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的片商,真的把名字取爛了。「真愛旅程」?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幸福的電影。還不如英文原名「革命之路」,總有一點悲愴的意味,稍稍符合電影的基調。

本來是不想看這部片的,因為看到網路上的影評說,很悶。後來我媽大力推薦:「有結婚的人都應該要看,看看婚姻是怎麼走到這樣的地步」!我媽推薦的東西,都有品質保證,所以我也心動了。看完之後,果然覺得好。網路上認為本片很悶的人,可能還沒結婚,或者,百分之百滿意現在的生活,或者,天生不去多想,算是幸福的孩子。

影片的前半段講一對夫婦想要出逃現在的生活,到巴黎實現夢想。他們倉促的決定,讓身邊的人乍舌。大家表面祝賀,實際上都覺得不切實際。當然這對夫婦心裡也知道,但是他們覺得與眾不同:別人庸庸碌碌,而自己則是有勇氣實現夢想的人。這也是他們與眾不同之處。

看到這裡,我腦中一直浮現網路留學板上,萬年不斷的問題(簡直可以列入FAQ了):「我已經三十歲以上了,我適合出國嗎?」、「我有一個夢,想念博士班,但是我已經三十歲了」、「我想改變現在的生活,出國讀書,但是....」。現實與夢想的交錯,或是想找個出口的人,建議來看一看這部電影。劇中的夫妻受迫於空虛感,想要真正活一次,終究現實還是有其誘人之處,而先生找了一個不太負責任的藉口(表面上是為了孩子,實際上還不是為了老闆答應升遷),留了下來。太太沒辦法改變,也沒有能力改變,最後痛苦地接受,走向另一個殘酷的結局。在整個過程中,唯一看透的人,是個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鄰居兒子。(這是在暗示想要逃離一般生活的人,與眾不同嗎?)。不過,我倒不覺得這部電影是在反對改變,反而是描繪那種想改變,卻無法行動,卡在中間的困境。

觀眾則可在後半段,看到伴侶兩人如何走向岐路。婚姻的基礎是什麼?房子、車子、兒女、穩固的生活?兩個彼此「自以為獨特」的人互相結合?互相了解?有共同的夢想?如果兩個人的夢想(不一定是事業上的夢想,也有可能是感情上的需求,或是更基本的價值觀)有異,又要如何同中求異?或者誰又要屈就誰?如果有人很堅持某條道路,而另一人卻也無法妥協怎麼辦?我想到「時時刻刻」裡,珠利安摩爾演的那個困在日常生活裡,一心想尋死的家庭主婦。珠利安摩爾是結果,而「革命之路」中的凱特溫斯蕾是其中之一的過程。不過,最後珠利安摩爾終究接受了現實(經羅摳摳指正,珠利安摩爾雖然活了下來,可還是離家出走了)。而凱特溫斯蕾則革了自己的命。只是,我再一想,凱特溫斯蕾是可憐。但搬到巴黎這事,雖然凱特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讓先生重拾夢想,骨子裡也是為了自己要逃離美國的中產階級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渴望與顧慮。這樣一來,就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到最後,還是現實決定一切,而端賴另一個必需放棄的人,能否想得開罷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現在最想念的食物是排骨飯。在美國,吃了很多地方的排骨飯,有些還標榜台式,可怎麼樣都沒有台灣排骨飯的味道。

從小到大,我最喜歡吃的排骨飯之一是我家附近,一家小小家庭便當店的酥炸排骨。雖然嚴格說起來那排骨片蠻薄的,可是滋味極好,基調以黑胡椒為主,但又不會過份搶去排骨滷汁的味道。現在每次我回台中,一定都還會去光顧那家排骨飯。而時光荏苒,店內也已是第二代經營了, 滋味也仍維持不變。

還很懷念台中以前遠東百貨對面,舊東海戲院(是叫東海戲院吧?)隔壁金石堂,騎樓下的排骨飯。我已經忘記該店名稱,只記得生意大好,每次去都人滿為患。店內的排骨是滷排骨,略帶一點甜味和八角花椒之類的味道。我從小學吃到國中,每次吃到他們的排骨飯,就覺得人生是光明的。只是自由路漸漸沒落,遠東一帶店家荒蕪,我們的遊蕩地點也從市中心轉移到中友,進而七期重劃區的新光三越。騎樓的排骨飯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只能在這裡一邊寫部落格,一邊懷念。

另一家讓我覺得很可惜的消失排骨飯,在國北師附近的巷子內,客家大媽開的,打的招牌是「客家米苔目」。大學時的朋友騎機車穿小巷,帶我從公館一路鑽到這家不起眼的小店。店雖小,排骨飯卻讓人驚豔。這家的排骨飯其實比較類似乾煎,可是可能滷汁好,所以味道佳。工作時我住在成功國宅附近,三不五時也要走到國北師旁光顧。當然,享用時,心中又升起一片光明。不過,前年回國,本想重溫美食,卻驚見鐵門深鎖,聽說已經停止營業。但我寧願相信他們只是喬遷,有一天我還能再次回味。

公館附近好像沒什麼特別好吃的排骨飯。不過我和張大爺以前倒是常常光顧「大福利」,油炸的大排骨,雖然沒有特別好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還算過癮,每次吃完都有一種滿足感。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晚上的時候,想起幾首在中學時候常唱的聖歌,突然很想念「曉明人」那本歌本,於是上網google,看看學校有沒有電子檔(果然學校還沒E化到此,而且說不定還有著作權問題)。結果,看到「曉明五十問」。這應該是早幾年流行的吧,聽說那時還有「文華五十問」、「彰女五十問」之類的。而且作者的年紀應該比我小很多,因為有很多問題,我顯然不適用。不過,真是回憶大彙整啊。

1 在曉明唸過幾年?班級、學號、導師分別是?

六年。分別是丙班與乙班。學號忘記了。導師是玉萍師與小青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對於一些條文,不是那麼贊同。尤其是媒體上討論到的,第二十條製播新聞不得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違者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兩百萬元以下罰鍰。以及三十四條,節目製播單位對於未給予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回覆機會的話,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可循民事訴訟法,聲請假處分。

以下是一些初步的想法:

1. 關於事實查證原則。

媒體報導新聞必需查證事實,這是當然的。不過,什麼算是「事實查證」?做到怎樣的步驟,才算是盡到「事實查證」?打個電話給當事人,當事人電話未開機,我在報導後註明「本台記者查證於當事人,但截至新聞發佈為止,仍無法聯絡上」。這算不算已經查證?或者,當事人說「啊我不知道啦,不知道啦」!記者照樣發表讓當事人難堪的報導,最後補上一句「當事人表示對此事並不清楚」。這樣的事實查證,對當事人有比較好嗎?事實查證,要向本人查證嗎?向非當事人查證算不算?記者我聽說某某官員貪污搞到天怒人怨,我向官員周遭的同事、廠商、親戚佈線,結果四分之三說有貪污,四分之一說很清廉,另外苦就苦在大家都是嘴上說說,還沒有物證呢。(而且當事人拒接電話、即便在人行道碰上了,也是行色匆匆丟聲:「無可奉告」)我這麼努力地採集各方意見,算是盡到事實查證了嗎?

我要說的是,新聞採訪不是這樣一番兩瞪眼,有條線可以清楚劃分出「有事實查證」,以及「無事實查證」。況且,有時候過程真的像是滾毛球:偶爾露出消息線頭,新聞鼻靈應的人,嗅著線頭跟啊跟,先保守刊出個不痛不癢的新聞,也很難說有人看到新聞心下大爽說道:「終於這種事也有曝光的時候」!於是努力提供線索,或甚至提供原本不願意拿出來的公文。各方而來的小雪花,滾成獨家大雪球。要是有個嚴格的「事實查證守則」,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難保扼殺了揭奸發惡的機會,而更懂得玩法律遊戲的人,不也因為有這套清楚的規則,動不動指責記者「沒有盡到查證事實」,用作自保的武器?(後記:關於這一段,我想一想後,覺得我錯了。我知道消息時,多半默默地進行調查,最後驚爆大獨家。如果露出一點風聲,同業馬上就跟進了,最後獨家反而拱手讓人。不過有時候也很難講...(遙想那時候偶爾諜對諜的日子)我的意思是,有些事情真的是像掛肉粽一樣,一個新聞引進另一個更大的內幕。現在進行的案件,不就很多如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雖然與台灣處處美食的情況比起來,費城算是荒地。不過也不能說太荒,好吃的餐廳畢竟還是有。最近吃到兩家還算不錯的餐廳,推薦給在費城以及將到費城的朋友。

第一家叫做Thai Chef and Noodle Fusion。顧名思義,賣泰國菜。美國的泰國餐廳與台灣有些不同。台灣的泰國餐廳,其實口味很多都台灣化了,端上來的菜餚,有時還分不清到底算是台菜還是泰菜。而且在台灣時,一群人聚會居多,叫的是一桌子菜,另外附上銀盆盛飯。當然在美國的泰國餐廳,也有桌菜。但是口味就是不同。雖然我也不敢說是不是美國化了的口味,但吃起來就是和台灣的泰國菜不太一樣。

Thai Chef and Noodle Fusion位在21街與Chestnut交叉口附近,算是在Chestnut街上。平常一道餐點大約十一、二塊上下,中午的商業午餐比較划算,總共有前菜、湯,以及主菜。像是Pha Thai的話,稅後大約是十塊錢。餐點味道還不錯,檸檬湯尤其好喝。Pha Thai味道算夠味,唯一缺點是雞肉比較沒有入味。但是衡量一下價錢的話,以及交通便利程度,若想吃泰國菜,還算是會被我分類為「讓人想再光顧的」餐廳。不過說到Pha Thai,目前為止吃到最好吃的,是在Chestnut上複合式餐廳Continental裡的Pha Thai,味道夠,麵條軟韌適中。

另一家是韓國小店,位在Samson以及十六街,叫做Giwa。這是韓國朋友推薦的,他大力讚許店內的Bi Bim Bop(忘了台灣怎麼翻譯的,就是那種一個碗內放了各種青菜肉類,澆上韓式辣醬,分為熱鍋以及普通鍋兩種。熱鍋的話滋滋作響,飯要是放了太久不攪一攪的話,還會變鍋巴)。前天與朋友兩人一探店內究竟。裝潢一如亞洲小吃店,連取餐方式都很像台灣美食街的習慣:先點餐付錢,老闆叫號取餐。吃完時,客人自行把餐盤拿回櫃臺放置,乾淨俐落,也不用算小費。當然食物也很好吃,至少很像我在台灣吃到的味道。價錢在美國也算很好了,稅後約11塊,就當是在台灣吃了一頓商業午餐。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