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書蟲懺悔錄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要把書拿去圖書館(費城公共圖書館是好物!)還了,所以快筆寫下關於《等待》這本書的感想:

以前我對哈金是沒興趣的。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只是因為「哈金」這兩個字讓我聯想到縹緲的「高行健」,「等待」這書名看來沒啥,又是說中國北方小鎮的故事。直到看到酪梨壽司的大力推薦,加上又沒書看了,我才從費城圖書館挖出哈金的《新郎》以及本書來看。

《新郎》是短篇小說集,讓我愛不釋手,打算回台灣以後一定要買回來收藏。裡邊說的也是東北某城小人物的種種故事,情節荒謬好笑卻悲哀。看到主角們的際遇,有時候你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又是那麼真實。

對哈金印象大好,於是我又借回《等待》。同樣是無奈的人生際遇,《等待》一書卻讓人驚心,深怕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落入同樣的境地。雖然書中主角指的是愛情,讀者卻會害怕劇情會在某種人生追求中,相似地上演。說這本書是「警世寓言」或許並不為過。

全書的菁華可以濃縮到以下的摘句(我想應該不致破壞閱讀本書的樂趣,但怕雷的還是請避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外勞。菲傭。外籍新娘。越南新娘。大陸新娘。

這些名詞,耳熟能詳。有時候不帶點思考便能輕易說出,而且沒什麼惡意,就只是一個名詞罷了。不過,如果再深入回想一下,之前說出這些名詞的場合、情境,或許有天你才恍然大悟,在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之下,其實帶有那麼一點點文化歧視意味,有一點身份高下的感覺。或者沒那麼嚴重,不過對我們來說,多數時候,就只是籠統的名詞,心靈上很遙遠的一群人,沒什麼干係。也許他們的形影常常出現在生活四周:樓下阿婆的看護、哪家親戚請來看顧小孩、或者倒垃圾時常碰見,但他們就是那麼單純地存在,宛如一張紙片而已。「他們」就是「他們」,生活和你不會有太大交集,像是兩道平行線。

直到有一天,你飄洋過海,來到了異鄉,變成了別人眼中的「他們」,像是一張平薄且不佔據心靈空間的紙片之時,你才突然想起在故鄉的那些「他們」。「他們」跟「我們」一樣,也是有個故事的人,不是一張飄來飄去的紙片,也不只是一個籠統的集合名詞。

*****

去年回台灣時,F老師給了我顧玉玲寫的《我們》。這本書,我在中時的開卷版見到書評,還記得是幾乎佔了整個半版的篇幅,藝文版也多所報導。我本懷疑,真的有這麼值得嗎?許多書言過其實,憑的是出版社行銷,所以新聞愈多的書,我愈存疑。但是看完之後,我說,這真的是值得推薦的一本書。無論是對政治有興趣、對社會運動有興趣,或者對報導文學有興趣的朋友,都可以看看。尤其是習法之人。我常覺得,法律不僅是那些法條推演或適用,念法律的人更要看到的是整個社會結構及情感。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以上三字,請問,講到國家壓制人民的言論自由時,應該要用哪個字?

這幾天在寫有關壓制言論自由的文章,腦子裡第一個跑出來的字是suppression。寫著寫著,覺得不應該只用一個字,那麼,repression或oppression也可以嗎?

於是開始查字典:(以下來自Longman字典的解釋)

oppression: when someone treats a group of people unfairly or cruelly and prevents them from having the same rights as other people have

suppression: 1. to stop people from opposing the government, especially by using force;2. if important information or opinions are suppressed, people are prevented from knowing about them, even if they have a right to know;3. to stop yourself from showing your feelings; 4. to prevent something from growing or developing, or from working effectively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陰陽師》這本書,很久以前就在架上了。只是因為字少,我總提不太起興趣。本人看書有怪癖,喜歡看很多字的書,這樣吃起文字來才有飽足感。不過在美國這個中文書並不多見的地方,凡見中文,如見佳餚,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捧起夢枕貘的《陰陽師》。

然後我才發現,雖不是大部頭小說,可是意味雋永。淡淡的景物描寫與對話,就像日本料理一樣,簡單清淡,可是回味無窮。而且因為不是千山萬水辛苦地爬過書頁,所以還有後續動力,在某個午後泡杯玄米茶,就著秋日陽光重新細品故事韻味,回到閒散安逸的平安朝,以及人鬼共處的幽冥時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這個時刻讀史景遷的「大汗之國」是有趣的:奧運正在熱熱鬧鬧展開,中國想要向西方展示國力,而西方媒體也不斷地詮釋中國。「大汗之國」這本書,從馬可波羅時代寫起,直至共產中國誕生,提點西方對中國的理解。最關鍵地還是在最末章的重點:西方人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中國,所以,中國根本毋須改變自己,迎合西方口味。重新對照這次奧運中國想要展示的種種國力,種種現代化設施,以及種種復古中國情懷,史景遷之語真是睿智。當然,此語也適用台灣。

西方對於中國的記載,也許早於馬可波羅。記得歷史課本上說,漢朝時代,就有大秦(羅馬)來儀。史景遷的論述,倒是始自馬可波羅,不過馬可波羅遊記的真偽,現在仍有爭論,其中真真假假,不可確信。若我們的重點不是史料真偽,而是西方對於東方的印象,馬可波羅的遊記倒是提供了研究的資料。在彼時與馬可波羅同時代作家的筆下,中國強大華麗,人民富而好禮。但中國人千萬也別因此就沾沾自喜,因為還有寫作動機需要顧慮。這些作家也許將中國當作是「烏托邦」,藉以諷刺當時歐洲社會,所以筆下也可能過度美化。

太過溢美會招致反動。十八世紀之後,漸漸出現對於中國負面的論述,也許是因為與中國接觸增多,又或者歐洲作家不需再藉由他國景況諷刺自己的社會。此時「中國也沒那麼好」的論調浮現。清朝鴉片戰爭之後,中國形象被一針戳破,紙糊的老虎洩了氣,攤了一地,任人蹂躪。從此西方難見正面論述。倒是紅色浪潮席捲中國時,烏托邦及毛澤東的紅太陽,再度照亮歐洲左翼青年。不過這是否又是中世紀諷刺風氣的復興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年多前,我在賓大傳播學院的「媒體與主權」課堂上。老師興奮地與我們討論如何建立起傳播模式,「將民主的種子散播到世界各地」。播種之地包括約旦、伊拉克,當然還有中國。老師特別期待奧運。為此賓大還成立一個奧運計畫,與中國的大學合作,觀察「奧運如何改變中國」。對照奧運會裡,支持中國取得主辦權人士曾說過的,「奧運將會有助於中國邁向民主」,老師與奧運會人士的希望一致,都是期盼這場運動盛事能夠改變些什麼。

老師興奮討論「奧運與中國民主化」當下,我心裡一直浮現「天真」二字。但是若真要說出口,得要有論據為佐證,光是直覺還不足以供我發言。如果當時我看過史景遷的《改變中國》,也許我就能說出些道理了,尤其這是一本西方人士所寫就的歷史經驗,對天真的美國人而言,也許更有說服力。

《改變中國》的英文原名是「To Change China:Western Advisors in China, 1620-1960」。顧名思義,說得是外籍顧問在中國試圖推廣西方宗教與政治勢力的故事。史景遷從明末清初湯若望、南懷仁來華傳教說起,回顧清末平定太平軍有功的美國傭兵軍官華爾、英國上尉戈登,一手建立起中國海關制度的李泰國、赫德,以致在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中扮演要角的飛虎將軍陳納德、史迪威、魏德邁等。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昨天晚上本要奮發圖強把手上Paper看完,結果打開KK BOX程式後,又再度讓自己墮入深淵,聽著過往老歌不斷晃神,光是「Network Neutrality」兩個字就看了半個鐘頭,真是罪惡啊!

說老歌,其實是對七、八年級的人而言。有些大學時代的歌曲,對六年級以上的人來說,彷彿還像是在昨日排行榜一樣,絲毫沒有「老」的感覺。在六年級中,以下這首,應該可以榮登「六年級國歌」的地位了吧:
這首歌,聯誼的時候可唱(音域適中,曲調好聽,不怕出錯)。失戀的時候可唱(悲啊!!!)。再度談戀愛的時候可唱(「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為何你還來,撥動我心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最近看到網路上兩篇文章,值得推薦。

一篇是張翠蓉部落格「真實筆記」裡,對於「追風箏的孩子」一書的不同觀察

先說張翠蓉,香港女記者,獨身採訪走天下,深入烽火戰區,筆下的報導也很深刻。習慣了美國觀點,看看張翠蓉的書,會有不同發現。我推薦他的「中東現場」,想了解中東情仇的人不妨看看。不用擔心書籍深澀難懂或枯燥無聊,張翠蓉的筆鋒帶有感情,敘事功力好。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英國衛報出了一個專題:作家的房間。來看看什麼樣的房間可以激發靈感: http://books.guardian.co.uk/writersrooms

(sigh~很多人也都是有大書架跟大桌子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和張大爺有一個共同的夢想:一間大書房。不過關於這個書房的設計,我和張大爺有些歧見。先說我的好了,免得有人抱怨我專斷獨裁。

我夢想的書房是:兩壁都是很高的原木書架。注意:是深色的原木,淺色、橙色,或是不純正的木頭色都不可以!如果不夠高的話也沒關係,那就要有漫畫店那種可以滑來滑去的移動軌道,但是架子與架子的距離又不可以像漫畫店書架那麼短,要高一點,才可以放得下比較大本的書。至於剩下的牆壁中,有一面是窗戶,窗子要很大,最好外面望出去就是翠綠山巒,如果窗外景色沒這麼好的話,至少也是個小陽台,種有綠色植物,而且要望得到藍天,這樣讀書讀累了,才可以遠眺休息或是發呆。另一面米色的牆璧是拿來擺書桌的。書桌要很大很大,這樣寫東西的時候,才有空間把書都攤在桌上,不用擺在地板上。

至於地板,要用原木地板,最好也是深色的。正中間有地毯區,鋪上軟軟的米色地毯,地毯上擺兩張單人扶手沙發椅,中間一個小茶几,茶几後面一盞立燈,立燈要有兩個分出來的燈罩,照顧到兩個沙發座的光線。沙發要夠大,大到連盤腿都可以很舒服,或是可以讓人把腳弓起來,踡縮著閱讀。至於採光,除了立燈的燈光之外,天花板上還要有大燈,燈型不用堂皇富麗,簡單樸素就好,這樣才可以和原木書架配合,重點是採光要充足,有好幾段的燈光控制。光線不足的話,看書會很累。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獨步文化是城邦旗下的專門出推理書籍的出版社,去年才成立,並且把過去商周下面的小說重新整理出版。包括宮部美幸、東野圭吾的作品系列,都移到了獨步出版。今天在PTT的推理小說版看到獨步文化有blog了,大家可以看看: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暌違許久,「推理小說是王道」這個分類終於有新文章出現了!半年沒看偵探小說,回到台灣也只蒐羅了兩本,分別是「半自白」與「嫌疑犯X的現身」,前者為橫山秀夫代表作,後者是東野圭吾的作品。本來還想大買特買森村誠一以及土屋隆夫的書,但行李已經放不下了,只好當作日後的期待。我先從「半自白」開始看起,此篇標題「不像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正可形容讀後感想。

推理小說的要件是什麼?(這樣問好像在上刑法課:「請問加工自殺罪構成要件為何?」)許多人踏入偵探小說的世界,都是受奇怪佈局、詭譎情節的吸引,並以與書中偵探鬥智為樂。要是看到一半便可解謎,這種成就感不會歷久衰退,還可常拿出來自道。但若你帶著這樣的心情來看「半自白」,也許會失望,因為書裡並沒有奇情巧計、氣氛一點也不恐怖、作者也沒提供什麼線索供讀者解謎,有的只是一幅幅社會寫實畫。

你說對了,這又是一本「社會派」小說,承繼松本清張、森村誠一等前輩的傳統。不過比起眾家前輩的作品,半自白更沒有扣人心弦的懸疑面可言。該書劇情從一件警官殺妻案作為開端:一向給人謙謙君子印象的警官,應罹患阿滋海默症的妻子要求,親手結束愛妻性命,並在四十八小時後自首。然而在這四十八小時內,警官到底去了哪裡?有目擊證人做出相當不利的證詞,足讓警官以及整個警界蒙羞,然而警官卻死也不肯透露半點口風。到底在這神秘的四十八小時內,警官去了哪裡?而處理此案的警察、檢察官、法官,甚至獄官,又要如何看待這個案件與警官本身?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這是我看完郝明義的新書【那一百零八天】之後的感想。

在美國時,不經意間看到大塊出版社的摘錄,內容是述及郝明義與其妻J認識過程的交代,以及J發病初期的狀況。郝的文筆平實但引人入勝,字裡行間的情意真摯而不做作,再加上大塊打書的文案頗為吸引人,內容看來像是「病中日記」,又兼及「神秘宗教經驗」,當時人在美國的我,早就下定決心回台灣一定要買這本書來看。於是,雖然我拿不定主意要買哪本偵探小說,對於這一本書倒是毫不猶疑。

初讀此書前三分之一,的確像是「神秘經驗談」,從J莫名其妙地發病,郝的束手無策,到尋求各種靈療,種種神秘事件,讓人喘不過氣,無法釋卷,只能心裡直呼「實在太玄了」!鐵齒的人也許對此拋下一句「怪力亂神」,可是一來我相信郝的誠懇(這是我從文字中感受到的),二來我的師長朋友之間也曾有此體驗,所以我並不完全拒斥,但心裡卻一直浮現問題:「那麼,這些啟示對讀者而言,又是什麼意義」?我看了這麼多玄妙的經驗,難道最後得到的結論,只是小時看過「不可思議的世界」後那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次回來,任務之一當然就是要買偵探小說。
想我以前至少一個月要看一本,在美五個月,資源極度缺乏,除了在網路上看人家的書評過乾癮,此外幾乎與推理書市脫節。
剛剛到政大書城去,看到宮部美幸已經出了好幾本,還多了許多新作家,遠流的謀殺專門店出了平裝本,嗚...好想整套買下來。新小說太多,我已經不知道要買哪些了,好恐慌喔~~ 

結果到最後一本都沒買...因為太多了,不知道從何下手.... -_-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談推理小說的時間又到了。距上一本京極堂的「魍魎之匣」,已隔了好久。中間並不是沒看其他的小說(桐野夏生的「濡濕面頰的雨」),只是覺得沒什麼好寫。剛剛在論文、國私報告、民訴筆記夾擊之下,終於又拼完了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不得不讚嘆:「好書一本啊」~

之所以會拿起「人性的證明」,還是因為最近商周重出推理大師經典,我才有動力從圖書館借出1987志文出版社的版本來看(應該沒差多少吧!我覺得翻得也很好)。故事大概是說,某天東京的旅館,來了一位紐約黑人怪客,這位怪客在搭上電梯不久之後,被人發現中刀身亡,刑警深入追查,挖掘出不為人知的故事,間或穿插著刑警本身不堪回首的歷史,幾段故事,交織出人性的交響曲。

看這本人性的證明,不斷讓我想到松本清張,不只是因為森村誠一與松本清張被稱為同時代的大師,更是森村敘事鋪陳的手法,還有小說中透露出來的人味,讓我想到「砂之器」,兩本小說,都是在齷齪的兇殺案背後,發現令人難堪的過去,當讀者對於人性深惡痛絕之時,作者還是會在最後讓安排曙光乍現。個人猜測,也許這與兩位作者成長的氛圍有關,兩位都經歷了日本戰敗以致復甦的時期,因此在小說中,同樣也顯現黑暗與力爭上游的一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的,我是很忙。但無論再忙,我一定得看推理小說。

在忙碌的生活中,這一個月來,我又啃完了三本(正確來說,應是四本,其中一個是上下集)小說:宮部美幸的「理由」、京極夏彥的「姑獲鳥之夏」(上下集)、土屋隆夫的「影子的告發」。

這三本書中,最讓我驚豔的是姑獲鳥之夏(聽說日本已經拍成電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一點都不好看。到底是那個書評說好看的?是唐諾嗎?好險我沒有花很多時間看這本書。

我真的要愈來愈往日本派的推理小說靠攏了。以前很激賞雷蒙錢德勒,但是看了幾部作品之後,總覺不脫那個調調。看了米涅渥特絲的「女雕刻家」後,更覺俗不可耐。(不過,我還是不會拋棄雷蒙錢德勒的。我還是好喜歡酒鬼馬羅啊....)

女雕刻家的劇情可說是融合羅曼史與偵探小說。內容說的是一個胖女人被懷疑是殺母弒妹兇手的故事。因為胖女人很討人嫌,再加上她也不否認自己的罪行,於是就這樣被理所當然關進監獄裡,直到有位一位貌美的作家為了撰寫這個故事,訪問胖女人,才一步步挖掘真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PTT的偵探小說版,

貴志佑介的小說真的有改編成電影喔!

黑暗之家的電影版,名字叫做「奪命陷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讀書讀得很悶,又跑到PTT上面看book版,然後才驚然發現:原來東方出版社的「亞森羅蘋」系列三十本書中,只有二十本是盧布郎的原作,其他都是後人狗尾續貂,甚至還有日本人的仿作!
到底是哪幾本!?誰能告訴我,到底是哪幾本不是盧布郎的原作!?
想我小的時候,最大的願望之一就是能擁有亞森羅蘋全套啊~~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不太好意思沒事開口跟爸媽要錢,只能眼巴巴等著考試成績不錯的時候,才能乞求父母賞賜我幾本亞森羅蘋,誰知小學時候我成績不太好,三十本亞森羅蘋對我而言似是難已達到的目標,再加上還有被同學借去不還的...總是維持在十幾本的數目而已。雖然現在,我也不是非要盧布郎的原著不可,但起碼也讓我知道哪幾本是偽本吧!
還有,在東方的翻譯本裡面,福爾摩斯常常不識相的跑出來,壞羅蘋好事,但原來在法國原版裡面,其實壞事的偵探並非福爾摩斯,而是原譯者為了方便,以福爾摩斯代替!
不知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本人的法文沒好到可以看法國版亞森羅蘋的地步,所以尚待求證。但要是真的,翻譯者怎能做這種相當不忠於原文的事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難得我今天這麼有寫東西的動力,一次寫三篇。自從留職停薪後,好像就沒有一天寫過那麼多字了。不過,我一定要把看這本書的感覺講出來,不然我無法發洩我的痛苦。
我的痛苦,是因為這本書太難看了嗎?不,相反地,這本書真是好看,但就是因為它太好看了,作者的功力真是太好了,才會讓我噁心到現在。想要挑戰自己的極限的朋友,我很建議大家找這本「天使的呢喃」來看,而且最好是吃飯前後,而且最後是吃過大塊肉類的前後。
本於推薦小說時,不能說太多的原則,在此我只能簡要說本書的大概:一位精神科醫師(奇怪,怎麼今天寫得東西很多都跟精神科有關係..)的作家男友到亞瑪遜河參加生態觀察的團隊,然而回國之後,整個人格出現了極度的變異,該男友開始暴食、躁進,最後以可怕的死法結束了自己。此後,陸陸續續,日本各地傳來有以奇怪死法結束自己性命的案例,這位女醫師調查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一種生物作怪,最後,女醫師竟也因此涉入險境....
本書作者貴志佑介的創作,應該歸屬在恐怖小說一類(但最近的推理小說「玻璃之鎚」,網友的評價並不太好,也許他的功力還是在於營造可怖的氣氛吧..),其他的作品我只看過黑暗之家,一開始也是被嚇到不行,尤其是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在家,配著2046的配樂,尤其是一開頭有鈴聲呼嘯而過的那一段,差一點要看到暈厥,趕忙起身把2046的配樂換成芭樂流行歌。黑暗之家主要是講詐領保險金的事件,由於作者曾任保險業務員,所以對此類的知識描寫相當有可信度,尤其是保險契約簽署兩年以後自殺不理賠的原因,更有詳細解釋。
話說回來,天使的呢喃與黑暗之家的題材完全不一樣,貴志佑介秉持著他一貫的用功,所以書中涉及許多領域:生物學、傳染病學、神話學、語言學...。雖然不知他的引述正不正確,但他用功的寫作態度很讓人佩服(這一點在日本的其他推理作家身上也看得到,例如宮部美幸,相較之下,歐美派的推理作家很難得看到這樣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他怎麼會想得出來那麼噁心的場景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