交到客人手上後,開口便說:「現在讓我來為您做個介紹,今天我們有做一個特價,就是XXXOOOO...」...,接著是批哩啪啦一大堆介紹。雖然她以中文陳述,剎時我卻不知怎麼失了魂,開始出現像在美國時,聽不懂配菜用料有啥的情況。回家路上我懇切檢討,發現原因之一是不習慣口愛公主音,以及太多「做一個」的贅字。對於前者,我沒有意見,老人家不習慣,是我自己的錯。對於後者,我實在很想發起簡化運動:這些「做一個」的贅字,明明可以省掉。比如說,美眉的發言,可以簡化為「現在讓我來為您介紹,今天我們的特價是....」。介紹本身就是動詞,何必還要「做一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引用(0) 人氣()

  • Dec 29 Sat 2007 21:45
  • 交代

我知道我很久沒更新了。沒更新的原因是,最近很忙。

先交代一下最近的感想:沒回台灣,不知道自己胖。不在台北,不知道自己邋遢。

這是一個很刻骨的體悟。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引用(0) 人氣()

以前,我記得,在媒體工作的時候,每當缺稿時,編輯或當日負責版面的大人就會說:「快來幾張照片啊」!秉持我過去受過的訓練,現在把我家的狗再次端出來撐場面。

我弟跟她女朋友,把我們家的狗穿上衣服了。不過,並不是趕流行或怎樣。那是因為,據說這隻小狗睡覺時都是四腳朝天。是的,就是像人那樣攤著睡覺。有次我媽朋友來家作客,看到狗狗睡覺,不由得大驚失色:「她...她怎麼這樣睡覺!」(字面下的意思:怎麼這樣門戶洞開...)...「那...那這樣要不要幫她蓋件被子...」(意思是,這樣肚子露出來可不好啊,會感冒...)。我家人想想也是,老人們不都說,睡覺最忌肚皮外露,容易著涼感冒。於是趕緊差我弟去買衣服給阿狗穿。不過,效果很差,因為小狗會邊睡邊脫衣(相當於人類的踢被),隔天早上起來,大家發現前夜包裹得密不通風的阿狗,居然還是赤裸著身體四腳朝天睡大覺。

雖然衣服沒有發揮原本打算的效用,但意外地帶來其他娛樂,看阿狗穿衣其實也是件很好玩的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昨天Fumei打電話來,說最近網誌好像沒更新。剛剛我看了上一篇文章的發表日期,原來已經一個星期沒寫新文了!嚇!我怎麼覺得好像才剛完成那篇一樣。。。

說起來,工作這種事情好像也有「螞蟻效應」(對不起,這名詞是我亂謅的),平常沒事時真的是閒閒沒事做,整天耗在網上看這看那,感想也特別多,兩三天更新網誌不是難事。然而一有工作出現,其他工作雖非如雪片般紛紛飛來,倒也是接二連三接踵而至。這不就像是螞蟻一樣嗎?要是出現了一隻螞蟻,肯定你還會再看到第二隻、第三隻。最近的情況就有點像是如此。當然,所謂的「工作」定義很廣,舉凡有酬的、沒酬的、為自己的、為他人的,都是。

所以,以上,其實就是要交代為什麼很久沒PO文,而又趁此多PO一文,以免看起來好像十幾天版面都沒有更新....(請不要罵我沒有誠意)。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引用(0) 人氣()

Follow your heart。

好幾個月之前,我做了一個眾人看來很不正確的決定,我寫信告訴老師我的想法,老師說了這句話,然後說,不鍾情,不喜歡的事,都難以為繼。我一直放這話在心裡,每當又面臨抉擇的時候,便拿出來放在天平上。我很感謝老師這樣說,因為面臨許多人投以不贊同的眼光時,這是很溫暖的力量。

不過,這道理易懂,實際做到,卻需要勇氣,一種做決定時不怕不被認同,即便失敗之後,又無懼面對別人說「我早就告訴你了」的勇氣。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引用(0) 人氣()

昨天,和幾位大陸同學一起吃飯,在座有位是Wharton商學院的大三小妹妹,從香港來作交換學生。席間我們熱烈討論起台灣的連續劇,譬如說,「轉角遇到愛」、「王子變青蛙」、「櫻野三加一」( ㄟㄟ,五、六年級的朋友們,大家有在收看這些連續劇嗎??)。

小妹妹(眼睛閃爍著光芒):「你們台灣,是不是有在賣『娃娃煎』」?

我和獅子頭滿頭霧水,什麼娃娃煎?難道說,去國一年,國內又開始流行起什麼日本街頭食物了嗎?雖然人在美國,我都有在注意台灣的流行事物啊!當場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身為台灣人,怎可不知台灣事!!!!於是我羞赧地說:「娃娃煎,沒聽過耶...可能是我出國後才流行的吧....」。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我們家(我台灣的家),養了一隻小狗了。

認識我的人,或是知道我家人習慣的人,大概會很驚訝。我的同學們都知道,我從小在一個要求「安靜」的環境長大,大人不喜歡我們在屋內奔跑、及大叫喧嘩,而事實上,我和弟弟也很懶得用很大的聲量講話。至於打架的時候,用的是手腳,不需要用聲音或喘氣助興。再者,我們一家人,除了我弟(就是他把小狗帶回來),大家都很崇尚行動自由,最忌有事情礙手礙腳,所以從來沒考慮要養那種需要有人把屎把尿的寵物。若真要養寵物,也會選擇乖乖被關在籠子裡,籠子外矇上布就悄然無聲的小鳥。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感情的羈絆吧。多一個對象,總是多一份牽掛。

話說我弟,從小就愛狗,尤其在保母家長大的那段期間,根本就是跟狗混在一起。回到家後也曾央求大人養狗,可我們家小小公寓,哪有地方容納,再說,大家都很懶,而且我們也不相信我弟會這麼勤奮的照顧小狗,像是以前養蠶,到最後不都變成了我爸一人擔心蠶的存活,至於當初說要養的兒女,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新的鋼彈勇士身上,就是追著張學友港版錄音帶跑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最近美國有一樣新玩意兒,就是手機干擾器,顧名思義,干擾手機的使用。譬如說,搭火車時,旁邊的長舌人對著手機喋喋不休時,你可以悄悄按下你的手機干擾器。三十秒後,你會欣然聽到長舌人困惑地對著手機大吼:「喂,聽得到嗎?聽得到嗎?...」。這手機在網站上可以買得到,價格從五十元到幾百元美金不等,詳情請參見十一月四日的紐約時報:http://www.nytimes.com/2007/11/04/technology/04jammer.html?pagewanted=1&ei=5088&en=dd1b7df5a0e9f6c6&ex=1351832400&partner=rssnyt&emc=rss,而且紐時還有刊出賣手機干擾器(英文叫做cell jammer)的英國網站喔。

要注意的是,干擾手機訊號是違法的,我想不論在美國或台灣都一樣,因為手機所使用的波段其實是受到國家法律保護的。但這種產品的出現,也反映出人們對於某些手機使用的不耐:上述坐火車的情況是一例(而是且是我多次坐火車或台汽的親身經歷)、演講中突然響起的手機響鈴也是一例。後者多半在遭人白眼後羞恥地尋找手機,急忙按下按鈕,但前者卻是漫不在乎地口沫橫飛,恨不得車上人與他一起分享生活的種種大小事務或感想。每次遇到這種事,我一來讚嘆:這個人真是心胸坦蕩啊,可以在陌生人面前這樣大無畏地將私生活大曝光(相較起來,我若必須在第三人面前講電話,都很想鑽到角落,讓私密空間保留與我打電話來的那個人),二來卻很苦惱:你好吵,而且我可不可以不要知道你的私事?即便我知到你今天經手了一千多萬的買賣,而且老闆稱讚你很有能力,但我還是不會因為這樣覺得你很厲害,反而認為你這個人又吵又俗。

當然啦,為了這種困擾花上五十元美金,對我而言還是不太值得,還是直接說「請小聲一點好嗎」?也許還比較快,但這招只對薄臉皮的人有用,而薄臉人通常都知自制。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一)

說「讀易」,也不是真的從易經原文下手。

其實我一直是想從原文下手的,因為小沒老師告訴我,看眾家註釋,不如自己體會。但是我沒有小沒老師的慧根,光是錯卦綜卦交互卦的區別就讓我搞混了,只能從最淺顯的入門書開始讀起。我那愈來愈仙風道骨的同學小玉米早在好幾年前就推介我從南懷瑾先生的「易經雜說」開始,再看「易經繫辭傳別講」,比較容易入手。當時興匆匆購入,一放好幾年。此外,去年承法研所的簡大俠好意,贈我一本「讀易簡說」。我將該書與易經雜說一起寄來美國。最近閒居,才有心情翻閱,一看之下不能罷手,想來也是緣分到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今天紐約時報有一篇文章吸引我的目光,標題是「The Odyssey Years」。

Odyssey,希臘某城邦的國王,打完特落伊戰爭之後,花了很多時間才回到家的國王。不是漂流到怪獸島,就是漂流到美女島,跟美女同居,爽到忘了回家。現代人於是把Odessey看做是一種長途漂泊的象徵。

紐約時報這一篇專欄,說的是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過,我覺得好像在講我。這位老兄的大意是說,在嬰兒潮父母的那一代,大概二十歲就有車有子有工作,經濟獨立,創業成家。然而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整個生命歷程都延後了,到現在都還在晃蕩,過著父母那一代生活形態的人,大概少於40%。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前途茫茫,不知道何處是兒家嗎?

徬徨的國際學生,或是晃蕩中的前國際學生,來娛樂一下吧:

http://www.psytopic.com/mag/post/820.html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引用(0) 人氣()

我還沒念博士就這樣了。看來還是跟張大爺一起裝修水電比較實在(就是常見的那種水電工程夫妻檔,一人裝修,一人拉線,老婆的身上還要斜背一個收錢的包包。以後要是生了小孩,也可以帶出來一起做事,從小就訓練生活技能)....

-----------------------------------------------------------------------------
中國時報 2007.09.02 
找不到頭路 一堆博士家裡蹲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引用(0) 人氣()

「XX與YY在XX父母面前都不會手牽手耶...」

「就要默默隱藏爆發的情感就是了...」

*讀者請勿就XX及YY對號入座*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我相信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一定有人也有此疑問。

最近常有人問我:「休息之後接下來要做什麼」?當下我很快地回信或回話,事後仔細想想卻覺得不對:我休息了嗎?我現在在休息嗎?什麼是休息?休息有操作型定義嗎?如果我在休息,為什麼我還覺得很罪惡?我到底是在休息還是無所事事?休息是無所事事的藉口嗎?如果我在看超級星光大道,那麼代表我在休息嗎?如果我成天做家事,相對於我之前上學唸書,那麼現在成天做家事,等於休息嗎?如果動腦是一種工作,那麼相對而言,不用動腦地搬家,也是休息嗎?或者又如張三小同學,寫完論文後,每天看PP stream、發呆、思考人生的意義、逛別人的部落格、帶領學弟妹搬家,把自己累到重感冒,也有休息到嗎?

如果我現在在休息,那為什麼我還是放不下來?套一句全民大悶鍋裡面施主席說的話:「悲哀,真是悲哀啊!」因為我連休息都不會。我們從小學習工作的技能與出人頭地,可卻從來不知道怎樣停一下、喘口氣。一旦人生的巴士靠邊停,自己卻不知如何下車欣賞路旁的風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引用(0) 人氣()

看了撲小馬的新文之後,真是忍不住惆悵。在這種壓力與離別齊至的時刻,突然很想抽根煙。

其實幾個月前就已經有了抽煙的衝動,只是覺得沒適當的地方可抽煙、也沒有煙友,所以這個念頭僅在腦海盤桓。

我並非煙槍,甚至可說沒有吸煙的習慣,充其量只可說是social smoker,有朋友在的時候,一起湊興。回溯那不值一提的煙史,講出來也不過是一點小小的私人反抗心態。說起抽煙,不少人都有小時候偷抽大人煙的經驗。六、七歲的時候,我爸還沒戒煙,香菸擺在茶几上,基於好奇心態,偷偷抽了一次,接著就是電視劇情節:嗆了一口,止不住咳嗽。大人看了笑一笑,也沒對我說「吸煙不好」。反正他們知道我不是讓人擔心的孩子,有好奇心大膽嘗試反而是值得鼓勵的行為。爾後我家大人戒煙,煙灰缸與香菸從此匿跡。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引用(0) 人氣()

以前年輕的時候,可以振振有詞的說,「人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過年紀越大,越感到現實的侷促,沒什麼時間再讓你好徬徨了,所以現在就只能盡量善用已經堆疊起來的基礎,埋頭做下去。沒什麼另外一條路好選,也不能再去想如果當初,那會是怎樣。

今天上barbri的課,老師是個喜歡用流行音樂舉例的聒噪女人,雖然她唱起歌很吵,舉出蕭伯納名言倒是蠻能安慰深陷Barbri地獄學子的心:

Forget about likes and dislikes. They are of no consequence. Just do what must be done. This may not be happiness but it is greatness.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現在費城正在下大雨,想要運動卻只能被關在家裡,正好風雨瀟瀟也符合現在寫BLOG的心情。

這幾天與朋友在MSN上談到選舉,談到了「理想」與「贏」。我說,贏的基礎不就是理想嗎?總要畫出一個以理想為底的藍圖,爭取選民支持,然後才能贏啊!朋友說,拜託,你不先贏,怎麼實踐理想啊!?

我承認我對政治是很天真,因為以前「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課本念得太熟,以致於選賢與能那一套在我腦中烙印太深,以為現實世界也應如此運作。也因為這樣,聽到選戰策略滿天飛舞,心裡有點不太適應,我以為大家要論辯的應是政策的內容及正當性。朋友聽到我的想法之後說,「行不通啦,選民不會聽這套的...」。可是,我聽啊...而我開始懷疑與我相同的人有多少?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引用(0) 人氣()



今天上瑜珈課,老師一開始便說:「我們來做雙人瑜珈吧」!聽到「雙人瑜珈」,我當場想收拾鋪蓋走人。老實說,我喜歡一個人就能做的運動,比如游泳。以前上舞蹈課時,一聽到要兩兩一組就覺得很討厭,一來是怕自己的笨拙拖累別人,二來是希望跟別人的身體有距離。舞蹈還好,碰觸的部位有限,可瑜珈有時候卻會接觸到極私密的地方,譬如腳掌、屁屁...,所以我對那種需要兩個人一起做的瑜珈都很頭大。

今天我的夥伴是獸醫系的泰倫小姐。平常上課時,泰倫就坐在我旁邊,但我倆從未交談過,我總是靜靜觀察她的動作。看得出來,泰倫已經學過一段時間了,所以很多動作很徹底,功力跟我差不多。也許泰倫也常觀察到我的動作,所以當老師宣布找個伴時,泰倫便對著我微笑。我很慶幸能跟泰倫這個程度相近的同伴一起,因為我們都知道彼此的程度以及需要(好猥瑣!我的意思是,做動作時得要把筋拉得徹底的需要),否則跟一個骨頭還很硬的人一起練習,我無法伸展,而對方也可能對動作躊躇不前。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警告:胸懷大志,有志學術志業的青年請略過此篇。以下所說僅適用於「奇摩子」搞怪的人)

今天下午,密集接受一連串心理輔導,先是「費城張姊姊談心時間」,回答「徬徨碩士生」(就是我)對於進一步進修與否的迷惑,接下來是「治癒系少男撲馬診療室」,與「陷入頹廢谷底的同學」(當然還是我)的同學一鼻孔出氣,到最後商量建立另一個黑色山頭,傳布異端邪說的可行性。(這個對話後來好像被「圓環少主」打斷,話題就轉到台中現在到底有沒有飆車族上面去了)。

事實證明,徬徨的時候的確需要同學,尤其是過來人的心理輔導。張小元幫我做了三十分鐘的療程,現在果然海闊天空,想到不必去做自己其實不是那麼想做的事,昨天的陰霾一掃而空。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引用(0) 人氣()

  • Mar 22 Thu 2007 10:47
  • 告白

一直在路上走了很久,
不知應不應該停下來稍事休憩。
是要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覺,
還是就蒙著頭往前趕路?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引用(0) 人氣()

我的同學阿瓜(aquaapple)在本網誌文章「murmur」的留言,勾起我一些悲慘的回憶。在此寫下,也告訴大家真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以下的故事告訴我們,話不要隨便亂講,詛咒切勿任意胡下。

話說,是在2002年還是2003年的時候吧!當時我已經在報社工作一段時間了,平常認真打拼,幾乎已經快要不成人形,好不容易累積到五天假期,我打算與我的新研所同學阿瓜小姐,來個輕鬆享樂五日巴里島行。我還清楚記得我們興匆匆跑到南京東路上的旅行社,與業務接洽,準備灑大錢住Villa ,好好當個大小姐,白天豔陽高照的時候就在旅館裡面吹冷氣吃水果喝冰水看漫畫,一旦天色昏黃,我們就可以外出遊覽風光。我也記得我們甚至還在討論漫畫帶得夠不夠多,或者要不要帶一些圖多於文字的雜誌,充分在島上當個極其淺薄低級的度假白癡。我和阿瓜在旅行社接待客人的小房間裡講得口沫橫飛,不時還露出嘻嘻的奸笑(我們一群人好像很習慣,討論到特定低級事物時,無論是否涉及構陷他人,都要發出「嘻嘻」的奸笑聲)。我也清楚記得,當旅行社的業務開門走近,問我們的護照是否需要新辦、需不需要收去保管時,我還擔心護照會被旅行社弄掉,於是毅然堅決地說「不用了」!事實上,如果我不要那麼鐵齒,那麼事情可能就不同了...

於是,出發當天,我起個大早,興匆匆地坐上停在遠企前的大有巴士,一路上快樂地想著,從今起可以五天不接電話、不理長官、不甩採訪對象、不用從早就籌畫今天要採訪的行程、無須擔心截稿時間,想著想著,便到了中正機場。阿瓜在機場另一端遠遠走過來,我們兩人又開始「嘻嘻」地對笑,跟旅行社人員拿了機票,大搖大擺走向航空空司櫃臺,拿出護照,伸手準備接過地勤人員恭敬遞上的登機證...。突然,櫃臺小姐大叫了一聲:「啊」!而且還是那種很氣急敗壞地大叫。我還想,幹嘛那麼大驚小怪,真是沈不住氣,現在年輕人啊...,沒想到,小姐居然對著我說:「小平小姐,你的護照..到期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引用(0) 人氣()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人被「懶病」全面攻陷,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好險現在是春假期間,有一個禮拜的時間發病。但時間很快,轉眼又要過完三分之一的假期了...。

昨天去了一趟紐約,氣候比費城還冷,甚至還颳起大風飄起雪。我和張大爺兩人顫冷冷地走在路上,其實沒什麼心情在室外久待。在中國城、17號碼頭晃了一圈(其實是在找路),坐地鐵到時代廣場又晃了一下,冷得受不了,跑進玩具反斗城看看玩具,順便取暖,再坐個三、四十分鐘的地鐵到法拉盛看看大人們五月來紐約要住的旅館,接著再坐回曼哈頓。本想帶張大爺到格林威治看看我七年前到紐約時閒逛過的同志小店,才走了一段路,到華盛頓廣場,我就被風和雪打敗了。於是看著廣場說,「這廣場不錯,老人家也可來這裡逛逛」,我們便朝地鐵走去,恨不得趕快坐上開往費城的巴士,打道回府。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引用(0) 人氣()

看這個標題,就知道年紀已經不小了,開始會想到「保健養生」這回事。是的,進入三十歲的我,在去年快要踏入三十門檻時,在台灣買了生平第一本養身書籍,名字叫做「人體使用手冊」,然後依照書上的指示,開始改變生活習慣,例如早睡早起,每天敲打我的「膽經」....

其實我對中醫很有興趣,只是不得其門而入。我一直認為,中國五術:山(風水)、醫(中醫)、命(批命)、相(相術)、卜(卜卦),自成一個道理互通的系統,以陰陽與木火土金水基本道理運行。所以,古時通中醫的先生,通常也能批命,或者觀察面相,從不同角度瞭解人體外部表徵及內部性格,拼湊出完整的人生小宇宙。這一套系統是古人觀察自然了悟出來的結果,再以當時所能理解的概念以及語言表達,其中也難免摻雜時代社會觀念。以今天角度視之,有些概念看來虛無縹緲,或者不合時宜,再加上受到西方講求實證的態度影響,或者被有心人士操弄,乃至中醫過去被人批評為「不科學」,算命卜卦 被貶為「迷信」。其實若能拋開這些成見,這些學問自有道理,而從古人思考脈絡,觀察當今社會,也別有趣味。

人體使用手冊的作者並沒有受過西醫訓練,純粹從中醫角度談論養生之道。我對中西醫都不瞭解,可是其中觀念我還頗能接受。譬如說,日常保養方法,包括早睡早起、敲膽經、按摩心包經、不生氣、保持腸胃清潔等。就以早睡早起來說,作者的理由是要五臟六腑充分休息,然後才能夠有精神地製造血氣,促進循環、排除廢物。本書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是,生病的起因,通常是因為血氣不足,以致器官活動所造成的寒氣與廢物不能排出,堆積的結果導致惡性循環,讓器官逐步疲累而走向敗壞,所以追根究底,是要養足血氣。除了早睡早起之外,敲打膽經(大腿外側)及按摩穴道也是重要方法。另一個貫穿全書的觀念是,生病有時候是人體血氣恢復,正在排除廢物的徵象,然而世人多以為發病為惡事,急急忙忙想將病症壓下,反而弄巧成拙。一個好醫生,就是要懂得分辨哪些情況是器官真的出問題了,還是這只是器官自我修復的過程。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就讓朝氣蓬勃、光芒萬丈的KERORO小隊代表我,祝各位新年快樂!
大家一起來共鳴吧!!KEROKEROKEROKERO.......TAMATAMATAMATAMA......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引用(0) 人氣()

經過這次無名停機,我真的是想把網誌搬家了。

之前選擇無名,是因為許多朋友都在上面,大家串連起來相當方便,介面也很簡單好用,對我這種沒什麼時間美化版面、增添功能的人來說,的確是很適合。雖說一直以來,無名風風雨雨不斷,但我既非可以認股的會員,無名維修時也很少影響我的網誌運作,所以,沒什麼熱血,而且生性懶怠的我還是留了下來,沒想過要另覓新窩。

然而,這幾天無名無預警地停機真是讓我不高興。前天上網,想連線自己的網站,沒想到跑出來的畫面居然是「停機維修四天」。這畫面設計的真是可愛啊,而且還有徵求影片的活動「沒有無名你該怎麼辦」!?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引用(0) 人氣()

雖然我現在正在聽Michael Buble的情歌,在這麼浪漫的音樂之下,加上剛剛看了一點國際公法,心情有點沈鬱,應該要寫些抒情感懷的東西,不過,為了我的徒弟 -- 陳大大(化名,以免小孩識字之後看到我將他真名公布於世,會懷恨在心)的成長記錄,我仍決定寫下,並且貼上與目前心情及不切題的文章。以下這一篇將是非常名副其實的「無聊筆記」,自認衛生習慣良好、經不起搞笑、崇奉國民生活須知的朋友,本人強烈建議跳過這一篇。

先要做一些背景交代:陳大大是何許人也,以及我與他的關係。

 陳大大的媽媽,黃大MO,在本網誌的文章中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她是本人從初中到大學一路同班的好朋友,換句話說,咳咳,我們認識的時間,再過兩三年,就要進入第二十年了。尤其在初高中那段時間,我們一群人座位極近,成天過著「群聚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惠」的日子。大學時還一起到德國奧地利遊玩,交情不言可喻,我做過的壞事她瞭若指掌,她小時候有什麼糗事,我也很明白。陳大大則是黃大MO的大兒子。不知道為什麼,我與陳大大很投緣,尤其是在另一位好友亞婷的婚禮上,陳大大誠摯地邀請我參加他五歲生日派對,以及許下要帶我去日本玩的諾言,讓我很感動。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陳大大應該是那種會重蹈我做過的壞事的孩子,所以我自願擔任起「師父」這個重大的責任,譬如有事沒事,就教大大一些瑜珈動作,讓他可以到學校現給老師看。

話扯遠了,回歸正題。某天,在另一位高中好友Maggie的網上,出現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說Maggie的大女兒有點小怪癖,會把鼻孔裡面的東西掏出來,嚐嚐味道。當下一群人討論起來,除了回憶兒時之外,順便也猜測一下哪些小孩會這麼有實驗精神。身為師父的我,當然對陳大大的一舉一動相當關心,因此慫恿大大媽問問自己的兒子,是否曾經有過這樣的衝動,大大媽欣然同意,於是有了以下讓她相當懊悔的對話,大大媽並發下毒誓,此後休再提起此一話題: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引用(0) 人氣()

我還有幾天才三十歲。可是我知道那一天的前一晚,我勢必是忙著準備下週堆積如山的reading,所以倒不如趁現在有空時寫一下感言。反正三十歲當天跟現在才差了幾天,我不太可能在進入三十歲的那一秒猛然頓悟了什麼。如果真的有,到時候再補上幾句就好。

所以,我要三十歲了(一驚!)。其實我在開始可以四捨五入進入三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告訴人家我要三十歲了。可現在真的這樣講出來,還覺得有點可怕。幾年前還會覺得「二十九歲的聖誕節」以及「三十拉警報」裡的人物是大哥大姊,沒想到一下就到了這個年齡。

對於時間速度的感覺,應該隨著年齡而成正比:年紀愈大,覺得時間飛逝愈快。這純粹是我個人體悟,與相對論沒有關係。我的記憶可以追溯至還在坐學步車的時候,可能是因為太早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所以到了九歲的時候,我已經覺得活了好久,當要跨九入十的時候,心裡其實是很恐慌的:「什麼!?我就要脫離個位數的年齡了嗎?」。豈知十一歲之後,不再有所謂「漫長的時間」這回事。我還記得我十二歲進女校時,還想著「我還有六年才能談戀愛」(不好意思,我念女校,那個時代的那所女校,聽說頭上都有一種「神聖不可搭訕」的光暈,其實是對異性的一種不知所措),沒想到六年很快,一下子我就被解放了。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引用(0) 人氣()

    章詒和的伶人往事被禁,最近在兩岸掀起不小風浪。其他被「中國新聞出版總署」點名的禁書如下。若   有機會,真想找來看看。
    最近對禁書興趣濃厚,要是今年七月以後無所事事,我就來專心致力閱讀中國歷代禁書。   
以下報導出自: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55431-1.asp
----------------------------------------------  
  
中國下令禁止發行香港女作家章詒和所著《伶人往事》等八部文學作品,並要對有關出版社進行處罰。

香港《南華早報》報道指出,所有本禁作品都是知識分子對中國現代以及當代歷史上大事的反思,這一禁令體現出中國當局仍在試圖控制人們對敏感歷史事件的討論。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今天的台灣新聞,外交部計畫採用「晶片護照」。據報導,護照封底有塊小晶片,儲存持照人的生物特徵 ,例如臉部特徵、虹膜、指紋。帶著護照,就像是帶著條碼一樣,通關時機器「嗶」一聲,資料相符的旅客就可以通關。

新聞報導將這類科技比擬成旅客使用悠遊卡,我的腦海卻一直浮現貼了條碼的肉品,列隊通過CAS安檢的形象(抱歉,我沒有對任何人不敬的意思):「嗶!」,條碼顯示,三百公斤重,台灣農場飼養,安全無口蹄疫之虞,曾經榮獲年度神豬大賽冠軍。

我們一個個迅速地過關,嗶聲不斷響起,就像是肉品一包包通過條碼檢驗。不再看到海關人員晚娘面孔,但倒是有一兩個穿著安全防護衣的人員在旁監視,萬一遇到不良肉品,馬上下架。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引用(0) 人氣()

可能是我年紀大了,肚量愈來愈小(真是悲哀)。看到別人寫錯字,我竟會受不了。

先是在學長的BLOG裡,看到某位小朋友留言,除了喜歡用「ㄚ」替代「啊」,「ㄉ」替代「的」以外,還通篇錯字,比如說「不好意似」之類的。學長大人大量,除了心平氣和地請這位天真爛漫的同學不要寫火星文外,還很熱心地解答。我看到一整大篇錯別字,卻有種衝動也想留言請他不要再寫錯別字。

可能是我有怪癖,我覺得寫對字是一種禮貌,除了對於讀者,或是所訴說的對象,表達「我是很誠意地在寫這篇文章」之外,也是讓讀者閱讀順暢,算是貼心的表現。當然,另一點很重要的是,這也與個人的國學涵養有關。

Posted by weipingl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引用(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