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參加了一場關於中國網路管制的研討會,中國學者與老外共聚一堂。台灣代表「照舊」缺缺,有一位論文發表人,依他的口音,我猜想也許是台灣的留學生。不過台灣傳播學界的學者,或是研究傳播法制的學者,似乎沒人與會,我希望是我不識英雄所以沒能認出。否則的話,真是可惜。一來與會者有許多著名的網路運動者、每年發佈新聞自由指標的Freedom House代表、以及哈佛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代表、和幾位專注研究中國網路管制的學者如Rebecca MacKinnon(她與幾位網路運動者提出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大會的論文裡,也有一篇與台灣有關,談及台灣網路上的多元文化。

我一直覺得,台灣學者在談論中國網路管制或中國傳播法制時,不應該缺席,除了需試圖了解之外,更需爭取發言權,建立台灣詮釋的地位。何況台灣也走過專制年代,有與中國類似的文化背景,在了解一些法律或是傳播文化規定上,應該能夠比老外更能深入精髓。只是很可惜,台灣做類似研究的人不多。即使有心要做,也不被看好。有位法界位高權重,品格上我也極為敬仰的前輩曾告訴我:「做這種研究啊...研究結果可能不太能用...」。我猜想老人家擔心的是一來資料取得不易(這點倒是真的),二來還有一些政治因素。只是,當台灣媒體早已在大陸建立許多合作關係,而陸媒來台傳聞不斷時,我們為什麼不多嘗試了解?即便是最極端的敵對立場,也是要「知己知彼」啊。

撇開牢騷不說。昨天中國學者的表現,倒是讓我有些感想。一位在美國執教的中國年輕學者,力言中國的網路不是大家所想的「獨裁網路」,她舉出許多例證,證明中國的網路很活潑、公民討論很活躍。同一場次的發表人,也有Freedom House的代表,談及諸多中國網路管制,兩人的論述剛好形成兩種對比。

冷眼旁觀,我還是覺得中國學者較無說服力。尤其她舉出的例子,比如:中國政府網站也很開明(有與民眾溝通的管道)、公民團體活躍(有一些發動大家發揮愛心的捐款網站)、很多BBS站也可討論公眾事務(除了為黨喉舌的「強國論壇」之外,還有比較自由派的「貓眼看人」)。但是這些例子都少了最核心、最禁忌的部分:可否批評最高當局?而這些愛心捐款的網站,就能說明公民社會活躍嗎?我看到她很認真地為自己的社會辯護,卻有點為她覺得無力,因為她還是無法用這些例證,直接駁斥別人的論點。這就有點像是,無論怎麼射,箭都只能射在靶心之外。

這位學者的策略是:先把西方的標準擺在前頭,然後再說明中國的網路的活潑,日漸符合西方標準。其實她大可不用先設下標準。若該篇文章的目的只是要說明中國網路的活潑性,直接切入就好了。何必要拿個標準先套上?讓所舉例證這般地抓襟見肘?反而顯得尷尬處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雖然,MV上的跑馬燈顯示這是史上最糟MV,但我覺得這段舞很適合在公園裡當晨操。簡單易學,又動用到全身的筋骨,尤其適合中年以上的團康活動:


這段MV是新研所阿瓜同學介紹的。想必阿瓜看到這影片,心裡一定很癢吧。遠在新加坡為人師表的猥褻,一定也蠢蠢欲動吧。我是覺得咆嗚同學一定不會跟我們一起跳,那就強迫他去當那個唱歌的男主角好了。至於女主角...m...(沈思狀)..大家一定都想去表演千手觀音,沒有人會願意去杵在那邊唱歌吧。好難喔~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做研究的人,大概都會遇到一個難題:手上的資料太多,要如何有系統地儲存、分類這些資料呢?

就拿我來說,並不是把這些資料分門別類放到資料夾裡面就好。有時候我還會希望有一張表,列出歷來蒐集或看過的文獻,一旦要新作另一個題目,只要拿起這些表,就能知道手上已經掌握哪些資料,另外還需蒐集哪些文章。而這張表裡面,最好有作者、出處、年份、摘要、參考文獻以及索引格式(比如,Bluebook的各種短引、長引的格式,都已經「傳便便」,到時候加上footnote或是做bibliograpgy的時候,只要剪下貼上就可以了)。

對於以上需求,很多人是用Endnote管理系統。不過...這是在校人士才有辦法使用的資源啊。如果不是學生身份,最便宜的Endnote一套買起來也要美金一百塊出頭。於是,另一套標榜免費資源的Zotero出現了!!

Zotero是瀏覽器Firefox的附屬應用程式,必需在Firefox環境下使用。我試用了幾回,可能是因為不熟,所以用起來也沒有覺得很順遂。他的好處是,對於網頁的文章,可以用「快照」的功能存下,不怕日後文章被移除。遇到有合作的網站,Zotero還可自動記錄來源出處、使用者還可加上評註、另外附加檔案。但問題是,與Zotero合作的網站還是不多。比如說法學院學生最常用的Lexis或是Westlaw資料庫,之前Zotero雖然聲稱有合作,但依我最近使用的經驗,還是無法整合,亦即無法直接在Lexis的網頁上直接抓取作者、出處等資料。

另一個缺憾,可能是所有檔案管理系統都還沒辦法做到的:那就是已經抓取已存成word檔和PDF檔的文件。對於這種情況,本人只好土法煉鋼:一一把檔案打開,然後慢慢地、龜速地,一筆一筆輸入,感覺起來很像愚公移山。所以,學長曾經說,打從寫文章、找資料開始,就要學著使用檔案管理系統,將這些資料建檔,是非常有道理的。如能早先做好功夫,之後就能省下許多時間精力。日後若要寫新文章,只要打開檔案,更能一目了然。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因為我向費城公立圖書館借的書,在我歸還後,借閱記錄仍未消除,與圖書館人員之間有些交涉,讓我對米國人的「相信顧客」的態度又有了一層新認識。

在公立圖書館還書,是很簡便的:費城圖書館有很多分館,在任何一個分館都可還書。還書時,只要把書放在「還書檯」上,不用親眼見到圖書館員掃過條碼,借閱人便可走人。在某些分館,圖書館員是很忙的,因此還書檯上通常書本疊了一堆。若是你堅持站在櫃旁,看著館員掃過你的書,可能要等上半個鐘頭。而且如我家附近的圖書館,還書檯就在門口,你的堅持可能反而使自己變成別人的出入障礙物。所以大家都是把書放了就走。

上個星期,我依往例,把借閱的書以及DVD放在我家附近圖書館的檯子上後,便離開了。回家後查閱我的借閱記錄,卻發現DVD的紀錄消除了,書卻顯示尚未歸還。隔天我又跑了圖書館一趟詢問究竟,館員叫我稍安勿躁,也許該書被移往原借閱分館,我可以過幾天再向原借閱分館查詢。磨了幾天,我的記錄仍舊未消,我寫了email詢問該分館,並請館員再幫我查查書架,也許是條碼沒被掃到,而書卻已經歸架了。館員效率很快,隔天就回信,但信裡內容是:「很抱歉,書未歸架。請再洽詢你歸還書的那家分館。祝你好運」!(意思就是祝我這場「尋書大作戰」好運嗎?!)

我又跑了家旁的圖書館,再向館員說明我被兩邊踢皮球的情形。我本來心內按算,也許我還要為那本書搏鬥良久。沒想到館員確定我的還書日期,叫出資料後,就直接將我的借閱記錄消掉:「好了,沒問題了」。我訝異:「啥?我不用再繼續找書了嗎」?館員媽媽要我不用擔心:「我們會負責把書找出來,那是我們的事」。

我大大安了心。畢竟為了一本書東奔西跑,心裡還有懸念,是很累人的。在此之前,我還在心裡揣想好多種該書可能遺失的原因(包括可能被人拿走,因為那本書還蠻熱門的),甚至盤算,該要如何找書、若是找不到,應該賠償多少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