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因為要記得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的時候,想起幾首在中學時候常唱的聖歌,突然很想念「曉明人」那本歌本,於是上網google,看看學校有沒有電子檔(果然學校還沒E化到此,而且說不定還有著作權問題)。結果,看到「曉明五十問」。這應該是早幾年流行的吧,聽說那時還有「文華五十問」、「彰女五十問」之類的。而且作者的年紀應該比我小很多,因為有很多問題,我顯然不適用。不過,真是回憶大彙整啊。

1 在曉明唸過幾年?班級、學號、導師分別是?

六年。分別是丙班與乙班。學號忘記了。導師是玉萍師與小青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對很多跟我年紀相仿的人而言,台大的椰林風情站,應該是很深刻的回憶吧。只不過,PTT後來居上,椰林只剩下少數戀舊的老人偶而重遊。我一路看著椰林的即時上線人口,從一千多人,降到如今的幾十人,而PTT動輒好幾萬,晚間十點多更難登入。哪位有興趣的研究者,不妨追索一下PTT與椰林的興衰迭替,這倒是台灣網路發展史的好題目,印證網路群聚效應的影響與吸力。

 

雖然我一天要花個把小時遊覽PTT,但本人屬於那種戀舊老人,偶爾還是會上椰林逛逛,尤其之前申請學校時,留學版的SOP、推薦信的writing sample仍有參考價值,只不過隨著在PTT花的時間愈來愈多,資訊愈來愈可觀,人氣凋零的椰林,對我吸引力也愈來愈小。

前幾天,心血來潮,上椰林看看,沒想到一鍵入代號,居然跳出「輸入錯誤」的訊息。我以為是我鍵錯字母,重新登入一遍,系統仍固執地說訊息有誤。我不死心,以guest登入,查詢我代號的狀態,結果居然一樣。一切一切的事實顯示:

我。被。delete。掉。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20 Thu 2007 04:08
  • 怪夢

最近常作怪夢,大多是白天將醒時,淺眠狀態作的夢。

前天夢到搬到某米國大學宿舍,而宿舍裡的學生若要喝牛奶,都要去租母牛,運回家擠牛奶。我問餐廳裡華裔會講中文的歐巴桑,要如何把母牛運回家?歐巴桑指了旁邊的紅色小車說:「你就開這輛Honda把牛運回去好了」。

然後我就醒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對女生宿舍的第一印象,是小時候看「天才女兒」(另一火紅影集「天才老爹」的副產品),劇中主人翁丹妮絲小姐離家上大學,住在兩人一間的大學宿舍裡。影集中的宿舍牆壁是粉紅色的,有原木書桌,有大衣櫃,有鋪滿溫暖寢具的床,丹妮絲與她的朋友在那裡過著精彩的大學生活。我當然不會理所當然幻想大學宿舍就是那樣。畢竟小時候也是參加過YMCA的夏令營,住過某中部大學的宿舍,四人一間上下鋪,樸實的木板床與鐵書桌書架。當然沒有丹妮絲的房間美,不過就是實用。

大學聯考放榜不久,我和黃大眸、蔡小文同上了外文系,蔡小文的姑姑決定開車帶我們北上,先去看看宿舍。雖然丹妮絲的房間還是偶爾出現在我腦海,可是我知道現實中台灣不可能有這樣的宿舍,但總還是有些小小希望。

T大校本部的女生宿舍區分為兩塊,一塊靠近校門,內有一、二、三、五舍,八舍與九舍則遠遠遙立在校園另一邊。我們第一個參觀的是一舍,蔡小文未來一年的窩。我現在已經忘記一舍的入口處是什麼樣子了,只記得宿舍內部有個天井,其他樓層環井而建,天井周圍似可曬衣。也許因為一舍很大,走廊採光又不夠,所以總給我陰暗的感覺。我性喜光亮,看到一舍陰暗的樣子,偷偷鬆了一口氣。我們三人之中,黃大眸最幸運,她被分配到專門給一年級新生入住一年的研究生宿舍,靠近舟山路。比起如同古蹟般的一舍和五舍,研究生宿舍很新,四人一間,感覺就像以前參加夏令營時住過的大學宿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前一陣子看到「明日的記憶」預告片,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喪失記憶怎麼辦。如果我失去了記憶,過去的一切對我本人來說,是否也就這樣不存在了。所以總是要抓住一些存在的證據,那麼自己寫下來的紀錄,就成為可供追循的線索。

或者,也不用嚴重到喪失記憶。人活著總是會慢慢淡忘一切事情,即便是我自認記憶力很好,跟朋友說話時,也是愈來愈常出現「啊~我以前曾經這樣說啊」,或是「啊~我以前曾經這樣做啊」的對話。要是我和家人朋友忘記曾有過那麼一件事,那麼那件事不就這樣平白消失了?雖然或許有蛛絲馬跡留下,但這些證據就只能憑藉少得可憐的機會,或是某種命定的安排,才能再現天日。不過命定安排的機會又是這樣微乎其微。

所以,我還是回憶到什麼就寫什麼,這樣又成了一個寫部落格的理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