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二00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十點十分左右,我在吹乾頭髮。

突然,電視機前的張大爺傳出一聲:「費城人贏了」!同時,窗外街上一陣騷動,對面鄰居女人開始尖叫:「啊~~啊~~~」大聲得連我的吹風機噪音都蓋不住。像是傳導效果一樣,這個城市的空氣開始騷亂了起來:街上的人在嘶吼,車子喇叭大鳴大放。電視播報員眼淚都快掉下來了:「THE CURSE IS REVERSED」!!


費。城。人。贏。了。詛。咒。失。效。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美國看喜劇,腦中的處理過程是這樣的:第一,我得先很努力地聽英文。第二,如果這部喜劇不是那種吃大便摔大跤的無腦笑鬧劇,而是還有那麼一點點文化諷刺在內,我的大腦還需經過第二道文化加工手續,把接收情境調頻至「美國文化」。所以,想起來,看喜劇也是有點累。至少在我而言是如此。

 

 這樣,你就會知道我看海角七號有多輕鬆、多愉快了。首先,完全是母語,不用很努力地聽英文,遇到俚語更是爽,完全不用另外查urban dictionary。再來,笑話笑點我都知道,一碰到便自然笑出,大腦毋須另外做工。


啊。娛樂片本當如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打開KKBox,看到鄭中基又回來台灣出專輯了,新歌加精選。

隨便點一首來聽,正是「戒情人」。正港的台灣味KTV紅歌。

耳邊聽著,似乎鼻子就聞到了錢櫃KTV的消毒水味道,看到桌上的水餃還有滷味拼盤,想時間正好也是晚上十二點,場子才要熱起來的時候。接下來要點的,應該還有「別愛我」、「絕口不提愛你」。伴唱帶剛開始放送時,畫面左上打飄出一排「Polygram」,藍色字體寫著歌名,下面還有作詞作曲者,那畫面就是這麼適合半夜的KTV聚會。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再過一個月,就是美國大選。現在看來,歐巴馬的氣勢的確較盛。尤其馬侃找了一位實在不怎麼樣的副總統人選,反而是為了自己幫倒忙。說到這位副總統候選人裴琳,每次她現身,我彷彿都會見到火雞在台上喀喀叫的異象(尤其她的聲音偏高又尖銳)。講話難見深思熟慮,辯論會上的發言就像是硬背事前準備好的稿子,無論主持人問的問題是什麼,她就是有辦法答非所問,虛應一句後,硬是拉回來背講稿。我一位朋友,本來還在歐巴馬與馬侃之間擺盪,現在她準備投歐巴馬了:「馬侃年紀那麼大,要是他死了,輪到裴琳接位,我看美國也完了」!

馬侃當初找裴琳出來,應是要呼應歐巴馬的條件:年輕、理想、未經老奸政客沾染的乾淨氣息。不過消息陸續傳出,其實身為阿拉斯加州長的裴琳,從政經驗不見得乾淨。至於歐巴馬又真的是那麼理想嗎?許多事都是比較出來的。比上老政客混濁的氣質,也許歐巴馬看起來清新。但是仔細思考歐巴馬的背景,這樣的人也不見得單純。試想:歐巴馬是黑白混血,黑人說他不夠黑,白人看他是黑人,少了基本教義派的支持,再加上沒有顯赫的家世,能夠在短短時間內累積所需政治資源,能夠沒有兩把刷子嗎?在複雜的政治路上,恐怕不是靠著「理想」兩字就能夠風行無阻吧。

關於歐巴馬的崛起之路,今年七月的New Yorker雜誌有一篇相當好的文章Making it: How Chicago Shaped Obama,描述歐巴馬如何將芝加哥複雜的政治圈,作為他的從政基地。文中的歐巴馬,其實是從工作初始,便開始計算自己的從政之路,慎選服務的機構以及結交的朋友,漸漸培養政治資源,也不惜在關鍵的時刻靠近名聲不好,但卻可以拉自己一把的大老。但他就是有辦法可以在風雨之中使自己全身而退。他知道如何拿捏人際相處的關係:有點黏,又不是太黏。更重要的是,抓到應該交心以及疏離的時間點。歐巴馬也很誠實,不怕清楚交代政治黑暗面,可他就是有辦法說得不會讓選民留下「你怎麼跟人家沆瀣一氣」,或是「你是白癡嗎?這種話你也講得出口」的印象。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在搜尋一些法學研究法的資料,發覺幾個現象,不知道是如此,還是因為我資料不齊全:

1. 美國是不太講求學術研究法的(我的意思是,就academic research來說)。以書籍為例,討論research method for law的書,多是英國系統的學校出版,例如英國、澳洲、紐西蘭、香港。再就期刊而言,雖有數篇提及研究法,但多是以律師的角度出發。比如說,如何整理、詮釋過往判例。不過有項例外,就是比較分析。比較法的討論還蠻多的。(在這一部分,國際學生的貢獻很大....)


2. 關於歷史研究。描述立法背景、分析案例、找出可尋的脈絡,就是歷史研究法嗎?這個問號是很純粹的問號,因為我目前看的文獻實在有限。在lexis上找了一些論文,研究與寫作方式大概是循這個路數。除此之外,就很難找到單純討論「歷史研究」的研究法論文了。在Google上面查到一本「歷史法學派」的專著:http://blog.udn.com/algo666/652510,不知道此書能不能解答我的疑問。但研究法與法理學,還是不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念法律的朋友聊天,話題總是會談到律師這行前景如何。一年以前說到的常是:那家大所年薪又破十六萬了,偶爾雖有看淡消息,大家也不那麼悲觀。今年以來,卻是壞消息不斷:部門縮減、裁員、參加job fair的律所數量不如從前(但public sector的job fair收件日期倒是一直延期)。今年下半年以來,華爾街又陸續爆雷,而當公司的態度轉為保守、縮減開支,律師這一行是否又會受到影響?律師專業的明星領域,會不會重新洗牌呢?在Penn State念JD的網友Alex最近參加學校的座談會,會中邀請顧問公司Altman Weil的人談論律師事務所對產業看法的調查結果。Alex記錄成文,並大方讓我轉貼,在這裡說聲謝謝囉!以下是他的文章,提供各位道友們參考。另,這場座談的講者是:Ward Bower

今天學校請了一位consultant來學校座談, 題目是"What's hot and what's not."  他們的顧問公司每年都會對全美前200大事務所發出調查目前事務所對於執業領域產業變化的survey, 以下跟大家分享今年的result:

Average size of respondent firms: 567 lawyers.

Currently strongest practices: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